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者不可或缺的告别式:净体、穿衣、化妆与入殓 ——专访大体护理师张媚娟
人物| December 11, 2020大体护理师 往生者 殡葬业 
分享:
人活在世上,总离不开“衣食住行”,死后的世界虽无法想象,但绝大部分的往生者都会有一场葬礼,完成“净体、穿衣、化妆与入殓”后,正式向人间告别。而完成这项任务的,正是大体护理师——大体护理师是往生者离开人世前,最亲密接触的一个人。究竟大体护理师的工作是什么,他们是如何面对着冷冰冰的遗体?现年31岁的大体护理师张媚娟说:“尊重生命一直是我保持的理念,可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走完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程,是我想为每位往生者做的事。”

在机缘巧合之下,我透过从事安宁疗护工作的冯以量先生介绍下,认识了大体护理师张媚娟。张媚娟因为曾经阅读过我分享义工经验的著作《婉如一道彩虹》,过后还在我的邀请下参与了一些义工活动,更远赴印度加尔各达的Mother House服务中心,这段短期的义工经历,也让我有机会进一步了解一名大体护理师的工作与点滴。

当初认识张媚娟时,她还未转换部门担任大体护理师,再后来就听说她已经成了大体护理师至今。大体护理师这份工作,给了现年31岁的张媚娟不少成长、领悟与学习的机会,让她一边走,一边学习,让自己的内心越来越强大,希望透过这篇访谈,可以让大家认识与了解大体护理师这份另类的职业。

以下是访谈全文:

大体护理师的工作范围包括去往生者所在地接大体回来工作室或在家收殓、药水注射、防腐、干冰防腐、净体、穿衣、化妆与入殓 。(图片来源:受访者)

黄婉秋: 回想当初,选择担任大体护理师的缘由?

张媚娟:  当年处于情绪非常低落的时期,好像没有活着的意义,想死的念头总是浮现,后来看到一位遗体化妆师的访问,她在自杀不遂后从事这行业。我想试试好了,看是否也找到什么意义,然后就对遗体化妆师这份职业有了概念。

我上网找了一些资料,大概了解了这份职业,就开始往目标前进。当时,我在网上有看到另一位大体化妆师的专访,她说“每个生命从他出生开始唯一能够确定的事情就是死亡,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有尊严的离开。”这句话让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开始从事大体护理师,我边做边学,即是“师傅带徒弟”的概念,一点一点累积经验,我努力地细心观察,因为大体会有不同的情况需要针对性处理,才能避免在丧礼期间出状况。从开始的跟着有经验的同事一起完成,到后来我已经可以独立完成。之后,我也自修了化妆课程。除此之外,需要实战经验的工作性质,让我明白自己需要常常练习就会不断进步。

黄婉秋:  身为一位大体护理师的工作时间与范围包括了什么?

张媚娟:我的工作范围包括去往生者所在地接大体回来工作室或在家收殓、药水注射、防腐、干冰防腐、净体、穿衣、化妆 与入殓 。若是干冰防腐的遗体,需要每天开棺加一次干冰,直到出殡为止。每次处理后会做工作室清洁,保持卫生 。每天需要到礼厅去检查大体(丧礼期间)。平时无个案处理时,需要做些个案报告 ,每一个个案都需要做护理报告,然后记录一些工作的资料,还需要检查工作室,检查货车里的工具是否需要更新等。

黄婉秋:你是否视这份职业为终身事业?过程是否有机会进修或需要进修吗?若有,大体护理师该进修哪一些课程?

张媚娟:暂时没有去想是否视这份职业为终身事业,毕竟等我再老一点了,我怕自己没体力去搬那些大体了。目前,还很热衷于做这件事,我其实就不会去考虑太遥远的事,毕竟活在当下才最重要。在这行业混了那么多年,就会很真实地体会到生命是多么的无常,就算我现在很笃定地说这是我的终身事业,我也不能确定未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啊!但我确实在这份工作里找到活着的意义,而那也是我能做好的事 。

我觉得,无论做什么都需要不断地进修,随着时代改变,大体护理也不能一成不变。我认为,可以进修化妆课程、大体防腐课程(药水注射防腐)、大体修复课程,目前在马来西亚还没有太用到,但微修复有时还是会派上用场。

(编按:目前马来西亚政府并没有说一定需要有执照才可以担任大体护理师,其他地区如香港、台湾、中国,就有严格规定需要考取证照。不过,马来西亚目前也没有可以修读大体防腐和修复的课程。)

黄婉秋:请问你以怎样的心态面对自己的工作与个案处理?

