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是我的老师,教会我探究自己的心——茶师刘晓惠的坔茶舍之梦
人物| December 29, 2020创业 茶艺 茶道 茶馆 
分享:
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的某组屋区下,有这么一家茶舍,仅占半间店面,空间不大,却舒适得像家一般,散发着令人心安的氛围,让人静下心来喝杯茶。这里唯一的茶师刘晓惠,正是这家店的主人。她懂茶、爱茶、惜茶,对于茶道,有着一番独特见解。茶道不仅影响了她的事业轨迹,也让她的人生出现截然不同的转变。

到访坔茶舍这天,细雨绵绵,还是茶舍的休息日,店里除了我与店主刘晓惠之外,空无一人。她站在吧台内,带着慎重且期待的眼神,在茶叶堆间游移,试着挑选出适合的茶叶。

她爱茶,每天都喝茶,至于当天想喝什么茶,与天气有关,“大热天从外面进来,就会想喝绿茶解暑,如果下雨了,就会想喝热热浓浓的普洱茶。”她这么说道,拿起了一撮普洱茶叶,有条不紊地准备沏茶工序。

坔茶舍空间不大,却很是舒适,让人能放松下来。(摄影:赖咏嘉)

店里亮着暖黄的灯,坐在被细雨笼罩的小店里,等着一壶水开的时间,看着外头匆匆走过的路人,这茶舍犹如与世隔绝的小空间,构成了段舒适放松的奇妙时光。

水已滚,温杯、下茶,高冲低斟,她的手法娴熟细致,茶叶在水中重绽生命,释出漂亮的褐红汤色。低头闻杯中茶香,木香陈香扑鼻;缓缓喝杯中茶汤,滋味醇厚顺滑。

访问这天是雨天,刘晓惠选了普洱茶,边喝边聊。(摄影:赖咏嘉)

爱茶12年      从媒体业转至茶道   

刘晓惠曾从事影片制作,工作步调奔波匆忙。于是,两年前,她辞去工作,开始了这家茶舍,卸下了以往的急躁,在茶香熏陶下,专注于生活当下,也完成了她盼成为茶师的心愿。

“从前会进行很多很忙的工作,到处走,见很多人,也可能两三个月不回家,每天醒来就会想个两秒,自己今天在哪里和要干嘛,当然那份工作有很多刺激感,会让你遇见很多不一样的事情,但是就会想要经营一个自己真的喜欢的事物。”

刘晓惠爱茶12年,在两年前开了坔茶舍,圆了茶师梦。(摄影:赖咏嘉)

也因为爱茶的她,在外找不到可认真喝茶的茶馆,于是她创造了这样一个空间,让人可以坐下品尝茶师所泡的茶。

她说,“外面有很多精品咖啡、手冲咖啡,但是这些咖啡馆提供的是很简单的茶饮料。我觉得其实茶的味道很特别,像是每一道茶所泡出的味道都不一样,但它这样的特性并没有很多人知道。”

每道茶、每泡茶的味道都不同,将茶发挥得最好,就是茶师的职责。(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刘晓惠对茶的启蒙在十二年前,当时是她的大学时期,也正是90年代喝茶风潮掀起时,彼时全马各地皆陆续有茶馆冒头,也有许多人学茶,她因此对茶萌起了兴趣。

“当时我参加功夫学会,师父带我们去槟城的一家茶馆。那是一座洋房,里面有茶桌,让我们体验泡茶,当时每个人泡出来的茶汤都不一样,我就觉得茶很有趣,那时就会去注意每道茶的味道。”

自此,刘晓惠四处到访茶馆,听茶人说故事,鉴于所学并不完整,她在五年后到茶艺中心学习茶道,全方了解茶道历史基础、冲泡手法,以及制茶工艺。“让我在打好了基础后,再去探索不同的茶,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刘晓惠每天都喝茶,这已成了她的日常。(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品过了这么多道茶,她没法仅选出一项最爱,“这是没有答案的,因为在不同时期,其实会喜欢不同的茶。”

对茶的口味是一直转变的,“我在一开始喝茶时,很喜欢香片、铁观音、乌龙茶,可是喝着喝着,就喜欢口味更重的浓茶,像是武夷岩茶。再喝着喝着,就喜欢生普洱等比较刚烈,韵味比较持久的茶,然后又喜欢熟普洱,接下来又会回到原点,重新喜欢绿茶。每个茶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

刘晓惠最近常喝的凤凰单枞茶。(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而她最近常喝的,是潮州凤凰单枞茶,以及有些年份的普洱与六堡茶。不变的是,她每天都会喝茶,连休店的日子也不例外,因喝茶已成了日常习惯。

“当我泡茶给别人喝,每一道我都会试味道,确保那道茶有应有的味道,才会呈出去。我享受这个过程,我泡给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做着不同的尝试,因为茶有那么多不同的泡法,像是同一种茶,我会尝试不同的壶、不同的时间来泡,泡出不同的感觉。”

