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永乐多斯 X 徐嘉得:母亲

在每个人的心中,“母亲”代表着不同的意义,甚至在人生中的不同阶段谈“母亲”,也极有可能会得出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尤其是在自己也成了别人的母亲之后。 育有3名子女,如今已升级为“奶奶”的永乐多斯,自嘲是一个“放松的母亲”,对孩子的课业从来没有严厉要求,最重要就是让孩子快乐、健康的成长;晋升人母已有12年的徐嘉得,虽然自认还有许多要学习的地方,但一路以来的经历却让她有了一个小感悟——当父母,一定要先学会“放过自己”! 永乐多斯与徐嘉得虽同为人母,若细分起来,两人却是生长于不同世代的“母亲”。过去和现在当母亲,面对的挑战是否相同?从“母亲”该扮演的角色到教育孩子的方式,她们有着怎样的不同见解?两人的成长经历,又是否影响了她们如何当一名母亲? 除了可以透过音频聆听这次的对话,《访问》也将两人的精彩对谈汇整成文字,以下对谈,永乐多斯简称永,徐嘉得简称徐。

您也可以透过以下平台收听《对话》:SpotifyApple PodcastsGoogle PodcastsAnchor FM

永乐多斯与徐嘉得对话文字内容

:永乐姐,我们应该是有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吧?

:是啊!真的好久了,那时你还没有结婚呢!现在身份不一样了。

:现在最大的孩子都已经12岁,第二的是9岁。永乐姐那个时候还没有当祖母!

:真的,我的身份也变了,我们都“升级了”,哈哈!怎么样,你带小孩有什么心得吗?

:也不敢说心得,12年来经过的很多个过程都不一样,刚好今年又遇到了疫情年,自己在工作上也有一些转变,离开服务了有20年的职场,也不算回归家庭,只是会把比较多时间放在家庭。永乐姐呢?

徐嘉得(左)曾任NTV7及八度空间电视时事节目监制兼主持人,永乐多斯(右)则曾担任大学讲师、电台节目主持人、演员以及作家等,拥有多重身份,亦是安亲班“永乐教室”的创办人。(摄影:颜祖威)

:其实我很盼望有小孩在旁边,可是因为疫情,他们不能够回来,见不着他们。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儿子在国外工作,怕小孩不能上学,那时候马来西亚情况比较好,就把小孩带回来,那时候小孙子都在家里,好高兴。因为我是很喜欢小孩的,结果台湾疫情比较好一点了,他们就全部都走了,我就怅然若失了很久,很羡慕你还有两个小朋友在家里。

:永乐姐,这没什么好羡慕的,因为当中的苦,我相信永乐姐之前也经历过,只是现在忘记了是吧?

:我觉得那个时候,妈妈好像没有那么难当,现在我听我儿子说,照顾小孩忙不过来,我说你们才一个两个,像阿嫲他们都七个八个小孩,那怎么办呢?可是说起来,那个时候的妈妈好像特别厉害。

:我们都觉得以前的妈妈很厉害,是因为家里的孩子都很多,也顾得来。现在我们家里只有两个,好像都搞得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应对”他们。尤其像现在是疫情当下,家里小孩都在上网课,每一天单单只是要烦他们吃些什么东西就够了,一日三餐……可能不止三餐,因为他们上完一堂网课就会跟你说,妈妈,我饿了,哈哈!永乐姐的孙子大概有多大了?

:小孙女是5岁,她还有个小弟弟,现在刚刚1岁了,都还是很可爱,很小的小孩。他们之前住在这里的时候,倒是让我想起他们的爸爸,小时候在家里的情况。我看我儿子带孩子,也观察到媳妇怎么带孩子,我有时候觉得,他们真的是很紧张,然后带小孩的压力很大,我跟他们分享的时候他们都说,妈,大概只有你那个时代的人是这么想,现在的爸爸妈妈都是这样子,都是很紧张的,而且都还是觉得自己做得没有很好。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其实已经做得很不错了,可是他们会觉得根据这本书,根据这个演讲,或是根据那堂课,觉得自己做爸爸妈妈还是不及格。

永乐多斯与三名孙子女的合照。(图片来源:永乐多斯)

