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新闻主播】主播台上坐看风云15年 陈薇薇:掌握标准语音是必要,不是一种选择!
人物| December 19, 2019主播 新闻主播 新闻播报员 新闻节目 陈薇薇 
分享:
在电视机还是王道的时代,观众每次收看电视新闻,最直接接触的就是新闻主播,因此新闻主播很自然地就代表了整个新闻节目,甚至是电视台,可谓是一台新闻素质好坏的最直接指标。

然而我们来到了21世纪,人人都将所有的资讯来源锁定在手机上,电视新闻已经不再是那个阖家观赏的节目,而新闻主播的身份和形象更是在时代的冲击下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已经不怎么看电视的你,是否还会关注电视新闻呢?在这个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主播的时代,坐在主播台前为你播报一则又一则新闻的主播,是否还是那个带你跟上社会脚步、提供最新消息,最可信赖的人物呢?
摄影:杨智豪 | 剪辑:杨智豪

千禧年之前,网络还不算盛行,电视节目也还没有被收费电视台影响,那时候的我们,观看的电视节目、华语新闻都是本土制作,电视机上出现的全都是熟悉又亲切的脸孔,而且都是标准又好听的声音。

那时候的ntv7,有一档节目叫《寻找天使》,其中一名主持人,她叫陈薇薇。她同时也是ntv7华语新闻主播,从2004年开始,她便开始服务着这个社会大众,为观众们播报新闻直到现在。

在主播台上播报了整整15年时光的陈薇薇,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于2003年便加入了电视台。可那个时候的她,虽然本想当上一名主播,却没有应征主播的机会,只能当一名电视记者。只是那时候没有想到,后来自己成功上了主播台,而一做,就是15年的光阴。

“我进入这一行也是一个‘巧合’,因为这边根本没有公开说要招聘主播,我是自己打电话来ntv7,当时接电话的是方若琪。他说:‘我们这边开始要筹备一个新节目叫《寻找天使》,我们需要组成一个小组,要有一些记者、制作人来做这个节目,所以有空缺,你就来应征吧。’我就去应征了。”

为了加入电视台,陈薇薇当年自己打电话到ntv7电视台求职。(图片来源:陈薇薇脸书)

陈薇薇很顺利地就被电视台录取了,那时候她还不是一名主播。在刚加入电视台的时候,由于新节目《寻找天使》仍在筹备的阶段,所以陈薇薇需要出去做一些采访,做一名电视台记者的工作。

一年以后,电视台正好打算培养一些新的主播,于是当年让陈薇薇来应征的方若琪便又让她去尝试这个机会。

“一年后我就被抽出去,准备筹备这个寻找天使的节目,筹备的当儿他们又需要训练新的主播,所以若琪就叫我去试试,然后我接受了训练,然后就说可以当主播了。就这样,采访了一年之后,就当主播了,一直到现在。2003年11月我加入电视台,然后2004年开始报告新闻。”

👇🏼陈薇薇于2009年主持NTV7 节目《寻找天使》的视频

曾经担任”寻找天使”的寻梦嘉宾黄永其,昨天因病(18日)逝世,享年50岁。 犹记得当年(2008)到霹雳太平访问他,虽然他行动不便,但是,他还是很努力地配合我们,毫无怨言地与我们合力完成拍摄任务,对此,我们心存感激; 虽然上天给他很多考验,但是他坦然面对,他的这股勇气是很让我们敬佩的;所以,之后他靠着他的毅力,我们才听到他的歌“赶路的人”、“是风、是雨、是梦…我们认识了他—黄永其。 他和太太佩佩之间的感情故事,虽然中间有波折,但是两人克服了,最终在一起;妻子对他用情至深,特别感动我们。 2009年,他和好友周博华联手上“寻找天使”新年特备节目,散播爱心唱歌给老人家听; 让我们一起怀念他!

Posted by Ntv7主播:陈薇薇 on Selasa, 18 Februari 2014

陈薇薇心目中“主播”的意义

在那个我们都很在乎电视节目表的时代,几乎每一天都会固定收看的电视节目,是午间新闻和晚间新闻。因为我们都是“看着”新闻主播长大的,所以对新闻主播都有一定的既定印象和期待。

在当上新闻主播以前,陈薇薇心目中的“主播”是形象端庄的、语音标准的,他们就是每天在为你播报时事,让大众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的人。然而现在随着网络的发达,如今的“主播”已经不再是陈薇薇心目中原本以为的那个播报新闻的人,也不再是操着标准语音、形象端庄的播报员了。

“现在网络上有很多可能低胸的,或者是浓妆的,就是很Outstanding的,好像要show-off的那种主播,感觉上他们不是资讯型、智慧型的主播,就是他们好像看的是人气,看的是你有多么的豪放,或是你的风格怎么样,所以跟我们传统的主播有着很大的差别。”

陈薇薇觉得,如果拿传统的新闻主播和如今的网络主播做比较,最大的差别就在形象上,比如电视上的主播是必须穿上外套、有领的衣服,但网络上的主播们并没有服装上的限制,他们的穿着有比较大胆、特别。

