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接触中医感好奇 马来青年对中医“情有独钟”
人物| February 25, 2020中医 医学 种族交融 
分享:
封面摄影:温伟盛
现年23岁的马来青年沙菲艾泽(Shafiq Izzat)是拉曼大学中医系荣誉学士课程创系以来第一位巫裔生,目前是5年级生。五年以来,一心一意的喜欢上中医的沙菲艾泽,常被同胞或亲戚朋友嘲讽,指他要改教或被华人同化了思想等等,但好在沙菲艾泽“心”够强,不加以理睬这些无知的嘲讽。今年他还将飞往中国广西,接受中医实习,为日后正式成为中医铺路。

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和文化国家,然而当一个种族试着接触、了解或喜欢上友族的文化习俗,穿上友族的传统服装时,还是会遭人指指点点。

比如,当一个华人在一些场合头戴上马来“送谷”(Songkok)或者穿上马来套装(Baju Kurung)并头戴围巾,许多华人肯定会抨击这个华人,甚至嘲讽对方“要进伊斯兰教”或忘记祖宗等;同样的,在马来社会,也一样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事实上当我们接触友族文化和习俗时,这不代表存在身份认同问题,一个人会试着接触、了解和喜欢上别人的文化与习俗,必定有他的原因,更何况一个穆斯林友族喜欢上中医而报读中医学,这根本不存在文化和习俗的冲突。

现年23岁的沙菲艾泽(Shafiq Izzat)是拉曼大学中医系荣誉学士课程创系以来第一位巫裔生,目前是5年级生,今年将飞往中国广西实习。

但谈起他从不认识、接触到爱上中医,虽然整个过程都有一定的原因,但决定一心一意的喜欢上中医的沙菲艾泽,最大的挑战就是被同胞或亲戚朋友嘲讽和指他要改教,或被华人同化了思想等等,但好在他“心”够强大,也不加以理睬这些无知的嘲讽。

结果经过5年的时光岁月,过去嘲讽他的亲戚朋友开始对他的选择给予认同和支持,尽管沙菲艾泽还没毕业,但亲戚​​朋友都会咨询他有关中医的保健知识。

沙菲艾泽(右)在求学时期不断累积临床经验,让自己更推拿和针灸治疗更为认识。(图片来源:受访者)

弃修医学系    选择中医系

沙菲艾泽会接触和喜欢上中医学,全是因为母亲和他的亲身经历,让他对中医有了许多接触的机会。

原来沙菲艾泽母亲曾在一次的车祸后,身体出现状况连连,常得接受中医针灸治疗,当时只有3岁的他就经常与母亲进出入同善医院。当时他就见到母亲因车祸的后遗症而得长期接受中医的有效治疗,他目睹中医师对母亲的施针治疗,以针灸治疗舒缓了母亲的痛楚,因此“中医”两个字早已在他心中产生了神秘感。

后来在他小学六年级时又不幸患上脑膜炎,幸得来自台湾的中医师为他治疗半年,令他对中医更是充满好奇与憧憬,尤其是针灸治疗。从原本的神秘感、好奇感,到最后对中医学“情有独钟”。

他指出,他从小的志愿就是要当一名医生,原本在中五毕业后打算就读医学系,但碍于对中医学存有“好奇”和“不解之谜”,想一探究竟中医学。结果整个过程好像是命中注定,沙菲艾泽在中五毕业后,在教育展上咨询有关中医系课程时,正好给予他课程讲解的中医系讲师是来自中国回族,在了解未来的出路后,他决定报读以中文为媒介语的中医系学士课程。

他上网看纪录片,发现中医是医学界的一大发现,也是医疗中的一种“替代”,尤其许多病痛是无需,也未必得靠西药来医治,中医治疗例如推拿和针灸等,可以替代西药。 “当时我母亲也是因为不想开刀治疗,才选择中医治疗的。”