:我觉得我自己本身的观察是,我有比较“放过”我自己一些。

:那很好。

:其实孩子每一个阶段,都是父母亲重新学习的一个过程,现在面对的难题又不一样,孩子要步入青少年时期,就是反驳啊,或是他们情绪上的变化,那又是另外一堂完全不一样的课。可是我对我自己的要求是,凡事中庸就好,就放过孩子,也放过我自己,虽然在孩子的眼中,还是会觉得,妈妈你可以不要那么小心吗,可以不要什么事情都那么担心吗,他们会觉得爸爸比较能够放心,可是我自己潜意识里会提醒自己,是时候要放开一些,但还在努力当中。

:这样看起来,你们家扮黑脸的是你?

:对女儿来说,她会觉得妈妈是比较严厉的,对儿子来说,他会觉得爸爸比较严厉,很自然而然的,也不是我们要扮什么脸,我们对每个孩子的方式会不一样。

:我这个妈妈,我想是最放松的一个妈妈,从来都对孩子要求不是很高,读书的时候我常常跟我的儿子笑我的老二,老二是非常大而化之,我看是老庄最好的“信徒”,什么都不管的。我就跟他说,你知道考试的时候,你救了很多小朋友,他说为什么,我就说因为每次考完试,很多家长朋友都会打电话给我,因为觉得这个妈妈书读得还比较多一点,探听一下孩子考得怎么样,一听你的成绩以后,他们都很高兴说,原来永乐的孩子考这样,那我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我说你救了很多小朋友,不用挨打挨骂。

:我自己的情况是,其实孩子的学业方面我都管得没有那么多,可能我懒惰,哈哈!

:那我应该要跟你握握手,我也很懒惰!哈哈

:因为觉得说,他们从小基础都已经打上来了,就让他们自己去跟老师、同学,自己去学,就算我讲,他也未必听。就是可能我教你这个字的发音,不应该这样发,可是孩子还是会认为说,学校的老师才是对的。我有好几个姐姐是当老师的,她们从很早就给我一个很好的忠告,说不要企图去质疑孩子们的老师,我就一直记得这个“金玉良言”,所以我就说,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跟他们的老师学。孩子现在都已经12岁,小六毕业了,也建立了自己的学习方式,我觉得这是平时生活里就有给他们的锻炼,我们也不需要去担心那么多。

徐嘉得一家四口的合照。(图片来源:徐嘉得)

:是。我这个妈妈常常想说,人生活在世界上,我们自己都说想活得快乐,然后能够活出自己,你看像我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个性真的完全不一样,譬如说我刚才讲的老二,他就是什么都无所谓的,可是我的小女儿就什么都很有所谓,她什么都很在乎,你也不用管她,她就自己要求非常高,我都要告诉她说,不要那么紧张,没有关系的,考不到100分没有关系,所以每一个小孩个性不一样。我觉得我这个妈妈就是,那个比较紧张的就告诉他说,不用那么紧张,可以放轻松一点,那个比较太轻松一点的,我就要在后面推他一把说,拜托你,你也起码要考及格吧!总而言之,看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是个什么样子的孩子。

我从来没有要求孩子要非常出类拔萃,因为我自己也不是出类拔萃的,如果我的爸爸或妈妈那时对我有那么严格的要求,恐怕我今天也不会活得那么开心。所以这是我自己对小孩的要求,他们应该是觉得,这个妈妈还可以啦,还蛮轻松的,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在背后给我打分数。

:我的孩子如果现在给我打分数的话,应该很低……哈哈!我的话,经常会跟我的孩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觉得这是最简单的一个做人方式,我作为一个妈妈,我也不想经历这样一个人生,所以就不会把这样的人生强加在你身上。像我的女儿,就快要上中学,我在让她选中学,做这个抉择的时候,我自己也做过很多的思考,我唯一在想说的是,我可能不能给你最好的,可是我觉得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中等的,让你可以很好发展,至于你要找更多的机会,或者是能够有更多的一些资源什么的话,可能你要靠自己的努力。

我自己是本地大学毕业的,那我总要为你保留一个可以上本地大学的条件,所以我就说,如果上国中,只要校风不错,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且考试可能不用考很多,虽然我很喜欢独中的环境,可是要考两个系统的考试,如果让我再重新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我自己也可能不太愿意,我就问她说,你想要这样吗?后来我女儿说,她是可以的,她可以考两个考试,那我也会跟她说,不考两个考试的话,她可以有更多时间去参加其他活动,最后她再自己决定她想要上的中学。

