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屹立漫画界一甲子 黄玉郎绘出自己的漫画人生

“我的人生比漫画更传奇。”今年73岁的黄玉郎是香港漫画坛的教父,代表作品包括:《龙虎门》、《天子传奇》、《神奇玄奇》等等;他6岁从中国大陆移居香港,13岁辍学画漫画,15岁与人合办漫画刊物,18岁成功推出《小流氓》(后改名为《龙虎门》),并在21岁一尝“红”的滋味。正当事业巅峰期时却遭受官司锒铛入狱,出狱后又东山再起,创办“玉皇朝”漫画出版社王国。

有人说看他历经大起大落的人生,彷彿是读一部跌宕起伏的励志小说,更犹如他笔下《龙虎门》,拥有打不败的精神。

走过人生的高低起落,黄玉郎说:“对现在的我来说,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当人生来到70岁耄耋之年,身边开始陆续传出朋友倒下的消息,他直言:“如果身体不健康,给你活到200岁也没有用,卧病在床更是一种折磨。“

现在的他特别珍惜身边的人、物,因为他说,时间是一个巨大的筛网,筛掉那些过客,留下的人都值得珍惜。

“我现在就连行李箱也会特别珍惜,甚至不舍得把它寄舱,担心被刮花。”他说,它(行李箱)陪自己走过很多地方,特别有感情。有次逼于无奈之下,只能将它寄舱,最后被刮花,非常心痛。

黄玉郎早前抵马出席了“黄玉郎甲子情缘60周年纪念展:大马站“ 开幕仪式(图片来源:相关单位)

现实中的黄玉郎却一点也不“老”,顶着一头黑发,皮肤状态良好,他笑说:“我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老,更不曾想过退休。”

黄玉郎此次访马是为了配合《黄玉郎甲子情缘60周年纪念展》来到马来西亚站,他同时透露,接下来会到新加坡、台湾和中国大陆。宣传行程被安排得满满,问他不累吗?“为什么会累?”他更把出席自己的画展形容成“办婚礼”,出席的都是自己的朋友,说说笑笑,更开心。

至于这场周年纪念展最大看点,他说:“过往的漫画都是小小个,只20cm x 40cm的大小。这次我把漫画加入‘当代艺术’想法和概念,最巨大的一副有1米x 1米半。”他形容,放大版的漫画可以充分发挥港漫的特殊魅力,效果甚至可以媲美现代画、油画以及水墨画,拥有非常好的收藏价值。

香港漫画行业经历80、90年代全盛期的光辉岁月,但到了今天,却被喻为“夕阳工业”,针对这点,黄玉郎不否认,但在他人生的字典里从未有”放弃“两字。

近年来,他的漫画与时并进,推出电子版漫画,目前读者人数就将近3000万。对于制作电子漫画和实体印刷漫画书最大的分别,他解释:“电子漫画必须比实体印刷漫画书简化至少50%,无论是故事性或是角色动作都不能太复杂。”然而,香港漫画一直以来是以丰富的故事性为看点,所以对于简化这件事,黄玉郎直言,自己也还在学习。而在定位上,他则表示,在电子世界,无论是漫画或是小说,收费都不能太高,只能薄利多销。

这次展览将展出60副以上的黄玉郎原创画作与手稿等(图片来源:相关单位)

与漫画的邂逅

“我是在6、7岁的时候来到香港时第一次接触漫画。”他形容,当时还看不懂字,就觉得“公仔”(漫画)很可爱。起初看不懂,还要问哥哥、伯伯,关于漫画的情节。“

”以前我最期待就是星期日出版的半版漫画,因为平日都是两个或四格而已。”他还笑说,自己以前会模仿别人的风格,把所有书本画得“花花碌碌”,还因而被妈妈打。“我的偶像是金庸先生,故事结构紧密,他的气魄、感情,对我的创作与编写能力有好大帮助”。

他从10岁开始就创作类似老夫子的“散gag”漫画,获《中国学生周报》刊登,震撼全校。“在以前的年代,如果投稿作品获得报馆使用是一个非常值得光荣的事情。”随后在13岁,就索性辍学去《时代漫画日报》做学徒,虽然没有薪金,但换得两餐一宿和创作空间,倘若作品获得相中就会有津贴。

