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客

【对话】王翠玲 X 吴家润:人工受孕

在21世纪的今天,无论是“不孕症”或“人工受孕”,其实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只要上网查找“不孕症”或“人工受孕”等关键字,就可以找到许多相关资讯。然而,在东方社会里,仍然有不少人开不了口谈“无法自然受孕”这件事。电台DJ吴家润(Yoon)在36岁时才有了“生子”的念头,由于深知年龄越大,自然受孕的难度越高,因此思想开放的她,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试管婴儿(IVF)这条路,在第二次尝试时成功怀胎;近年来以企业家形象出现在大众视野的王翠玲(Chui Ling),则是在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包括两次人工受孕都失败后,最终以自然受孕的方式,成功怀上一对双胞胎。有人曾说,人工受孕最辛苦的地方不在身体,而是心理,两位曾经接受过人工受孕的妈妈,当初又是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如今的她们,又有什么话要对广大的女性和男性说?除了可以透过音频聆听这次的对话,《访问》也将两人的精彩对谈汇整成文字。

您也可以透过以下平台收听《对话》:SpotifyApple PodcastsGoogle PodcastsAnchor FM

王翠玲与吴家润对话文字内容

王翠玲(以下简称翠):Yoon,现在孩子几岁?

吴家润(以下简称润):我儿子三岁。

翠:人工受孕吗?

润:他是人工受孕宝宝。

翠:你试了多少次?

润:严格来说是两次,因为有些人有点误解,他们觉得transfer(植入)算是一次,可是一个cycle(疗程)才算是一次。现在IVF(试管婴儿),人工受孕这件事,其实在全马,全亚洲,甚至全世界都越来越普遍,也有很多人尝试过人工受孕,但还是有人保持观望的态度,或很保守,甚至是有点恐惧它的。那你的两个孩子是?

翠:他们还有几个月就6岁了,然后我是……很奇怪的,我试过两次人工受孕,两次都失败,在最后一次的时候,我的IVF医生就跟我讲,“Ms Wong,其实你可以有一点心理准备,你可以受孕的机会真的只有1-2%”,当时我跟我老公好像被人扇了两巴掌,因为我试过用强的荷尔蒙,就是都不行,因为quality(质量)和quantity(数量)都有问题。所以医生跟我们讲的时候,我们就只好悻悻然回家,但一个月过后,我就突然怀孕了,这个转折真的很夸张。

我还记得那时候心里是想着“既然不能生也没办法了”,结果有一天我在打网球的时候,就想到怎么经期还没来,就趁着空挡去试用之前买了很多都没有机会用的验孕棒,每次还没用,经期就来了,然后验孕结果出来是positive,我也吓了一大跳……我觉得这个真的是我人生当中,天给我最大最大的一份礼物。

润:当时照到两个心跳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翠:其实很怕的,因为第一次照的时候,医生还问我“What have you done?”(你做了些什么?),因为他之前就跟我说过我怀孕的几率很低,所以他看到子宫里面有东西,但是没有跟我讲,只是remark(标注)起来,过了三星期我们再回去,他就跟我说,“对,你真的怀孕了”,而且是双胞胎,我和我老公都不敢相信……这就是我们的开始了。

润:好,第一个问题是,生儿育女一直在你人生计划以内吗?

翠:我们一起答,1,2,3——(两人同时)不是,哈哈!

润:我觉得我们两个比较好动外向,是事业心很重的人,当然我没有你那么重,可是我玩性很重,然后我是那种——不算是自私,我觉得做女人,如果可以对自己好一些,时间花在自己身上就最好咯,所以我到三十岁就买好“姑婆屋”,想说我也不需要男人,不需要孩子的过生活。

吴家润自称“玩性重”,所以一直到36岁以前,都没有生儿育女的计划。(图片来源:吴家润脸书专页

翠:那是什么改变了你?你老公?

