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他用20多年打造“宠物王国” 认识大马宠物园之父方训勇

曾获国家兽医协会前主席赋予“宠物园之父”(Father of Petting Zoos)美誉的拿督方训勇,自1999年开始打造他的“宠物王国”,至今所经营的宠物园包括沙登城の农场(Farm In The City)、吉隆坡塔迷你动物园,以及甫在去年对外开放的文东休闲农场(The Bentong Farm)等等并积极引进此前未曾出现在我国的动物,比如浣熊、羊驼,丰富大马生物图谱。此外,他也因动物而与前国家元首结缘,担任王室动物园顾问。作为一辈子与动物打交道的人,他说,动物给自己带来快乐,自己也因为动物给他人带来快乐。

抵达文东休闲农场,是在酷热的午后。

从入口处依循步道上的红色箭头晃悠,率先看到一片圈养着羊群、孔雀、鹿、鹈鹕等畜牧类动物的园地,另一边的玻璃围栏后头则饲养着浣熊。动物和人一样不喜暴晒,纷纷躲到树荫、洞穴里乘凉。

管理员见状,害怕亏待般,一手拎着饲料,一手敲打墙身,企图呼唤浣熊从洞穴里出來,好让访客有机会欣赏、喂食。但烈日当空,美食的诱惑亦宣告失效。

动物躲避炎阳,不过是顺应本能的平凡举动,但在方训勇看来,却相当有趣——访谈随后在农场里的小食部进行,他遥指前方的乌龟园说:“你看,这些乌龟很厉害的,现在它们躲在里面,等下不晒了,全部就会跑出来。”他随即打开手机展示一张好几只乌龟在阴影处排成一列的照片,“这是昨天傍晚我来这里拍到的,很漂亮,很美。”

方训勇说,与动物沟通需要很多时间,渐渐的就会发觉它们的每个动作,发出的每个声音都是有意义的。而且,每种动物都有不同的习性,即便在相同物种里头,每一只动物的性格都不一样。(摄影:魏雁颖)

在吉隆坡出生、长大的方训勇,向来对自然景观着迷,幼时有机会到乡村去,看到水井、稻草人,还是鸡鸭孵蛋,都觉神奇。即使如今年近五十,早该见怪不怪,但依然会为这些小事感到兴奋雀跃。

“现在我看到农场里的母鸡生蛋,还是会很开心。外头突然冒出一只鸡,我也会跑去看。那种感觉我不知道怎么讲,你不喜欢,可能会嫌脏,但喜欢的话,就会觉得它们很有趣。”

打造开放式宠物园  丰富城市小孩生活体验

由于父亲是一名飞禽繁殖场业者,也经营着宠物店,方训勇自小的生活都围绕着动物。可幼儿园时期所养的第一只宠物,却是从父亲宠物店外的沟渠里捞获的鱼。

“以前,我常跑去沟渠抓鱼,妈妈就会拿着藤条来抓我,因为沟渠危险又肮脏。抓到小鱼,我就偷偷养在抽屉里,不敢被她发现,养到后来小鱼也生孩子了。”

方训勇小时候喜欢在沟渠捞鱼,但因为沟渠不卫生,因此被妈妈用藤条鞭打。现在,他会在自己经营的所有宠物园里设置一个捞鱼区域,让每个到访的小孩有机会体验自身童年的快乐。(摄影:李淑仪)

除了把路边的狗捡回家,小学时期的他,甚至还养过人家送来家里的山猪。

“那是很糟糕的经验。我看它很可爱,花纹像西瓜,每天放学,我都会买零食喂它吃。但有一天回家却找不到它,心里很焦急,后来才知道伯伯把它杀了,拿去煮来吃。看到桌上那碟菜,我都哭了,家人还叫我吃,不知道我多‘激心’,”他笑着忆述。

他也不是不理解,对上一辈而言,人类猎食动物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只是随着文明发展,才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且,我们起高楼、建高速公路,占了很多它们的生存空间,所以要保护它们啊。”

因此,方训勇将乡村搬进城里,让现代小孩轻易获得自己当年所渴望的生活体验,同时营造一个人与动物和平共存的空间,成为全马首位开拓宠物园形式的业者。在宠物园里,他摒弃传统动物园的做法,不将动物依据种类关在各别的笼子里,而是把数种共处无碍的动物圈在一起,并鼓励访客上前抚摸、喂食,与动物零距离互动。

