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内的霸凌事件减少了? 与其当“读稿机”,部长更需要用智慧说话
分享| November 12, 2020国会 政府部门 教育部 
分享:

最近在国会里,教育部长的书面回应说,校园内的霸凌事件减少了,引起了广大的回响,网民纷纷觉得“哇,教育部长的思维,就真的只是这样吗?”,然后就开始在下方谩骂教长的无知,真的脑壳空洞。

这里想要帮教长说说话,也希望藉这个机会提醒其他部长助理和负责国会答辩的部门官员。

首先教长的书面或是口头回答的回应,基本上都是负责国会事务的部门官员负责,程序上来说,在国会复会之前,国会议员以咨询权可以询问部长、部门相关的国务,而部长可以选择书面或是口头来答覆。无论哪一个方式,只要回答就好。

当资料准备好了,就会在国会上交托于部长回应。

因为长期分析国会,虽然不是国会专才,但是我喜欢看各种议员在国会的表现。希望联盟执政期间,我仅仅对时任旅游部长、时任郊区发展部长的表现不满,其他我是满意,也有部份对于我是过关的。

我所理解的是,几乎政府部长都不是“读稿机器”,资料到手后都会谨慎查阅,修改才呈现,所以偶尔会发现希望联盟部长在“读稿”的时候会停一下,然后再确定自己所说的不会引起误会,才再继续。

相反的,国盟政府的政府部长,有一部份是典型的读稿机,昨天(11月10日)早上的部长咨询时间里,有一题关于通讯基建的问题,但正部长却不在现场,唯有请副部长答覆。照稿读的副部长在阅读官员准备的资料里,把官员写的“昨天财政部长提呈财案”……昨天?财政部长不是11月5日提呈吗?

政府部门负责国会事务的官员,在这一点必须要谨慎的准备,更必须了解到自己部门的部长精明程度是偏高还是偏低,来准备讲稿,否则就是“自己做自己的部长一锅”。

而部长如果仅仅只是一个读稿机器,没有审阅能力的话,根本就是自己所属政党的老鼠屎。部长们即便是拿到了讲稿资料,也必须要审阅才能够呈现,而部长们更必须要知道在国会里头说过的、呈现的都会变成国会纪录(Hansard),你说错了就是永远了。

身为政治人物的部长更需要用智慧去说话,即便是你的官员为你准备了资料也好,也必须要视状况而定,是否要读出内容,你的一句话会尾随著更多的影响和冲击!

就好像《Designated Survivor》第三季第二集,总统在工地本来想要就“童婚”事件发表看法,幕僚为他准备了讲稿,在读稿机器上出现了“我反对童婚”的立场;但基于政治因素,他选择越过不读。这就是我所谓的“看情况”。

教育部长,啊,对不起,是教育部高级部长这一轮,真的是被自己官员“搞了一锅”?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追踪《访问》脸书专页,阅读更多有深度的访问,浏览更多有温度的文章与视频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留言

欢迎参与留言,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