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新闻主播】你是看着他报新闻长大的吗?——新闻主播台上的常青树:陈嘉荣
| March 5, 2020主播 大马华语新闻主播 新闻主播 新闻播报员 新闻节目 
分享:
在电视机还是王道的时代,观众每次收看电视新闻,最直接接触的就是新闻主播,因此新闻主播很自然地就代表了整个新闻节目,甚至是电视台,可谓是一台新闻素质好坏的最直接指标。 然而我们来到了21世纪,人人都将所有的资讯来源锁定在手机上,电视新闻已经不再是那个阖家观赏的节目,而新闻主播的身份和形象更是在时代的冲击下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已经不怎么看电视的你,是否还会关注电视新闻呢?在这个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主播的时代,坐在主播台前为你播报一则又一则新闻的主播,是否还是那个带你跟上社会脚步、提供最新消息,最可信赖的人物呢?
摄影:杨智豪 | 剪辑:杨智豪

晚上好,欢迎来到华语新闻的直播现场,我是陈嘉荣。”这一句话,陈嘉荣不多不少,讲了整整21个年头。

陈嘉荣是八度空间的其中一名新闻主播,更是一名许多90年代出生的孩子“从小看着他报新闻长大”的新闻主播。

毕业于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的陈嘉荣,从加入电视台坐上主播台后,就“为民服务”了21年。

然而这一位大部分大马华人都熟悉他脸孔的新闻主播,在开始的时候却不是一心想要加入播报新闻的行列,他这一条走了21年的路,一开始就是个无心插柳,岂料柳成荫。

“我一直以来的愿望是当一名电台的DJ,我对于声音、分享很有兴趣,可是我比较害羞,我就在电视上出现会成为一个所谓的公众人物,我有一点觉得自己不大适合,所以我是一心一意想当电台DJ……”

那时候是1997年,刚从国外回来的陈嘉荣选择了到新加坡,虽然当DJ是首要的目标,但他也同时面试了电台和电视台。

“电台当然是我的首选,可是就差了那24小时,结果电视台先录取了我。”

每天中午或晚间八点收看陈嘉荣,都时常会看到陈嘉荣坐在主播台上报新闻,他是马来西亚华人耳熟能详的新闻主播。(图片来源:受访者)

这个无心插柳的故事,就是由电视台先招收陈嘉荣而开始。陈嘉荣回忆说,那时候,他其实很早便已经到电台进行连串的面试和笔试,但电台的答复却让他等了很长一段时间。由于那一年正逢亚洲金融风暴,很多人失业,也一直找不到工作。于是,在那种情况之下,陈嘉荣便接受了电视台的聘请。

这边厢才答应了电视台,电台那边厢就来电说录取通过了。陈嘉荣遇上两边同时被录取的情况有些难以抉择:他先答应了电视台,但电台才是他的首选。由于电台和电视台隶属同一家集团,为了解决陈嘉荣的情况,最后还惊动了高层处理。

“霎那间我就在想:其实我何德何能?我还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小朋友,为什么要惊动这么多人?以后大家会怎么看我?所以后来我觉得还是就留下来,就这样进入了电视这个行业。”

对于一个一直怀有DJ梦的人来说,人生路从此踏上了主播台,无疑就是一个很大的U转。陈嘉荣说,在刚加入电视台的那一段时间,陈嘉荣当编导、做采访,经过了很多努力很坚持才渐渐有机会坐上主播台。而这一段过去,对陈嘉荣来说其实是一段挣扎。

陈嘉荣与马华公会名噪一时的前总会长陈群川合影。小时候从媒体上看到的风云人物,突然成为他要接触的受访者,陈嘉荣说:这就是这份工作迷人的地方。(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后来告诉自己:你说你喜欢声音、喜欢分享,那其实现在做的这个行业,不管是记者或是主播,其实都是跟声音、表达、分享有关,只是差别在于一个是电台,一个是电视台……”

加上现在的电台也开始走向明星化,已经没有躲在直播间里的神秘感,于是陈嘉荣释然了。

“只要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个形式不一样没关系,一个是面对镜头,一个是对着麦克风,我觉得都可以,所以就一直做到现在。今年已经是我第21年报新闻了。”

走过的动荡时代,造就了今天的陈嘉荣

陈嘉荣坐在主播台上的日子,从1997年至2004年的那7年时光,是在新加坡电视台服务,而从2005年开始直到今天,共有14年时光是在马来西亚八度空间电视台服务。为什么会选择离开新加坡回到马来西亚?陈嘉荣说,他当年离开新加坡回国,是因为那个时候的自己,想为自己的国家做一些事。

