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歌特写】连续13年为Astro创作贺岁台歌 邓智彰唱尽十二生肖
人物| January 26, 2020农历新年 大马歌手 词曲人 词曲创作 贺岁专辑 
分享:
每逢年关将近,除了到处洋溢新春气息,处处还有年货可买。但要说最能让人感受到年味的,其实是飘进你耳里,时时提醒你农历新年将要到来的贺岁歌曲。贺岁专辑,就像马来西亚华人独有的文化,就连中国、港澳或台湾等地的华人也自叹不如。 贺岁专辑在马来西亚的发展已近半个世纪之久,但随着时代改变,这个马来西亚华人的“传统特色”也受到时代冲击,专辑的产量、销量、贺岁歌手的数量,甚至是贺岁歌曲的曲风、质量等,都起了令人唏嘘的演变。

洋溢着新春气息的贺岁歌曲是从1940、1950年代开始以电影插曲的姿态流入马来西亚的;从1960年代开始,马来西亚的唱片公司便找来了歌手灌录这些春节歌曲;一直到了1970年代,马来西亚的音乐人开始出品“大马牌”的贺岁歌曲、贺岁专辑,一直红红火火的度过了整个1980、1990年代。

直到2000年代末,大马的贺岁专辑因时代的改变,开拓了另一个发行路线——电台、电视台也开始发行贺岁专辑,电台和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新闻主播们全都走向了贺岁歌手的路线,每年不缺席地演唱新年歌。

一直到今天,除了有大马专有的贺岁歌手在推出贺岁专辑、传播媒体版本的贺岁歌曲,还有网红们推陈出新,潮到不能再潮的新年歌,每逢农历新年的到来,全都在网络上广泛地流传着。

每一位歌手都会唱歌,但不是每一位歌手都会唱贺岁歌。马来西亚的华人世界不仅仅是孕育了专门演唱贺岁歌的歌手,也培养了专门在制作贺岁专辑的词曲创作人。

邓智彰谈大马贺岁专辑

曾是创作歌手的邓智彰,从大家熟悉的“八大巨星”开始加入贺岁歌手行列,再摇身一变成了音乐制作人,如今更是被誉为马来西亚贺岁专辑的皇牌制作人,最辉煌的那一次,莫过于在《2010娱协奖》中,所有入围最佳贺岁专辑的奖项都是由他一手包办。

邓智彰其中一个在马来西亚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就是为My Astro连续制作了13年的贺岁专辑,从2008年的〈大团圆〉开始到今年的〈好运鼠于你〉,正好走了一轮十二生肖,从鼠年又回到了鼠年。

从贺岁歌手转战贺岁专辑制作,邓智彰在这近二十年来一直努力做好这一个仅大马独有的传统文化。

“其实贺岁歌曲在马来西亚来已经是有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了。从以前我们的前辈,音乐人也好、前辈歌手也好,他们一直都很努力地在做这一块,然后变成在无形中,贺岁歌曲在马来西亚已经是一种文化,就是过年时我们马来西亚的华人都一定会在商场或是自己家里面,到处都可以看到、听到新年歌。”

“换句话说,新年歌就好像我们过年的一个年货,大家必备的一个东西,所以它是形成了一个很传统的一个文化了。”

贺岁歌曲在大马流传了超过半个世纪,风格从旧时代的传统历经了数个年代的改变慢慢走向今天新时代的多元化,所谓的过年歌在马来西亚已经是一个百花齐放的面貌。

从《八大巨星》贺岁专辑演唱,邓智彰经历过了那一段群星贺岁贺岁专辑的巅峰时期,到如今连续13年参与电台、电视台贺岁专辑的制作,他认为贺岁专辑在马来西亚,走向了更广、更大、更远的成长道路。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你有听过《八大巨星》,那也是一个很成功的前身时期。所谓成功就是,歌好、牌好,然后销量也非常好。一直发展走到了媒体,就是电台、电视台大家也开始来做这个东西的时候,变成整个铺陈去到了一个更加大的状况,也就是说,以前我们可能觉得传统新年歌的一些听众群都是比较年长的朋友,可是一直到电视台、电台他们推出自己的过年歌之后,它就是连年轻人、小孩都会去听和关注的一个情况了。”

打个比方,从第一年制作的〈大团圆〉开始,邓智彰就发现几乎所有的学校都会播放、欢唱这一首歌,直到2019年的〈勇气棒嘟嘟〉,YouTube上面更是可以看到许多校园活动以这一首歌为他们的主题曲。

对邓智彰来说,贺岁歌曲在大马的衍生,已经变成另一个更深的层次。

“我觉得这个是对马来西亚来讲,是很好的,因为再怎么讲贺岁歌也是马来西亚华人的一种文化,因为可能在其他的一些国家来讲,可能他们也没有去做,可是在马来西亚偏偏大家很踊跃地去做这个事情,而去让这个传统、文化不断地传承下去。

