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与台湾社会
分享| November 6, 2020政治 特朗普 美国 美国总统大选 
分享:

这次美国大选其实很有趣,我觉得这应该是史上第一次,台湾社会为了一个其他国家的选举这么紧张,我印象中从来没有看过台湾人这样,其实美国大选很多国家都很关心,像2016年的时候,大部份的英国人都是支持民主党“反川”,但这个“外溢”的现象,在台湾应该是第一次。

当然我们可以很正面地去看待这个现象,过去常常很多人都批评,台湾人不看国际新闻,不关心世界大事,只会内视视野很肚脐,结果没有嘛,一夕之间很多人可能连美国五十州都背得出来了。这段期间媒体也很多讨论,和美国历史和政治相关的书可能也卖得很好。

这当然归功于台湾社会开始意识到台湾的命运其实不止在自身,也取决于世界大势,当然,包括美国的政治走向。这个情况其实在别的场域很常见,比方说马来西亚华社一直都很关心台湾的选举结果,因为台湾社会的意识形态走向确实会影响马来西亚华社的意识形态,比方说台湾通过同婚立法,马来西亚华人同志圈也跟着有比较大的空间(至少在华社),台湾出现韩流,马来西亚也出现一堆愚蠢的韩粉(而且无法和台湾求偿)。

这种意识其实是好的,在西方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任何政治都是地方政治”,但事实上,我们更可以说:“所有政治都是全球政治”,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只有XX国人可以评论XX国政治这种神话,特别是美国,因为美国最喜欢干涉他国政治,冷战时代动不动就用中情局去推翻他国民选的左派政府。

但这个现象也可以走到另一个极端,就是台湾(其实香港和少部份马来西亚华人也是),有一堆“川粉”陷入集体疯狂和崩溃的情绪里,脸书上充斥各种仇恨的文字,相关的媒体和KOL也迎这些群众,一直炒一直炒一直炒,有些说太不公平了希望美国大乱(如果真的发生台湾不是很危险吗?)。

有些一直在转美国选举“作弊”的假新闻,有些说拜登是中共代理人,中共就要称霸亚洲并吞南海,各种奇怪的资讯都有,而且有些还不是翻译,是原创的,比美国和英文界的fake news还夸张。去到这个程度就有点殖民地在替宗主国喊烧的程度了,其实站在建立台湾主体性的角度,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无论是英国人对美国大选的讨论,还是马来西亚华人对台湾大选的讨论,还有可能会去到源头有一些影响或作为参照,但台湾人在吵川普(特朗普)如何如何,因为语文的隔阂,美国人根本不知道。

确实因为川普近年给中共很多麻烦,所以中共的外宣和统媒开始落井下石表面上支持拜登实际上用力踩川普,但在群众的层次,很多中华胶其实也是川粉。基本上拜登是没有粉的,在华文世界,我观察真正支持拜登的就是自由派川黑,而这类人其实很少,但川粉有两种,一种是(亲)台湾和香港的反共右翼,但很多中华胶也是川粉,因为川普反同父权和爱贬低女性,他们看川普贬低同性恋和女性的爽度和第一种川粉看川普弄中共的爽度是一样的。

但川粉有两种,一种是(亲)台湾和香港的反共右翼,但很多中华胶也是川粉。(图片来源:The Legitimate)

川普的本质并不是反(中)共,川普的本质是极右的教主,那华人社会,不管在哪里都是右倾的社会,所以就形成“一个川普,各自表述”,全球华人和两岸三地一家亲,不管亲共反共统派独派一起爱川普的诡异局面。

我要提醒的是,政治其实是很复杂的事,不是一刀切,也持续在变动,当年希特勒能崛起也是靠反共,结果他一转身就跑去和苏俄签了不互侵犯条约。反之,站在左派的立场也一样,很多极右政府,比如意大利和波兰,反而比左派政府更可以落实福利政策。

自由民主最大的敌人,一是简化,二是恐惧,两者结合就变成“如果不是XXX一切就完了”,然后人民就放弃思考,放弃一切的权利,交给强人和独裁者。

如果这个世界的自由民主,都只是押在川普一个人身上,这个概念本身就比中共更恐怖,和“中华民族的复兴就是看习爸爸”其实没有什么两样。

如同一句老话,民主存在于日常生活里,而不是四年一次的选举投票而已。这次美国大选对台湾社会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契机,关键就在于,台湾社会是否能持续地关心国际关心世界,思考台湾在世界扮演的角色,能做的实际的事,建立更多桥梁和友谊,从一个内耗的introvert的社会,变成一个走出去的extrovert的社会,还是这又只是一波民粹一波暂时的热潮操作完以后什么也没有改变。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3.7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