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乐是我的热忱、我的梦想、我的工作!” 他就是那个玩爵士乐的郑泽相
人物| August 22, 2019乐坛 爵士 钢琴 音乐家 
分享:
如果你有留意到,近几年来,有个华裔钢琴家时常在各种表演场合出现,积极推广爵士乐。他透过为歌手伴奏、公开演讲、到校园办座谈会、上电台边谈边解释爵士乐的魅力、在报章撰写专栏什么是爵士乐,就是为了让更多人认识与接近曾经在上个世纪初是流行主流的爵士乐。对他来说,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向人极力推荐爵士乐。这个人,就是马来西亚钢琴家——郑泽相。

2007年回国之后,对爵士音乐充满热诚的郑泽相便马上投入推广爵士乐的的工作,转眼十多年来,郑泽相的生活与工作都与爵士乐离不开关系,虽然不是大红大紫的人物,但提起爵士乐,很少人会不认识他;提起他的名字,大家就会自然而然想到“就是那个玩爵士乐的郑泽相”。

郑泽相是大马爵士乐团WVC的团长,毕业于美国西维吉尼亚大学,是爵士音乐教学系硕士。2007年回国后,他便学以致用,一直都默默地在我国孕育着爵士乐的土壤,沉浸在爵士乐的教育中。

爵士乐本来就是小众音乐,在马来西亚并不普及;然而郑泽相如宗教狂热般的坚持,不但让他的足迹留在大马各个角落。他目前不仅在数所学院教导音乐,更活跃于马来西亚与亚洲区域的音乐舞台,常常走遍大马的大城小镇巡演,同时也参与各项音乐类型制作,担任专辑与演唱会音乐总监。

“爵士乐是我的热忱,也是我的梦想。现在,它是我的工作。”

对爵士如此狂热的郑泽相,其实并非自小就立志当音乐家,也并非自幼就喜欢学弹钢琴。

“小时候学琴其实蛮糟的,根本没想过自己今天会是音乐人。小时侯永远都不想学琴,学琴对于我来说很痛苦。”郑泽相笑言,然后猜想父母是因为认同“学琴的小孩不会变坏”的这个说法,才把他送到音乐学院的。

虽然7岁开始就被父母带到音乐学院学钢琴,可是对于学琴,他却是上了高中以后才开始认真起来。许多钢琴初学者在开始学钢琴的前几年都是一板一眼地按照乐谱,弹奏古典名曲,一旦拿走琴谱就不知道该怎么弹奏下去,初学钢琴的郑泽相亦是如此。

郑泽相是大马爵士乐团WVC的队长兼钢琴家。(图片来源:WVC Jazz脸书)

“小时候只知道在钢琴考试的制度下,每年练习弹奏三首古典音乐去应付考试,然后就把它忘掉。又再选三首,再去考试。我觉得如果我再这样继续做下去的话,我可能会疯掉。”

因为爵士乐才对弹钢琴产生兴趣

直到遇到爵士乐,郑泽相才真正了解音乐的构成,了解音乐的形式要素。

郑泽相说,16岁那年他第一次接触爵士,“应该是90年代中期,爵士乐成为一个附庸风雅的东西,甚至连香港四大天王黎明也说到他喜欢爵士,那时候才注意到爵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加上村上春树的小说里面会提到爵士,香港电影导演王家卫的电影会提到爵士,或者会时常看到关于爵士的黑白照片,那时就觉得爵士是很酷的东西。然后就开始听很多的爵士乐、电影配乐、爵士的合集,就这样坠入爵士的爱河里。”

随后,郑泽相把在爵士乐掌握到的知识融入古典乐上,进而从中了解古典乐,“我觉得正是因为爵士乐,我才看到古典音乐的好。这是我觉得人生中最幸运的一件事情。”

爵士乐源于非洲黑人的传统民谣,讲究即兴,以具有摇摆特点的节奏为基础。初初接触了爵士乐后,郑泽相便跟身边爵士乐的前辈请教、拜师。然而,郑泽相得到的回复不外乎于“你的皮肤不够黑!”有的前辈则对他说:“这个是天生的。你会就会,不会就不会!”

然而,郑泽相对于爵士的热爱并没有因此而被所谓的天生论、肤色论而阻挡。他坚信,学问和知识是可以学的。

郑泽相对于爵士的热爱并没有因此而被所谓的天生论、肤色论而阻挡。他坚信,学问和知识是可以学的。(图片来源:WVC Jazz脸书)

爵士乐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即兴。说到即兴演奏,部分人或许会有所疑惑,即兴演奏需要练习吗?练习了,还算即兴吗?