:现在的妈妈好像操心的事情很多,像以前,我们的妈妈主要是在管我们,管家事,因为以前孩子多,现在基本上都是管外面的事多,以前的妈妈好像不会像我们现在去(帮孩子)分析,她就是跟爸爸一商量,说你就是走这条路,就往那里去走。像我自己,我觉得我妈妈是我自己心里很佩服的一个妈妈,她非常有勇气,我是一个很胆小的人,没有遗传到妈妈的勇敢,是我一生觉得最可惜的事情。

:可能妈妈影响你另外一面,你自己没有察觉到?

:没有,妈妈真的很勇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妈妈才刚刚进大学一年级,她就去参加青年军,到军队去做随军记者,跟着军队等于是去打仗这样,多么勇敢啊!然后到了60岁左右的时候,妈妈因为脊椎骨出了问题,医生就跟她说,你这个要治的话,恐怕只有开刀,可是开刀有可能导致全身瘫痪,为了这件事情,我们全家还一起开会,就说有这么大的风险,我们就建议妈妈说,如果可以忍耐,还是尽量不要动手术,可是我妈妈自己非常坚决,她说你不知道我的那种辛苦,就算是瘫痪我也愿意接受,可是我一定要动手术,所以我们也尊重她的意思。在很多方面,妈妈有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和影响,可是我觉得最让我觉得可惜的是,我没有完全遗传到我妈妈。你妈妈呢?应该也对你有很大的影响吧?

:我妈妈对我的影响会比较间接一些,因为我母亲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从来没有跟我妈妈相处过,我妈妈那个时候算是高龄产妇,我是家里是排第九的,家里算是很传统的大家庭,而且是非常中国式的大家庭。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和祖母都是从中国南来的,我们这一代是在马来西亚出世的第一代。我出生那一年,我妈妈已经41岁了,所以在当年算是高龄,而且她那个时候又有高血压,之后就去世了。

左图为徐嘉得刚出世时,与八名兄弟姐妹的合照;右图为徐嘉得过世的母亲。(图片来源:徐嘉得)

:是生你的时候就去世了?

:对,所以我的生日也是我妈妈的忌日。

:噢!没有见到……可是妈妈见到你了?

:我也不懂有没有见到,根据我姐姐的描述,那时候是兵荒马乱,就连我报生纸上面写的出生时间也未必是对的。嗯……妈妈对我的影响,我觉得分成三个阶段,我自己当了妈妈后,我有一直再整理,我觉得这个联系是很特别的。在我还没有懂事的时候,妈妈对我来说,近乎是信仰,这样的一个存在,因为那时候在成长的过程里面,当遇到挫折或伤心的事的时候,就会想妈妈。那时候会有怨言说,为什么我没有妈妈。记得我们小时候,看邵氏那个时代的电影,不是有一部叫《七仙女》吗?那时候我想象的妈妈就是站在云上的,探头往下看人间的,所以我伤心的时候就会看云,跟我妈妈说,我觉得那个是一个很奇怪的一种寄托,那是在懂事之前。

懂事之后,我现在回想的话,我觉得有句话对我影响特别大是,天生我材必有用,虽然听起来是很俗气,可是那时候当我开始懂事的时候,我会觉得说,我这条生命的得来是因为有另外一条生命的替换,所以我不太敢浪费生在我身上有任何可能的才能,对我来说,那又是另外一种提醒,一种敦促。

第三个阶段,妈妈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一个连接,尤其是在我自己当了妈妈之后,我才知道说,原来母女之间是这样一种感情。我记得我在生大女儿的时候,在做月子期间,我会自己掉眼泪,原来有一个女儿是这样的感受,所以我会自己回想说,如果我的妈妈当初知道自己必须离开这个新生的baby,她是什么心情。我现在回想起来,对我的自我价值也有了不一样的定位,因为我从小到大,我会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遗弃的那一个,是不是妈妈不要我了,所以她走了,到我自己成为妈妈之后,我才知道我并不是被遗弃的那一个,我是那个宝贵的生命,那种延续的感觉。