如今的ntv7华语新闻走双主播路线,陈薇薇(左)必须与不同的主播搭档,讲求默契。(图片来源:陈薇薇脸书)

除了形象方面的差异,在传播资讯上,从前的主播和现在的主播也有着很大的差异。

“如果是在知识方面,我觉得,政经文教这些我们都要会,体育、经济这些我们都要会,就是很智慧型的那种东西,他们则未必。可能说我是来健身的,对健身很有认知,或者是瘦身的,或者是推销一种产品的,所以他们可能会局限于他其中的某一个部分而已,像我们就应该要比较全面一些……”

对于陈薇薇而言,“主播”一词在现今社会已经涵盖着不一样的意义,然而那是网络盛行后造就的网络主播盛世。在电视台打滚了15年的陈薇薇,撇开了网络造成的“主播”形象和定义的冲击变化不说,其实新闻主播这个行业也在岁月流逝间有了悄悄的改变。

虽然我们今天看到的新闻主播依然是穿着正式、端庄严肃的样子,但是相比以前,主播一定要穿上西装配上有领的衬衫,然后渐渐变成背心搭在里面,到现在甚至可以不用西装外套,或者圆领衣服上阵。

“有些时候甚至是短袖,还有短裙、紧身一点的衣服,这些都是现在的一个趋势,因为你穿得太过正式的话,有一些比较年轻的观众会觉得你很老气,就不会是他们要的形象。我们也是在顺应着整个趋势的转变,然后穿得颜色比较鲜艳,比如说鲜红色、鲜黄色,所以在形象上面有这样的转变。”

虽然今天看到的主播穿着还是端庄,但陈薇薇说,相比以前,已轻便很多了。(图片来源:陈薇薇Facebook)

筛选新闻,得顺应网民的口味

陈薇薇说,比起穿着上的变化,新闻呈现的内容反倒没有什么改变,从前到现在都还是政经文教的内容。如果真的要谈其中的改变,那便是观众们,尤其是网民,他们看新闻的口味了。

“比如说,我们出了一些新闻是关于某个网红的,他可能挑起了一些争议,说错了一句话然后有人批评,那个新闻我们的点击率是很高的。换作是以前的话,我们应该不会选这些来做我们新闻内容的材料,可是现在好像要顺应那个趋势,我们需要筛选一下这样的新闻来刺激那个点击率……”

虽然时代一直在进步着,但总有一些人会赶不上时代的脚步,比如,那一些搞不懂科技和网络的长辈们。我们的资讯来源是四通八达的网际网路,而长辈们的资讯来源不是电台,就是电视台。

“如果像我们爸爸妈妈这些年代的人,他们还是会看电视新闻,所以他们还是希望那个主播是端庄的,念新闻是每个字念得很准、很清晰的,比较容易吸收资讯,还是有这样的观众。”

初出道时的陈薇薇。陈薇薇说:“这些都是我的曾经,也会是你的吗?”(图片来源:陈薇薇脸书)

“但现在,我们顺应整个科技的发达的趋势,我们将新闻放去Facebook直播,那边的观众群就完全不一样。他们会在直播里面讨论,可能是关于主播今天漂不漂亮,比如:今天主播的妆好像不是很好……,或者是:她的衣服太窄了吧?会有一些这样的评论。”

从以前的默默坐在电视节前接受资讯,到如今的直播互动,观众除了可以直接批评主播的形象,还可以直接表达对主播的喜恶,留言表明:“他报我不看!”。所以陈薇薇觉得,如今主播们已经走出了电视的框框,但进入没有框架的网络世界其实需要更强大的心脏去面对,毕竟心再大,被批评难免会受伤。

主播的门槛,是唯一不变的坚持

相比起国外的主播,马来西亚的主播历史虽然没有那么久远,但过去和现在之间的比较,也不仅是小小的变化。然而在马来西亚的新闻领域里头,纵使再怎么千变万化,对于主播们来说唯一不能变的,就是当上主播的那一道门槛。

“如果是在我们的台来讲,我们的门槛还是一样的:先是有采访的经验,因为随时你让他出去采访,做一些现场报道,他们都可以做得到的。而且上了主播台之后,就要被训练成制作人,就是要处理整天的新闻,看内容,需要选一些什么新闻进去。所以,你必须可以出现在台前,也可以在幕后,那个条件对我们来讲是很高的。”

但,对门槛的坚持也许只发生在大马华语新闻的制作团队而已。陈薇薇透露说,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常常会在英语新闻的播报里听到一把新的声音、看到一张新的脸孔,而这些新闻主播一般都是来当兼职的。

兼职和全职的分别在于,你可以不需要是本科生,甚至可以不需要像一名正式主播一样面面俱到,或是新闻敏感度很高,也许只要样子稍微好看,你就可以偶尔坐上主播台播报新闻。

陈薇薇与ntv7华语新闻组同事合影。(图片来源:陈薇薇脸书)

