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娜国际奖得主黄家俊:想改变世界,就从改变自己开始

2018年,黄家俊(Nelson)与友人自发成立了教育奖学金平台 ProjectEd,通过颁发奖学金、举办免费升学讲座以及提供升学辅导的方式,帮助更多的贫困学生实现“接受高等教育”的梦想,成立至今,已有逾千人在此计划下受惠,这也是黄家俊之所以在2020年荣获戴安娜国际奖的主要原因。实际上,来自柔佛笨珍的黄家俊,曾经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差点失去上大学的机会,最终辗转获得奖学金的他,从此记得奖学金颁发者告诉他的一句话——“The scholarship is given through you, not to you.”(这份奖学金不是给你的,而是通过你去创造更好的价值予社会)。

黄家俊从小的学业成绩就十分优秀,这跟他荣获戴安娜国际奖却没有直接关联。创立于1999年,为了纪念戴安娜王妃而成立的戴安娜奖(The Diana Award),表扬的正是那些年龄介于9岁至25岁,透过社会或人道工作,致力改善他人生活的年轻人。戴安娜奖的成立,亦来自于戴安娜王妃的其中一个信念,她坚信:年轻人拥有将世界变得更好的力量。

发起ProjectEd计划  改善教育不平等问题

要说黄家俊是如何从一个普通的资优生,变成了一个具备改变世界的能力的年轻人,就必须从他发起ProjectEd计划开始说起。

“我是因为获得奖学金才能够上大学的,我也一直记得奖学金颁发者对我讲过的那句话,所以我就在想,既然我每个月的奖励金也用不完,为什么不利用我有的资源做些什么?于是,我就找了很多朋友,他们也同意每个月捐献45块作为教育教学金,ProjectEd的雏形就慢慢出来了。”

黄家俊告诉《访问》,单单是筹钱成立教育奖学金仍然不足够,因为他们发现升学率不高也跟资讯不充足有关,所以后来的ProjectEd除了提供教学金,也经常会到各个中学,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学校办升学讲座,让中学生对于该不该上大学、上了大学后该选择什么科系、如何申请奖助学金等有更多的认识。

“ProjectEd是由我发起的,但这是一个由学生组织的NGO,我也觉得‘学生’才是这个组织最大的资产,应该让有能力而且更适合的人来领导,所以我在去年6月正式毕业后,ProjectEd就由我的junior来接班,我也不再是ProjectEd的执委,而是担任顾问的角色。”

黄家俊认为,教育是根本,只要教育做的好,就能创造出更好的下一代,让世界变得更好。(图片来源:受访者)

即便如此,当初不顾父母反对、坚持成立ProjectEd的决定,对黄家俊来说,影响却极为深远。

“可以这么说,ProjectEd是一扇门,开启了我走进impact scene(社会影响力领域)。如果没有ProjectEd,我不会得到戴安娜国际奖,也不会得到这么多机会,包括参加国外的交流计划,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研究课题,这些机会让我发现到,我不应该把视野局限于教育,现在我对环境、科技也有很大的兴趣,有很多很多东西我都想去了解、探讨,也一直在想:我可以如何帮助更多有需要帮助的人?”

黄家俊:我想做的不只是ProjectEd

黄家俊坦言,因为发起ProjectEd,他获得两次到国外参加交流计划的机会,两次的交流都让他大开眼界,甚至重新思考了自己的未来目标。

如果说ProjectEd的宗旨“改善教育不平等问题”是21岁的黄家俊为自己设下的目标,25岁的黄家俊在视野扩大后,目标也变得更大了,他接下来想要做的是——改变世界。

“我想让更多学生获得公平的教育机会,而那个教育机会不是我们现在所讲的SPM之类,而是更注重于怎样让他们——做一个更好的人,包括态度、对事物的好奇心、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人与环境的连结等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也许讲出来有点好笑,简单来讲,就是想创造出一批更好的人类,让我们的下一代变得更有同理心,更加人性化,更乐意去帮助其他人。”

黄家俊说道,未来的他希望通过学习计划、对话或科技来完成他的目标,而这些计划虽然还未完全成型,但国外其实有很多案例可供参考,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组织在做着类似的事。

黄家俊表示,2019年参加Dalai Lama Fellowship亦让他获益良多,让他深刻地了解到,想要改变世界,就要从改变自己开始。(图片来源:受访者)

