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安华
| March 11, 2020公正党 安华 希盟 政治 
分享: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对安华(公正党主席)都是抱有深深的敬意和同情的。

在马来西亚政治史上,真的不是那么多人,像安华长时期受过这么多肉体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羞辱,他的一生都奉献在马来西亚的政治进程,也牺牲了很多和家人相处的时间。

年轻的朋友可能不知道,年长的老马(哈迪)粉可能不记得,在那个老马独裁的高压统治时代,​安华至少曾经带给我们希望,松动了整个威权体制,带来很多政治启蒙。

那时我在唸中学,看着报纸上的新闻,带有精液的床垫被抬进抬出,安华被打到像熊猫,我开始体会到“暴力”这件事情,体会到马帝建构出来的国家神话是有问题的。那时虽然马来人反风大起,但华社一片“要稳定,不要乱”支持老马,我们也只能当个沉默的少数,偶尔听二十几岁的学长们谈论什么是民主政治。

所以有些台湾朋友很奇怪我们为什么这么反老马,他看起来不过是个慈祥的老人。这其实是个生命印记的问题,就好比你如何要求经历过白色恐怖时代的台湾人原谅国民党。你要如何原谅,造就你有限的生命里,留下挥不去的压迫记忆的人?

而这些压迫记忆在马来西亚可能只存在于少数身上,因为很多说老马好棒的年老希粉,他们当年其实也就是说要稳定不要乱的那些。

老马和慕尤丁的政治生命本来完结了被纳吉踩扁了,结果他们现在能卷土重来,先后任相,靠的其实是安华多年的累积和委屈,但被称为民主之父的居然是老马而不是他。要谈大局,安华比所有人都顾大局,他在牢里时,行动党和阿兹敏背叛他和老马结盟,他也是忍了下来。

结果他换来什么,换来一群开明马来人咒骂他,为什么他这么执著于当首相,但这些人从不去问老马,为什么他这么执著于权力,为什么当年要这么残暴地对待安华。

我觉得现在这样的结局对安华来说不见得是坏事,看看晚节不保的昂山素姬。安华如果有任何偏执,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盘棋里,没有人比他承受更多肉身和精神上的痛处,一再地被收割,被背叛。安华也七十多岁了,希望他能好好放下,好好享受和家人的天伦之乐,他做了那时他该做的事,历史终究有天会还他公道,剩下的已经是更年轻世代的事了。

无论这国家多么令人失望,无论政治看起来是多么黑暗,永远记得:

烈火莫熄。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3.4 / 5. 评分人数: 15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我不同意华哥不能做首相只是因为老马这样想要做权利,如果华哥有办法抢得到更多议席,就不需要再次推举老马了,更开明 更好的理念不是可以上位的方法,华哥需要更多手段来处理。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