张媚娟:尊重生命一直是我保持的理念,可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走完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程,是我想为每位往生者做的事。

张媚娟:尊重生命一直是我保持的理念,可以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走完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程,是我想为每位往生者做的事。(图片来源:受访者)

黄婉秋:你认为大体护理师为什么重要?

张媚娟:大体护理师真的很重要!因为大部份的人都爱美!我能替往生者上妆,让他们看起来有好气色,而不是一副苍白样。专业的护理师可以让往生者体面的走完最后一程,还可以让丧亲家属得到安慰。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会给家属带来二度创伤,比如说外观凌乱或者在丧礼期间往生者的鼻子、嘴巴或眼睛可能会流血或流液体之类,若家属看到的话会感到不安。大体护理师的责任就是要确保往生者在丧礼这期间维持良好的情况。

黄婉秋:什么原因让你坚持走下去?

张媚娟:我想在还还有能力时让更多人可以体面的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尤其是那些令人觉得心疼的,我想为他们做点事。

黄婉秋:身为一位大体护理师,你在不同阶段会/将面对怎样的挑战?比如说新手的挑战、技术纯熟后面对怎样的挑战、一位经验丰富的大体护理师又会面对怎样的挑战呢?

张媚娟: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还是新手的时候化妆的部分会有挑战,尤其是要调配男性的唇色看起来要自然不能太红。到可以独立了,大体腐烂程度比较严重或身上比较多溃烂伤口,有些车祸骨头折断、皮开肉绽的,医院不会很仔细的缝合,我们需要把线拆掉重新再缝,还有就是解剖过的大体处理方式会和一般没解剖的不一样,其实说挑战也不是技术上的挑战,而是精神与体力,因为就需要花比较长的时间去处理。即使技术已经成熟了,对于让嘴巴可以微笑或合得看起来自然,有时依然会是一个挑战,比如说一些老人家脸颊的肉已经很松弛了下坠,嘴巴就会看起来扁嘴,我们只能尽量把嘴角的部分往上提,但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当然,也有心理上的挑战 ,比如说作息时间,晚上要on standby会觉得压力,晚上睡不好,遇到的大体是比较年轻的或是死状不堪的会很心疼或是看到那些很烂的伤口会觉得很痛。

黄婉秋:你是否有一些处理过让你印象深刻的个案?有否对你价值观的改变或者可以带给人们教育性的启发?

张媚娟:确实有一个印象最深刻影响我最大的个案。平常大部份的往生者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死亡好像就是一件年纪大了很自然需要经历的事,所以就有点习以为常。直到某一天接回来的是一个婴儿。那天,我独自处理婴儿的大体,帮他沐浴更衣然后入殓,那过程中特别小心翼翼,好像是自己孩子的感觉,当下的情绪是很难过的,他才那么小。完成后,他的家属还没到,我舍不得留他在那空无一人的工作室,所以就待在那边陪伴他,跟他说话(我有和往生者说话的习惯)。丧礼期间,我偶尔会过去看他,也有机会和他的亲人聊天,听说他很乖巧懂事,打针时不会哭,虽然生病很痛但他总是微笑笑着。

我猜想,如果能选择,他应该很想活下来。那时候,我面对着执着了很久却放不下的事,一直拖一直拖都不肯放下,直到遇见了这婴儿,他的离开给我狠狠的赏了一记耳光,很真实的体会到生命的无常,生命的有限,有的人想活却活不成,而我好好的活着却一直那样蹉跎,我不该浪费时间在那些终究需要放下的事情上。那一刻,我很坚定的放下了,重新迎来我想要的生活。