:对,妈妈一定很舍不得。

:对,所以我虽然没有跟妈妈相处过,可是她好像一直都没有缺席过。就在我这个人的身心灵成长上,她都有存在。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生命的连结。

:就是没有见到妈妈,可是冥冥之中你总觉得她在旁边……就像我妈妈过世了也差不多,今年是第九年,我常常有的时候还会突然觉得说,这件事情我要跟妈妈分享,想跟妈妈讲,因为以前都是打电话给妈妈。我觉得妈妈跟我们的一生,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很密切的连结。

:是,到我们自己当了母亲以后,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可能就不一样了。

新时代母亲应把自己活成“主角”

:现在这个时代当妈妈,好像变得越来越不容易,永乐姐的观察是怎么样?

:基本上,我妈妈是很开明的妈妈,那个时候我们可以一放学就跳到床上跟妈妈讲,我们今天学校怎么样,认识的男孩子怎么样等,所以我很想做这样子的妈妈,要像我妈妈一样,我的孩子什么都可以跟我分享。可是等到自己做了妈妈以后,就我爸爸的那一套,也有些跳到我身上来了,我也开始要板起一些威严,不过基本上我还是照着妈妈去爱孩子的那个方法去做好我的妈妈(角色)。

不过现在的妈妈,我觉得辛苦的地方就是太多书,太多资讯,自己一天到晚要想,我这样做得对不对,我就看我媳妇有我孙女之后,书桌上的书好多本,单是要不要四个小时喂一次奶,还是说孩子一哭就要喂奶,这个她就已经非常困惑了,再来是要喂母奶呢,还是喂人奶呢,睡觉的时候要陪孩子睡,还是要训练他一个人睡,要关灯呢,还是不能完全关灯……我就会想起我孩子小时候,我有没有做这些?好像都没有,他只要睡了不要吵我,我就很高兴了。

:可能是第一个孩子吧?第二个可能就放松一些了。

:我觉得我观察到的,好像是那个样子,对待第二个孩子时,她发现第一个经过她的训练以后,也不见得多么好,所以第二个她就真的有点想,算了,第一个管得那么严也是这个样。

:我觉得妈妈都在学习,就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当妈妈。就算是同一个爸爸妈妈生的,不同的孩子就是有不同的个性,所以每一次当妈的经验都是重新的学习。像我自己本身的经验是,有很多不同的管道。就有很多不同的资讯,可是我觉得整理后发现,其实我们需要做的是管好我们自己,而不是去管孩子。如果你管好你自己的话,孩子们看到你怎么管好你自己,可能那也是一种更有效的学习。当然还是会有挣扎的时候,但最近这几年吧,可能人到中年,就会比较放过自己一些。

:我是觉得,教育还是身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觉得我妈妈,一辈子都是照着自己的方式活,像她去从军,这都是她决定的,因为也是在战乱的时候,我的外婆也管不到她了,不然也不会让她去从军。她对很多事情,她有她的主见,然后她觉得那是她人生想做的事情,她就会去做,她也让我们这个样子,就是我想要做什么,我跟她说,她基本上都会觉得可以去试,那个就是妈妈的身教,我觉得她的勇敢啊,坚强啊,好学啊……我妈妈很好学,她到80岁还在学电脑,这些都让我一辈子都受用不尽,因为我觉得她就站在那里告诉我说,其实走这条路不错,她没有勉强我说,你要照着我的方法走,她就是一个很好的身教。

:我觉得自古以来的妈妈,在当了妈妈之后,就慢慢把自己活成一个配角,就你是谁谁谁的妈妈,你已经不是你这个个体了。所以最近这几年我的想法是,你要先把自己活好,像我每次跟孩子说,你先把自己照顾好,你把自己爱好,就会有人来爱你。这样我也要提醒自己说,我要把自己爱好,这样孩子才会爱我。所以会做一个调适,我也要把自己活成一个主角,我不能凡事都以孩子作为一个最主要的出发点,去思考很多的课题。

