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于框架,直面闯荡人生——傅健颖出道12年后重返新人之路
人物| July 24, 2020《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 中文音乐 傅健颖 创作型歌手 大马歌手 
分享:
“人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小到家庭,大到社会,我们总是被固有的框架限制着。也正是因为认清了“枷锁”是什么,才能想办法从中逃脱,追寻自由。大马音乐人傅健颖出身于一个传统家庭,年仅17岁的她,以Astro新秀大赛五强的身份出道,毅然决然地踏上了音乐之路,与母亲为她安排好的人生轨迹越离越远。不知不觉,出道已经足足12年。今年,她在台湾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再次突破过去的自己,期待一个新的开始。
摄影:陈诗倪 | 剪辑:陈诗倪

突破框架,走向音乐之路

新专辑《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的创作概念,对于傅健颖来说具有独特的情感意义。虽然专辑中的同名单曲是一首情歌,但她认为当这首歌延伸至整个专辑时,不再只关乎爱情,更关注每一个独立个体的生命体验。

自己可以成为自己的太阳,也可以成为自己的月亮,不需要时时刻刻都觉得你是一颗完整的太阳。因为你肯定会有不开心,或者阴暗的那一面。你必须要接受你不完美的那一面,接受人生有低潮的阶段。

傅健颖认为正视自己,进行自我理解是最重要的。虽然目前还没有做到,但她相信这没什么不好,因为她至少会时刻提醒自己,在那些气馁的时刻安慰自己。

疫情期间发行专辑不是最好的时机。各种节目活动被取消,傅健颖错过了展现自己以及与偶像见面的机会。她不知道错失的机会何时会再次降临,但她会安慰自己:“或许有一天他们会看到我在这边默默地闪。看到吗,我这边有Signal。”说着反复聚拢手指尖再张开它们,做起“闪闪发光”的手势。

初识自己的音乐天分,是在15岁那年。和朋友K歌的时候,她第一次得到了朋友对她歌唱水平的评价:“原来傅健颖唱歌这么好听的哦!”从那时起,她发现自己音准似乎的确比其他人好一点,成为歌手的梦想便在这个15岁女孩的心中萌芽。

傅健颖接受《访问》专访。(摄影:陈诗倪)

但她从不敢告诉家人。出身于一个“女性主义”的家庭,傅健颖的父亲对她的未来方向没有限制,母亲却一再强调获得文凭,从事一份稳定职业的重要性。傅健颖读高中的时候念商科,自身也擅长例如会计、数学此类和数字相关的科目。那时,母亲经常告诉她应该成为一名会计师,但傅健颖深知她不想走上这条路,不想将自己限制在母亲设置的框架之内。她渴望自由,希望成为一个“飞来飞去的小蝴蝶”

7岁那年,傅健颖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歌唱比赛并成功闯入了决赛。她本没有告诉母亲自己参加比赛一事,这则消息却还是不知怎么的传到了母亲的耳朵。决赛的地点在一间普通的商场。决赛当天,她站在决赛现场的舞台上尽情表演,释放自己。唱到副歌部分时,她无意间抬头,看见母亲站在商场二楼看着她。“看到母亲,整个副歌都唱不好了”,傅健颖这么评价自己那天后来的表现。

两年后,19岁的傅健颖以Astro新秀大赛五强的身份出道,这是她人生的重要转折点。和唱片公司签约的期间,傅健颖并未停止学习。她仍然遵循母亲的安排读了大学,修读大众传媒专业,同时为自己的梦想默默努力。那时她才发现:“原来我可以自己做一些决定。”

出道三年后,傅健颖发行了她的首张创作EP《你知道我在等你》。当时她向制作团队交出了30首DEMO,最终只留下了6首。大学毕业以后,她继续“以音乐为马”,担任驻唱,同时经营网络销售的生意以支撑自己的音乐梦想。至今,母亲偶尔仍会问起,“为什么当初没有好好去做一个比较安定的职业?”但她不再像儿时那样畏缩,开始用行动向母亲证明自己的态度。

傅健颖和她的母亲。(图片来源:傅健颖脸书主页)

出道,直面现实与梦想的差距

走出母亲为自己铺好的道路仅仅是一个开始。音乐公司旗下的艺人,不免被条条框框所限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被管的死死的。成为“创作型歌手”本不在傅健颖的计划当中。

初入公司,公司认为她既然会弹琴,便为她安排了创作这条路,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打造出辨识度。她问公司“我要跟谁学?”,公司让她从模仿中学习,未予以多加指导。对创作一窍不通的她只能听从安排,在音乐路上自己摸索。这条无人指引的创作之路无疑寂寞而又艰辛。

出道初期,傅健颖逐渐将自己置入框架之中。回忆起过去的访问时她说道,自己那时总会提前准备好要回答的内容,如果遇上不会回答的问题,甚至会先向公司请教“答案”

