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专访《嗨!神兽》导演池家庆——值得期许的大马新导演

如果不特别提及的话,有的观众或许不会留意到近日在我国影院上映,并且在第57届金马奖荣获了最佳视觉效果提名的台片《嗨!神兽》,其实是由一名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池家庆所执导的。若说池家庆是一名新人导演,他确实是,《嗨!神兽》就是他的第一部长片;但,池家庆也不完全是一名新人导演,在本地影视行业耕耘长达16年的他,曾执导过好几部电视电影,包括《媒人帮》《哈比全家福》《记忆中的菜单》《惧场》等……不过,《嗨!神兽》与池家庆的情感联结却是最大的,因为电影的故事蓝本就来自于他的丧亲经历。

配合《嗨!神兽》于4月21日在全马上映,导演池家庆接受了《访问》专访,在采访那一天,我禁不住好奇地问他:作为新人导演,怎么会第一部长片就选择拍奇幻片呢?这难道不挑战吗?他想了想,回答说,其实他也不是故意要拍奇幻片,而是在父亲刚刚离世的那段日子里,他真的很希望有一只神兽能够陪伴在他左右,又或帮他吃掉爸爸过世的噩梦。

“爸爸去世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在发梦一样,明明看到爸爸的遗体和棺材就摆在那里,但一走进厕所,我就会动手巴自己,想要赶快醒来……我记得我也有叫我妹妹巴我,她真的是一巴就打下来,是真的会感觉到痛。”

照片摄于《嗨!神兽》第一天开拍的夜晚。(图片来源:受访者)

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丧礼上,池家庆吩咐妹妹“巴醒”自己的行为怎么看都有些滑稽……然而,叙述起那段经历的池家庆,语气却十分真挚、诚恳,让听的人也跟着认真起来。

他继续分享道,18岁那年,是他第一次看宫崎骏的动画电影,而那部一直留在他心里的宫崎骏动画就是《龙猫》

“我的印象很深刻,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在看完一部电影后,有被疗愈的感觉。在我爸爸过世后,我很想念那种感觉,也很早就听过了食梦兽的传说……所以我没有刻意要拍一部奇幻片,神兽是我在生活里的一个想象,一个可以疗愈我的存在,而它可能也可以疗愈观众,它就这样钻进了我的脑袋。”

《嗨!神兽》电影海报。(图片来源:mm2 entertainment)

六年来只专注在同一个案子  池家庆:其实时间过很快  

《嗨!神兽》的剧本雏形诞生时,池家庆的父亲刚刚离世,那一年,他33岁;从修改剧本到拍摄,再到后制,前后大约花了四年时间,等到电影完成,又遇到疫情爆发……历经六年,《嗨!神兽》才真正登上了大荧幕。当这部电影终于在我国上映时,池家庆已经39岁了,硬生生地从一名“青年导演”变成了“中年导演”。

不过回看这六年,池家庆却认为,时间过得很快,因为这部电影充斥着他跟爸爸之间的美好回忆。“因为美好,所以才觉得时间过得快,”他这么说道。

池家庆与父亲的合照。(图片来源:受访者)

也因为如此,每当池家庆感觉快撑不下去或自我怀疑时,都会想起拍摄《嗨!神兽》的初衷,然后再一次次地咬牙走下去。

“这六年,有好几次都感觉电影拍不成,不管是精神还是技术层面的原因都有,每次我就会问自己,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因为我想念我爸爸嘛,就有点像隔空在跟爸爸对话,然后就会跟自己说,还差一步而已,把它完成吧!能撑过这六年,主要还是爸爸的原因。”

那感觉电影拍不成的原因有哪些?池家庆透露,其中一个原因就包括了把原本设定在马来西亚发生的故事,搬到了台湾。

“我完成剧本后,就去台湾环岛,因为我自己本身是渔村长大的小孩,所以不管去哪个国家旅行,都很喜欢去当地的渔村。后来,我去了这个渔村(电影取景地)就觉得很喜欢,也觉得跟我剧本所写的渔村很像,就决定了要把故事搬到台湾。”

电影的故事背景发生在台湾宜兰的一个小渔村。图为《嗨!神兽》剧照。(图片来源:mm2 entertainment)

为了修改剧本,池家庆几乎有一年半的时间都住在台湾宜兰的这座小渔村,平时也常常会主动跟当地居民聊天,但当他了解的越多,却越发现自己的不足,渐渐失去自信。“那段日子我其实每天都失眠,也会想很多,包括台湾人会进戏院看一个马来西亚人拍的电影吗?”

