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未死,它正在来的路上
| March 2, 2020希盟垮台 希盟政府 慕尤丁任相 民主 聚会 
分享:

2月29日,慕尤丁受委为马来西亚新任首相,民众号召当晚8时30分到独立广场举行集会,对政客表示不满,同时抗议民主已死。

当姐姐提起她想前往集会,问我想不想跟随的时候,我下意识拒绝了。但是,认真审视自己内心的想法后,我发现自己拒绝参与是担心遭受逮捕、扣留。毕竟,吉隆坡警长玛兹兰已表示,这场集会“突然举行,没有通知,没依程序”,所以它是非法的。

然而,正如慕尤丁突然成了首相一样,民众无法在十天前预料到这一场政治风暴,更不可能提早向警方提出集会通知。此外,在集会隔天,即3月1日,慕尤丁会在国家王宫宣誓出任首相。等到十天后才举行集会,那时集会目的早已失去了时效性。

享用晚餐的同时,我不断地思考着,该不该参与。身为一个副修政治的新闻系学生,我了解示威集会和投票一样,都是民众制约政府的重要手段。我们拥有发声的权力,亦可以以和平民主的方式集会。即使上一届大选,刚满二十一岁的我无法参与投票,我也一直呼吁大家投票、走上街头表达自己的诉求,如今却没勇气参与集会。

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要出席。

来到了独立广场,还是可以见到父母带着孩子在一旁玩耍,警察也在现场驻守维持秩序。我想象中的集会,会出现很多我们熟悉的面孔,痛斥着对手的不公不义。然而,这场集会采取公民开讲的形式,有意发言的民众皆可上前分享。这场集会没有发起人,也不涉及任何组织或政党,所以我听见了不同的声音。

新闻报章上所描述的发言者都是激动高亢的,他们愤怒地控诉着后门政府,宣泄着对慕尤丁的不满。这些都是真的,部分的发言人的确都很愤怒、沮丧。但是,当晚有发言者提醒着我们关心弱势群体的利益,亦有发言者是分享自己过去与友族同胞相处的故事,希望马来西亚人和平共处,不会被种族敏感课题而分裂。

(摄影:郑颖)

我想,我们都是以个人的身份出现在集会上,每个人怀抱着不同的诉求和想法,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诠释和这片土地的连结。但是,我们都一样深爱着马来西亚。

晚上将近10时,我们大合唱《Buruh tani》,为集会画上句点。离开前,听说我们之间已有人被警方援引《煽动法令》进行调查;打开手机一看,朋友们也纷纷提醒我要注意安全。人民和平地聚集在一起交换意见、想法,却要害怕被秋后算账,这真的合理吗?

我从社运艺术家法米惹扎那里领到了纳吉小丑肖像的贴纸。(摄影:郑颖)

害怕是必然,毕竟很多时候我们并不了解自己的权利,而恐惧早就深植于我们体内。即使学习了将近三年的政治学,我还是会害怕参与集会。我只能反复地提醒自己,在民主的国家,人民才是真正的老板,是我们挑选了政府。他们应该恐惧人民的声音,他们应该以民为本。面对他们的威胁、恐吓,沉默即是默许了他们的行为。

我们可以失望,但不可以绝望。很多人觉得走上街头、投票之类的会有什么作用,所以选择置身事外。然而,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摆脱不了政治。当我身边的朋友常说他们政治冷感,不了解也不想参与政治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你一定有在乎的课题,比如说动物、环保、网络,这些小事与政治密不可分。”喜欢动物,可以去了解政府如何对待流浪动物;在乎环保,可以去探讨政府处理回收物的方法;离不开网络,可以去研究政府于网络设备的付出。从你在乎的小事开始慢慢了解,再衍生成对政策的认识。

事实上,我仍处于学习和了解的过程。我还是无法记清所有部长的名字(结果他们也不再是部长了),有时候也搞不清政治人物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起冲突。但是,不明白就去查,不清楚就要问。我们必须多阅读、多思考,用知识武装自己,才能了解自己的权益。同时,不要害怕对话,即使立场不同也是可以进行理性的交流。若我们一直处于同温层,只愿意接受与自己相似的观点,缺乏不一样的思考角度,偏见自然会不断放大。

民主未死,它还在来的路上,因此不要放弃任何希望。让马来西亚变成更好的样子是一个漫长的旅程,慢慢来,会好的。所以请大家继续爱着这个国家,一起守护着它。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4 / 5. 评分人数: 4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