回忆起新加坡工作的日子,陈嘉荣认为那一段沉浸是一个非常好的经历,包括许多让他累积专业经验的机会,比方说他的采访和新闻历练上的培养。

陈嘉荣刚加入电视台的时候,正值东南亚区域动荡的风云时代:1998年印尼的总统苏哈多下台,而印尼也经历了好几年的政治动荡,包括换总统、排华暴动等;1999年,马来西亚也发生了“烈火莫熄”运动,安华(前副首相,现为公正党主席)被革职;2000年台湾发生了第一次的政党轮替,陈水扁当选总统等等等等。

那一段时期,陈嘉荣都亲临现场,他看到了,也见证了那一个时代的动荡。

“在那个采访过程当中,累积了很多我对于事情、新闻事件报道的一种经验,也累积了一些我看到人生的一种历练。因为你来到了现场,看到了很多平时你在银幕上,或者是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画面,眼睁睁的,就在你面前发生。”

在新加坡电视台七年的历练,让陈嘉荣亲近很多历史现场,也深刻体会现实和真实之间的差距。(图片来源:受访者)

“比如说印尼的暴动,我在印尼的炸弹爆炸案就是身历其境;也曾被印尼的镇暴警察把我当暴徒一起追打;我也遇过在报道的时候有看到很多令人心酸的画面……我报道了很多排华时候的一些华人受害者,在我面前一边讲一边哭,哭到我已经忍不住停掉了摄影机,因为我觉得已经勾起了太多他伤心的往事……”

这些过往,都是对陈嘉荣的临危不乱能力,和情商管理上的情绪训练。那个时候的陈嘉荣,在这样的学习上得到了最大的经验,属于是一段很珍贵、美好的学习经验。

沉浸了7年,后来陈嘉荣觉得很像回到自己的国家做两件事情:第一,做教育;第二,做新闻。

“我是看着你报新闻长大的!”

2005年,陈嘉荣回到了马来西亚,加入了八度空间的华语新闻组,一做,又做了14年。这21年来的播报经历,换来许多观众那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一句:我是看着你播新闻长大的!

“在10年前或5年前我会觉得:怎么可能?我觉得自己还蛮年轻的,你怎么可能是看着我报新闻长大?但是这样屈指一算,如果我报了21年,那个小朋友刚好在1997年出生,他今年已经21岁了……天啊!”

以前的陈嘉荣会很在意这一句“赞赏”,然而今天的陈嘉荣认为这一句话确确实实是一种对人的肯定,因为倘若别人不想看你,又岂会“看着你报新闻长大”呢?

“后来我问自己干嘛要去在意?有时候我会调侃自己:我也是看着你们看我报新闻长大的,大家一起长大……如果他没有看我报新闻,或者是说那个人不想看我报新闻,他就不会对我说这句话。”

1997年,刚从台湾回国的陈嘉荣选择了到新加坡,虽然当DJ是首要的目标,但他也同时面试了电台和电视台,结果无心插柳,反而当了新闻主播。(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们就好像是他们餐桌上一个家人一样,所以我们的关系有时候是很密切的,大家对你既熟悉,但又觉得只能远观,不能接近你的感觉,这是很神奇的。有时候我觉得主播的魅力,就是让观众有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在网络时代还没有来临之前,也许大家对于新闻主播的印象确实如此,然而如今在这个动辄直播的年代,所谓的主播形象已经不再是以往那般的神秘兮兮,他们有更多的平台在观众面前表露真实的自己,展现端庄严肃之外的另一面。

“在报新闻的时候我们很难有自己,所谓的’很难有自己’就是:第一,新闻是客观公正的,必须要这样,所以很难把自己太大的情绪通过新闻播报展现出来;第二,新闻就是要据实地播报,所以很难有加注自己的一些意见等在里面,比较难让观众看到这个人的立场、个性等。”

陈嘉荣说,以前有很多观众在现实生活中遇见了新闻主播,都会觉得这些主播与电视上的那一位有很大很大的差别,基于他们都对主播有一种美丽的误解,有人甚至认为新闻主播,是不需要吃饭的。

“以前我有遇过一个小朋友,我们在一个餐厅吃饭,那个小朋友远远地看到我,然后就听到小朋友拿起电话打回家:妈妈,我现在在哪哪吃饭,我跟你讲,我看到陈嘉荣!然后他继续说:他会吃饭诶!我差点喷饭……”

陈嘉荣与八度空间另一名新闻主播叶剑锋(右),是直播室里的同事,直播室外的好朋友。(图片来源:受访者)

“现在时代不同了,传播科技不一样,电视不再只是其中的一个大众媒介而已。现在互联网、新媒体时代来临了,主播形象的拆解、解构的过程其实已经发生了,因为现在网络化都要讲求自然、真实,我们也经营自己的社交媒体,大家都可以看到你比较真实的一面……大家会慢慢地接受到真实的你,对你的那种神秘感,甚至有点神圣的感觉就会有些不同了,慢慢地我们的神秘感就不在了。”