对于这点,郑泽相说到,如果把即兴看成是无中生有,那其实如同把钱看成是从天上掉下来是一样的。

“我很喜欢把即兴演奏所要用到的资源比喻成放进银行的钱。如果你要即兴演奏一首曲目,那你要累计很多很多别人的曲目在你的音乐库里面。那你要有越多即兴的乐段的话,你的银行里面就要有更多别人的乐段,你才能够生出一个新的作品。”

郑泽相表示,即兴演奏是一定要练习的,可是练习的方式并不一定是要把自己关在琴房里几十个小时,反而是要有效地去练习。

村上春树教会郑泽相的事

爵士乐有许多不同的形态和脍炙人口的风格,然而,人们对于爵士乐的认知或许只停留在工作之后夜晚放松的音乐,又或是能够让人聊天的背景音乐。对于郑泽相而言,爵士乐其实是一种做音乐的工具,就像一个工具箱,他并不抗拒做这样的音乐,“做音乐能够让人开心、让人放松,我就觉得特别荣幸。”

村上春树惯于把爵士乐的人名和曲目像日常生活用品名称般散布在他的小说里。(图片来源:网络)

学习爵士乐的这条道路上,郑泽相坦言,他不仅掌握了音乐的要素,更从中学会了做人的态度及该怎么去面对人生中遇到的种种事情。“爵士音乐教会我的,其实就是当你把音乐看成最基本东西,那就是那几样东西,再多的就是包装而已。”

问及郑泽相是否会以爵士的方式来过生活,他表示,在生活方面,他倒是比较实际,他向往村上春树过着生活的方式。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这个熟悉的名字,在大部分人心中闪烁着不灭的光辉;在郑泽相心中,亦是如此。村上春树是爵士乐和摇滚乐的发烧友,他惯于把爵士乐的人名和曲目像日常生活用品名称般散布在他的文字间。

“村上春树的生活方式就是,每天不管有没有灵感,凌晨5点钟,都要坐在他写作的桌子前,不管有没有灵感都要写3000字,不管刮风下雨,他都会去跑步。虽然说起来,这个是很不爵士的方式,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是最正确的方式,我会以我觉得最实在的方式去过生活,而不是以顾虑外在的方式来过生活。”

推广爵士乐难免气馁    郑泽相:“自己都不做,等别人来做?”

郑泽相在美国念大学的那几年,曾与两位大学同学一起成立了属于他们仨的爵士乐团——WVC(West Virginia Connection)。原因无他:成立乐团就只不过想玩自己的音乐。

毕业回国后,郑泽相保留了乐团的名字,招揽了本地萨克斯风手曾庆松、鼓手黄俊景及贝斯手AJ加入WVC。随着新团员的加入,WVC的全名再也不是“West Virginia Connection”,而变成了“We Very Cun”——意指“我们很漂亮”。

WVC爵士乐团近年来走出马来西亚,成了走向国际舞台的爵士乐团。早前,WVC甚至在好莱坞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中,饰演了一小段弹奏爵士乐的情节。

WVC在好莱坞电影《疯狂亚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中饰演了一小段弹奏爵士乐的情节。(图片来源:网络)

纵使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郑泽相依然兼顾了父亲和WVC爵士乐团团长的职责。

“尽管巡回演出真的很累,但我还是迫不及待地准备下一场。”

郑泽相和团友走访无数个城市去办演奏会、音乐讲谈会,为大马爵士文化发展打下扎实基础。即便穿梭在文化沙漠、萎靡不振的爵士乐市场的城市里,都不怯步。

 

WVC爵士乐团的全名从“West Virginia Connection”变成了“We Very Cun”。(图片来源:WVC Jazz脸书)
郑泽相和团友走访无数个城市去办演奏会、音乐讲谈会。(图片来源:WVC Jazz脸书)

虽然音乐讲谈会在大马还不普遍,然而,郑泽相坚信,音乐讲谈会是最直接接触大众,和向大众推广爵士的方法之一。即便近年来,鉴于网络的快速发展,线上教育这类新型业态风靡全球,不少人会将自己对音乐的认知拍摄成教学短片,上载到YouTube。郑泽相却表示,“爵士这种比较小众的东西,尽可能透过面对面的沟通方式,带有一点教育性的方式去讲和演奏,是我一直以来觉得最有效的方式。”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在推广爵士乐的道路上,难免会有不顺利的时候,有气馁的时候。可是,郑泽相和团友却没有因此就放弃,和团友如是孜孜不倦的坚持着。

“我觉得越有内涵、越好的东西,会需要花越多的时间去传达的。话说回来,做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都看到好的事情发生。”

郑泽相常和团友走访无数个城市去办演奏会、音乐讲谈会。(图片来源:WVC Jazz脸书)

郑泽相表示,“论爵士,不一定是外国才会比较好。说起来,我倒是觉得在马来西亚发展属于这片土地的声音的爵士比较好。自己的国家,自己都不做,等别人来做?”

“爵士乐能够给予人们各种不同的想法。比如说,我希望在娱乐大众的当儿,也能够提供一些教育性的东西。而我这个教育并不是在一个至高点,去往下做的事情。”

郑泽相表示,无论哪个领域,人们都需要互相扶持,“我相信,当在你的角落耕耘、发光的时候,你进而会影响到别人;同样的,别人也会影响到你,这是我最希望在这能够看到的互补的现象。”

编按:跳跃在文字里的音符 Music of Words音乐会将于8月23日、24日及25日在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举办。欲查看更多详情,欢迎浏览WVC – Malaysian Jazz Ensemble脸书

延伸阅读:

李清照、苏东坡、莎士比亚与村上春树……相约爵士舞台上

指挥家真的只是动动手指而已吗?——认识大马巴赫节艺术总监陈子虔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未经许可勿随意转载;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