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台湾原住民的骄傲,是布农族文化的传承者,他是——王宏恩
人物| October 18, 2019会走路的树 原住民 台湾音乐 布农族 王宏恩 
分享:
25岁发布第一张专辑《猎人》,他就入围了金曲奖最佳方言男演唱人奖,隔年凭《王宏恩Biung》同名专辑,他不仅再次入围同一个奖项,更成功把“最佳方言男演唱人”的奖项抱回家。30岁那年,他首次发行全国语专辑《走风的人》便一举入围金曲奖5项大奖,并荣获最佳作曲人奖,真正在华语流行乐坛发迹。他是Biung王宏恩,是台湾原住民的骄傲,是布农族文化的传承者,也是一棵“会走路的树”。
摄影:颜祖威 | 剪辑:颜祖威

王宏恩的出道过程,说起来蛮妙的。爱唱歌的他,在大学时期便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希望能透过比赛获得评审青睐,继而出道当歌手,但偏偏机会总是从他身边溜走,有时参加比赛得了第一名,被唱片公司相中的反而是第三名,有时歌唱比赛得了第三名,获得唱片约的却是第一名。

最终,王宏恩几乎断了当歌手的念想,决定将自己在过去四年所创作的母语歌曲集合起来,制作一张属于自己的唱片,这张唱片既是他的毕业制作作品,也是他送给只会说布农族语的阿嬷的礼物。意想不到的是,这张唱片却在辗转之下,获得风潮唱片的注意,对方更是千方百计地找到了还在当兵的王宏恩,希望能取得发行这张专辑的机会。

“他们无意间听到我的作品,觉得……惊为天人,惊为天人的原因不是说我唱得多好,而是从来没有这样的音乐过。过去的台湾原住民要嘛就是唱传统古调,要嘛就是把传统古调改得比较流行一点,没有一个是纯创作,或尝试结合流行与民谣。”

于是,王宏恩一退伍就加入了风潮唱片,不仅完成了出道当歌手的梦想,还正式发行了第一张全母语创作的专辑《猎人》。

《猎人》是全台湾第一张纯母语创作的专辑,王宏恩则是台湾原住民音乐用族语创作的第一人。(图片来源:风潮音乐)

“现在回想起来还蛮奇妙的,就是你原本千方百计地想透过歌唱比赛来寻求出道的管道和平台,但都不得其门而入,反而回到自己单纯想要完成一个作品,献给我的家人的时候,这个作品反而就这样在因缘际会下,接触到这家唱片公司,然后就这样发表了。”

随着专辑《猎人》叫好叫座,王宏恩所属的唱片公司又马上投入第二张专辑的制作,也正是这第二张全母语创作专辑,让王宏恩正式以得奖者的身份,站上金曲舞台。

“确实那时对我来讲,得金曲奖好像很容易,因为没多久我就发了我的第一张纯国语创作专辑《走风的人》,还一口气入围了五项。现在听起来,五项好像不多,可是当时的金曲奖,不像现在的方言演唱还分台语、客家语、原住民语,以前的金曲奖奖项我记得才十几个而已,所以等于我当时几乎入围了一半,甚至是全部国语类的奖项。最后我拿下最佳作曲人奖,在华语流行音乐的知名度也大开。”

那段时期的王宏恩,不仅被封作“金曲奖常胜军”,报纸还一度以“王宏恩打败周杰伦”来下标(周杰伦以〈七里香〉同样入围第16届金曲奖最佳作曲人,该奖项最后颁给了王宏恩),风头无两。然而,对王宏恩来说,伴随着奖项而来的,不只是名与利,还有巨大的压力。

“那时候(金曲奖)给我的肯定是蛮大的,也很快让大家知道有我这个人。与此同时,不管是在部落也好,还是我在做音乐的时候,确实会慢慢开始觉得有点压力,因为大家会特别去关注你。以前唱歌没有在管其他人嘛,就写你自己的,可是当你前前后后入围那么多奖项,就会觉得每做一张唱片,大家都会拿放大镜检视你,看你有没有新的东西,或制作出让大家觉得‘哇’,惊艳的作品,所以给了自己蛮大的压力。”

在发布第五张专辑《向前冲》后,王宏恩离开了当时的唱片公司福茂音乐,一直到2017年,才再推出新专辑《会走路的树》,一共相隔了七年。他坦言,在这没有发片的七年期间,其实算是他人生的低潮期。

“将近六、七年的时间,确实是一个低潮,因为有一点不知道音乐要怎么做的感觉,尤其是离开福茂以后,新兴的网络世代崛起,台湾华语流行音乐也慢慢从高峰转向衰败,本来是在地下的(音乐)也慢慢浮出台面,有很多东西自己要去适应。”

他说道,“当时我决定不签唱片公司,想说自己做,自己学习,反正现在有网络,也可以自己经营自己的平台,不过想要生存、维持曝光度的话,我就必须做音乐以外的其他工作,所以我接了电视台的主持工作,也有帮其他人或偶像剧写歌,甚至也有去各个大学分享我的创作经历,做了蛮多的尝试……有种突然回到新人的感觉,重新做了一些我之前可能没有太注意的事。”

2015年,正处于低潮期的王宏恩,对自己的音乐路仍然没有明确规划,因此在好友黑人陈建州的鼓励下,他毅然决定参加旨在发现优秀原创歌曲与唱作人的中国真人秀节目《中国好歌曲》。