“据我所知,每一年至少有几十张的贺岁专辑推出市场,这证明了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我们应该要继续去推崇,或者相对的,贺岁专辑也有一个市场、价值存在,所以才会为什么一个小小的马来西亚,就有好几十张的贺岁专辑推出市场这样。”

作为一名经历过两个年代贺岁歌岁月的词曲人,邓智彰觉得,大马流传的贺岁歌在声音、曲风、词义上,因为时代的洗礼,肯定起了一些变化。

好比说,从前的新年歌不是咚咚锵就是乒乒乓,不是财神到就是红包拿来。我们所听的贺岁歌,从单纯的唱出好彩头,表达张灯结彩的喜庆画面,用的不是吉利的词语,就是发财的祝福,到现在因时代的改变,更加追求的是家人的团圆、平安和快乐。

“变化其实不只是在新年就是鞭炮、红包、财神,已经不只是这样了,当然除了这一些应该有的几个元素之外,现在发展到,在新年里面更加深入去探讨一些细节性的东西,在过年歌里面是会出现的。所以这些元素在以前是没有的,或者说比较少。”

“像我在开始写〈大团圆〉,它其实除了过年的一些元素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传达一个讯息,就是在过年里面我们应该怎样去感恩?在新的一年应该象征着什么样的取向?在整个过年里面,更加深入地去把一些更深层的意义写在歌词上。”

“这就是我从〈大团圆〉里尝试去做的东西,所以一出来的时候大家会觉得……有很多朋友跟我讲,听我的新年歌会流眼泪……”

对于邓智彰来说,大家在欢庆新年的时候,这个起着增添气氛的贺岁歌它担任的角色,应该不仅是徒添气氛而已,它还有传达讯息、唤起回忆的功能,提醒着你在这个团聚的日子里,有哪些人事物已经被你遗忘了。

“比如父母、老朋友、同学、亲戚朋友,或者是一些深刻留在我们回忆当中的、一些值得我们去记住、思念的人事物,我们把它放在前面,警惕自己也好,鼓励自己也好,给自己一个更大的正能量也好,这个就是在我的过年歌里面一直在做的东西,它就是一个这样的转变。”

传统新年歌比较好听,还是新派新年歌比较接地气?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因为在马来西亚,这不只是民众口味的问题,而是这么多年以来,经典的贺岁歌依然没有被抛弃,新颖的歌也没有被唾弃,所以对大部分大马人来说,无论你是新派还是旧派,有过年歌听就对了。

一直致力于创作贺岁歌的邓智彰,在写贺岁歌的时候总会有新旧交融的考量,在他的作品里面,他尽量保留原有的传统贺岁元素在里头,以达到在口味上的平衡点。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说,改编好,还是全新创作更好?身为贺岁歌曲作词人的邓智彰,自然更倾向于创作,因为这样的创作,也需要传承,否则一味的翻唱,我们独有的贺岁歌曲文化只会更快失去意义。

“全新的创作其实需要传承,需要不断有新的人去写、去做这个事情,要不然每个人都只是拿以前的传统新年歌来翻唱,这样我觉得意义不大。除了我之外,我希望可以鼓励多一点年轻的创作人,他们其实也在写新年歌,那整个新年歌的市场才会有一个新的气象,要不然一直翻唱,二十年后你还在翻唱以前传统的新年歌,没有意义。”

“我觉得现在其实除了传统的新年歌,偶尔也要拿来做一些翻唱的动作,我们真的是需要不断有新的一些贺岁歌曲创作不停地推出来,我觉得这样才是健康的。”

马来西亚人特别喜爱听新年歌,甚至还有一些人,可以一整年都在听新年歌,因为听了新年歌心情就会变好。贺岁专辑、贺岁歌曲这个大马独有的新春文化,从70年代走到今天,虽然遭到了网络时代的冲击,实体专辑的市场萎缩、唱片公司开始望而却步,但却没有影响贺岁歌在未来的发展,在网络上更加蓬勃地在成长中。

只不过,在这个网红、Youtuber称霸的年代,贺岁歌会走向一个怎么样的趋势?又是一个不得而知的疑问了。

你喜欢听贺岁歌吗?祝你新年快乐。

【贺岁歌特写】:曾嫌弃自己是个“贺岁歌手” 王雪晶自嘲被时代耽误

【贺岁歌特写】:从演唱到传承,大马贺岁歌她唱得最久!—— 唱了27年贺岁歌的阿妮

【贺岁歌特写】:为什么大马人这么喜爱听贺岁歌?——三十年来都在写贺岁歌的依尔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