新闻主播叫主播,抖音主播也叫主播……

网络来临的时代,电视台直播间的新闻主播叫主播,在家里房间开直播的也叫主播。虽然主播这个词汇最早是从英文“News Anchor”翻译得来,但是如果放眼华人世界的话,这个“船锚”的定义就有所不同了。

陈嘉荣分享说,在中文的世界里面,“主播”一次的定义相比西方世界的含义,是无限地宽广了。好比说美国,在那里称为News Anchor的人必定是新闻团队里面的领头人,他们决定当天的新闻,还能够管理采访的角度、方向等。而纯粹播报新闻的,就叫News Presenter、News Reader,那个称为Anchor的人就是当家主播,是肩负着整个收视率和新闻呈现责任的人。

“反看我们马来西亚,甚至在台湾、中国和香港,所谓华人世界的主播里面,比较少有这样的一个角色……大部分的主播还是跟当天的编采的权利是分开的,如果你当天播报的话就不会是当天的主编,会专门播报新闻。马来西亚的情况是这样,都是分得很清楚。”

每逢全国大选开票夜,陈嘉荣必定是其中一名第一时间为全马观众送上成绩的新闻主播。(图片来源:受访者)

在华人世界里面,我们统称全部都叫主播,因此会有很多广义的定义在里面。

陈嘉荣说,如果将它拆解开来,那主播就叫“主持播音”,而若以主持播音的定义来看的话,那确实那些在各种直播软件上进行直播的人,都是主播。

“这些抖音、直播主,就是卖东西的,或者是现在我们有看到的很多的直播间,他们都是可以属于涵盖这个范围的。如果我们能够以比较广的定义来看的话,那的确,他们也能成为主播。”

“我觉得不需要’喊打喊杀’地认为我们才是主播,我觉得没有问题,因为如果说主持播音这个定义的话,只要你能够跟公众说话,你就是属于这一块了。所以你呈现的内容是什么,你需要强调。”

严肃的新闻主播,现在也可以有自己的风格吗?

当初的陈嘉荣因为觉得自己不适合当个公众人物,所以比较倾向于当一名能够“躲在”播音室的DJ。但放眼望去整个新闻主播的发展,如今的新闻主播已经不仅仅是个公众人物,更是走向了明星化的趋势,陈嘉荣又是如何看待这个变化的呢?

“我在新加坡的时候,新闻主播是一个新闻专业的形象,我们不能录广告,更不可能出现在电视广告里,除非是公益,他们到现在还是遵守这样的情况,甚至还有主播应不应该参与电视台的贺年专辑的争议,后来是勉强的说可以,就是要走向明星主播制,那就可以让他们在贺年的歌曲里面呈现。”

“我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整个新闻走向明星主播制,即比较明星主播光环的时代。明星主播就会照顾自己的形象,或者是要在一些场合上出现,比如拍电视影片、拍MV、出席公司的活动,跟一些粉丝见面会等等的嘉年华会,甚至在形象上要拆解了。”

陈嘉荣与搭档叶剑锋时常在社交媒体上传轻松活泼的一面,与观众另类交流。(图片来源:受访者)

如果你是有新闻历练的主播那么穿着、发型就会较为朴实,有新闻专业的形象;如果是需要出席某某活动需要走红地毯的,那穿着就得很靓丽,面对的群众更是不一样了。

“有时候我觉得在调试上会有问题的,会觉得:你到底是强调以新闻专业为主的一个新闻人,还是你是一个以新闻包装的明星?你是靠新闻包装的明星,还是你靠明星包装的新闻主播,有时候要清楚哪一个定位……”

话虽如此,但陈嘉荣认为,无论是哪一个定位,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所谓的主播,他有没有自己的风格存在,因为风格,才是我们应该好好去正视的面向。

“每个人风格不一样,才能让我们的观众在每一天都有新闻的过程当中,不会觉得:天啊,我永远都要看他报新闻,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所以,让大家看到有很多元的选择,这是一个我觉得蛮健康,也比较正面的一种发展。”

“我不排斥主播要走向明星化,但是我也觉得,在一定的专业标准、利益冲突上,不要太大问题下,主播是可以走向着这条路的。最重要是,可以让更多人随着时代的变化,能够去掌握资讯。”

“如果他喜欢你,那你报新闻他会去看,你传达出来的话会影响到他们的,你能够帮助到他们获取资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为什么不可以?大家只要风格能够凸显出来,可以吸引不同的观众,为不同的观众做服务,我觉得是很好的。”

陈嘉荣曾经入围金视奖最佳新闻主播。(图片来源:受访者)

对于马来西亚新闻主播行业的趋势,陈嘉荣觉得,如今的新媒体已经走入了分众的时代,大众媒体渐渐地变成是强调小众的媒体,因此会走向只需专门经营自己面向的观众、群体就可以了。

换言之,新闻主播们所面对的是更有挑战性的未来:他们的专业要更为专业。

“过去我们身为大众媒体,它能影响是所有人,我们要照顾到所有人所有的需要,家里80岁老爷爷到小朋友他都能看得懂,所以我们在做新闻的时候必须要取一个平衡,必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需求。可是现在大家选择多了,不再只是看电视、听电台、看报纸,可以用手机媒体接触到很多很多不同的资讯,在这个时代大家要的是怎样呢?”