王宏恩与黑人陈建州是多年挚友,鼓励王宏恩卸下“金曲光环”参加《中国好歌曲》的便是后者。(图片来源:王宏恩脸书)

“去参加,对我来讲是重新充电,回到素人的状态跟大家一起竞争。虽然觉得蛮有趣,但心里还是会怕怕的,毕竟顶着金曲光环,就赢了好像是应该的,输了就……觉得没面子(笑)。当时其实很忐忑,但最后还是去了,因为就想说不管了,反正明天也不知道在哪里,那今天就先决定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

尽管参加中国综艺节目理应为王宏恩打开中国市场的门,从2015年至今,王宏恩所接到的中国商演数目却是——零,原因是王宏恩在参加《中国好歌曲》时,拒绝和主办单位签经纪约。

👇王宏恩以歌曲〈梦想的颜色〉成功闯进《中国好歌曲》总决赛,成为总决赛中唯一的台湾参赛者。

如今回头看,王宏恩有没有对当初的决定感到后悔?

“不后悔,我甚至觉得,我(做这个决定)还是对的。那时我的确在想,我要签约、留在中国大陆,期待开发我音乐上的第二春呢,还是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我的决定是后者,我想要回到快乐地做音乐这件事。当然我可以勉强留在那边,把自己的下半生赌下去,看能不能换来更多的名和利,但我也问我自己,这样你快乐吗?在人生的中间这个阶段,最黄金的岁月,我不想再因为外在的一些因素,而把原本能快乐做音乐这件事绑架起来。”

比赛结束后,王宏恩又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土壤——台东,而就在他思考着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样的音乐、往什么方向走时,他的叔叔搭玛·阿力曼跟他分享了一个简单又深刻的哲理,让当时的王宏恩犹如醍醐灌顶,更催生了新专辑《会走路的树》。

王宏恩于2017年发表专辑《会走路的树》。(图片来源:王宏恩脸书)

“专辑封面的这片森林,其实就是我叔叔在我们部落山上经营的森林博物馆,为什么叫做‘会走路的树’,因为白榕树会长气根嘛,扎在地上大概一百年又会形成另外一棵大树,就这样一直蔓延开来,其实整片森林就只有一棵母树,也就是我后面这棵,它已经几千岁了。所以当你站在这片森林里时,你会看到上方盘根错节,地下的树根交错在一起,那种感觉非常震撼。”

“我还记得当时,我的叔叔跟我说:宏恩,我们人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就好,像白榕树,它就是一百年扎下去,然后长成一棵大树……如果每个人都把脚步踩好,我们就可以形成一片美丽的森林。我当下觉得叔叔讲得很有道理,我们每个人一直都想向前冲,想追求很多目标,可是人其实很有限,我们的人生也不到白榕树的一步,毕竟它一步就走了一百年。”

开了窍的王宏恩,又回想起当初入行的经过,即他想方设法要出道却不得其门而入,结果却因为单纯地想完成自己的毕业制作,单纯地想将这张全母语专辑献给阿嬷时,意外获得唱片公司青睐,完成了当歌手的梦想。

“当我回到创作的初衷时,很多东西突然被打开了,我身上贴着的很多标签也慢慢掉了下来,我突然明白,我应该要回到自己最自在的方式去写歌,写我关心的或我觉得感动的事,因为先能够感动自己的歌,才有机会感动别人。”

👇王宏恩表示,〈月光〉是他在离开家乡后,因思念家乡而写的歌曲。这首歌感动了许多歌迷,同时也提醒着他,做音乐的初衷就是要写自己真正关心、真正感动了自己的事。

2017年,王宏恩发行专辑《会走路的树》,专辑里既有布农族古调,也有王宏恩找回创作初衷后所写下的歌曲,是他在缓下脚步、沉淀自己后的作品,也是他用生命历练,制作而成的结晶。

“每一天,全世界都有几千首、几万首新歌面世,我就问自己,什么才是我的音乐?什么样的歌是独一无二,只有我能唱,别人不能唱的?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一直到我找回初衷的时候,有点像骨牌效应,很多东西才豁然开朗。我发现,我回到生活去创作的音乐,就是独一无二的,像〈会走路的树〉这首歌,唱的是人跟土地、大自然的连结,就算别人也能唱,表达出来的能量却没有我那么强,因为我就是在那里生活长大的。又或者布农族的八部合音,全世界大概只有布农族能唱这首歌,即使找好莱坞一线歌手集合起来也唱不出那样的感觉,因为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命。”

尽管曾经当过电视台主持人,参演过电视剧和舞台剧,在王宏恩的心中,自己最想做的事还是音乐。(图片来源:王宏恩脸书)

经历七年的低潮期,王宏恩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在串流音乐平台当道的年代,在每个人都被迫身兼多职的时代,他决定专心做好一件事——只写能感动自己的歌,当布农族文化的传承者,做一棵“会走路的树”。

在专辑的歌词本里,王宏恩亦写下了自己对这张专辑的期许,而这也是他,诚心写给每一位粉丝的话。

“我期盼《会走路的树》这张专辑的音乐,就像是山谷中的花朵一样,即便在不容易的环境下依然勇敢绽放着,我也相信每个人都是那一棵‘会走路的树’,虽然脚步缓慢,但只要扎扎实实的踩着每一个步伐,有一天我们也能形成一片美丽且深邃的森林。”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