润:突然之间肥仔跑进来我的生命当中。我跟肥仔结婚之后,也是两、三年没有在想孩子这件事,因为我也算迟婚,我33岁结婚,我到35岁,36岁也没有认真的想,但是我很清楚了解女性在35岁之后,自然怀孕的几率会一直低到百分之25(翠:几率是逐年降低的),对。

到我36岁生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36岁了,所以到36岁之后,我才认真去看医生,检查的结果是我身体各个机能ok,我老公也ok,一般来说还可以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看会不会自然怀孕,结果还没有等到自然受孕,我就直接去找IVF医生了。

翠: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电台的厕所门口遇见(润:对,哈哈!),当时我的肚子很大很大,你就说你现在在try,我还跟你说你要去找IVF doctor,不要等了,因为我最错就是在等。

我的话,其实也没有打算有孩子,你看我的年代,当时的香港明星,比如郑秀文、陈慧娴、叶倩文、刘德华,我们的那个年代是偶像包袱很重,拍拖、结婚不可以给别人知道,如果你生了孩子,你的market value(市场价值)会突然之间降低,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生孩子,反而一直觉得如果结婚、有孩子,会破坏我的事业。当然现在不同了,大家都在“斗生bb”(比赛生孩子)。

Chui Ling试过两次人工受孕都以失败告终,最终却以自然受孕的方式,成功怀孕。(图片来源:Chui Ling脸书专页

差不多35岁过后,我就在想,如果找不到一个partner的话,我其实有考虑过做单身妈妈,但最难过的一关是我的妈妈,所以就没有再想。直到突然之间遇到我的“老朋友”,就是我现在的老公,那时我跟他拍拖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想那么多,但是他就不用condom(保险套)。有一次在逛药剂店的时候我就问他,“其实你为什么从来不用condom?”他就跟我说,“我要家庭的啊,我最少要三个”,也有说如果真的怀孕了,我们就结婚。结果在2012年的时候,真的被他讲中,就突然之间怀孕了,但是在婚礼的三个星期前,BB就没有了,第一次怀孕其实也是我流产的经验。

所以当IVF doctor在跟我讲“satu lagi”(还有一个)的时候,我是很怕的,因为我有过流产的经验,当我看到doctor的脸一变的时候,我心里就想“惨了,不是又流产吧”……

润:是,每一次去做产检确实是很担心……所以人生规划有没有想过生孩子,我们两个都不是,那什么时候发现无法正常受孕,这个问题有问题,因为现在无法正常怀孕,在医学里面叫做“不孕”,不孕有时候是有成因,有时候是完全没有原因的。如果从医学角度来看,两夫妻性生活正常,在一年的时间里却无法自然受孕,就叫做不孕,但不孕不代表你的性功能有问题。

翠:对,有很多问题,我是属于quality和quantity,质量和数量都有问题的人。可能因为在我最适合生育的时候,我把所有精神、时间都用在事业上。我2012年流产的时候,其实有想过把婚礼延后,也是那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老公是长子嫡孙,压力就来了。当时流产过后就很想去“搏回来”,但是当你越想去“博”的时候(润:你就越有心理压力,越有心理压力就越困难),对。当时3-4年都没有怀孕,我在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是所谓的很难怀孕或不孕。

润:我是不要等,因为我觉得年纪大了。我36岁想怀孕,37岁就直接去做人工受孕的原因,就是我知道自然受孕有点难度,而且我是一个很科学的人,如果经济能力可以负担的话,就用科学和钱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每天量体温,或看着日历算什么时候是排卵期,这些都是精神压力。

虽然IVF越来越普遍,有些人尤其是华人,还是不敢公开讲这件事情,越不公开讲,心理压力就会越大,而且马来西亚没有一个很正规的平台,可以让人倾诉这些事。但是我身边越来越多经历着IVF,计划着IVF的朋友,所以我们也可以互相交流,有情绪出口的话,心理压力就不会那么大。

吴家润认为,人工受孕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因此有了家庭计划后,毫不犹豫就找了IVF医生,选择用试管婴儿的方式来受孕。(图片来源:吴家润脸书专页)

翠:我也想谈一谈有关人工受孕的一些迷思,很多人都觉得it’s against the nature(违反自然),这是我觉得非常非常错误的。因为原材是你的,先不说egg donor(捐卵子)或sperm bank(精子银行)那些,如果你跟你的老公,人工受孕是拿你的卵子,你老公的精子,它不是genetic modify(基因改造)的,只是因为你在授精过程中有一点问题,所以你去找医生寻求协助。

第二点是,很多人觉得“我先试自然受孕,不行才找医生”,她以为IVF一定可以成功。因为IVF是一个过程,很多人都不是一次就成功,所以你要抱着的心态是,至少需要做一、两次,甚至三次,我认识一个朋友是做了六次。

