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专访大马舞蹈家马金泉:很多时候,阻力就是助力

获颁白手兴家——东盟华人杰出奖

马金泉在2022年6月19日获颁第二届“白手兴家——东盟华人杰出奖”,而若以白手兴家来形容他是一点也不为过。马金泉的童年生活一点也不简单,因为成长在贫苦的单亲家庭中,母亲凭一己之力难以兼顾照顾孩子与赚取生计的工作,于是只好忍痛,暂时将孩子都寄养在不同的家庭中长大。

马金泉得奖照片。(图片来源:受访者)

自小便寄人篱下,他体会到与至亲分离的痛苦与孤独,但如今回想起来,马金泉认为,这段童年经历大大地造就了他现在的个性,以致他后来创立舞团的态度。

“我小时候是孤儿,在别人家的生活也不容易,我是直到后来才回到家人的怀抱。这些经历对我来说自然是难忘的,造就了我之后对待他人,尤其是新人舞者的时候,我特别有耐心。”

“小时候我在亲戚家时,没有人教导我,做错事情的时候都会直接用体罚来惩罚我。这让我体验到,其实很多时候小孩子犯错,是因为没有人教他。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教导他,让他知道错在哪里。成立舞团后,每当新的舞者来到我的舞团,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或是有些基本功没有学好。我的作法是不会的我都可以教,但前提是事不过三。也就是说,犯错只能犯三次,因为这样我才能判断你是有心学习还是无心学习。”

“过去的经历,现在对我来说,是形塑了我的一部分……像是普通的吃一碗面的心情,因为小时候想吃一碗面都很难,所以我特别能体会到这样的生活条件。有些喜欢跳舞的孩子,他们的爸爸妈妈会带着他们来到我们舞团,他们的家庭可能是因为贫穷或离异,种种问题让他们没办法像其他人那样去上大学,长辈们又不想浪费他们对舞蹈的热情,就会带着他们来找我。我是很高兴,很乐意去帮助他们的,我希望把他们培养上来。”

马金泉一直到9岁那年才重投母亲怀抱,回到属于自己的家中。也是到了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还有其他兄弟姐妹,甚至还了解到家庭的拮据,有的兄弟姐妹甚至撑不过来就去世了。在逆境中成长,马金泉最大的向导是他的母亲。母亲大爱与宽容的个性,在日后也成了形塑马金泉待人处世的养分之一。而后创立的共享舞团,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延续了母亲的个性。

“我特别喜欢我妈妈的一个个性就是,她很喜欢喂我吃饭,即便当时候我已经一年级了,但我也自得其乐,很喜欢跟妈妈在一起。然后每次傍晚我妈妈喂我吃饭的时候,看到邻居小孩在附近,她会连他们也一起喂(笑)。当时妈妈没有想到说我自己的孩子到底吃饱了没有,她只是想到‘让大家一起吃’或是‘我多煮一些饭’这样。我觉得现在我就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就是一种共享的概念。”

马金泉:“当初我们想舞团名字的时候,想了很久,什么名字都好像欠缺一点,不足以表达。后来才想到了‘共享’,共享了就什么都不缺了。”(图片来源:受访者)

艰难的成长经历让他体会到人生的无常,要即时把握人生中每一个机会,而母亲的宽仁教会他待人处世。携带这些早年历练带给他的经验,马金泉步入自己人生的下一站——去追逐自己的舞蹈梦。

游历多国终归来,创立马来西亚第一个华人全职专业舞团

马金泉自小倾心于舞蹈,那些无法与他人诉说的,他都投射在舞蹈的肢体语言中。因为不希望自己的梦想成为母亲的负担,马金泉18岁之后就就独自一个人离乡背井去追逐梦想,后来被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一眼相中,在1994年到台湾的云门舞集担任专业舞蹈员。

就这样马金泉到了香港、台湾,然后再发展到美国。透过参与不同的舞团,开拓视野。最终他还是觉得要回来马来西亚,让艺术回到自己最初的原乡。

“我在1998年从美国回来之后,我和我的好友兼舞蹈家叶忠文老师,我们一起合作,创办了这个全职的专业舞团,共享空间。我去过了美国、欧洲,也到过中国、香港、台湾⋯⋯我发现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比起来,包括我们周边的泰国、印尼和印度等等国家,马来西亚所拥有的文化底蕴一点也不差。”

