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重新定义华乐,让传统变得好玩! 专访“自得琴社”艺术总监唐彬

自得琴社,可谓是时下中国最为火热的华乐团,通过一首首以古琴为基调创作与演绎的作品,在网络上掀起热潮,至今累积逾3亿视频播放量,坐拥百万粉丝。自得琴社究竟有何魅力,让年轻人乐于静下心来欣赏中华传统音乐之美?
琴社取名“自得”,又有什么意涵?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在推广古琴曲的路上,自得琴社艺术总监唐彬说,他们专心炮制“美式咖啡”,也特调出不少“拿铁”和“水果茶”⋯⋯

“有人会将‘自得’理解为‘自得其乐’,就是我们自己跟自己玩。其实也可以这么理解,我们确实是自己在跟自己玩。”

自得琴社艺术总监唐彬这么说。

自得琴社来自中国上海,核心社员由十数位80后、90后的青年乐手组成。他们玩古琴,玩古乐,自己跟自己玩,不经意把古乐玩火了,在中国年轻群体里掀起热潮,让传统文化重新活过来。

怎么玩?玩视觉,玩美学。

2019年推出的〈空山鸟语〉,是自得琴社的转捩点,用中国网络潮语来说,他们因为这首曲子“出圈”了。在MV里,六位身穿宋代服饰的乐手,随着音符的流淌,缓缓地在泛黄的宣纸上“活”了起来,犹如一幅会动的古代工笔画。淡雅别致的古画美学,获得网友好评不断,短片迅速冲破百万播放量。

他们也玩创新,玩融合。

虽玩古乐,但不将自己固步自封在传统桎梏里。除了将古琴曲重新进行编曲,迎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自得琴社亦常改编动漫和影视歌曲,如〈空山鸟语〉正是动画片《秦时明月》配乐,其他还包括〈哆啦A梦之歌〉、电影《哈利波特》主题曲、美剧《权力的游戏》主题曲、游戏《愤怒的小鸟》主题曲等等。

纵向穿越时代,也横向穿越东西。自得琴社亦曾将西方音乐拿来改编,使用东方传统乐器演绎《歌剧魅影》主题曲、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等乐曲,让大家看见传统华乐的无尽可能。

玩,当然还少不了幽默,更不能忘了初衷。

“出圈”以后,自得琴社MV持续沿用古画美学的同时,观众偶尔也会看到乐手的“不安分”——有时顾着撸猫不做正事,有时故意捣乱把乐谱藏起来,调皮搞怪的元素与高雅端庄的古画格调形成鲜明反差,传统古乐随之从阁楼高处被拉到地面上来,看着笑着也让人体会到了古乐之美。

在这些创意发想背后,隐着的是自得琴社艺术总监唐彬。39岁,古琴演奏家,广告系毕业生,内向者,完美主义者,动漫迷。他说,自得琴社所做的创新,其实正是一件最传统的事,因为传统往往是过去的创新,今天的创新也可能会成为明天的传统。

“通过嬉戏玩闹的过程,感受我们的创作理念和态度,不拘泥于传统或中西,只要是好的东西,我们都会拿来用。”

“古琴的声音,一听就觉得熟悉”

这次独自代表琴社来马,是为了宣传自得琴社首次跨出中国境外的专场演出。新闻发布会现场,一身素净T恤宽裤的他,本该是人群中心与焦点,绝大部分时间却落单在社交圈之外,安静地窝在角落。上镜采访这回事,对他而言并不自在轻松,“能逃则逃,但这一次是真逃不掉。”

话说回来,自得琴社多支音乐短片里,亦甚少看到唐彬穿着古装弹奏古琴的身影。也是刻意逃掉的吗?

似乎不是,而是从幕前的乐手,转到了幕后摄影师的位置。“一开始都是我自己拍嘛,后来琴社慢慢有钱了,我们会找摄影师掌机,那我还是得坐在监视机前设计画面,也得盯着后期剪辑。”

原来弹琴这件事,他早已搁置了四五年。早在〈空山鸟语〉爆红之前,他已在中国办过多场个人全国巡演,也曾到马来西亚、伦敦、希腊等地演出。

停止弹琴的原因潇洒得很:已经做够了,没意思。

“我的兴趣一直在变,从演出的乐趣,慢慢变成了创作一个作品的乐趣;创作完一个作品,你要去指导别人把它演奏出来;演奏出来以后,你再把它录下来;录下来之后,再拍成视频。现在可能又复杂了,从完成一个作品的乐趣,变成了完成一整台音乐会的乐趣。最终也是有可能回来弹琴的。”