“你的深度,你对新闻报道的深度、分析等等,会是你接下来在这个时代里面能够站稳脚步的,这样的情况底下就是走向一个分众的时代,你必须要有个形象、风格、特色、特质……所以以后会转向更为专业、更为分众的一种媒体时代。”

除了当新闻主播,他还培养新闻主播

陈嘉荣说过,回国就要做两件事,一是做新闻,二是做教育。他在播报新闻方面的贡献的毋庸置疑的,而在7年前陈嘉荣也开始推动校园主播的团队来培育人才,所以两件他想要做的事,都实实在在地在实践着,而且做得有声有色。

所谓的校园主播团队,就是每一年陈嘉荣会从全国的大专院校中挑选出50位学生来进行培训。这对于从小就抱有主播梦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训练平台,可以在正式踏入这个行业之前先奠定自己的基础、巩固新闻主播需具备的条件,然后再出发。

然而怎么样的人才能被甄选呢?从以前到现在,因为时代的变迁,陈嘉荣在遴选的标准上也已经有转变。早期的时候,他们强调有“新闻主播特质”的人,但是近几年,他们已经将定义放宽,只要是对主持有兴趣的人,都是他们要找的人。

“我相信以后,主播的风格可能不再像我这种了,一板一眼的、沉稳的,会有很多风格,可以很嘻哈地告诉你今天发生什么事情等,所以未来有很多值得期待的新闻主播类型……”

陈嘉荣常笑说他在训练一批生力军来干掉自己,如果真是如此,我想我会带着很有成就感的笑容离开主播台。(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们都说,只要你的表达很流利,你对事情有观点最重要,就是你的分析能力、逻辑推理能力,这些才是不管当youtuber或是当主播,都应该具备的,这些人我都可以录取。”

遴选的标准随着传播科技的需求而有所改变,然而唯一不变的,就是主播对事情的分析、掌握、理解、和表达能力。除此之外,当然还要有对事情的热爱。

因为喜欢,所以做了21年,而且还不够……

陈嘉荣能够在主播台上那么久,不是因为他够“坚持”,而是因为他已经将播报新闻的工作,化为他生命的动力。

“我一直觉得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然后把自己喜欢的事变得有意义、有影响力,是人生何等幸福的事……因为在做自己的喜欢、很有热情的事情,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不会说:这一天可以不要起床吗?如果有这样的念头我觉得你要好好思考你的人生方向。”

陈嘉荣:“只要我还能够说话,只要我觉得我的专业能力还能够有一些影响、贡献,我就会做下去,哪怕人老珠黄,觉得我很难看,老成这样还要做,只要你觉得我不会吓到你的话,那我还是会做下去……”(图片来源:陈嘉荣)

陈嘉荣说,在新闻主播的工作里,他不仅是在做一个新闻主播的工作而已,而是在体会人生。他看到了新闻事件里面的悲欢离合、看到了很多无论是在体育、政治上,人生应该要有的态度等等。

“这些一直内化,变成一种我丰富的人生历练,它也回过来滋润了我的生活,让我更清楚我的人生方向,还有我应该过怎样的生活,包括人生价值观等。所以我觉得这个工作对我来讲,即享受同时能够学习,所以我才会做那么久。”

因为表达和分享都是陈嘉荣最喜欢做的事情,所以他当了21年之久的主播,而且暂时也没有想要离开的念头。他认为,当你觉得你的工作很有意义、有贡献,那你会觉得自己是在实现一种力量。

“只要我还能够说话,只要我觉得我的专业能力还能够有一些影响、贡献,我就会做下去,哪怕人老珠黄,觉得我很难看,老成这样还要做,只要你觉得我不会吓到你的话,那我还是会做下去……”

“我喜欢的事情的意义和影响力很大,那这就是我对于自己人生的一种期许,我希望以后在死的时候,大家想到了你会是一个新闻人,会是一个帮助过我的人,或者是一个对我有启发的人,所以这就是我对人生的一个目标的期许吧。”

上一篇【我是新闻主播】:主播台上坐看风云15年 陈薇薇:掌握标准语音是必要,不是一种选择!

你现在还在看电视新闻吗?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2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