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我追寻的是一种值得活的人生” 专访大马国宝级舞蹈家南利

大多数年轻人或许从来没听过“南利·依布拉欣”这个名字,拿督南利·依布拉欣(Datuk Ramli Ibrahim)在我国,乃至全世界却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凭着在舞蹈界的成就与贡献,南利不仅获得了“大马国宝级艺术家”的美誉,多年来对印度传统舞蹈Odissi的痴迷与钻研,亦让他闻名于世,于2018年获得印度政府颁发“莲花士勋章”,以表彰他对印度传统舞蹈所做出的贡献。

2019年,由南利所成立的舞团Sutra Dance Theatre受印度政府之邀,出席了当地盛大又意义非凡的重要庆典大壶节(Kumbha Mela,又称为圣水沐浴节),担任其中一组表演嘉宾,而这也是南利新书《The Kumbha Mela, Prayagraj, Joined in Dance: A Malaysia-India Bi-Lateral Experience》的由来。

《The Kumbha Mela, Prayagraj, Joined in Dance: A Malaysia-India Bi-Lateral Experience》一书详尽记录了Sutra Dance Theatre参与大壶节的过程,忆起这段奇妙旅程,创办人拿督南利·依布拉欣(Datuk Ramli Ibrahim)依然历历在目,向《访问》娓娓道来新书的缘起。

大壶节每十二年就会举办一次盛大庆典,不同阶级的朝圣者都会来到恒河沐浴,清洗他们的罪孽,包括那些平时隐居在喜马拉雅山洞的苦行僧,也会特地在这段日子下山来参与这个盛典,所以你可以想象到,那个场面有多么壮观。”

《The Kumbha Mela》是南利的第三本书,已于2021年12月正式出版。(摄影:关家汶)

每十二年大办一次的大壶节更是会聚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上万名艺术家,在盛典上呈现精彩演出,而Sutra Dance Theatre就是在这一情况下,成为其中一组躬逢其盛的表演嘉宾。

“这是一个相当难忘的回忆,除了有幸在一个这么古老又神圣的文化庆典上演出,我们的舞者也参与了沐浴,就像其他朝圣者一样。因此这本书不只是纯粹记录了一个本地舞团到国外演出的经历,而是描绘了马来西亚艺术家在印度的一段,十分特别的文化体验。”

Sutra Foudation的展览空间亦展出了大壶节的相关摄影作品,让大众可以透过一帧帧生动的照片认识大壶节。(摄影:关家汶)

南利强调,基于某些原因,马来西亚有时会否定大马与印度之间的关联,实际上,大马与印度在文化上的连结非常强烈,甚至是不可分割的,而这本新书的面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反映出南利在此事上的立场——就他看来,马来西亚应该接受并拥抱这个连结,因为艺术本来就无疆界。

艺术是维他命

南利对于艺术所抱持的开明态度,在国内常常会引来两极反应,有的人将他视作榜样,认为他超越了种族和宗教的局限,在在示范了何为艺术无疆界(以巫裔舞者的身份成为印度传统舞蹈Odissi的代表性人物)的态度;有的人则将他视作毒蛇猛兽,担心他传播“不良”思想,继而有了南利在本地大学的分享会被强制取消的风波。

尽管南利对印度传统舞蹈所做出的贡献已获得国际认可,他的的巫裔身份却让他成了国内极端宗教分子的攻击对象。(摄影:关家汶)

对于这些争议,南利早已淡然处之,就好比那些加诸在他身上的头衔与荣誉,于他而言,不过是让他陷入更大争议的双面刃。对接近古稀之年的南利来说,与其将时间与精力用在应付极端分子,不如把握时间培育下一代,包括肩负起作为艺术家的社会责任。

“我认为我也有责任去提供一个方向,怎么说呢……我们常常把金钱与利益挂在嘴边,它们就像是碳水化合物与蛋白质般的存在,但我们(社会)也需要蔬果与维他命,那就是文化、艺术与人文。它们是方程式中不可少的材料,让我们能拥有一个有品质的生活,而我所说的‘品质’并不是用钱就能堆砌出来的。我相信你踏进Sutra就能感受到,这里是一个艺术与文化绽放之地。”

南利对于艺术所抱持的开明态度,在国内常常会引来两极反应,有的人将他视作榜样,有的人则将他视作毒蛇猛兽。(摄影:颜祖威)

走进Sutra基金会位于吉隆坡的据点,的确让人有种瞬间置身于世外桃源之感,围墙外是钢骨水泥,围墙内却绿意盎然,对比鲜明。在这里,你还会看见不同种族的面孔,跨越宗教与文化藩篱,共同跳着印度传统舞蹈的动人画面。

“在Sutra,我们始终维持着敞开大门的原则,欢迎任何人来学舞,也经常会跟其他族群的艺术团体合作,包括马来舞团、华人舞团等等。我始终认为,大马的多元种族、多元文化是理应被庆祝的,这应该被看作是我们的一项优势,而不是劣势。”

艺术的核心是情感

自南利于1983年创立Sutra Dance Theatre至今,已过了38个年头,南利的舞龄更已超过40年。然而对南利来说,他从未后悔踏上一条如此艰巨之路,因活了超过半世纪的他始终认为,能满足他心灵需求的永远不是金钱,而找到生命的意义,远比追逐名车、豪宅来得更重要。

“我从来没有幻想过要拥有一辆BMW或一栋豪宅,对我来说,这些从来都不重要。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钻进那些天才编曲家或艺术家的脑袋里,找出他们能创作出那些伟大作品的原因。遇到才华洋溢的朋友,我总是会问他们,能不能推荐一本好书让我阅读?或许应该这么说,我所追寻的从来不是物质上的目标,而是一种值得活的人生。”

南利表示,他所创办的Sutra舞团与基金会,将是他留给马来西亚的其中一个遗产。(图片来源:Sutra Dance Theatre官网)

他笑了笑,又补充道,“即使我失去所有,我依然拥有太阳、天空与黎明。我这么说或许太诗意,但对我来说,找到让我觉得值得活的理由是最重要的,而那个理由绝对不是金钱。”

至于“跳到何时方休”这回事,南利虽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答案,但却点出了一般人对舞蹈的刻板印象,譬如舞蹈并没有年龄限制,甚至一些舞蹈,反而是舞者年龄越大,越能跳出精髓。

“我不知道我还会继续跳多久,但在印度传统舞蹈里,我们在乎的不是舞者有多年轻,而是舞者能不能把情感(rasa)跳出来。比起年轻舞者,有的时候,年纪大的舞者的确更能做到这一点。”

南利表示,当人纯粹只是为工作而活,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时,一旦他们退休了,就会发现内心一片荒芜,那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摄影:关家汶)

于南利而言,艺术的核心即是情感,这也是艺术之所以能触动人心的原因。

“在这个人工智能崛起的数码时代,有一个挺有趣的现象是,当你越是接触人工智能,就会越怀念有瑕疵、会犯错的人类。所以,对于纯粹在炫技的艺术表演,我总是兴致缺缺,我更看重舞者能否跳出情感。我也相信在未来,艺术的存在价值会越来越高,因为在人工智能时代降临时,艺术将是人性的最后一座堡垒。”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颜祖威

《访问》制作人,拍片的人,用汗水和劳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艺术天份,来换取生计的人。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