可他最初接触的乐器,并非古琴。

自得琴社艺术总监唐彬:“我们这一帮人不太在乎钱,商业合作经常亏本。我们经常视频发上去以后,总觉这里那里不舒服,改完又再发一次。本来60万预算,已经花掉70万,还是觉得不行,要再花点,想说反正都超支了,干脆做好算了。因为我们的眼界和审美也在提高,所以要求会越来越高。”(摄影:李淑仪)

五岁那年,妈妈把他带去学长笛。西洋乐器。学了好久,直到升上高中,初次听到古琴演奏,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学错乐器了。

问他哪里错,他说哪里都错。很难受。不仅西洋音乐听来陌生,这条金属管子摸起来也冷冰冰的,还好重,重得小孩抬不起来,每次都得把它架在桌子上才能吹奏。偶然听到中国音乐的那刻开始,他再也没碰过长笛,转而学习弹奏古琴。

“古琴的声音,我一听就觉得很熟悉,很喜欢,好像更容易通过它来表达自己想要讲的话。”

“自得琴社走到现在,其实很偶然”

感觉对了,即使自学,上手也快。上大学后,他师从古琴演奏家龚一门下。为了学琴,每回北京上海两头跑,日子久了,他开始喜欢上海这座城市,便待了下来。后来相识上海人兼围棋好手朱里钺,两人交换技艺,他教他下围棋,他教他弹古琴。

“有天朱老师说,要不我们搞一个地方,一块弹弹琴,喝喝茶,下下棋什么的,(自得琴社)就这么成立了。很随便。”彼时是2014年,唐彬担任艺术总监,朱里钺则任社长一职。“(当时)什么规划都没有。我们走到现在其实很偶然。”

自得琴社即将在3月杪举办马来西亚专场演出《琴为何物·唐·孤烟直》。唐彬说,”我们的演出,可能会有点介于音乐会和show之间,一般来说,传统意义上的音乐会就是坐在音乐厅里,大家穿上西装拉个小提琴,但是我们的音乐会里边可能会有一些灯光的变化,但比起音乐剧会简单得多。“(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琴社成立后,成员忙着古琴教学、音乐会演出,以及即兴的跨界合作,期间少不了拍摄演奏短片上传网络,如此五年过去,始料不及因一首〈空山鸟语〉在中国爆红。前后转折的发生,古画式的MV风格无疑是最大成因。

MV拍摄风格的改变,听唐彬说来,不过也是无心插柳。

“本来我们拍的东西都是白色服装、白色背景。〈空山鸟语〉是一首合奏曲子,(演奏的)人多了,变成六个人。要找六套统一的服装不太容易,如果大家全穿白色衣服,那又会很难看。后来我们想,要不穿古代衣服吧。”

为此,琴社专门找来专业团队考究、还原宋代服装,唐彬笑说:“我们的服装比音乐还要严谨。拍出来,一开始设计的也是白色背景,后来发现好像哪里不太对,就调一调,调成黄色后发现还挺好看的。”

就这样,六位分别演奏古筝、古琴、框鼓、小打、长笛和颂钵的古人,随着音乐优雅跃然于宣纸之上;自得琴社也在中国打开了知名度。

伴随知名度而来的,是一种抽象而沉重的责任和使命感——推广中国古乐文化。

“其实我们纯粹是因为爱好和兴趣,但当你有了数百万粉丝后,必须要承担社会赋予的责任,要想办法把美的东西传达出来。”

在唐彬看来,创作过程最有趣的事,莫过于出乎意料与不可控的种种发生。”每首曲子的创作过程都蛮有趣,因为会有很多是在现场临时改动,包括临时想出来的演奏乐器之外的表演。我们在拍摄MV时,有很多不可控的意外,这是最开心的地方。“(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水果茶、拿铁和美式咖啡

如何传达古乐之美?自得琴社的作品可分为四类:纯粹的古曲演奏、古曲新编、改编作品,以及原创作品。纯粹的古曲,唐彬形容,犹如苦涩的咖啡,让人难以下咽,于是他们通过新编与改编等动作,删掉不符合现代审美的部分,保留古曲的精华,再演绎成一个加了奶与蜜的版本,提高人们品尝咖啡的意愿。

“古曲好比是美式咖啡,很多人喝不了,觉得超苦。但像我们这种常年喝咖啡的人,倒觉得过瘾。若我们想要把咖啡推广给普通人,你要往里加奶、加糖。可能最终有人爱喝的不是咖啡而是奶,那也没办法。最终肯定会有一批人,慢慢因为拿铁而爱上咖啡,最后可以跟我们一起喝美式咖啡。”

在唐彬看来,拿铁和美式有高低之分吗?

