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当抄袭这把利刃刻在作曲者心底——专访大马音乐人谢佳旺

大马音乐人谢佳旺真正被注意到,大概是在〈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一曲爆红之后。若让他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己,他说自己应该是个“幸运的混蛋”,皆因他的音乐路比起很多人来说算是顺遂。即使入行逾十年没有受到太大的关注,但总受到贵人提携,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做一件事——创作,也甘之如饴。就在他做出亮眼成绩,〈刻在我心底的名字〉获得台湾音乐殿堂级奖项肯定之际,却被质疑涉嫌抄袭。一个人过去的努力是否就这样被网络口水战淹没?

2020年末,〈刻在我心底的名字〉获得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时,老板提过要找佳旺做专访,当时不知手边忙着什么事,一不小心就忘了这回事。近期因为邀请他当节目讲者,联系上了;便在节目结束隔周安排专访,也就是〈刻在我心底的名字〉获得第32届金曲奖“年度歌曲奖”之后。更巧的是,访问结束后隔两天,台湾主持人吴宗宪却炮轰〈刻在〉涉嫌抄袭,随即掀起一阵风波。

网民在各大新闻网站留言区进行舆论轰炸,网红蹭热度的帖子也不少,却似乎没有人从专业角度分析这起事件。我待事件稍缓时,跟佳旺提出二访的要求,他礼貌婉拒,表示风头火势不便多言,可以交代的、解释的已经发布在面子书帖文

其中一段是这么写的:“本来觉得没什么好澄清的,但抄袭这两个字实在像把利刃直接刺进我的心脏。把我过往所有的努力统统都推翻了,甚至害怕会造成以后写歌时的阴影。”

早在〈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之前,佳旺已经写过很多歌曲,当中不乏主打歌。但是,〈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对他而言,是一个可以好好介绍自己的代表作。

他说道,当他在跟新朋友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写歌的、做音乐制作的,总会被问起“那你的作品有哪些?”这道题。说出作品名字之后,对方可能从来没听过,也不知道他是谁。

“我一直觉得这是对很多音乐人来说,很悲哀的一件事。”

可能〈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并没有让我达到‘被别人看见’的高度,它比较像是自己终于拿到了这一行的入门票,终于有一首歌曲被那么多人听见。当我说那是我写的歌时,大家都知道那一首歌。

“即使〈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没有任何奖项肯定,推出以来获得热烈回响已值得高兴”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由大马音乐人许媛婷、谢佳旺和新加坡音乐人陈文华共同作词作曲;台湾歌手卢广仲演唱,亦是台湾同志题材电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电影主题曲。

佳旺在专访时分享这首歌的创作历程,当初因为电影公司征电影主题曲,找了华纳音乐出版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唱片公司认为他和陈文华早前制作香港女歌手阎奕格的歌曲〈阎罗王〉时,两人合作擦出不少火花,所以决定交由两人共同进行创作。

“一开始,文华老师先录了一段副歌旋律,也就是现在的副歌:刻在我心底的名字……那段,他当时可能是这样唱:这全部都是骗人的 片片回忆都是假的……就是随便填几个词,我再按照这个副歌延申写主歌的部分。把歌曲样本完成之后,就发给媛婷作词。”

他续称,后来收到剧本进行编曲时,做了一个很“芭拉”的版本,可是当华纳音乐的同事听了之后,提醒他们电影风格更倾向于有年代感的校园风,所以他就把歌曲氛围转换。

“歌曲很幸运地在众多作品中突围而出,当知道会由卢广仲演唱时真的很兴奋,而且成品出来以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听好几倍。他的嗓音很有张力,也把歌曲演绎得温暖。”

佳旺(左起)与陈文华、许媛婷去年一起出席第57届金马奖颁奖典礼。(图片来源:网络)

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假设今天〈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并没有获得任何奖项的肯定,也许会少了一些关注度?

“无可否认,得奖的确让关注度提升,但从〈刻在我心底的名字〉发行以来,身边很多朋友已经恭喜我,所以我认为,即使今天没有得奖,做好作品已经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从发行以来获得不少回响,除了登上各大流行音乐榜,也被其他乐团、歌手翻唱,包括五月天、徐佳莹、韦礼安、田馥甄、蔡依林等。对于金马奖,佳旺当时心里是有期待的。

“至于在过了差不多半年这么长时间,还能够走得更远获得金曲奖,其实我们还真的没想过。再次得奖这回事,我简直觉得:哇,幸运之神太眷顾我了。”

〈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把他带到事业巅峰,也让他尝尽甘苦

若非长期关注音乐圈或是行内人,大部分人也许是从〈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才知道佳旺这个人。十几年前,他曾在回音石民歌餐厅当驻唱歌手,也曾和另一歌手凑成组合推出一张创作专辑——《乐旅行》。

他当年没有成为成功的歌手,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做同一件事——创作。问他这一路走来有没有哪个很吃力的阶段或瞬间,他说倒没有。

佳旺认为,坚持二字是要感觉消耗殆尽、撑得很辛苦才称得上,但音乐路这条路,他一直很享受,也很快乐。(图片来源:受访者)

“这一路走来,到现在为止,仍然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混蛋’。一路走来有贵人提拔,虽然一直没有‘被看见’,可是我觉得在生活上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困扰。一边驻唱一边写歌,还能赚取生活费,后来才慢慢把重心转移到制作音乐的部分。”

“在几个转型的阶段也算顺利,不至于跳出舒适圈、有过渡期、没钱吃饭之类的。很多人说我是坚持那么久才终于看到一点成绩,但实在称不上是‘坚持’两个字。”

他认为,坚持二字是要感觉消耗殆尽、撑得很辛苦才称得上,但这条音乐路,他一直很享受,也很快乐。

在制作歌曲时与编曲人一起烧脑构思如何呈现歌曲、与歌手沟通如何演绎歌曲情感、讨论和音等过程,这一些与志同道合的音乐人交流相处的时刻,让他觉得很享受。

他在访谈中提及音乐人共事时总会开这样的玩笑:“这首歌靠你啦,把我带到金曲奖。”那是彼此的共识,希望可以把彼此带到更高的境界。

这一回,〈刻在我心底的名字〉的确把他带到音乐事业的另一个高度了,但同时也让他尝尽甘苦。

你也可以看这一篇,谈的是〈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抄袭课题: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罗咏琦

《访问》编辑兼记者,因为善忘,所以想要好好记录眼前的故事,当时代的见证者。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