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谁说特立独行不善良——多梦的插画家“水曜旮旯”李英子

李英子以水曜旮旯为名绘画,“水曜”是日语中的星期三,旮旯意即角落。出席发布会这天,妈妈让她穿成一个“人”样,千万别像一只妖怪——大学时期,她把半截裤子穿在头上做造型、或把头发绑成冲天炮走在街头;十五年来,头发漂白了就再也没有黑过。

出现在她画里的妖怪,莫名都带着善良的面貌。而她,一个多梦的插画家,如何处理现实与梦境?妖怪于她而言又是怎样的存在?

你昨晚的梦是什么?

她说她梦见跟同事一起穿着Safari装,在沙漠攀爬金字塔、下一秒在激流中乘船去寻宝。

李英子的梦,也是她的画。“灵感从我们的日常互动渗进潜意识,晚上就会跑出来。”画中世界纷繁,佛妖临在,“我特地使用抢眼的颜色,就是为了抓住目光。”

每晚的睡眠都被梦境覆盖,有人问她:这样醒来不累吗?她深吸一口气答:累啊!(摄影:梁馨元)

硫磺色、珊瑚红、鲑鱼橙……这些也都属于奇异梦境的颜色。2024年中,李英子与诚品生活马来西亚联合举办插画展,名为《这个年代我们很难说服其他人,除了梦境》。这曳长的题目,像一场延绵的睡眠——“只有当一个人睡觉、发梦的时候,那才是真实的自己;任何人都说服不了你,只有自己的潜意识可以说服自己。”

以妖怪为题 风格炽烈

以“水曜旮旯”之名绘画,“水曜”是日语中的星期三,旮旯意即角落。星期三是一周当中容易被忽略的一天,出席发布会那天正好也是星期三(不知是否巧思?),她穿了一身棉麻白长裙,套上一件紫底黄花裙。

摇摆起手脚的李英子说:“这才比较像我呀!”(摄影:梁馨元)

裙上的花肆无忌惮、大朵大朵地开。也像她画里许许多多“东西”——脏器在泡澡、现实中无脑或温暖的人、离奇马戏团、日本百鬼夜行……它们大胆而强烈,极欲夺画而出。

她为《诚品旮旯gā lá》创造了十只妖怪,其中梦貘Nappy Baku是主角。它穿着一件荧光苹果绿的紧身裤,紫色上衣挂着叮叮咚咚的玻璃罐子——“马来貘在日本文化里专为人们吃掉噩梦,它在这里负责售卖梦想,可以用日行一善的功德来换梦想,如果用怒气去交换,可能就会换到小噩梦。”

(摄影:梁馨元)

“妈妈出门前和我说,今天来这里,要穿得像个人样,不是要穿成一只妖怪。”她笑说。

但文青、小清新的穿搭风格便绝对不是她。大学时期,她把半截裤子穿在头上做造型、或把头发绑成冲天炮走在街头;十五年来,头发漂白了就再也没有黑过。

她说,自己就是诚品旮旯的其中一只妖怪。

画是最魔幻的现实

白天,李英子在企业当培训员,过着与画画截然不同的生活。工作回来加班到十一二点,她才开始拿起画笔,一直画到半夜两点半。两点半也是接近深夜的内核,梦结出果实的时候。

水曜Wednesday在一周里是容易被忽略的一天,也是某程度上的旮旯。(摄影:梁馨元)

周末,她也被画画包覆着,这盈满的生活,乍看与她的画风有些许相似。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只妖怪,“我在脑袋里创造了马戏团,它是我的避风港。头是一个马戏团,身体是一个旋转木马,画起来很复杂。每天晚上,我都会跑进我的马戏团,这只妖怪一定会有脚毛”,她笑说。

画里的世界,可说是她以生活为雏形,想象的世界。对她来说,妖怪不在遥远之处,牛鬼蛇神就在身边。政治、办公室、朋友圈……随处就能长出一株嚏根草。

在工作场所看到宫廷斗争,此时她脑袋中就会有许多画面——“人明明可以善良,但你为什么要活成这样?”通过画,她想让人们去思考诸如此类的问题。

怪奇之物为养分

画里的“补脑包”、“胆生毛”……主题多么贴地。然而,她总会选择平日里少见的动物入画——“狗代表忠诚、猫代表慵懒,我们对这些动物的既定印象太深了”,她说。

即使魔幻,李英子的画也总带着人间烟火味。(摄影:梁馨元)