或许是缘分,后来我在图书馆找到一本关于流产——新生儿死亡——失去宝宝父母的真实故事。从来不理解这方面的知识,读完了整本书才恍然发现原来一个小生命要出生到这个世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有的怀孕几个月胎死腹中,有的离出生没几天却因为被脐带纠缠或其他原因而没办法出生,有的出生了,却因为某些原因无法活下去。后来,我上网查找马来西亚每年婴儿的死亡率,平均每天有至少5个小生命无法活下去。原来,我能平安出生健康长大到现在是件多么幸运而不容易的事。我也曾有过生命低潮时,那时不知该怎么活下去的痛苦,日日折磨着我,每日过得行尸走肉般觉得死了就好。所以,我很能同理想要寻死的人的心情,可是我想说的是,我们终究会死,要相信只要活着就会有好起来的一天。我很感激与那个婴儿的相遇 我暗自在心里下决定,要好好活下去 。

张媚娟说专业的护理师可以让往生者体面的走完最后一程,还可以让丧亲家属得到安慰。(图片来源:受访者)

黄婉秋:请问死人化妆与活人化妆有何分别?死人化妆时有哪些注意事项?

张媚娟:分别在于活人的化妆就是比较“化妆”的效果,也比较多步骤,死人的化妆比较主张看起来自然,肤色均匀气色好。没有特别要求的话,也不会说会刻意遮盖脸上的斑还是什么,否则家人也会觉得那不像他/她,因为他们就看惯他/她原本的样子。不过,如果往生者生前有化妆习惯,可以带他/她平时用的化妆品给我们,我们可以和家属了解配合。

黄婉秋:请问不同种族与宗教在处理大体时会有什么特定的方式与习俗吗?

张媚娟:其实没有什么不同,除非家属有特别要求。比如说,处理的过程要播放佛经或圣歌之类的宗教习俗要求。

黄婉秋:你对自己工作有何期待或未来人生的规划与愿望?

张媚娟:我希望马来西亚的大体护理师领域可以被注重和提升水准。

黄婉秋:以你看来,大体护理师行业在大马有怎样的发展潜能?

张媚娟:尽管这个专业“千亩土地一棵苗”,但是真正的专才才是殡葬业迫切需要的,因为这份专业不止单求技术到位,其实最讲究的是护理师的心态,每一份生命都值得被荣耀,让他们完美谢幕,这才是一位大体护理师该有的情操,也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黄婉秋:请问你可否能够给予那些欲成为大体护理师的朋友一些指引?该如何分辨这职业是否合适?该做怎样的准备?大马有哪一些机构提供相关的资讯、课程或训练?

张媚娟:对死亡没有忌讳与恐惧是最大的入门槛,胆子一定要大,责任心要重,也需要对这份工作足够的热情去支持你坚持下去,毕竟这不是容易的工作,身或心理都有挑战。不过,还是去试试就知道了,很多人都把这份工作想得很容易也被美化,或以为只是化妆而已,但具体会面对到的问题,还是要经历了才会知道自己适不适合,毕竟每个人的韧性都不一样 。

张媚娟希望马来西亚的大体护理师领域可以被注重和提升水准。(图片来源:受访者)

黄婉秋:大马有哪一些机构提供相关的资讯、课程或训练?

张媚娟:大马目前并没有正规的教育机构提供大体护理和防腐课程或训练。我们目前都会趋向向台湾、菲律宾和中国等国家的专业讨教,毕竟他们的起步比马来西亚更早,技术培训也相对的成熟。

黄婉秋:请问在大马行动管制令(MCO )期间,你们是怎样处理大体?

张媚娟:在全国限制行动令期间, 孝恩(张媚娟所服务的殡葬公司)依然提供精简殡仪服务(Essential Funeral Services),大体护理师团队依然全天候待命。若有丧礼,就必须有大体护理的需要,我们身为最接近大体的人,必须面对潜在风险的可能。为了保护家属及自身卫生安全,我们都做足防疫措,比如说,在护理大体的时候,我们都会穿上防护衣、防护头套、手套及防护鞋。大体护理的服务,在这段时间依然不变。

黄婉秋:是否有其他你想要补充的课题?

张媚娟:因为马来西亚对遗体处理这方面还有很多大的进步空间,家属其实可以在遗体处理这方面提出意见,比如说如果觉得妆容或整体看起来不顺眼,可以和负责办理丧事的殡仪公司讨论或要求补妆和整理。

我们会用最尊重圆满的方式,为往生者进行“洗”、“穿”、“化”、“殓”的步骤阶段,让逝者以最美的姿态与世告別。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4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