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的不仅是素食,也是看待世界的立场
分享| July 24, 2020吃素 素食 
分享:

不知不觉,成为素食者已有十五年的时光,难得看到素食成为这两天的话题,忍不住插一嘴。

我妈厨艺了得,放弃肉食等于放弃了成为我妈的继承人,这件事是在很事后才意识到的,成为素食者之初完全没有考量这个问题。这可以说是成为素食者的唯一遗憾,类似一种文化的截断。

成为素食者的机遇,回想起来确是一种机缘成熟的自然状态,完全没有困难和挣扎。在台湾留学的第一年暑假,穷学生想找个不用花钱的暑假之旅,一翻开台湾独立媒体《破报》,就看到了灵鹫山五天四夜佛学营的资讯,包住包吃费用全免,那么好康,马上转头邀约马帮(留台马来西亚学生)们,一伙四人就迅速报了名。

山上风景如画,夜空星星点点,海风徐徐,最重要的是每天的伙食好吃到爆炸,结果对佛法感悟不多,倒是在下山后起了不如就顺势吃素的念头。没想到,那一刻的起心动念,一路走到了今天没有退转,即使过程中遭遇到种种的不便和不理解,但也一一调整心态克服。

有一次和一位投入社运的友人提起我的多重边缘身份:种族、性别、素食主义,她瞪大眼睛看着我说:“素食是其中最边缘的吧!”

我当时很感动她的看见。确实,素食是最边缘的,因为大部份人都看不到其中的“政治性”,而把素食理解为生活方式的选择(而且还是可有可无的选择),其中马来西亚的环境尤甚,对素食者相对不友善。

(图片来源:Pixabay)

曾经有一位共事的长者,常常对素食者(也就是我啦)冷潮热讽,企图要向我证明素食的无意义性,他约同事聚餐总是将我排除。我从来不与他争辩,也没有兴趣和他共餐,最“激进”的作法也只是翻个白眼,不与他多说。

“激进”是不理解之人对素食主义者的偏见,面对各种排除和不理解,素食者最好就是静静不要争辩,默默忍受各种排除,否则就会自找麻烦。

在不理解之人眼中,素食者感到被“排除”其实也是被视为“偏激”的罪行之一。一伙朋友相约用餐聚会,因为不想要配合其中的素食朋友吃素,因而决定独独不约素食朋友,如果此时素食朋友心中生起一股被排除的负面情绪,那就是素食朋友的不对,因为, “谁叫妳选择吃素?”,所以,素食朋友要维持朋友圈,有时要装大方,不要流露半点负面情绪。

如果这社会有更多提供素食菜单的一般餐厅,素食者和其朋友就不需要面临友谊的考验。但一般人都认为,一般餐厅有不提供素食菜单的权力,如果素食者主张自己的素食权益是会被骂的,为什么呢?我们再次回到选择论,社会主流认为,素食是少数人的选择,而且这种选择是不必要的,如果你硬要做一个素食者,那就要忍受生活在主流社会的种种不便。

素食,不像是种族和性别,是与生俱来没有办法选择的,所以素食选择论确实是对的。但重点其实是,选择素食,不仅仅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其实也是选择了一种政治立场,一种看待世界和生命的立场。

即然有其“政治性”,当然会有改变社会的企图,至少,要先撼动这个社会的肉食霸权,要求社会重视素食者的权益,友善对待社会的素食少数,这不应该被视为过份的诉求。然而,正因为社会认为主张素食权益是过份的诉求,而说出一些伤人的话语,我不得不去反思素食主义里头被遗忘的政治性,反思自己的忍受和默不作声。

生态环保运动者 Anna Lappe 说过一句话:你的每一次消费,都在为你想要的世界投下一票。人最政治性的作为,其实就是选择,选择看待世界的方式,选择一种对世界和其他生命更友善的生活方式,选择一个良善的治理,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环境。选择,刚好和许多人以为的不一样,它的公共性很可能大于私人性。

(图片来源:Pixabay)

如果你身处在主流的饮食文化和习惯里,你适得其所,不愿选择其他饮食方式,固然也应该要被尊重。但是,身为社会主流,更必须要看到自己的不选择或放弃选择,恰恰是疏离政治的,是一种面对世界环境问题,消极的不作为态度。这样的“看见”,不一定要变成行动,但至少你的自觉,能提供你另一种看待事情,看待少数的方式,使你不致于说出那些自以为是的话语。这也是主流社会里的个人急于需要的反身性。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5 / 5. 评分人数: 2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