为了“孤独意识周”,她想画一幅两只动物相互拥抱的画。“被寂寞覆盖的人们,可以大胆说出孤单的感受。”不画猫狗,她最后选了一只或许很多人都没见过的独角鲸。

从小,她喜欢一档美国节目Oddity,意即怪奇之物。节目里有一间店,店里所贩卖皆是奇怪的东西,例如木乃伊、中世纪手术床、动物标本等等。这是她走进幽绿色怪奇世界的甬道。

这只鲑鱼橙妖怪,出自李英子与丈夫之手。(摄影:梁馨元)

“现代人的观念是,我只需要知道对我有用的东西,对我没用的,不知道也没有差。但世界上那么多奇妙的生物,我想用我的画让人们去认识它,也许会引起他们的兴趣?”李英子说。

叛逆好强  女性是时候解开束缚

手指戴着一个甲虫戒指、眼线极粗;这样的外形说起来特立独行,也有些许离经叛道。她说自己就是一个叛逆的孩子——大学时期,瞒着父母把学费拿去追韩星,直到妈妈在电视框里看见,那个拿着应援板淋雨,喊着Super Junior的自己……

(摄影:梁馨元)

两代人总有观念上的差异。当妈妈认为,女人应该相夫教子;她问,“女生为何非得定在一个格局不可?生小孩、煮饭……我就说不要,妈妈总是被迫要听我这样叛逆的言论。”其中一幅画《传统束缚》,画的是裹小脚和紧身马甲——女性是时候解开这些束缚了。

“我一直都是很好强的个性。”特立独行的人大胆,有自己的想法;看着一个妆容粗犷、装扮前卫的人,也总是容易令人心生退却。但看到李英子,不禁让人想问,谁说特立独行不善良?

妖怪本就阴森,她笔下的妖怪却都带着善良的面貌。

用色温暖抢眼,即使繁复,每一个细节都有想要传达的信息。(摄影:梁馨元)

旮旯中人,也值得被善良以待

“善良的定义是为别人好,凡事以别人为先;许愿的时候可以许自己想要的东西,也要许对世界有益的愿望。”她说,妈妈本身就是一个善良的范本,对善良的定义即是从她身上看到的。

妈妈也很常出现在她的画里——那个戴着哈利波特眼镜,穿着麻布质衣服的形象。在书里她写:“妈妈是个善良的人,她准备了大餐给每一个人,但每一次都忘了吃素的自己。”

“影响生命最深的人就是妈妈”,也许像一篇作文的开头,但她画戴着碎花围巾和妈妈和阿婆跨年,画除夕夜清晨陪妈妈去巴刹买菜,这些生命中温暖的片刻,都有妈妈。

李英子与写作者妈妈的关系密不可分。(摄影:梁馨元)
李英子画到非洲采访的妈妈,“写作的妈妈就像人生导师,也像保姆或经纪人,但我最喜欢的身份就是她是我妈。”(图片来源:Wednesday Gala_水曜旮旯繪圖FB)

“孝顺的观念是妈妈教育我的,因为她也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们的关系是每天黏在一起,有人问:你怎么不黏老公?我就比较想黏妈妈啊。”她笑。

母女俩密不可分,处理画展、联络媒体,办置周边,妈妈都功不可没。她的性格炽热而真诚,某种程度也是延续自长期耕耘佛学的母亲。

就连她上班,走进办公室——“每天看到保安人员、打扫阿姨,其实多数人并不太会发现。但如果你今天可以开门,跟他们热情地说一声“Hi, Morning!”,那他们也会很开心,觉得其实有人看到我!”

情人节时,她会买一些巧克力与花送给他们。这些站在阴影里的人,某种程度不也是旮旯?

性格好强而善良,在她身上并不冲突。(摄影:张哲斌)

颜色炽烈而温暖,在李英子身上是画如其人。

“画画很漂亮的人大有人在,我的画看起来比较复杂,但每一小样东西都有自己的意思。很多意思跟现今社会所遵循的背道而驰,我想让大家了解,其实我们不用跟着社会的脚步走,可以走自己想走的路,没人可以告诉你是错的。”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梁馨元

访问网记者、编辑。中文系毕业生,著有诗集《我吞下一颗发烫的黑曜石》。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