润:我没有看过做IVF一次就中的,前面一定会经历过不同的IVF或IUI(人工授精)疗程,后来才会中jackpot(头奖)。

翠:特别是你过了35岁,你的生育能力真的会一年比一年弱,我就犯了这个错误。我的第一次IVF和第二次IVF,我拖了1-2年,因为我怕第二次去又失败,但最后还是失败。我自己走过这条路,所以我真的建议真计划生育的夫妻,越早做人工受孕越好,真的不要拖。

润:题外话,因为我身边真的太多事业心很重的女生,以前我们在27,28岁,快30岁的时候就会考虑结婚、生孩子,现在很多女生到了33,34岁,都还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如果你决心觉得生儿育女这件事情不重要的话,go ahead,享受你的单身生活,但如果你是想生儿育女,到了30岁出头还没有找到“对手”,而且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就去冻卵吧!冻卵这个手术也有很多迷思,比如:冻卵来做什么?或觉得这个手术很贵,其实几千块就可以了。

翠:以前才是真的很贵,而且无法永久保存,但现在的科技已经可以forever了。坦白说,如果你40岁才遇到一个好的“对手”,但你的卵也已经40岁了。如果你30岁做了冻卵,用30岁的质量的卵子,成功怀孕的几率就比较高。

润:所以我一直跟我身边的朋友讲,“可以的话,去冻卵啦”。我跟你同一个想法就是,如果你想尝试的话,就尽快尝试,再拖下去,对你,对你的钱包、身体、身心灵健康完全没有帮助。

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了怀孕,曾经做过怎样的努力和尝试?我就是直接去做人工受孕,而且是很仓促的,然后第一次失败了之后,我立刻重整心情,做了一些小小的分析,也去找其他的医生看看我身体有没有什么状况,验了无数次的血,都一切正常。后来我才开始做少少中药调理,做了三个月之后,我就成功怀孕,我比一般人幸运啦真的。

吴家润说,自己常常向身边的女性朋友推广“冻卵”,因为卵子的质量会随着年龄增长而逐年下降,所以有生育打算却还没遇到对象的女性,不妨考虑做冻卵手术。(图片来源:吴家润脸书专页)

翠:我的话就真的很惨痛,因为第一次怀孕就流产,第一次IVF也失败。我告诉你,所有可以增加生育能力的方法,我都试过,中医、西医、针灸……针灸是每个星期三次,今天是正面扎30多支针,后天是背面扎30多支针,Malay urut(马来式按摩)我试过,拜神我也试过,其实不要讲钱,单单是你花在这些事的时间就很多。

当时我最怕,最讨厌的就是……但我以前也做过这样的“八婆”,如果你身边有朋友结婚了一段时间,还没有孩子的话,不要问——几时生啊?为什么不生?钱找不完的,你要为你老公着想等等等……然后结婚的给你意见,没有结婚的给你意见,有孩子的给你意见,没有孩子的给你意见,教你一些姿势,做完之后腿不要放下来,甚至还有叫你去喝大肚婆的口水……虽然我都会“嗯嗯嗯”带过,但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因为我们的心理压力已经很大,也不需要拿支mic出来,跟所有人说自己做过哪些尝试。

以前自己没有经历过这个阶段的时候,我也有问过Steve Yap,为什么这么久都没生,是不是你不行,这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去年我终于有机会开口跟他道歉,虽然他不记得了,孩子也大了,但我一直记得,因为我觉得我做了一件很错很错的事。因为我自己经历过,所以我懂那样的心情。

到了第二次IVF,我就比较精明了,不是约了时间就做植入,我花了大概四、五个月的时间,用医生的方法,比如两夫妻一起吃补给品,做好准备才去。12月做了第二次IVF,结果不成功,到1月才自然怀孕。

润:听我们在讲话的人,如果是像我们这样成功怀孕的话,我觉得是一个很幸运的事,但有些听着的人,可能正在经历这件事……因为最近有一部剧叫《未来妈妈》嘛,就是说想怀孕但怀不了孕这件事。我觉得家庭计划不一定要是你人生的唯一一个目标,当然很多人在经历着的,可能会觉得“你说就容易”,好像我身边的朋友,很常来找我问我有关人工受孕的事,因为他们还没有成功,在还没有成功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处于一个很绝望的心态,因为可能试过了一次、两次、三次都失败。