在茶舍聆听茶客人生      年轻人爱泡茶舍

身处茶舍,宛如隔绝了外界所有杂音,且有别于以往在外奔波的忙碌,工作范围缩窄至茶舍,让她一时之间难以适应。

“开店后的前三个月我真的不习惯,觉得自己好像躲在了一个山洞里,因为每天时间安排变成了例常行程,处在比较固定的环境。”

如今,刘晓惠享受茶舍生活。(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刘晓惠逐渐适应并享受茶舍时光,她形容,现在的茶舍生活肯定比从前好,“我喜欢现在的感觉,也不能一直都是往外跑,往内探究的这条路其实比往外跑来得难走。”

所谓的往内探究,指的是探自己的内心,探自己要过如何的生活,人生要以什么形式进行下去,这就是茶道授予她的教导,“我们常说,以茶作为老师,就是从茶道上学习对待人事物的不同方式。”

“茶道教会我的是,把事情按部就班地进行到底。茶道是急不来的,这道茶需要浸泡时间,就是需要浸泡时间,这个茶该喝的年份没有到,就是还没到,需要等待,茶道让我沉稳下来。”

店名中的“坔”由水、土字组成,因茶叶是由水与土滋养出来的,茶也是由水与土的结合而泡出。(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她说,“我开店两年了,它并没有让我觉得被困着的感觉,我反而觉得在这里见到更多人。”

她环顾吧台一圈,再为我斟茶续杯,“很多人会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喝着茶时,我们就会开始聊天,他们会把故事或面对的问题跟我分享。当他们把故事带进来给我,我像是跟着他们出去旅行般,感受到他们所经历的人事物。”

这时,与人的交流不再是为了工作需求,而是回归最纯粹的聊天,单独来的茶客都喜欢坐在吧台座,他们在茶香熏陶下,自然而然向她诉说生活。

“我见到很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有些是喜欢喝茶的人会特地过来喝茶,有些人也只是想要一个特别的地方体验茶,也有的在体验之后会开始喜欢茶。”

在大家的既定印象中,喝茶是长辈的事情,到坔茶舍的却多是20至30多岁的年轻人士,且越来越多年轻者对茶道有兴趣,“老人家收了很多茶自己喝,所以他们是不会出来喝茶的,反而是年轻人想要体会不同品味,就会过来。”

开茶舍并不浪漫     收入少了却收获快乐

在她原先的想象中,开一家小店是极浪漫的事,也常听到朋友的称羡声,实情却非如此,“大家看到我在悠哉地泡茶,只是工作量的30%,还有很多需要处理的事情,像是进货、打扫、算账,以及思考如何发展,种种东西加起来,其实是很忙的。”

她说,每份工作都有各自的辛苦,大家都是我看你好,你看我好,只要想好自己的方向,再把它进行到底。

转业开设茶舍后,她的收入骤然减少,却让她重获简单的快乐,“如果收入少就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过比较简单的生活,之后你就会发现到,以前乱花的钱真是没有必要。”

她称,“我可能喝到这壶茶的这个味道,就已经很开心,不需要去外面索求更多娱乐让自己开心。”

吧台后方的木架上,壶具一字排开,刘晓惠称自己并非工具派的茶人,一切茶具够用即可,她拥有约10多把壶,她笑说,“当然我的壶比我的鞋子多。”

刘晓惠将茶壶放在吧台后方的架子上,一字列开。(摄影:赖咏嘉)

她相信壶有壶魂,茶师该好好感谢自己的茶壶,她亦熟知每把壶的特性,譬如哪把壶泡什么茶的表现最好。

“黄金桂或铁观音之类比较香的茶,会用紫砂壶或是泥壶来泡,但如果拿盖杯来泡,也可以泡出更香甜的味道。”

她强调,“器物是要让人所用,而不执着于某一个器物只泡什么茶。”

刘晓惠会每年一次,好好养壶擦壶,感谢自己的茶壶。(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从茶道上来说,好喝的茶除了要求滋味丰富,也得入口尝到香气,浓度适中,韵味佳及余韵留久。但是,对她而言,何谓好茶的答案其实很纯粹,“一杯好茶要让人有身心舒畅,把心里闷气全都散出的感觉。”

刘晓惠也将自己称为“茶的传道者”,盼传递泡茶的理念与茶道的氛围。为此,她多次开办品茗与泡茶课程,让有兴趣者前来接近茶。

认识茶叶与品茗课,是茶道课程的基础。(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刘晓惠与其学生合影。(图片来源:坔茶舍脸书)

对于未来,她充满憧憬,有许多想法与期望,既盼能在接近大自然的地方开茶舍,也盼能延续这家小小的茶舍,让都市人能逃离外头尘嚣。偶尔也因为仅有一人在忙,觉得力不从心。

无论如何,梦仍继续,茶仍飘香。

聊到这儿,茶已喝淡,谈话也正好结束了,欲起身离席,想起了茶道中常被提及的“一期一会”,跟她提起,她笑说,“我们今天也是一期一会。”

一期一会一好茶,足矣。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回复 James 取消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