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来,我就是你的脚——姓陈桥上的手足情:许亚兴与许亚平
人物| November 2, 2020兄弟 老人院 长者 
分享:
附近桥民无人不晓的许氏兄弟,兄长名叫许亚兴,因糖尿病截去双腿后,弟弟许亚平在过去十六年来对丧失生活能力的哥哥不离不弃。已经退休的他,为了养活哥哥,勉强打着散工维持生活,负责对方的每日三餐和医药费,更经常抱着他从桥尾走到桥头去洗澡,十六年来如一日。

“从此,我就是你的腿脚,我就是你的依靠。”

这似乎是爱情剧里浪漫的告白,但在这里诠释的是兄弟之间的手足情深。

三年前,我随义工走进姓陈桥,发现感人肺腑的故事。姓陈桥有一间简陋破旧的小木屋,那里隐藏了一段无怨无悔、不离不弃的真情。

附近桥民无人不晓的许氏兄弟,兄长名叫许亚兴,因糖尿病截去双腿后,弟弟许亚平在过去十六年来对丧失生活能力的哥哥不离不弃。已经退休的他,为了养活哥哥,勉强打着散工维持生活,负责对方的每日三餐和医药费,更经常抱着他从桥尾走到桥头去洗澡,十六年来如一日。

手足情深

2017年,我在槟城旅游胜地姓陈桥看到这一幕——67岁的弟弟抱着69岁的老大哥,从桥尾颤巍巍地走到桥头,为失去双脚的哥哥洗澡和清理排泄物。

这触动人心的场景,十六年来风雨不改,每天早晚各一次,许亚平那份坚持更让桥民邻居惊讶和佩服。原来,手足情深不是电影里头才有的戏码。许氏兄弟之间这份真挚的亲情,经历了漫长的考验。

67岁的弟弟抱着69岁的老大哥,从桥尾颤巍巍地走到桥头,为失去双脚的哥哥洗澡,十六年来如一日。(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纵然有其他方式,但是我不相信还有人可以像我这样,把你照顾得更好。所以,我愿意这一生都背负着这份沉重的负担。不为别的,就因为你是我哥哥。”

这二十年,我报导过伟大的母爱、父爱、姐妹之爱、夫妻之爱、孝子之爱、无数的大爱,但这姓陈桥里的兄弟情,却直触我心里。虽是悲惨不幸的故事,但从我笔下写出更多的温度、更多的幸福。

4尺宽8尺长的“家”

2017年,有义工求助,说有一名可怜无双脚的老人,每天睡在姓陈桥一个狭小又闷热的木屋里,希望有老人院可以收留,给他更好的生活环境。

义工传来的照片显示,无脚老人就睡在角落,满身满地都是便溺物,我们就很主观地就将他列为被遗弃的个案处理。

随着菩提馨园院长陈瑞万走了一趟姓陈桥,和义工们走到桥尾去无脚老人的“家”,看见这心酸的一幕。

那不是家,也不像正常房间,就只是在他人木屋外,另用木板隔出的一间小空间,4尺宽8尺长,转身都成问题的小角落,而无脚老人就这样蜷缩着身子睡在里面。

2017年,有义工求助,说有一名可怜无双脚的老人,每天睡在姓陈桥一个狭小又闷热的木屋里。(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一开始,我们有点气愤,为什么家人会把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丢弃在这里,任他自生自灭?

向邻居打听后,我们才明白事情的真实状况。

当时邻居表示老人的弟弟亚平就在桥头,他马上就会赶来。平时这时候,弟弟会回来给亚兴送饭。

邻居好像非常熟悉这兄弟俩,而且显得非常热心。这一切让我们有点理不清事由。

果然,半小时后,亚平就骑着摩托进来了,手里果然提着一包饭。

亚平看来壮实敦厚,看到我们,他有点意外,院长表明来意后,说有意想收留亚兴,他想也不想,礼貌地笑着摇头说:“不用紧,他有我照顾,他也不习惯其他人。”说完,就进去给哥哥送饭。

这回答,让院长非常意外。

院长说,他接触过无数病人,很少会有家属这样回答,而且想都不想,马上婉拒。

通常,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往往最考验人性,像亚平这样的决定,还是第一次遇上。

他是我哥哥

许氏兄弟从小在姓陈桥长大,他们父母育有二男三女,许亚兴排行老二,许亚平排行老三,一家六口与亲戚就一直住在许亚兴栖身的姓陈桥小木屋里。

父母去世后,姐妹们结婚成家,单身的许亚兴住公司宿舍,而许亚平依然住在姓陈桥,帮桥头一所已搬迁的邻居看管空屋子,就住在那空屋隔出的一间小木房内。

许亚兴病前一直有工作,曾在一家批发店上班,也当过保险员,由于健康亮起红灯,病痛接踵而来,也曾罹患肺炎,直到没办法再继续工作,只能仰赖弟弟亚平照顾。

后半余生的许亚平,全心全意去照顾哥哥,虽然日子过得苦,但给哥哥的,一样都不少。(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由于哥哥病了,没能力租房子,也需要人照顾,许亚平就要求他们老家的亲戚,在木屋旁隔出一间小木房给哥哥养病。