多年来在公司的安排下行事,逐渐失去个性的傅健颖,终于选择拾回本真。她不再拘泥于公司的条条框框,而是跟从内心进行音乐创作。要说契机,也许是那场“写歌营”。刚开始制作第三张专辑,傅健颖写了十余二十首歌交给同她一同担任专辑制作人的大马创作歌手伍家辉,却被他全部退回。当时傅健颖“一点都不生气,也不难过”,认为“再写就好了”。

“可能会受到一点点打击,为什么我一直写不出很好听的歌。原来就是我一直把自己框起来啊,我没有把自己框起来之后,我和很多不同的人接触和合作,一切都变明朗了,一切都天晴了。”

傅健颖新专辑与伍家辉(右)和Kevin G. Cho(左)合作。(图片来源:小品娱乐)

专辑的音乐创作没有进展,伍家辉推荐傅健颖参与了在台湾举办的MUST创作营,希望她能从中找到灵感。起初,她很紧张,她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来自世界各地优秀的音乐人。面对这些能力强,天赋好的人,傅健颖心想“他们卖过歌给很多大牌歌手,我是谁啊,我卖过歌给谁,我卖过歌给傅健颖,最多还有一些本地歌手。”但即将面对优秀音乐人的紧张很快被融入其中的充实感替代,傅健颖完全沉浸其中。回过头看这段经历,她毫不犹豫地说,“(在那里我)学到很多东西,一点后悔都没有。”

傅健颖坦言,一位在创作营认识的韩国“欧巴”开阔了傅健颖的音乐创作视野。初见是在分组的时候,傅健颖在组员名单上看到一位韩国人,发现不远处有一个人,“眼睛非常小,非常眯,感觉像欧巴,应该就是韩国人。” 她仔细地形容他的面貌,食指与拇指向中间靠拢。傅健颖主动上前问好,发现他的确是那位组员“欧巴”。和“欧巴”以及其他两位组员一同创作音乐的过程中,傅健颖发现原来创作不只是属于一个人的东西。实际上,在《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专辑中,〈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及〈孔雀鱼〉两首歌曲皆为傅健颖与这位韩国“欧巴” Kevin G. Cho 共同创作而成。

蜕变,拾回真实的自己

在创作营,和朋友们一起交流音乐,交流彼此的态度,综合各方意见发挥彼此所长,这个过程令傅健颖十分享受。“创作这条路原来可以这么精彩,原来不会像我之前一个人写歌那样的枯燥乏味。”这次机会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音乐路比想象中要宽很多:“我根本没有想过我可以写出这样的歌,我以前的创作都是比较苦情类的,写给爸爸妈妈那种很伤心的歌,或是爱情疗伤系的,我没有想到我的声音和我自己喜欢的东西会这么广。”在创作的过程中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进行交流讨论,了解对方的音乐理念,大大地拓宽了傅健颖的音乐道路。

她告诉访问,专辑主打歌〈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就是从创作营中衍生出来的。制作团队听到这首歌时纷纷表示,“就是你了”。面对一致的好评,傅健颖认为自己很幸运。“在歌手的一生里很难得会有这样一首歌,一听到就是它的。”

傅健颖参与Tiger星洲华教义演。(图片来源:傅健颖的脸书主页)

一路来,傅健颖面临着社会的各种条条框框,但她从不一昧地抱怨环境和不作为。相反,她愿意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为跳出框架而努力。“这条路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大风大浪和挑战在迎接着你”,傅健颖的眼神里透露出难以掩饰的兴奋。出道12年,她一共出了三张专辑。一路来,她做过驻唱,也经营过网购生意。进入网络化时代,她做起了直播节目,偶尔也会接商单,做广告。于她而言,从事这些工作或许只是支撑自己做音乐的一种方式。

处于“一个不上不下,不左不右的尴尬年纪和地位”,傅健颖感到有些迷茫,却不曾停止向前的步伐。今年,她首次以独资的方式发行专辑《一半太阳  一半月亮》,进军台湾变回一名“新人”,向媒体宣称自己正在走向一段“重新开始”的路。她告诉笔者,这2、3年来,不在唱歌的时间她都在写歌。现在的她,会和朋友一起进行音乐创作。疫情期间无法见面,也会通过例如会议软件,语音接龙等各种方式和他们沟通交流。

要说出道以来心情最舒适的阶段,或许就是现在。“面对不同的人都比过往来的更坦然一点。”遇上不知如何作答的问题,就直说“不会回答”。除此以外,傅健颖在音乐道路摸索的过程中对音乐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音乐是一个感情抒发最好的管道,甚至会比文字和语言来得快。一首歌,它直接可以进入你的心,传达你当下的情绪,千千万万首歌一定有一首能够传达你当下的心情,那个是很直接的表现。你听到歌你会想要哭,你看到歌唱比赛的人唱歌,看他哭你也会哭,我觉得那个是太直接的表现了。”

关于自己和音乐之间的羁绊,傅健颖表示:“我虽然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去维护这个东西,可是我有继续做音乐的使命感,让更多人感受到音乐的温暖。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