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让华乐不再传统而乏味 专访大乐乐华乐团创办人林绣洁

大乐乐创意音乐工作室标榜“创新”风格,常在演奏中融入不同的元素,让华乐不再严肃而沉闷;但他们却在创立了十余年后,才开始听见来自同行或观众们认可的声音,大乐乐的创办人林绣洁才终于开始重拾信心。尔后,在一场音乐会上,林绣洁决定将自己的人生故事在舞台上呈现出来,决心走出从前的悲痛以及童年的阴影,将自己的一切情绪都放在音乐里,尽情的宣泄出来,因为对她来说,这才是真情实感的音乐!

初见林绣洁,便觉她与想象中“组织领导者”的形象不太相似。或许是刻板印象总让人觉得: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就应该是“成熟”且“具有威严”的样子;反观林绣洁,其眼神中似乎总是带着孩子般的开朗及光芒。

她亦承认,自己就是一个非常叛逆的人。从小到大,大人们越不让她做的事,她就越想去尝试;对于别人说的话,她也总是禁不住去想:为什么一定要是这样子?

此外,她也分享了自己因反叛心理所做出的不少“伟大事迹”。

“有一次我和我弟弟两个人蹲在门口玩火柴,我就问我弟弟说要不要看灯笼?他说要。”因此,她便将自己身穿的一袭长裙笼罩在点燃的蜡烛上,结果就这样“引火上身”。火蔓延到了她全身,幸亏妈妈及时搭救,但她的脚上也因此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

但她似乎对此不以为然,还很开朗的对妈妈说:“我只是一只脚烧到而已嘛,另一只脚又没事。”回想起这些事,她笑称自己真的很淘气。

林绣洁认为自己是个叛逆且爱玩的人。(图片来源:受访者)

将反叛精神沿袭到音乐上

她“反叛”和“不走寻常路”的风格也反映到了她的音乐上。她并不喜欢传统并且沉闷的华乐演奏:“有时候大家脸都绷紧,又是很沉重的曲目时,你知道有多乏味吗?如果音准好、曲又好听那还没关系,但若是这两者都没有的时候,那要观众听什么?”

所以,她决定把许多不同的元素融入到她们的演奏会当中,例如玩游戏、讲故事等。她想要让来看演出的观众们也可以和演奏者们一起享受、一起沉醉。

但是这样的表演方式却让周围传来:“你们怎么搞华乐搞到在舞台上玩游戏?”、“演奏何必要跟观众互动?”等等质疑的声音。

大乐乐华乐团在演奏中融入了戏剧表演、游戏互动等元素。(图片来源:受访者)

第一次尝试这类型表演的林绣洁也表示自己当时非常焦虑,团内的乐手们也非常忐忑:“要让一群平时老老实实坐着演奏的人开始在台上玩游戏,还要和观众互动起来,他们也非常不知所措。”

“第一场演出的时候我们特别尴尬,因为我很僵硬,乐手们也不懂怎么给反应。但是玩了一轮过后,看到观众反应很热烈,乐手们就有信心了,我也更有信心了。玩游戏就是不知道观众会给你什么反应,因为那些才是即时的、最真实的反应。”

于是在大乐乐演奏会的照片上,不难看到乐手们也会在台上笑得东倒西歪的样子,也把快乐的氛围感染给所有观众。林绣洁希望让观众们来到演奏会现场,能够发自内心地笑出来、直接地表现出来,而不是因为在演奏厅里看表演,行为就得有所拘束。

释放才是最好的解药

虽然林绣洁大方承认自己反叛的性格,但她也坦言,这样的性格曾为她带来了许多苦痛。因为总是和别人做不一样的事而不被认可,令她常常陷入自我怀疑以及忧郁的情绪之中。

“当时全职在乐团工作的时候,一个月薪水只有700(令吉),包括要演奏、指导、行政工作等等,就是‘包山包海’,还要在吉隆坡生活,真的很痛苦。”她也坦言,待在那里几乎让她找不到自身的价值。

直到有一天演出结束后,一群女生捧着一束花送给她,告诉她:她们每一场表演都是为了看她打鼓而来的,她真的很棒。这时,她才终于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

后来,她决定离开该乐团,去找寻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以及自己所能达到的价值。她去和其他乐队配合演出、去管乐团兼职打鼓等等,她才知道以前只把自己的视野局限于一个乐团内,一直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是如此多元。

尔后,她与部分前乐团成员们成立了大乐乐创意音乐工作室,做她想要的音乐以及表演类型。她也决定要解开自己一直以来的心结。

于某一场演出,她决定把自己的人生故事搬上舞台。她想要直面自己的阴影:那些她童年中不好的回忆、曾被性侵的阴影。面对它,不逃避,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没人知道这件事,直到当天上场表演之前,我把主持人拉走,单独告诉他这个故事,我的乐手们全都不知道。”

表演开始后,主持人在台上把她的经历缓缓道出,还一个一个问现场观众: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样?结果搞得许多观众们都边听边哭。

林绣洁则从台上走出来,接着说,这个故事中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就在这个台上和你们说这个故事。“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哭的,但说完了后我的眼泪还是疯狂掉下来,就打在那扬琴上,好大声。”

(图片来源:受访者)

但自从那一天后,她便觉得豁然开朗:她再也无所惧了。

“把一切说出来,面对它,那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她也想对沦陷于抑郁之中的朋友们说,不要把一切隐藏起来,勇敢说出来,会有人愿意倾听的,一切就会慢慢变好的。

用艺术疗愈自己

“我发现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都是用画画来度过的。”

原来林绣洁不止热爱华乐,她也有许多其他的兴趣,包括画画唱歌、主持等等,她甚至还开过自己的画展,也有卖画。

林绣洁还开过自己的画展。(图片来源:受访者)

她在人生最低潮、最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开始拿起纸和笔不停的涂鸦。一开始她并不知道这些动作意味着什么,只是随着心情把整张纸都画满。画完了心情就好多了,没那么焦虑了。走出这些情绪后,她便把画画这件事放在一旁,重新投入自己的工作。

直到疫情期间,不间断的行动管制令让她倍感绝望。不见尽头的封锁,乐团也不能继续排练以及演出,这时她才决定拿起画笔,认真研究绘画技巧,并且开始爱上了绘画这回事。

她很喜欢线条,从她的画中也不难看出,她总是用线条将整幅画勾勒出来,再用线条将画填满。

“我喜欢随心所欲地画线条,用线条画满整幅画对我来说是很疗愈的事情。”

于林绣洁而言,画画是件能平复心情的事。(摄影:郑俪婷)

虽然喜爱绘画,但她却感叹道,我们国家对艺术的包容性并不高,要在马来西亚“搞艺术”是很难生存下去的。

“与其说是整个环境对艺术的限制,不如说是人们自己给艺术限制了太多的框架。而且,玩艺术的人也都只看着自己的领域,从不愿去了解、去看看其他领域的东西。”

她认为,艺术就应该有无限的可能,也可以突破框架。大家也应该对不同的领域保持好奇心,才能让更多人一起共赏及享受艺术。

也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好奇,对各个领域的探索及包容,才形成了今日的林绣洁:不愿普通,也并不普通。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7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郑俪婷

《访问》编辑兼记者。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