所谓坚持之下缔造奇迹,那时的亚兴瘦得皮包骨,大家都说他活不下去了,可是亚平并没有放弃,持续耐心照料,而弟弟的用心让亚兴慢慢地活了过来。

然而,哥哥康复后,老天又给他们带来更大的考验。亚兴又因为糖尿病而截肢,他们的生活更辛苦了,虽然到了退休年龄,他还是坚持出外打工来维持他和哥哥的生活。

年年难过年年过,时间转眼一晃十六年。

后半余生的许亚平,全心全意去照顾哥哥,虽然日子过得苦,但给哥哥的,一样都不少。

他每天都会送饭给哥哥三四次,有时工作一半,邻居告诉他哥哥便溺了,他又得放下手边工作,马上回家给哥哥清洗。

因为哥哥行动不便,他会先取一桶水进去给他抹身清洗好几次,再把哥哥抱到桥头居住的地方洗澡,也定期带他看病,虽然十六年来非常辛苦,但他从来不以为意。

轻描淡写的一句“他是我哥哥”,却是这么坚定。

只有我才能照顾好我哥哥

许亚兴居住的小房,只能容纳一个人。房内什么都没有,包括水电。大白天他满身是汗,加上直接大小解在裤子上,房内臭气熏天,晚上更是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许亚兴除了截肢,也因为糖尿病影响了视力,可说是半盲了;也因为身体虚弱,说话口齿不清。

虽然他失去了双脚,但他会用上半身爬行。许亚平说,虽然生活辛苦,但哥哥从来默默承受,也不曾闹情绪。

“我拿什么他就吃什么,因为我工作也很忙,很难去注意他的饮食,但一定会每天给他服药,定期带他复诊。”

许亚平曾真心地向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要照顾哥哥一辈子,他愿意,而且很早以前,就已经做好了觉悟。(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问他为何目前还是单身,许亚平笑笑说:“我如果结婚了,就不能好好照顾哥哥了啊!”

他们的姐妹们都结婚了,有各自的家庭,偶尔也会来探望哥哥,但愿意长期照顾的,唯有他一人。

桥民说,不必送老人院,弟弟都可以把哥哥照顾好,每天再辛苦,也会来回打包饭给哥哥吃,扛他去洗澡,带他看医生,就算再忙,亚平也会拜托他们看顾哥哥。

这些年,他们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许亚平曾真心地向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要照顾哥哥一辈子,他愿意,而且很早以前,就已经做好了觉悟。

他说这句话时,我看到了他眼中流露出的坚定和决心,我信了。患难手足,一生何求。

“我相信只有我一人可以照顾好哥哥,因为我是他弟弟。”

爱你,才把你送走

“送你走,不是遗弃你,是为了让你更好。”

用真心去感动真心,在心有大爱的院长苦口婆心的相劝下,已打定往后余生都照顾哥哥的许亚平,因院长的一句话,改变了主意。

院长对亚平说,哥哥已经丧失自理能力,而他本身也老了,又必须工作,哥哥长期住在一个拥挤、不卫生又不通风的环境下,是一种折磨。

许亚兴长期住在一个拥挤、不卫生又不通风的环境下,是一种折磨。(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老人院则不同,有专人妥当的照顾,有舒适的环境、温热的饭,还有朋友聊聊天,而他也可以每天去探望他,对兄弟俩来说,绝对是一个妥善的安排。

残酷又现实的话让许亚平红了双眼。他看着躺在木板上的哥哥,难过又无奈,挣扎许久,最终点头答应了。

然后,他又像平日这般,把哥哥从桥尾抱去桥头,最后一次替哥哥洗了澡,忍痛让哥哥离开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姓陈桥。

院长说,许亚平的确是一个非常重情义、难得的好兄弟。虽然姓陈桥和老人院距离蛮远,但许亚平每天都会来两三次看望哥哥。他经营老人院多年,这情况非常少见。

在老人院,有专人妥当的照顾,有舒适的环境、温热的饭,还有朋友聊聊天,而许亚平也可以每天去探望哥哥,对兄弟俩来说,绝对是一个妥善的安排。(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虽然许氏兄弟彼此没什么说话,但兄弟情深,许亚平总会告诉哥哥,有什么事,记得给院长知道,对哥哥的爱,简单几句却表露无遗。

离别之痛

真正离别之时,才是最悲痛,许亚兴入住菩提馨园一年多后,因肾病去世。

许亚兴逝世那天,弟弟许亚平赶到医院,在他照料了十六年的哥哥冰冷的尸体前,放声痛哭,闻者无不心酸。

日子再艰难再苦,许亚平从来不哼一声。此时此刻的诀别,才是真正痛彻心扉。

守住姓陈桥,守住与哥的回忆

许亚兴离世后,原以为许亚平不会再步入老人院,没想到这重情重义的男人,还曾几次到访老人院,只为了帮助他和哥哥的院长,表达关怀和感谢之情。

院长很是感动,曾问过许亚平,70岁的他,身体也是每况愈下了,还每天帮人做粗活,不如考虑入住菩提馨园,好好安享晚年。

然而如他所料,许亚平一口回绝,他依然想守在姓陈桥,守住他和哥哥成长的地方。

手足情深绝非理所当然,没有一份关系是“应该的”,许氏兄弟这份手足情深,比什么都来得珍贵。

《小咖英雄事》。(图片来源:大将出版社)

注:以上内容摘自大将出版《小咖英雄事》, 部分文字资料和照片转载自《光明日报》。更多感人至深故事,即刻按《小咖英雄事》链接购买。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