“可是他们对新闻的掌握和了解是不熟悉的,比如说马华总会长,我们写错了写成廖中莱(马华前任总会长),不是写魏家祥(马华现任总会长),他们也会照念,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很可怕的地方,因为他们不知道念得对不对。如果换成是资深的主播,他会懂得这种东西,所以,就算写错了,也可以马上纠正过来。这个就是我们坚持要有的一个标准。”

在这个人手一机的时代,准点的电视午间新闻、晚间新闻已经对民众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重要。陈薇薇甚至觉得说,如果我们的年老一辈以后都不在了,或许那个时候在电视上也不需要有新闻播报了。

公信力是传统主播才有的价值

然而这并不代表主播也变得不再重要,只不过平台变得完全不一样,这也意味着从电视走入网络的主播需要克服新的挑战——如何在资讯泛滥的世界里,维持主播的公信力。

“现在网络谁都可以当主播,突然间一个地方发生什么事,你在那边直播你就是主播了。可是你知道它的背后真的发生什么事吗?警方有召开记者会吗?那个资料你完全没有掌握到,就在现场做这样的播报,所以可能资讯是不准确的,所以那个公信力是完全值得怀疑。”

“传统的新闻主播,我觉得还是可信度比较高。虽然是呈现方式等等的格局都比较老土一些,可是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如果大家都往网络那边去,反而是相信网络主播说的,而不去看传统主播的播报,是很可惜的……语音方面更不用讲了,那个时候可能他用的是广东话参杂其他语言这样,很不正统,越来越多这样的趋势,以后的语音老师可能也找不到饭吃了……”

陈薇薇认为,传统的新闻主播还是可信度比较高。虽然是呈现方式等等的格局都比较老土一些,可是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图片来源:陈薇薇脸书)

掌握标准语音是必要,不是选择!

谈起语音,无论是在电台还是电视台,主持人还是主播,他们都是肩负着教育使命的传播人,因此以标准的中文播报不是一项选择,而是必要。然而马来西亚人生活在一个充斥着浓浓本土味华语的语境,以至于大众渐渐忘了标准华语的重要性,甚至开始要求主播不要再以标准的语音播报新闻。

陈薇薇分享说,最近有一名网民在网上的新闻直播里留言表示不满,“指责”大马主播不应该“学中国”说中文,应该播报得更倾向于大马人的华语口音,否则会令他听得全身鸡皮疙瘩。

“他会挑一些主播,我们念“二”(ar),他说:什么是ar?为什么r在后面?应该是“饿”、“饿十饿”这样,我们是念“ar十ar”,他就觉得:你是中国吗?我们在马来西亚我们不需要这样。”

“他说:‘你们不要那个r可以吗?要不然听到我毛骨悚然,起鸡皮疙瘩!’可是那个就是标准的语音啊,怎么可以因为你觉得‘饿’是大马人的念法,所以我们就要符合、顺从你的要求,然后念成不对的发音?我觉得我们还是坚持用回正统的语音。”

陈薇薇,你为什么还是一名新闻主播?

转眼一晃,陈薇薇在主播台上播报了15年的新闻。可是她从来没有打算要在这个行业待上那么长的时间,或者说,她从一开始便没有去计划自己的工作未来。就这样,陈薇薇走着走着,就这样走过了15年,看了近两个年代马来西亚华语新闻发展的风景。

“如果你问我说,我还要坚持多久?很现实的一个条件:你没有做工的话那就没有收入了,这个很现实,所以一定要做工,除非是这个行业不需要我了。

一路走来,陈薇薇认为要在一条路上坚持走那么久,心理素质是至关重要的因素,毕竟自己在主播台上经历了十多年,难免会有觉得累的时候。尤其在每一次的农历新年,就连大年初一她也需要从老远的槟城回到电视台上班。

“就是这种时候你会觉得很挣扎,可是回想当初为什么要进来这一行,那个初衷很重要。就好像你谈恋爱一样,你可能会跟另一半吵架,可是想回当初为什么那么欣赏他?我喜欢他什么?要找回那个初衷,这个很重要。”

陈薇薇凭着一股初衷,把主播的路稳稳地走了15年。以后还会走多久,对陈薇薇,这个对未来遥远的事情没有计划的她来说,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如果会离开,那绝大多数的原因,将会是因为孩子。

不报新闻时的陈薇薇,都把时间花在两个宝贝女儿身上。(图片来源:陈薇薇脸书)

“我觉得做工做到50岁会很累,而且我有孩子,孩子现在慢慢长大了,她们参加很多课外活动,需要你去安排时间陪她、载送她。现在的情况是我上班,然后安排安亲班的交通帮忙载孩子……会有一些心酸,要有一点陪女儿的时间都没有。所以如果以后我没有再当主播,我要退出主播圈子的话呢,可能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孩子。”

陈薇薇对工作有一份坚持、对新闻有一份坚持、对原则有一份坚持。

也许主播台上需要的就是如陈薇薇一样,不敷衍新闻、不敷衍观众,不敷衍自己的新闻传播者。

你现在还在看电视新闻吗?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2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