73岁的黄玉郎看起来仍精力充沛,外型貌似中年(图片来源:相关单位)

对于漫画的构思和想法,黄玉郎坦言,以前年轻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想法,出版社老板叫他画什么就画什么,所以除了色情漫画,他笑说:“基本上任何类型的漫画都画过,包括幽默漫画、鬼漫画等等。”

直到在60年代末,来自台湾非官方翻译和发行的日本翻版漫画,几乎把香港漫画打败。碰巧当时黄玉郎在湾仔遇到一群小流氓,灵机一动,想出了结合中国武侠、道义的市井英雄题材——《小流氓》(后改名为《龙虎门》)。果不其料大受欢迎,市场从原本日本漫画占八成,逆转到香港漫画占八成。“我认为,是因为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英雄,只是碍于现实层面,包括很多时候不方便出手,所以透过漫画,就能让大家解一解瘾。”

黄玉郎:我人生中开心的事远比伤心的事多!

正如黄玉郎形容,他的人生比漫画更传奇。“我没有读过什么书,但我却拥有了一个出版社王国。”在1986年,他的出版社——文化传信集团有限公司成功上市,成为全世界第一家上市的漫画公司。

另外,他在35岁成功买下自己的梦想屋,也是至今让他最难以忘怀的事情。“我10多岁的时候和女朋友去浅水湾的沙滩,看到邻近的别墅,我就和自己说:我下次一定要住进这种地方。”结果,他真的成功购入了香港浅水湾丽景道10号大屋,占地达1.1万呎,实用面积6301呎,单是花园已经有3000呎。虽然最后因为股灾脱售,但总算曾经拥有。

展览中还有许多黄玉郎漫画的回顾性展品和各种纪念品。(图片来源:相关单位)

回顾人生的大半段时间,他说:“我吃过最贵的山珍海味,也吃过最‘不堪’的监狱咖喱饭。”

黄玉郎在1989年曾因涉嫌诈骗被判入狱4年,回想起这段人生,他比喻“如同从天堂掉入地狱”。他劝诫,财务管理是很重要的,可惜自己没学过,只会画漫画,所以当钱来得太容易时,价值观就模糊了。“我曾经也是一个任性少年,很爱玩,有段时间,辛苦了读者每天要追著我的漫画,因为我有时会旷工,最长一次是长达3个月。”

访问结束前,问他:人生中做过最后悔的事?他想了想便说:“太多太多了!”他自嘲,自己如此“传奇”的人生,不可能没有后悔的事,只是不可能把这份后悔永远压著自己,而是把它当成是教训,或是对自己的反面教材,从中学习以后怎么不再重蹈覆辙。

“经历了一次牢狱之灾,让我有了反思的机会,生意做大不只是为了赚钱,还肩负著一份责任,当我日进斗金的时候,也正是我当初背弃自己理想的时候。所以东山再起之日,我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无论事业发展多大,也不会再脱离自身创作。”

神兵玄奇为黄玉郎的其中一部巅峰之作(图片来源:相关单位)

未来计划

黄玉郎近年除了积极创作新的漫画作品外,亦为作品发展IP,即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指具长期生命力与商业衍生价值的跨媒介内容营运,以吸引游戏公司等购买版权,试图接触更多读者。“说到香港漫画,最主要的销售途径当然是实体书销售,甚至可卖至游戏、动画、电视剧与电影中,或是催生一些衍生的产品,像是玩具模型。而现在还多了一样东西,就是NFT。”黄玉郎认为,网络是当下漫画业的一个发展趋势,他更表示,计划为旗下作品《天子传奇》与《神兵玄奇》发展新的知识产权,并以《天子传奇》的角色创建自己的NFT作品。

虽然漫画兴业如今面对种种困难,但黄玉郎始终没想过要放弃,而是不断继续创作;就犹如他的人生一样,永不放弃。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2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裴宣

误打误撞的文字工作者,相信文字有疗愈心灵的能力。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