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山凉太:不转行做音乐,我怕我终有一天会后悔!

2020年1月,一个对许多人来说颇为陌生的音乐人一举在AIM中文音乐颁奖礼荣获“最佳作曲”与“最佳编曲”两个奖项,引起了不少关注;其实,早在几个月前的
Freshmusic Awards,他就已崭露头角,凭着一首自创曲入围了“年度10大单曲”25强。这位音乐人的名字有点怪,一共有四个字,叫片山凉太。初出社会时,片山凉太是个地产经纪,跟所有年轻人一样,为了生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但后来毅然而然投入做音乐。他说:“不转行做音乐,我怕我有一天会后悔。”

片山凉太的真名,就叫片山凉太(Ryota Katayama)。

片山凉太是马来西亚华人与日本混血儿,会讲国语、英语、华语,但不太会讲日语。打从4岁开始就随着家人来到马来西亚生活。

“我4岁就随家人从日本搬到马来西亚生活,在马来西亚长大,其实我小时候在日本念幼儿园的时候还是用日语沟通的,可是因为越来越少用,所以就忘记了。”

片山凉太全新单曲〈LOSER’S PARTY〉。

片山凉太自小就很喜欢音乐,念小学时就已央求奶奶买把吉他给自己,到了中学、大学时期,也分别和不同的朋友组过团,参加过不少音乐比赛。毕业后到澳洲生活的他,还制作了自己的英文迷你专辑《Hillarys》,不过当时的他并非是因为“歌手梦”才制作这张专辑,而是单纯地想把自己的创作变成一个作品。

“我很清楚知道,在现实和梦想之间要找一个平balance(衡点)”,凉太用手在空中比划道,”不能说梦想这么高,现实这么低,两者必须是对等的。我觉得无论做什么,balance都很重要,不能只追着梦想,不顾现实,当你没饭吃的时候,梦想就不值钱了。”

音乐除了是凉太抒发情绪的其中一个管道,也让他真正打开心房,完完全全地做自己。(图片来源:片山凉太脸书专页

因为清楚知道“梦想不能当饭吃”,凉太从澳洲返马后,决定听从朋友的建议,从事房产业。“其实也有想往音乐发展,不过报酬很难让我维持生活,刚好那时候我有一个朋友在做房地产,他说我可以去试试看,我也觉得是一个蛮新鲜的挑战,就加入了房产业。”

然而,能够赚钱养活自己、生存下来,跟做自己喜欢的事、快乐地生活,始终是两回事。尽管凉太在房产业慢慢做出了成绩,这些成就依然填补不了他内心逐渐变得巨大的空洞。于是,在Aki黄淑惠的引荐下,凉太决定加入本地音乐公司巨木音乐,正式投入音乐产业。

谈及当初的挣扎,包括家人朋友的不赞同,凉太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才解释他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

“我怕有一天我会后悔。当我老了,看回我的人生的时候,我不希望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当初没有选自己想要做的东西?”

〈逃啊逃啊〉是凉太在刚刚转换事业跑道时所写下的歌曲,所谓的“逃”并非指逃避现实,而是有“逃向梦想”之意,鼓励人追梦。

不过,正如凉太的家人朋友所担心的一样,音乐这条路一点也不好走,在正式当全职艺人后,凉太度过了两年默默无闻的日子,甚至当以为自己即将迎来转机时,兴奋不已的情绪维持没多久,就被一大盆的凉水“泼醒”,陷入低潮。

“2018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中国的选秀节目“即刻电音”,用了大概五个月的时间准备,来回中国好几次,参赛作品也前后改了20几次,最后才站上比赛的舞台。当时一表演完,有两个评审都给了我们很高的评价,所以我和我的合伙人都很开心,觉得一定会晋级,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没有入选。”

片山凉太与音乐伙伴Chris一起参加中国选秀节目《即刻电音》,结果不如预想中成功晋级。(图片来源:片山凉太脸书专页

当时的凉太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从极高处瞬间跌落谷底,因过于期待而产生的失望,让他不禁对自己萌生了种种怀疑:我应该放弃吗?我适合当歌手吗?我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这个打击更让他做出了一个让人讶异的决定,那就是——把原本已筹备好的专辑“打掉重来”,重新创作出更贴近他当下想法的多首新歌。而这些歌曲都是凉太处于低潮时所编写,创作风格也跟参加比赛之前的他迥然不同,甚至在短短几个月内,凉太就陆续完成了七八首新歌。

〈身份不明〉是凉太与音乐伙伴Chris在《即刻电音》的参赛歌曲,虽然这首歌没有让他们成功晋级,却让两人在2020AIM中文音乐颁奖礼上收获了“最佳编曲”一奖,这首歌也是凉太首次尝试创作EDM曲风的处女作。

由于经历过这么一段低潮期,在颁奖礼上所获得的肯定对凉太来说,就像一场得来不易的及时雨,让他非常感激,“很多人都说得奖是一个bonus(额外的奖励),但对我来说,这两个奖项不只是一个bonus,它还是一股很大很大的推动力,推动我在这一行继续走下去。”

与此同时,凉太也认为,每个人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挣扎与挑战,那是很正常的,像自己偶尔太累、情绪太糟糕时,“放弃”的念头也会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然而,即使他一度放弃音乐,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平平凡凡地过着按时缴付账单的生活,音乐最终还是会“找回”他。

也许是因为我一直这么觉得:如果我的生活没有音乐的话,我的生命就没有价值了吧!

那么,处在距离梦想最靠近的这个时刻,凉太自觉过得开心吗?又或者是否感到满足?他认真思考后回答,“还不够满足,我觉得现阶段的成绩不该成为我的限制,既然都已经踏出了这么大一步,我觉得我还可以继续去争取。我希望自己可以踏出马来西亚,进军国外的华语市场,也希望能在金曲奖得到一些成绩。”

在音乐上,凉太并没有限制自己的创作类型,作品涵盖梦幻流行(dream pop)到电子音乐(EDM),曲风多变。(图片来源:片山凉太脸书专页

其实,如今在音乐领域发光发热的片山凉太,亦是90后的一员;假设思想逐渐迈向成熟的他,能够回到过去,对曾经的自己说一句话,他会给年轻一些的自己什么建议呢?

片山凉台说,以前的他很害怕搞砸事情,很害怕出来的成果,但现在的他觉得that “失败并没有错”,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他想要早一点告诉自己:

犯错就犯错吧,与其一直要求完美,在原地踏步,不如从失败中学习,然后继续向前走!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颜祖威

《访问》制作人,拍片的人,用汗水和劳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艺术天份,来换取生计的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