“后来我不喜欢西医学,也是因为不喜欢开刀治疗的东西,反而中医可以在不动刀的情况下施医更适合我。”

沙菲艾泽(左4)无论在课堂或搞活动上均与同学没有障碍问题。(图片来源:受访者)

遭嘲讽要改教和被华人同化

选我所爱,爱我所选,当沙菲艾泽对中医学情有独钟后,决定不把目标锁定在西医学,其家人并没有反对,反而对他说:去吧!。“去吧!”这两个字的力量足以给沙菲艾泽一个肯定、支持和鼓励。虽说家人支持他的决定,但也叮嘱他决定了就要好好读,别半途而废。

但他坦诚,在决定往中医学发展,难以避免的是会被人嘲讽,指他被华人同化和他要改教等。有时这些人对着他嘲讽,也对这他家人讽刺。讽刺他的有华人,也有马来人,但也有支持他决定的亲戚和朋友。

然而沙菲艾泽与家人都不理睬这些嘲讽,反而认为这些人是出自于无知行为。

“我明白很少有友族同胞修读中医系,因此在决定修读中医系后,难免会遭身边朋友讽刺我被华人同化或试图改教”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说,他不能控制别人的想法,一切问心无愧,毕竟医学和宗教是不存在冲突,因此不论是中医也好,西医也好,两个最终目标是:施医救人。何错之有?

“一开始,许多亲戚朋友会问东问西,能解释的我都尽量解释,包括我的理想和目标。”

从一开始沙菲艾泽确实招到嘲讽,但如今当初嘲讽他的人转向支持他,甚至会咨询他如何以中医来调理健康,或要求帮他们针灸推拿。

沙菲艾泽和同班同学一起成长和相处,大家都没有种族区分。(图片来源:受访者)

华校毕业会中文    上课没问题

拉曼大学中医系荣誉学士课程是以中文为媒介语,沙菲艾泽拥有稳固的中文根基,上中医课程并不存在难题,他爱中文,也爱中医,也爱自己的马来人文化,不存在身份认同的冲突。

沙菲艾泽是家中独子,他是吉隆坡侨南华小和中华国中毕业生,而其母亲也是华校生,母亲和他在家常以流利华语沟通,而母亲和他与父亲沟通时是用英文。

沙菲艾泽在中学毕业后不曾放弃学习中文,身边依旧有许多华人朋友。沙菲艾泽说:“我的中文程度并不差,因此在修读以中文教学的中医系时不成问题,遇到难题也会私下请教老师,而同学也会不吝啬给予解释。”

有时面对课业上的难题,他会上网找资料,和观看一些中医纪录片。

沙菲艾泽是系上唯一马来学生,别以为师长会宽带他,或会有特别待遇,师长在授课上都会以同样的标准,一视同仁的对待每一名学生。他与师长和同学都相处愉快,根本不存在种族区分,大家都没肤色上的纠结。

但基于他是班上的马来学生,是一个亮点,他一缺课,师长会在班上问其他同学他缺课原因,要不就私下简讯问候等等,这种氛围让他感到无比温暖和贴心。

他也说,他是班上焦点,因此在他大一时许多人常因为他是马来同胞关系而引起好奇,包括初次见面的老师和同学都好奇而问他许多问题。

沙菲艾泽和同班同学一起成长和相处,大家都没有种族区分。(图片来源:受访者)

明白医理才能驾驭中医知识

读西医或中医也好,都有它一定的挑战,虽说沙菲艾泽是因为兴趣才选修中医,但在初期因为中医繁重的医理需要靠明白和理解才能更懂得医理的重点,让他大感吃不消,不过后来用不同的方法才能“驾驭”医理的重点。

