羡慕泰国全民平等?你愿意付出这些代价吗……
分享| October 22, 2020中国 华人 政治 泰国 种族 
分享:

华裔马来西亚人看泰国王室,基本上离不开一点:老泰王“爱民如子,一视同仁”,所以泰国华人有充份的政治和经济权益,值得尊敬(然后不免对照本身的处境哭父哭母一番)。

但他们往往没看到泰国的国族身份是建立在打压母语教育的基础上,也没兴趣了解蒲眉蓬在位七十年,多少人在军事政变中失去性命,家破人亡;而每一次政变,都和维系蒲眉蓬作为核心信仰脱不了干系。

想多理解这方面历史的,可以读一读学者瓦沙娜(Wasana Wongsurawat)的书《The Crown And The Capitalists: The Ethnic Chinese And The Founding Of The Thai Nation》,以及至今在泰国仍然被禁的《The King Never Smiles》,作者是Paul Handley

泰国华人虽然没有印尼华人被同化的惨烈历史,但过程也绝不顺利。事实上,蒲眉蓬大权在握以前,泰国华校林立而蓬勃,和新马一样,很多把孩子送去华校的都是劳动阶级家庭,思想普遍亲中国国民党甚至共产党。由于华裔人口庞大,如何处理这些人的身份认同成了泰国军方的烫手山芋。

泰王蒲眉蓬是泰国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国王,于2016年10月13日逝世,享年88岁。(图片来源:东网)

于是,泰国军方支持的民族主义者在1932年结束绝对君主制以后,就展开一次禁止华文教育的运动,试图建立泰国人的集体身份认同,其中极右的半个潮汕人銮披汶首相最极力打压华教。

1945年二战结束,曾经是日本傀儡国的泰国百业待兴,同时需要国际支持加入联合国,这时候具有否决权的中华民国政府提出一些允许泰国入会的条件,包括放宽华文报禁,华裔移民配额以及恢复华文教育等等,于是很多华校复办。

好景不长。中国旋即进入国共内战,自顾不暇;此时美国扶植弱势的蒲眉蓬,并以大量资金,技术和军事设施把泰国军方变为华盛顿的盟友。最关键是1948年銮披汶靠军方支持再度出任首相,并以“反共”之名重启消灭华教运动(sounds familiar?),得到以美国为主的西方阵营大力支持。

事实上,当年的泰国共产党势力局限于贫穷的东北部份地区,而城镇的华裔根本没多少人信仰共产主义,对中共的支持也不过出于对“强大祖国”的盼望,并未付诸行动,因此丝毫威胁不了銮披汶政权。

但“反共”毕竟能够让曾经在二战期间与日本合作的銮披汶洗底,取得国内外认可,于是“拒绝同化”的泰华社会成了他的祭品。

Handley在书中就提到,1960年代军方在泰国东北乡区的反共宣传经常采用两张大海报:一个代表泰共控制贫民的华裔脸孔,以及泰王蒲眉蓬象征佛祖慈悲的神情。

与此同时,美国、蒲眉蓬和军方培植早已和泰国统治阶级形成“命运共同体”的高阶泰华,尤其在韩战与越战期间,从军工物资、基础建设(修建军机场和大道供美军使用等等),到吃喝玩乐(酒店、餐饮、娱乐、按摩、商场、旅游、夜总会等等),很大部分由这些泰华承包,再分给其他关系网络较为不好的中下阶层华裔,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泰国华商势力,也确立了泰华精英对蒲眉蓬王室和泰国的信念。

泰国年轻人要求解散议会,修改宪法,重新选举。(图片来源:路透社)

所以我始终认为泰华的身份认同先是一个暴力加诸,之后施以怀柔的过程,有一定程度的代价,羡慕泰国“全民平等”的人也应该问问自己是否愿意付出这个代价(一个泰国同事告诉我,她小学时候班上就有同学因为和父母讲中文而被全班人嘲笑)。

而泰国的民主斗争,军方屡次干政以及对蒲眉蓬的信仰,背后都有强大的美国因素。今天我们看到的反瓦吉拉隆功国王运动,其实是四年前蒲眉蓬死后,美国在泰国所确立起来的冷战架构松动的必然结果。

更为复杂的是中国在过去十年急速扩大在泰国以至整个东南亚的影响力,间接挑战了美国的地位。此刻的学运,除了是年轻世代的不平之鸣,其实也是中美在东南亚政治角力的一环,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3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