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当医生博士遇上尊巴⋯⋯ “跳起来才能宣泄情绪!”

身处于这华灯璀璨的城市里,为了能从软红十丈里谋生立足,许多人都拼了命地去生存,却忘了如何生活。城市的高压生活,让人产生压力、焦虑、忧虑等负面情绪,心病重重。

我们身体生病了,都会找医生求医,但往往情绪生病了,却找不到发泄的出口。

刚于今年10月完成病理学博士学位的Alex冯建祯(33岁),扛过高压的医学学习生涯,正式毕业成为一名医学博士,专科研究淋巴腺癌。

Alex冯建祯是一名专门研究研究淋巴腺癌的病理学博士。(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Alex冯建祯,33岁
 - 国大医学博士(病理学)- 专科研究项目:淋巴腺癌
 - 尊巴(Zumba)国际编舞讲师(Zumba Jammer) - 负责培训尊巴导师有关编舞,提升教学及指令技巧。
 - Z FIT DANCE FITNESS 创办人之一。

当年在马大深造读生物医学系的冯建祯,由于课业压力繁重,为了纾解生活压力,开始上健身房运动,惟健壮了肌肉,心灵空虚依旧。

或许冥冥中早有注定,吸引及改变他走向这条路。

有一天,他健身时无意间听到从一间舞蹈室传来一曲他从未听过的音乐曲风,触动他那麻木已久的心房,当下感觉到这特别旋律的音乐让他心生悦目,心情舒适。

从此,拉丁舞开启了他的舞蹈生涯,更串连他跳上尊巴(Zumba)列车的跳板,成就他如今是全马唯一一名尊巴国际编舞讲师(Zumba Jammer,简称ZJ) 的医学博士。

“当年我是舞蹈零基础,跳舞鸡同鸭脚,跟不上节奏步伐。我健身练得一身肌肉却完全无用武之地,四肢发达却不灵活。”

2007年前,我国较盛行排舞、拉丁国标舞,倾于须记舞步的舞种;2007年后,以拉丁曲风为主的尊巴舞开始盛行,开拓健身和舞蹈之间的新颖健身舞的潮流风向标。

当年,让冯爱上拉丁舞的拉丁国标舞启蒙老师,如今俩人已是生意伙伴的欧阳耀综(37岁),俩人一起勇敢地尝试了尊巴这新舞种,发现尊巴是截然不同风格的舞风。

源为拉丁舞的尊巴,主要涵盖四大元素,即雷鬼、萨尔萨(Salsa)、梅伦格(Merengue)及坤比亚(Cumbia)。

“当尊巴进来后,我们发现到(尊巴)其实并不需要做到很复杂的舞步,不需要去记舞步,只需要跟着前方老师一起跳。”

而且尊巴可以运动挥洒汗水,宣泄负面情绪的满足感,正好是目前生活在高气压社会人所寻找的发泄管道,这也可说明为何尊巴能在短时间内风行全球。

我们可以通过尊巴宣泄负面情绪,正好是目前生活在高气压社会人所寻找的发泄管道。(摄影:郭美裙)

这是无形的缘分牵连,成为医生帮助人是冯建祯学医的初衷,然而如今跳和教导尊巴已累积12年经验的他发现,要帮助人不一定是一名医生,跳尊巴亦能治疗人心。

冯建祯是Z FIT DANCE FITNESS 创办人之一,他说:“来参加尊巴课程的学生可能是家庭主妇、专业人士的教授、医生或律师等,我都看到大家很压力和焦虑的一面。他们接触尊巴后,发现他们有了好的转变。”

他舞蹈室的有几名学员患有忧郁症,性格较内向。“这么多年来她们只会照顾孩子和家庭,没出来接触社会,也因此构成很多心里压力。”

看到这些学员从起初来上课会感到很压力,跟不上节奏,感到很辛苦的无助感,到后来懂得去笑、放松,与人打交道,颇令他感触和欣慰,更坚定他走这条路的心志。

“看到此情况,觉得好像跟我起初入行医学界的初衷是相辅相成的,我是想要帮助更多的人。在跳舞这方面,我渐渐地也帮助到很多人,让大家重展笑颜。”

他从刚开始接触舞蹈来平衡生活,协调自己心情,到后来教导学员尊巴,无形中已转化成另一种方式,与学员分享他的专业经验,仁心仁术。

跳舞也改变了他的生活,他人生变得很轻松,很开心,因为他做回他自己喜欢的事情。

冯建祯说,想要学尊巴并不难,就算是没有舞蹈基础的初学者也可以马上跟上步伐,这也是为何如今尊巴在全世界非常盛行的缘故,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去跳。

他指出,早前在莎亚南举行的尊巴健身派对,5000人里面有一半以上是不会跳舞的,但大家都跳得很起劲。

“跳舞不一定要很专业,有舞蹈底子跳出来舞姿更优美,但尊巴不注重这些,最主要是让你动起来!一起呐喊!抒发情绪!”

对Alex来说,尊巴注重的不是专业,而是动起来。(摄影:郭美裙)

很多人会问,要兼顾医学和教尊巴这两件事,你有时间去做这么多东西吗?