“但是我们国家整个大环境,在我离开之前,和回来之后都没有太大的差异,并没有太大的提升。所以我希望可以回来马来西亚发展,深耕这片土地。我的艺术要诞生在这里,我就必须要理解马来西亚这块母亲大地。”

2011年,马金泉与台湾已故雕塑大师杨英风及本地著名画家吴亚鸿合作在东禅寺演出《禅舞》。 (图片来源:受访者)

透过创作舞蹈,响应马来西亚不同时段的国情与社会,马金泉形容自己和叶忠文俩人,似乎是把马来西亚这块土地的成长,当成了自己的人生追求般。而今,共享舞团迎来成立24周年,已然成为了马来西亚国内数一数二的专业表演艺术团体。每位共享舞团的舞者都有支薪,跟一般的公司职员一样,享有各种待遇和福利。

回想起当初奋斗的种种,马金泉笑着说,自己和叶忠文,两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人,就只是因为热爱跳舞,就这样跳到了今天。

“我很感激上天给了我这样一个孩童背景的人,给了我很富足的一生。我很感恩。所以一直到现在我做了共享空间专业舞团24年,我时常都在想,我跟叶忠文老师什么背景都没有,只是两个爱跳舞的傻男人,就这样走到了现在。现在舞团还养了一群人。”

“我觉得人生真的很奇妙,我们都不知道上天是怎么安排,我们都只是在跟着走而已。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在万家灯火中,有很多美好的事物。无论它苦它悲,或是快乐的,我们都可以看到人世间是怎么一回事。这样的体会也很大程度地影响我的创作。很多人会说我的作品很有温度,他们会为之而感动,我觉得是因为这些人生历练。”

舞蹈、人生与记忆

过去的历练铸就了马金泉的舞蹈与人生,也许这两者对他来说都是同一件事。早年的他将无法对人诉说的孤独与热情,倾注在舞蹈的姿态内。此后,舞蹈就成了他人生的记忆卡,他不会忘记舞蹈为他人生打开的介面,也不会忘记在舞蹈中学习到待人处世的方式与态度,就如同一位舞者不会轻易忘记舞步一样,早已把记忆载入身体中。

对舞者来说,身体记忆是很重要的。跳舞的时候并不是大脑在运转,而是我们全身的细胞都像有自己的头脑那样,去记得自己要做什么。所以有时候有些舞者,那么长的编舞,舞者都能记下来的原因是——身体记忆。有时候在还没出场之前,我们会有一些冥想动作,都是透过这些跳舞的姿势去做。舞者本身有这样的‘awareness’,自觉的意识。

马金泉分享,舞者要记住舞步,而越是年轻的舞者便越是要记住自己的初衷。

“有新的舞者进入我们舞团的时候,我都会问他们:‘你为什么喜欢跳舞?’他们的回答,机会100%到200%,他们清一色的回答都是,‘我热爱跳舞。’然后我就会跟他们说:‘你永远记住这句话。’因为到最后的结果,我还是会问他们,当初你不是说你热爱跳舞的吗?那为什么到现在会是这样的结果?”

“现在的年轻人选择很多,社会的大环境都在鼓吹‘年轻的时候要赚多一点钱’。所以他们很容易会把这样的观念带入舞蹈中。他们会觉得进来舞团就是要成名、赚钱。但我都会坦白告诉他们,如果你想要赚快钱,那么你最好就是不要从事传统、表演的事业。因为这些都是要花时间去经营的工作。”

“我给年轻人的建议是,他们一定要自己懂得分析。你今天要走舞蹈这条路,我无法担保你以后一定会成名,但是只要你脚踏实地去经营,你一定会拿到你的礼物。你只要认真耕耘跳舞这一块,往后你可以从跳舞的变成教舞的、编舞的,你原本的一条路就会变成很多的分岔路,你身上就多了很多才能。你一开始没有好好地训练与吸收,你就无法做到这些事情。”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彭美君

自由撰稿人,信仰文字与音乐的力量,想探听并书写有温度的故事。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