甚至在拍摄以前,还有人建议池家庆抽掉剧本中的神兽,毕竟要让投资者相信一个新导演,并愿意投入大笔资金做特效并不简单。“其实我有尝试这么做,但当我把神兽从剧本里面抽掉以后,老实说,我一点都不想拍这部电影了,我当时的想法是,拍这部电影还有什么意义?”

新导演的功课——想要就得靠自己争取

最终,池家庆还是保留了剧本里的神兽,几经辗转,才让《嗨!神兽》顺利诞生。

“在某个阶段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对这个案子还是有质疑,就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做。后来,我决定找插画师把我想象中的神兽画出来,有了2D版本后,又找了特效团队,用了半年的时间,做了一支10秒的神兽影片。”

《嗨!神兽》剧照。(图片来源:mm2 entertainment)

间中,其实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池家庆坦言,找到特效团队后,他原本想制作的是一支5分钟长的神兽影片,最后却发现他所准备的预算,只能够做出10秒的影片。

“整个过程里,其实我也在学习,比如我本来是很理想的,以为能够用特效把所有我想象中的画面都呈现出来,不过在真正接触过后,我就更精准地知道,神兽到底要出现在电影里的哪一个场景。”

所幸的是,池家庆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孤注一掷的10秒神兽影片,让老板、投资者和演员都充满了信心,也确确实实地加速了案子开拍的进程。

池家庆打趣称,他一直觉得自己有“狗屎运”,在这行遇到了许多贵人,不过“运气”当然只是一部分,一直做下去跟准备好自己同样重要。(图片来源:受访者)

这也是池家庆所认为,电影跟电视的其中一个大不同。“电视台是拿钱给你,跟你说要做什么,然后半年后交货就好,但电影不是。大家好像都在等着导演什么时候准备好,当导演准备好了,他们是会感觉到的。”

“到现在,我还是一直在提醒我自己,要的话就要自己去争取,我觉得这是新导演要做的功课,因为真的不可能会有人拿着几百万放在你面前说,我请你拍电影,除非你是李安。”

池家庆(中)所执导的《嗨!神兽》荣获第57届金马奖最佳视觉效果提名,同时获选在金马影展放映。(图片来源:受访者)

池家庆坦言,自己是在念大学的时候才开始接触电影,也不是从小就立志当导演,而是在这行慢慢摸索出自己有兴趣的方向。一开始,他在电视台担任的是剪辑师,后来也拿过摄影机、做过副导,最终他发现,他喜欢用影像来说故事。

“我在这个年纪,更加认清了:我想做导演。我喜欢拍我自己的故事,这是我现在很想做的事……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不介意拍到老,到我不能够拍的那一天。”

仿佛担心自己对电影的热爱表达得不够清楚似的,池家庆又向我补充说明,就算他不能拍一辈子电影,电影还是改变了他许多,而且他十分喜欢电影带给他的改变。

“以前的我想法很单纯,会觉得一个东西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当你看电影看得多,剧本研究得多,就会尝试用四面八方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物。慢慢的,在我的生活当中,当我遇到每一件事就有了这个习惯,会去考量别人的立场,这是电影教会我的事。”

后记:在访问的最后,我还问了导演一道问题,是否满意《嗨!神兽》这部作品?他认真回答道,现在的他当然不满意,会觉得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由于当时的他是抱着对父亲的强烈思念而去拍这部电影,因此很多时候他都会被情感所掌控,完全抛开了那些20分钟或40分钟就要有一个剧情高潮的定律……“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我是怎么做到的”,他笑称。而现在的他,肯定拍不出大家所看到的《嗨!神兽》了,又或者说,换成现在的他来拍,或许电影就不会那么悲伤、沉重了。无论如何,他还是很欣赏当时的“池家庆”,因为——“他有那个勇气,把这部电影完成了”。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2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关家汶

台湾世新大学广播系毕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