举一个例子,就算是打扮都好,很多女性朋友当了妈妈之后,一方面是时间问题,尤其是孩子还比较小的时候,打扮就好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你看,很多时候妈妈都是最邋遢的那一个,出门的时候,孩子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妈妈永远都是最后一分钟赶出去,穿着拖鞋之类的。孩子现在长大了后,会给自己多一点……借口吧,说我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其实在这方面也直接会影响孩子,他们也会想说,美丽应该是这样的,审美观其实也是很重要的一种学习,所以他们在这方面会有要求,对自己的要求,这算是给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性,要学会自主的一个提醒。就是不能够当了妈妈之后,就变成谁谁谁的妈妈,有的时候,自私一点是好的。

左图为永乐多斯与母亲的合照,右图为永乐多斯与父亲的合照。(图片来源:永乐多斯)

:其实我妈妈就是很爱漂亮……也不是爱漂亮,她是觉得,只要离开卧房,她就是应该可以见人的。所以我们从小看到妈妈出来,永远就是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比我们都还注意,那妈妈是受外婆的影响,所以很有趣的,一个妈妈影响一个妈妈,妈妈影响到我们,我们有妈妈在旁边,我们就非常注意,要打扮到好好的。

而且你刚刚讲一句很重要,就是我爸爸很希望我妈妈留在家里照顾我们,不愿意我妈妈出去工作,妈妈为了我们五个女儿就没有出去工作,其实她也受过很好的教育,所以她一直觉得这个她很后悔,觉得她没活出这一点,她就一直跟我们讲说,绝对不要放弃你的希望,就算你结婚,还是要有你自己。

所以我们五个姐妹都是这样,结了婚,就算有了孩子,我们还是没有放弃我们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从结了婚以后,就像你一样,还是工作、家庭,虽然蛮累的,不可能会做到完全兼顾。有的时候会觉得,我会不会对孩子有缺失,有的时候会觉得,工作上是不是完全做的好,有的时候会觉得,我这样做对不对,真的很累,可是毕竟也过了。当然我很感激我先生,因为像我爸爸是不愿意我妈妈出去工作的,可是我先生愿意在我后面配合我,让我可以活出自己。讲起来,我们两个人也算蛮幸运的,后面还有一个男人可以支持你,这个很重要。

:说到家庭、事业两方面的兼顾,我经常都被问到这个问题,怎么样能兼顾得好,我的回答也是很老实的一句,其实没有兼顾得很好,它并不是……你把它放在天秤上面,两个可以平衡的,这是不可能的。像永乐姐说的,另一半的配合非常重要。刚好我还在职场上服务的时候,我先生的工作时间是比较自由的,可以自己去调节,很多时候他陪孩子的时间,比我陪孩子的时间还长。

但是我也不会觉得内疚,因为我会让我的孩子知道,你的妈妈在做些什么,不是把你们放在家里不管,去做不该做的事情,所以孩子经常会到我工作的地方去,他们也知道新闻是怎样做出来的。

我觉得这一点要对现在很多在职场上的妈妈说,可能要让你的孩子知道说,你到底在做什么东西,我不觉得说这是对孩子的亏欠,而是你们也在用你们的自身的经历在告诉他们说,就算你是一个女生,男或女都好,你都应该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付出,这样的一个岗位。他们也知道爸爸在做什么,虽然他们后来会跟我说,以后不要进电视台工作,也会跟爸爸说,以后不要进保险业,因为他们知道很辛苦,但我觉得让他们知道是一件好事。

:像我常常出去演讲,很多现场女性观众也会问我这个问题,永乐博士,看到你日子过得很光鲜,又照顾到孩子,又可以到处演讲、写作,你是怎么做到的?我都会讲,不是那么容易。她们就会跟我分享她们碰到的痛苦,尤其是在城市里的妈妈,譬如说爸爸每天出去工作,即使晚上不回家吃饭,没有人觉得爸爸怎样,可是妈妈工作,即使到5点钟,回家要马上炒菜,蓬头散发的,还要赶快抓小孩来念书什么的,你没有做好的话,人家就会怪你说,你这个妈妈为什么要出去工作,为什么你没有好好照顾小孩。