“有一句话非常好玩:Yesterday I was very smart, I wanted to change the world. Today I am very wise, I changed myself.(昨天的我很机智,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今天的我很睿智,我改变了自己),很大程度上,改变就是先从自己做起,才能改变整个环境,所以不需要一开始就想到那么大,我觉得一步一步来吧!如果有机会在某个场合跟一个孩子对话,而透过对话,我能够把他们引领到一个对的地方去,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了。”

他也分享了自己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参加交流计划的经历,其中一堂教导“何为同理心”的课,让他更深刻的了解到,有些知识并非用教科书就能传授。

“一开始,老师给了我们一堆材料,像是纸啊等等,然后要我们走出教室,去看看到底有什么问题,是我们可以用这些材料来解决的,限时1小时。那时候我就走出教室,到处走走看看,就发现到很多同学的脸都很臭,或是看起来很压力,我就去问他们:发生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

原来那群学生之所以看起来心事重重,是因为考试快到了。

“回去班上后,我做试着做了一个letter box(信箱),一边放满了鼓励的纸条,别人可以随便拿,另一边就放了纸跟笔,让其他人也可以写一些话放到信箱里。其实我也不懂有没有效,结果隔了几个礼拜后,我发现真的有人在用这个信箱,甚至校方还特地告诉我,他们决定把这个信箱增设在更多的地点。”

黄家俊于2018年飞到美国参加“东南亚青年领袖倡议”(YSEALI)奖学金交流计划,更在亚利桑那州大学首次学会了如何用有限的材料与创意方式来帮助其他人。(图片来源:受访者)

黄家俊表示,那堂允许学生走出教室的课,除了让他学会了同理心,更让他学会了如何利用有限的材料与创意的方式去帮助其他人。

顺风与逆风,只不过是一个循环

或许你会猜,总是将“助人”挂在嘴边的黄家俊,大学念的应该是心理学或社会学相关科系吧?出乎意料的是,黄家俊在大学修读的是航空工程系(这也是他从小到大的梦想),然而,念完四年的大学后,他却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不往航空工程领域发展。

黄家俊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修读航空工程系,但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热爱航空工程,反而在课余活动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图片来源:受访者)

“我并不后悔我修读了四年的航空工程,因为第一,我知道我已经完成了我对航空,对飞机工程的好奇,第二,我也知道我不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工程师,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我真正喜欢的领域是什么。对我来讲,与其去帮助有钱的人赚更多钱,我更乐意把我的时间和才能用来帮助有需要的人,让他们可以脱离身处的困境。”

不过,确立了目标跟如何往目标前进却是两回事。毕业后从事投资分析工作的黄家俊就坦言,如今的他正面临着青年危机(Quarter-life crisis)。

“我觉得顺风、逆风是一个循环,现在的我就处于逆风阶段,很多时候也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还在这里?为什么我还没有做到我想要做的事?我可以很老实的说,我没有一个完美答案。我知道我的大方向,但你问我要怎么去?我不知道。就是一步一脚印的往前走。我不知道现在做的选择对不对,但我相信就算不对,那也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就算是跌倒,向前跌也是在前进。”

会不会担心自己永远找不到答案?黄家俊想了想,这么回答道——

“我觉得人生的路不一定是直的,很多时候都是弯弯绕绕才去到终点。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我在70岁去世,即使我没有去到所谓的终点,只是在靠近终点的路上,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没有白活了。”

黄家俊表示,父母虽然一度反对他成立ProjectEd,最终仍是妥协,让他走自己想走的路。(图片来源:受访者)

作为戴安娜国际奖得主,黄家俊自谦地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成功的方程式”,但如果要给其他青年一项建议,他认为,学会反思非常重要。

“我觉得到国外学习的确扩大了我的视野,但我觉得最庆幸的是,我学会了反思,从不同的事情中反思,才能慢慢进步。尤其是现在的履历表都很看重Experience,可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Reflection,你从某个经验里反思到了什么,那才是你真正学到的知识。不要害怕去尝试、去探索,就算失败了,也能从跌倒中学习。”

编按:从4月7日起,梦翔力与卢老师教育平台将连续7个月,在每月7日举办一场1小时半的线上讲座,由7位来自不同领域,并在国际舞台上闯出一片天的年轻大马专才,分享他们从零开始建立自信的过程,鼓励国人勇敢追梦。欲知更多有关《逆风敢飞》的详情,请浏览梦翔力脸书专页《逆风敢飞》活动专页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颜祖威

《访问》制作人,拍片的人,用汗水和劳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艺术天份,来换取生计的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