他指出,他不喜欢医理,但这是学医者都要去了解的,而相对于医理,他更对临床实习较感兴趣,特别是针灸及推拿治疗。他渴望可以到中国实习,以累积更多临床经验。

他分享,在修读中医学也会接触到中医必学的知识,如黄帝内经、伤寒、温病学和金匮要略等,同时也包括中医治疗的理论,甚至要走入了解华人的角度来探讨中医的哲学。

与此同时,有些读物还是文言文,但随着需求,这些读物也有了白话文,对不太能掌握文言文的他不存在难题。

然而,沙菲艾泽不会特地崇拜一些中国古代的著名中医师,因在医学上每个中医师研究的药理和医理都值得学习和了解,这才能让他对中医界开拓更大的视野。

沙菲艾泽(右3)尽管是班上的唯一马来人,但不会的,不懂的,都会询问师长或同学。(图片来源:受访者)

为治疗不介意接触酒精

中医系除了推拿和针灸治疗,许多药物均是草药为主,但有些时候中医治疗还是得有动物组织或酒精来作为药引救人,可能沙菲艾泽在求学过程或未来会面对药引清真或是否违反教条的问题,但沙菲艾泽对这些都有不同的看法,一切均以情况或需求来决定这些可能存在的问题。

沙菲艾泽举例,从中医学角度来看,酒精是可成为药引救人,但以伊斯兰教义为出发点,穆斯林却不被允许摄取任何含有酒精的食品。他补充,倘若喝酒是为了灌醉和麻醉自己,那自然是不对的,但若是为了治疗,本身并不太介意在学习上接触酒精时是否会因而触犯教条。

“学习中医难免会碰上非清真的药物或药引,例如动物等制成的药引,但这些都还有其他可以取代的药物。老师在教学上也特别圈出有哪些材料是可以取代穆斯林所顾虑的问题。”

就好比如他老师所说,有些病在治疗时需要用上猪血为药引,但穆斯林不适合猪血,也可以用其它中药取代。无论如何,碰到非清真药物,老师都会提醒他。

他也说,遇到非清真问题,可以用别的来取代,但可能功效是比较慢,但必要时还是得用上其他东西取代非清真的问题。与此同时,现在许多治疗是可以中西结合,必要​​时也可以以西药来搭配等。

中药种类多不计其数,许多在我们眼中不起眼的花草树木或动物也可以是中药药引,例如海马和人类胎盘也可以制成中药。

沙菲艾泽在学校活跃在不同活动,因此在校园生活结识了许多知心好友。(图片来源:受访者)

盼能在卫生部任职    推广中医治疗和发展

目前沙菲艾泽有3个毕业后的人生目标,第一,他喜欢推拿和针灸,希望毕业后可以成为杰出的中医师;第二,是毕业后到海外继续进修中医硕士课程,第三,希望可以在大马卫生部任职,他希望可以到卫生部任职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通过他穆斯林的身份和中医系学士毕业的资格,通过相关部门推动中医的未来发展。

沙菲艾泽认为,中医在华人眼中已是被认同和肯定的,但在其他种族眼中则未必如此。他说,如他亲戚朋友较不相信中医治疗,在他们眼中中西医治疗的原理是一样的,但这不代表他们完全对中医存有偏见,而是在中西医,他们比较相信西医。

沙菲艾泽(前排左2)在课堂上没获得特别待遇,只要他缺课,师长都会询问班上其他人他缺课原因。(图片来源:受访者)

有时他会建议亲戚朋友以中医治疗旧患,他们多半不愿意是因为中药苦,也不相信针灸的效力。不过在他的宣导下,其身边的穆斯林亲朋好友都对中医开始有所改观,他们也逐渐相信中医治疗是有效改善人体健康和旧患,例如推拿和针灸,就像我母亲在中医治疗后,大大改善旧患的痛楚,这就是一个证明。

无论如何,沙菲艾泽认为,要改变一个人的看法并不容易,因人的刻板印像是最难改变的,但他希望不同种族可以接受中医治疗。

他坦承,中医还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甚至可以让不同种族的人认同中医的存在价值,但首要条件就是要宣导中医的治疗成果,方能获得更多人的认同。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2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