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没读过金庸小说? 这有什么问题吗?

跟我同龄的朋友,对年轻一代不再看金庸的武侠小说,甚至不知道谁是金庸,深感震惊。

其实,也没什么好震惊的。

金庸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共同记忆,但不是年轻人的。年轻人不读金庸小说,或不知道谁是金庸,未必不知道谁是郭靖黃蓉杨过小龙女跟令狐冲和韦小宝。

这种情况就像我们都知道孙悟空猪八戒,但不是每个人都把厚厚的《西游记》都读过一遍。就像知道谁是西门庆跟潘金蓮,倒也不是因为读了《水浒传》,更別说是《金瓶梅》

当然,在我们那个年代,还有一种方式认识谁是西门庆跟潘金蓮,就是香港的三级片,而现在的小朋友可能连什么是三级片都不懂了。

现在,多数时候,是电影,电视剧及电玩,让我们更多认识了这些小说的人物与角色,金庸武侠小说也不例外。

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倒不是太大,没读过原著小说,小龙女穿白衣还是黑衣也就无所谓了。只是,有些只存在那个年代追看金庸武侠小说的乐趣,就不是年轻一代,又或没看原著小说的朋友能体会的了。

那个年代看金庸,多的是靠租书,又或者跟別人借的。成套的小说,实在是阮囊羞澀,根本买不起。

书一捧上手,那是叫廢寢忘食,浑然不知时日过。只是,少年时读金庸,追的是故事,颇有囫囵吞枣之意。

本來,金大侠写武侠,就不是给少年朋友看的,写的都是成人版的暗黑童话故事。就像《笑傲江湖》,金庸自己都说了,这是一部政治小说,里头有很多政治的隐喻和影射。

只是,少年时读笑傲,痴迷的是独孤九剑令人目眩神馳的剑法;大學时读笑傲,就是喜欢江湖朋友间喝酒谈笑義氣相挺的热闹。

再后來谈恋爱了,对岳灵珊,任盈盈及儀琳间的爱情,才有更多的感触,甚至隐隐觉得,最适合跟令狐冲在一起的,不是她们中任何一人,而是曲非烟。当然,如果自己是令狐冲,也可能不会跟岳灵珊,任盈盈及儀琳任何一人在一起,而是选择蓝凤凰,哈。

不为什么,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自由,也是金庸写在笑傲里深深的政治寓言,所要追求的。

渡远因为有了辟邪剑法,才能离开莆田少林寺,追求自由。刘正风想要金盆洗手去当官,是想脫离五岳剑派追求心灵与个人自由。只是,不管是左冷禪或是东方不败,或者再后來的岳不群跟任我行,都是想借由门派教规,把每个人的自由管得死死的。

金庸写笑傲时,正是中国政治运动大兴,从反右文革,一波又波,人不但没有言论与行动自由,也没有个人思想自由。

当金庸借令狐冲的口(田伯光逼他下山那一段),说出追求自由的真缔: “我不愿做的事,别说是你,便是师父、师娘、五岳盟主、皇帝老子,谁也无法勉强”,其实也写出了现实的殘酷:偏偏就是自己的长辈,然后老板上司,握有政治权力的人,最能勉强自己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让自己失去了自主及自由。

人越活到中年,在社会经历越多,越发现自由与自主的可贵而不可得时,对笑傲的领悟就越深。

这就是读原著小说才会察觉的细微之處。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许国伟

许国伟,从小志愿当记者,现在觉得好傻。怕被讲不读书才当记者,只好一直读杂书,偶尔就写写评论,傻傻的把笔当屠龙刀。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