台剧《未来妈妈》由(左起)张寗、郭书瑶、刘品言主演,探讨“婚不婚、生不生、孕不孕”的人生课题。(图片来源:网络)

翠:其实我也很绝望过,因为我看到结婚的有了,有的生了一个,有的生了三个,甚至没有结婚的也有了,然后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看到别人怀孕或生子就会压力很大。但是突然之间有一天,我有一个跟自己的对话,我就跟自己说,如果你一直是保持这样的心情的话,小孩子也不会投胎到一个不开心的人的肚子里,你应该要替身边的人高兴,去恭喜他们。后来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管谁怀孕都好,我都恭喜他们,我就这样想,这样做,后来终于有机会可以做妈妈。

如果你现在很怕很怕,觉得压力很大,虽然比较难,但还是可以尝试换一个角度想。

润:我过做一个IVF的talk,在现场有一百对想尝试怀孕的夫妻,讲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哭,我就问她为什么哭,她说她走不出来,尝试了1-2次后,还是无法成功怀孕,当时我就跟她讲,有多难呢?把门口打开你就走得出去了。

把你的目标设得比较明确——我要有属于我自己的BB,那如果你经济许可的情况下,你就往这个目标前行,就好像你想发达一样,我相信我们的意识可以控制我们的身体。其实也是在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有很多人会保持听天由命的态度,会觉得为什么上天不肯给我孩子,开始自己怪自己、怪你家婆催你生、怪你老公无能为力,这些其实都是负能量。

翠:我也听过很多是我的case,就是试过很多次,但就是你决定放弃的那一刻,才有。为什么?很多人都说是压力,对的,你压力很大比较难怀孕,当你很放松,生活作息也很正常的时候,就比较容易怀孕。但是,如果你叫还在尝试的人不要这么大压力,也很难。

反而你让她试这个,试那个,到最后还是不行,她才会放弃,而当她100%放弃的时候,心情才会真的轻松,像我就是这样。这其实是一个过程,你最后可以有怀孕的机会,可能未必是IVF出来,但是你要走这条路,然后你才可以达到100%放弃的阶段。试着看长远一点,不只是看一次IVF的成功或失败。

Chui Ling以自身经历分享道,有时候换个角度思考,把心态调好后,“当妈”的机会或许也会随之降临。(图片来源:Chui Ling脸书专页)

润:我觉得IVF这件事情,一是钱,二是时间,还有一个最重要就是心态。心态真的太重要了。如果你现在在听,不想让自己去到这样的绝境的话,“有仔趁嫩生”这句话从阿爸阿妈那个年代讲到现在,是非常受用的。

最后,针对人工受孕这件事有什么话要对广大女性同胞说……讲完了,哈哈!对男性的话,我最近上了一个节目,发现IVF也好,自然怀孕也好,很多男人其实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他们会觉得,如果被别人知道他做人工受孕,是不是代表自己“不行”。

翠:现在还有这样的男人?

润:有的,我身边现在还有很多教育程度很高的男性,不配合老婆去做人工受孕这件事,这是最大的问题。首先你们两夫妻要有一个共识,在马来西亚要做IVF,需要是夫妻关系,我们没有去到国外这样flexible(有弹性),马来西亚还是需要以已婚的身份去做IVF。所以我看到的情况是,有老婆觉得需要,但老公不肯去。

其实最新的资料,来自我的医生朋友,很多不孕的情况是来自男性,所以IVF其实帮了很多男人。当然也有很多夫妇去做IVF是因为原因不明,不一定是身体有问题,比如精子卵子就是无法结合。我觉得既然这些是科学可以解决的问题,就不要因为面子的问题一直拖到后面,怀孕变得越来越难,花的钱跟时间也更多。

翠:其实最容易的解决方法是,夫妻可以一起设timeline(时间表),如果到了某年某月某日,都还无法怀孕,就去尝试看看IVF,不要互相责怪。而且如果真的要生,还是早一点,因为不只是关乎你怀孕的年龄,当你的孩子长大时,你也在变老。在听的,要努力,我是一个医生说怀孕几率只有1-2%的,都可以受孕成功,所以一定要有这个信念。

润:就想我的医生跟我说,“You will get there, it’s a matter of time.”(你会成功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你保持一个比较正面的心态,你一定会如愿的。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