当我们谈论人道的时候,我们在谈论的是什么?
人物| November 28, 2018ICRC 人道工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难民 
分享:

我们常常可以在电视看到战争的画面,坦克枪械与残桓败瓦,破碎的瓦砾与人心在银幕上一遍遍地重复,可是我们看到了,然后呢?曾经在采访战地玫瑰张翠容的时候,她跟我说,身在天堂的人不会知道地狱是怎么样的,可是身在地狱的人知道天堂是怎样的,因为他们每天都在仰望著。

如果说采访张翠容让我感受到武装分子和难民更立体的一面,那么采访Jason叶维昌让我感受到的是用更宽阔的视角去看待人道工作。

《环球透视》节目这次采访到的对象是曾在阿富汗、缅甸等等地方驻守八年的ICRC前线,Jason叶维昌。

“这个工作每一天都没有重复的,因为打仗、冲突的事情,你不会知道下一分钟是怎么发生。”在暴力和强权面前,生命的流逝就在短短地一瞬间内,往往都轻如鸿毛。

2009年,Jason于甘肃陇南成县农村负责地震重建项目时,与团队于村路摊档用餐。(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长期面对残破的人与事 人道工作者的心灵伤痕

献身在前线的他们获得许多外界的赞赏,可是同时他们也因长期目睹政治与宗教的角斗、党派的斗争、人民的哭喊……这一场场的人间烟火都让他们在夜深人静时感到脆弱。

“因为可能早上你在医院救人在街上救人,你或许能看到群众的生活,有很多时候你看到那些片段可能很惨,或者很震撼,可是因为工作,我们要派发物资、要接触民众,我们就得先去做。很多时候是在事后,晚上回到宿舍,静下来身边没有人的时候,你开始回想早上所看到的片段。

“我们有很多同事到最后选择不做,或者做不下去,不是因为这份工作很辛苦,是因为太危险,而是我处理不到自己的情绪,因为那个波动可以很强。”

他们白天采集到的伤痕等到了夜里,便幻化成一只只啃食灵魂的兽,一点一点地侵蚀他们的信念,还有他们对人性的期待。

Jason于2014年阿富汗与阿富汗军培训日内瓦公约后交流。(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2015年于缅甸处理罗兴亚难民的家庭联络工作。(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派发物资的幕后功臣 人道工作者存在的意义

我们常常觉得说帮助难民,最重要的就是渠道现场派物资的画面,然而实际上要进入战区,得到当地群众的信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大家对我们的工作都有很多浪漫化,就是有事发生了,行动。拿物资、拿衣服、拿食物下去派给大家。但其实大家没有想到,在你可以派发物资的那个过程,那背后其实已经有很多对话、很多协调已经发生了。有时你看到的是我们在这之中已经用了很多人力、物力、和时间才可以换取到的。所以我希望大家看人道工作,可以用一个再宽一点的角度去看待。不要永远都只看到最后那个很温馨,去派发物资的画面。”

可是,面对国破家亡的困境中,难民们需要的只是物资而已吗?

“难民很多需要,当然我们给的物质是最重要的,可是你提到有关心理层面的需要,我同时想说的是灾民和难民其实实际上比起我们强很多。很多时候是我们人道人员,或者是外国人去到战区首先倒下,他们都还没倒下。他们反而可能很需要我们的支持,就是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 这个世界有人会关注他们。人最怕是什么,人最怕的是,在一个处境里面发现我是唯一。”

图说:2012 年Jason在大学年代于肯亚实习交流,与部落民族开展小额贷款商业项目。(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更多时候,当我们说要关注人道的时候,我们关注的其实只是主流媒体想要给我们看到一面而已。“现在很奇怪,社交媒体很发达,我们的关注力完全被社交媒体操控。ICRC一直在坚持一件事情就是就算媒体不再主流报导,但是当地的人仍然需要关注。我们希望继续代表当地的平民,将所有的声音带回来第一世界,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作为中立组织,访谈过程中Jason特别交代,他们绝不会使用恐怖分子,或者谈判这样带有褒贬色彩的字眼,因为他们并不希望评断出战争各方的对错,他们要得是将战争的伤害减少到最低,保障受害者的权益。

Jason 2012年于巴勒斯坦协助农民回去被占领土地耕种。(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Jason与当地人会面。(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我认为对人最低的要求,不是透过谈判谈出来的,而是我们希望你可以去接受或者去聆听。我们一般上是以交涉或者沟通,因为对人的最低标准是不可以松懈的,不可以不把持。”

这是采访完Jason之后,还让我放在心上久久,久久的话。尤其是在这个一件事情有著千万种解读方式的社会中,这也许是我们可以秉持著,从一而终的真理之一。
大千世界中,和平和战乱谁才是常态?

在开机录影之前,我跟Jason聊了会儿天,我问他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家人一定常常担心吧。他说很感恩母亲供书教学多年,可是即使母亲这么疼爱他,却还是无法理解他的想法。“我妈说,我都给你那么好的生活了,你为什么要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大部分人都不会这样。大部分人是谁?谁才是大部分人?我们人类社会的和平并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甚至到今时今日,根据统计,受灾的人数,比起安逸的人数都要多出好多。那么我就想问了,谁才是这世界的主流?”

Jason 2011年于约旦参与ICRC培训。(图片来源:Jason叶维昌提供)

这也许是时代的隔阂,上一代的人大多一生都只想为家庭付出,养儿育女、照顾好家庭,又怎么会想到要去为世界付出,怎么会考虑到世界公民这样的概念呢?所以他能理解母亲不明白自己放弃高薪生活,走向烽火大地的选择。

人道价值观 并不能解决所有现实的问题

这八年从事人道工作,更是能让他体会到,不是谈人道就能解决问题。“每一场战争都有自己的特色,不是每次你把那个人道立场拿出来,人家都会接受。”面对复杂的地理与政治形态,单靠善的理念并不能解决纷争,他们反而需要长时间地交涉,才能得到当地人的信任,而要维持这份信任有时候需要活生生的人命来交换。

“很不幸地,去年在阿富汗我们一次过有六个同事一次过被杀了。我们可能会调整我们的工作模式,但是你说要彻底离开这个地方,我们不会这样做。你离开了其实那个信任就没有了。”六条人命,当下听到这数字,就觉得很吓人。可是如果跟你说是六百万、六千万条人命你也许不为所动。

因为你想像不到那光景,正如现在我们都对世界各地的苦难不为所动一样。因为我们想像不到。

Jason给予演讲。(图片来源:ICRC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人是很善忘的。”Jason最后苦笑著说。苦难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我们常常被新一波苦难的声音盖过旧一波悲伤的浪潮。当我们在谈论人道的时候,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什么呢?

“当你凝望时,你必须凝望至灵魂的最深处。”——柏拉图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