方训勇认为,开放式宠物园将成未来趋势,里头只豢养温驯的畜牧类动物,并鼓励人们与动物零距离接触。“我的做法是,鹿、火鸡、孔雀都可以待在一起,不像传统动物园都是一种动物一个笼子。”(摄影:魏雁颖)

热忱最重要  对待生命不能掉以轻心

作为先锋,也就意味着没有前车之鉴,一切得靠自己逐步试验、研究。方训勇坦言,即便积累了超过20年的经验,自己至今仍在摸索,如何才算是一个好的宠物园——除了迁就动物习性打造宜居环境,给予足够的空间和设备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颗炽热的心,因为手上捧着的,并非死物。

“其实真的不简单,因为不能说停就停,就算碰到疫情,动物每天还是需要进食,兽医团队还是得待命。这个行业,经验和热忱最重要,若没有亲力亲为,即使很多大型企业想做也做不了,因为我们对待的都是有生命的东西。就像一只乌龟,你没有去观察它,它不会主动告诉你,我今天肚子痛,不想吃东西,或是我伤风了、生病了。

观察,包括粪便的变化、叫声、进食习惯、眼神是否灵动、行为活跃度等等,任何一处出现异状,都得留心。“比如,平时你一给食物,全部都会跑过来,但为什么有一只今天不来了,可能就有问题。”

而这份细致且耗时的付出,终会体现在动物对人的亲近程度上。

“为什么我们园里的动物看到人会主动靠过来,其实动物很简单,它对你有信心之后,它就不怕你,它就会接近你,如果它对你没信心,一就是咬你,二就是跑。”

建立信任纵然需时,但方法倒不复杂、艰难。

当初,方训勇看到国外有人将浣熊当宠物养,加上自己也很喜欢,于是史无前例地将浣熊引进大马。初到陌生境地的浣熊紧张又害怕,“我一开门,它就像野狗般狂叫,很凶的样子。所以,不管早上还是半夜,只要我有空,就跑去和它对望,再拿食物引诱它。对望了一个星期,它才愿意向我靠近。”

待暑意稍退,方训勇热心导览,为我们仔细、幽默地介绍宠物园里的动物。这一次,浣熊终于出来了。(摄影:魏雁颖)
宠物园里的动物多不惧与人亲近,这有赖此前方训勇和工作人员耐心对待,获得它们的信任。图中所见的是迄今唯一一只在大马出生的羊驼。(摄影:魏雁颖)

“不只是狗,所有动物都有灵性”

除了浣熊,在方训勇的宠物园里也能看到不少国内罕见的动物,比如粉水牛和白乌鸦,《狮子王》里的“丁满”狐獴,以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羊驼等等。“我们引进来,让它们繁殖,这样一来,大家不用出国,也能在本地认识、接触多一个品种。”

而他所选择引进、饲养的,一概都是能够与人相处融洽的温驯物种。“我不会去碰老虎、狮子或大象,我不做这种东西,因为我不喜欢,而且这些大型动物应该生活在大自然,不是被关起来。”

方训勇是第一个将羊驼引进大马的人,他笑说:“那样小朋友不用出国也能看到这些动物。”(摄影:李淑仪)

话虽如此,此前他曾获得信任,协助王室照顾一只小老虎,每天陪它玩耍、散步。直至一年半后,儿子的出世让老虎心生妒忌,才罢休。“本来小老虎的眼睛是黑色的,很可爱,当我一抱起儿子的时候,它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我就不敢养了,把它送给动物园。”

期间,他亦曾因一时疏忽,在回应他人呼唤而转身的瞬间,被老虎从背后擒捉,咬了一口。“但那不是攻击,它是在跟我玩。老虎不会从正面发动攻击,这也是为什么原住民跳舞时会在后脑勺戴上面具,防止老虎从背后袭击。”

但即使是再凶猛的老虎,还是看似没有情感的小鸡,方训勇认为,所有动物都有灵性,只要经过一定时间相处,用心对待,建立信任后,都能与人产生情感连结。

“人们常说,狗是有灵性的动物,但如果今天你带回来的是一只鸡,从小养到大,它看到你还是会很开心地扑过来。而如果被动物咬伤,那一定是我们接近或处置的方式不对,绝非动物的问题。”

方训勇曾在9年前协助王室照顾一头小老虎。右图为他与雪兰莪王室东姑苏莱曼(Y.A.M. Tengku Sulaiman Shah)的合照。(图片来源:受访者)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2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李淑仪

《访问》编辑兼记者。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魏雁颖

《访问》实习生,愿望是世界和平。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