冯答案是:“有失必有得。”

他认为,要读书、工作、运动、教课、管理舞蹈室、编舞这么多事情,就要有所牺牲。

目前,全马仅有两人是受国际认证的尊巴编舞指导讲师(ZJ)资格,即是冯建祯和他的伙伴Deno欧阳耀综。

全世界亦仅仅有200余人有此资格,可说每个国家仅有1到2个ZJ,而ZJ对尊巴老师的比例是1:1000人。

在尊巴界,持有ZJ是“尊巴教练的教练”,要考获ZJ执照须经过重重“关卡”考验,一套国际标准的系统化课程。

冯称:“ZJ挑选门槛严格,筛选过程会有许多考题考验,要自己编舞,呈现内容和教学等,经过多重考验后,最终要获得创办人Alberto ‘Beto’ Perez的认可才可通过。”

医生博士也跳尊巴!

他在2015年考获ZJ执照,那时候他仍在修读博士学位,每个月到全马各地或其他国家教尊巴的同时,他需要肩负赶论文、医院报告、研究等繁重课业。

“刚开始真的很辛苦,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早上要教课,中午吃饭时间很仓促,可能在5分钟内就要解决,再赶回医院。”

“同时,我还需要花很多时间准备教尊巴老师的课程,而且每个月的教学课程内容不一样,我每个月都需要不断地提升、进修,这样每个月才会有新的教学材料,这是很挑战性的。”

冯建祯投入不少心血在尊巴这事业上,从自费修读ZJ课程到成立舞蹈室,砸资至少5万令吉。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放弃尊巴?我是不会放弃。这么多年,从我开始读学士到现在博士毕业,这十多年来,都是尊巴陪伴着我。”

“如果我(人生)少了尊巴,我会少了一个平衡点。”

一开始冯建祯投入舞蹈这行业并不受家人认同。(摄影:郭美裙)

回到现实面,要在医生这高薪职业与教尊巴之间取舍的话,冯建祯坦言真的不容易。

他坦言,做医生的收入比教尊巴收入多1倍。

虽此,他指:“如果你是全职教尊巴,你的收入是蛮可观的。勤奋授课的话,一个月4000至5000令吉不成问题。”

“对,可能医生方面钱会赚多点,但是时间也非常长;你教尊巴的话,你有的是很多时间,你一天可能只需要教2到3堂课,若一个星期教足6天,每月薪水4000至5000令吉不是问题。而且中间有很多时间你可以休息,找机会去提升自己,进修课程等。”

他甚说,现在市场对尊巴的需求量很高,很多新全职尊巴导师投入此行业。

话虽如此,一开始冯建祯投入舞蹈这行业并不受家人认同,毕竟在既定思维中,跳舞是没前途(钱途)的工作,为何不好好专注于高薪的医学界?

“由于我是跳拉丁国标舞起步,老一代人会认为这种贴身舞蹈不好,乱搞男女关系,浪费时间,觉得读多点书比较重要。”

之后他做出一些成就后,两老觉得“诶,好像还蛮不错哦。”

在修读博士学位这段时间,他都是靠跳尊巴赚钱养家、缴学费和支持生活开支。

“我其实是有拿到奖学金,但是政府资金有限,原本3年的奖学金只能给我18个月而已。如果当时我没有出来教尊巴的话,那我根本无法生存。”

在修读医学博士学位时,冯建祯其实已为自己想了很多出路,未来他可能会专注于当讲师教授,希望在淋巴腺癌症这领域能够有不同贡献及更多突破。

无论如何,在尊巴方面,未来他还是想继续跳下去,专注培训更多师资,开办学院开课教学。

(摄影:郭美裙)

他表示,目前尊巴在我国仍处于“半生不熟”状态,并点出我国市场出现“假货”现象。

“一个东西一旦开始红了,市场上就会充斥许多‘假货’,即是市场上有许多没有执照的老师在教尊巴,进而影响整个市场。”

他指出,这些人可能远至(东马)沙巴和砂拉越,(东海岸)吉兰丹和登嘉楼较偏远不可及的地方,他们较难控制市场。

“第一、这些导师没有执照;第二、他们没有接受专业培训;第三、他们完全为了赚钱而开课,而没为学生利益着想。”

他说,很多无执照老师随心所欲教学,往往会对学员的身体造成伤害,学员也可能会被误导,不了解真正的尊巴。

他蛮担心这些情况会对尊巴行业构成不良情况,如何让这领域健康成长是他的一大挑战。

“我会选择全马跑透透的原因是因为我很想去了解整个市场实际运作,如何去解决那些老师的问题。”

他希望能鼓励和打动那些无执照老师去考执照,而一个培训执照只需要2天课程,价格于1500令吉以下。

(摄影:郭美裙)

“与其你做一个无执照的老师,去冒险,败坏整个尊巴市场的名声,不如你去考执照,真正了解尊巴这行业。”

目前全马有2000至3000名有执照导师,若有兴趣学尊巴的学员可上网浏览Zumba查询及验证有关老师是否是执牌老师。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0 / 5. 评分人数: 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郭美裙

用一颗最真诚的心,谱写每一个故事。或许你会找到那拨动心弦的共鸣,浪停了,海还在。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