“没有。它们是不同的东西,但最精华的一定是咖啡本身,我们不会去做只有奶的饮料。”

偶尔还是有例外,比如〈哆啦A梦之歌〉。

“哆啦A梦,其实已经不算奶,可能是水果茶了。这其实也是引导大家通过耳熟能详的乐曲,去了解传统音乐的一条途径吧。”

那么,在传统与创新之间游走,如何确保自己没有走得太偏?

“这个没办法,我现在认为,你的作品一定会随着你的人生成长而成长,我不能保证自己做的东西一定是正的不是歪的,我只能保证我现在做的东西,是我当下感兴趣的东西。”

关于传统与创新的拿捏,关于改编作品的选择,唐彬还是有他自己的准绳:首要条件,必须得是自己喜欢的作品;其次,其他社员也喜欢;第三,该作品有一定的传播度,即大众会喜欢。“如果三点都沾上,这个作品通常会爆红,比如〈哆啦A梦之歌〉。”与此同时,自得琴社也不会忘了他们的美式咖啡——传统古乐,“那是我们的核心。”

回归天真状态 发现美的能力

创社十年,自得琴社首场海外专场演出,有幸落在马来西亚。唐彬透露,音乐会上的曲目,既有美式,也有拿铁,可能有糖,也可能有酒;还有一首专为马来西亚观众设计、演奏的曲目——〈Rasa Sayang〉。这是他们首次尝试改编南洋曲风,MV里乐手的明朝服饰与鸡蛋花装饰,皆经过精心设计——因为华人下南洋的历史发生在明朝时期。

中国传统文化与南洋文化的交融,给自得琴社谱出了一段和谐的合奏。事实上,唐彬说,绝大多数的音乐,都有改编成传统民乐合奏的空间和可能。

“我追求的,是有传统的味道,也有现代的气息,风格不限,可以婉约,也可以豪放,可以低沉,也可以快乐;我都喜欢。”

在古琴曲以外,唐彬却说,自己甚少听音乐,尤其是流行歌曲,因为太简单,听了前奏就能猜到后面的旋律会怎么弄,没意思。但自得琴社在中国爆红以后,可会担心自身迎来流行化的反噬?

“我们在乐曲的结构上肯定会参考流行的东西,因为它有它的道理。但太流行化一定会套路和流俗,所以最好别太流行,特别流行不一定是好事。”想了想,他再补充,“其实它一定不会太流行的,不用担心。”

想来也是,古琴曲的普及与推广,幅员终究不会太辽阔,但一路上也不是没有振奋人心的景象。

“我认识一家新加坡琴馆的馆主,他跟我说,很多学生都是因为看了自得琴社的视频,来找他学习古琴。这样的例子很多。”

创社十年,一切缘起于偶然,如今展望未来,可有任何计划或目标?

“没想过。随遇而安。我们经常走一步看一步。就是天真自得呀。”

对了,“天真自得”四个字,才是自得琴社社名真正的来源。

“天真自得,我们的理解是说,人在天真的状态下,应该是具备欣赏与发现美的能力,是快乐的。我们也希望大家通过学习和演奏古琴,在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过程中,能够让自己回归到这么一个天真的状态。这是我们的期望。”

(图片来源:相关单位)
《琴为何物·唐·孤烟直》演出详情:
演出场次:2024年3月22日(五)晚上8时;2024年3月23日(六)下午3时、晚上8时;2024年3月24日(日)下午3时
地点:Stage 1,八打灵再也表演艺术中心(PJPAC)
票价:88令吉、128令吉、198令吉、298令吉
咨询热线:010-3776240(马来西亚古筝学院)
联合呈献:吉隆坡中国文化中心马来西亚古筝学院不动学堂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李淑仪

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