其实我自己也会有这种情况,以前在大学教书,一下班回家就要一边炒菜,一边要教我儿子听写,他们听写,我就要检查对不对,那段时间就真的好像在打仗。到了95年,我就有一个想法,做妈妈很辛苦,要担心小孩功课跟不上,在学校的表现好不好,或心理方面有没有问题,所以我就办了“永乐教室”。永乐教室的出发点,就是想帮助职业妇女的妈妈,如果孩子到永乐教室来,功课全部都跟你准备好了,回到家,孩子就可以跟妈妈相处,而且小孩子有什么问题,老师观察到也可以跟妈妈分享。那时候我做得也蛮高兴,因为不止我的孩子放在里面,同时我也照顾到其他小朋友。

社会、国家其实也应该要替这些妈妈做一些事情,因为妇女也是社会很大的资源,如果能帮忙照顾孩子,那妈妈回到家里,那个时间就完全是亲子时间,星期六星期天也可以完全不管功课,或者说下课回到家,就是妈妈跟孩子讲故事,玩,我觉得就是很美妙的时光。如果妈妈还要担心菜没有煮好,孩子的功课,那我就觉得太辛苦了。

永乐多斯一家五口的合照。(图片来源:永乐多斯)

科技入侵生活,父母该如何跟孩子沟通?

:从以前到现在,我们都说父母要跟孩子当朋友,可是来到这个时代,挑战好像不太一样,因为孩子会跟手机形影不离。举个例子,他们每次上完网课后,就会跟同学约玩线上游戏,我就会说好,让你们玩一个小时,但一个小时会变一个小时半,一个小时半会变两个小时,很难把手机收回来。而且他们会给我一个我很难反驳的理由,他说他没有机会见朋友,那打游戏的时候还可以聊天,说这是他们的社交……

:我好像那个时代没有这个问题,我真幸运!像我爸爸的时代是威权时代,爸爸说no就是no,不管是什么,我那个时候大概玩手机也不可以。但是现在,就连我丈夫都说我变成了一个手机迷,从早上起来到晚上睡觉,都离不开手机,所以如果去怪小孩不可以在线上,上网,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很多爸妈说,现在要了解小孩,要从社交媒体上去了解,是不是爸妈也要下放,也要一起进入这里,才有共同语言?对我们那个时代的妈妈来说,没有这个问题,我们要怎么调整我们的脚步,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这个我要跟你学了。

:我自己的经验可以参考的是,让他们多接触不同的东西吧。举个例子,上星期我们到适耕庄稻田走了一趟,虽然我们在那里也是拍照,孩子拍照后可以上传照片到Instagram,但至少带孩子到户外,接触一些平板接触不到的世界,也许到后来殊途同归,他们还是透过数位平台跟朋友交际,还是在数位世界里面,可是他们可以走出手机,去看不同的东西,接触我们真正生活的世界。

:对,起码有一个平衡,再怎么讲人是一个自然的产物,人性不是机器,我们现在太多时候在虚拟世界里,我觉得还是要让小孩从那个世界出来,可以知道人的体温是怎样的,情绪是怎样的,感觉是怎样的。你说这句话,机器没有反应,但可能会伤人的心,或是让他很快乐,这些我觉得还是需要我们去教的。因为现在的小孩对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伤你的心,他也看不到,无所谓,因为反正都是在网上。

徐嘉得一家四口的合照。(图片来源:徐嘉得)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父母亲要先放下手机,先做哪个走出来的角色,才能把他们带出来,去世界做不同的探索。但后来还是回到那一句,中庸之道,不要太过极端,像孩子小的时候,我也接触过华德福教育,他们很推崇大自然,完全不能接触电子产品,但后来我觉得还是要让孩子跟真实世界有连接,所以两方面都有接触,至少让他们自己去选择比较熟悉哪个世界,不能去到太极端。

:当然我们也有要向小朋友学习的地方,在科技产品方面,他们实在太厉害了,这是我们要去学习的地方。同时,他们也要从我们身上学到好的价值观,好的待人处事方式,人生观,审美观,我觉得这些都还是一个历久常新的一样东西。

:不管是孩子,爸妈也好,都还是必须不断学习,就怕父母亲一直强调孩子要学习,自己却不学习。

:或是爸爸妈妈忘了自己的角色,把孩子生下来后,就完全没有去注意了,这是最让我担心的。

:所以在未来当妈妈的路上,永乐姐当祖母、外婆的路上,希望我们还在继续学习!谢谢永乐姐。

:谢谢,我也要跟你学习,哈哈!

你也可以听其他Podcast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或音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