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剧之王》到《新喜剧之王》——我看周星驰
分享| February 13, 2019周星驰 喜剧之王 新喜剧之王 贺岁片 
分享:

看《新喜剧之王》之前,重温了20年前的《喜剧之王》。

是的,《喜剧之王》已经20年了。当初在农历新年看了《喜剧之王》,看完心情复杂,有些惆怅。尹天仇和柳飘飘当然不能如王子公主般的生活下去,还好,电影结束了,那终究是一场梦。虽然他们演的是人生如戏。当年《喜剧之王》出炉后,一片争议。这部电影很不周星驰,这部电影很不贺岁片。《喜剧之王》的海报,更是尹天仇、杜娟儿、柳飘飘和那条狗,泪眼汪汪,望向远方。

如今,我们再看到了《新喜剧之王》。没有尹天仇,没有柳飘飘。只有其貌不扬的如梦,拿着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坚持一个演员的梦想。

《喜剧之王》的经典桥段之一。(图片来源:网络)

人生如戏,

人生如梦。

20年后,周星驰老了,我们也是。所以,我们看着如梦一场,泪眼汪汪。

《新喜剧之王》,只有田鸡,都是大陆演员,然而血肉都是星爷的,都是有着香港情怀的。有人说,电影恰似尔冬升执导的《我是路人甲》,但就题材相似,骨子里终究是20年前的《喜剧之王》。

最大的不一样,当然是在角色的刻画,演员风格的演出,不是路人甲。

确实,前面半小时不得不说尽炒冷饭,尤其是仿佛向《喜剧之王》致敬的部分,重现经典剧情,有时候有些尴尬。加上粤语配音,口形不对还是衍生了疏离感的问题。

不过,电影来到了下半段,当新一代星女郎鄂靖文和王宝强的两个角色轮廓越来越清楚时,戏味就来了。而这两人犹如周星驰的感情投射,像是他的演员生涯缩影。

当新一代星女郎鄂靖文和王宝强的两个角色轮廓越来越清楚时,戏味就来了。(图片来源:网络)

20年前,周星驰用了电影《武林圣火令》的主人公角色名字尹天仇,在《喜剧之王》演了一个对演戏和对演员身份执着非常的尹天仇。这角色很单纯,这角色仿佛说着周星驰对于演戏的心境。也可能是周星驰在当咖喱菲,等待时候的想象,不如将《武林圣火令》的尹天仇和《如来神掌》配搭在一起,会不会更有趣呢!?

那时候他已经是香港影坛的“喜剧之王”,人在事业巅峰中但一切的遭遇如戏。如今周星驰已经不演戏了,回头看却是如梦。

我们不时可以看到周星驰从一个跑龙套的,一个咖喱菲成为巨星的励志故事。我们不时看到网上流传周星驰当咖喱菲,躲在明星后面,那个画面滑稽的周星驰。我们看得很励志,但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我来说个笑话,说着说着就哭了。

于是,《新喜剧之王》片尾也有这样的情节,如梦的爸看着大荧幕上女儿当咖喱菲的,其实是不堪入目的画面。旁人都开怀大笑,而只有他看着看着就哭了。

我想,那是百感交集的情感。

鄂靖文在电影中是受尽凌辱和霸凌的角色,执着当一个演员,不断说服自己,最后被骗子骗了,也许演员的梦想也是骗自己。当如梦说,她不是一个演员时,是多么绝望的呢喃。她已经死了。

所以流传她其实在戏中车祸已死言之凿凿,像是言之有理,像是周星驰留下的伏笔,一时说不清,但是撞车后的情节一切都似乎来得太快,就像回看过去的种种,像是一个演员的生涯跑马灯。

如梦和小米的遭遇,有人想起了周星驰和梁朝伟的故事。武侠片中招的做表情、吊威也,咖喱菲的饭盒生活,小演员苦哈哈交流演技等等;电影的细节和装扮,更像是港片时代的咖喱菲想象。

所以,我说广东版的《新喜剧之王》更传神。虽然有时候口形对不到,但是广东对白的抵死和节奏,更是周星驰可以掌握的。所以在香港这电影获得的掌声更多,那情怀永远不假。

所以,当陈百强唱起那《疾风》时,就有鸡皮疙瘩的感动;当那孤独的魂唱起《分分钟需要你》,就有一种温暖。这也可能是周星驰落寞时候取暖的歌曲。

有人说,《新喜剧之王》不适合放在贺岁档期上映。但是当年也有人说《喜剧之王》不适合放在贺岁档期放映,但是就因为在贺岁档放映,它才是多么特殊的存在。也因为《新喜剧之王》动人的还有亲情,尤其那可爱的父母,那常生气,却也最关爱女儿的父亲,也成为了悲喜交加的《新喜剧之王》,最温暖的情感。

那常生气,却也最关爱女儿的父亲,成为了悲喜交加的《新喜剧之王》,最温暖的情感。(图片来源:网络)

是的,《喜剧之王》有其悲情,但最后还是个喜气洋洋的喧闹结束。而《新喜剧之王》,看似励志,也像是周星驰冷眼看梦想,看演员追梦这件事。

年少时,梦想是绮梦。长大后,还在江湖打滚,绮梦终究成为了如梦。

“人生不外是,两个字,如梦。”

我知道,但“如内心有梦便全力追踪,好比天空疾劲野风”。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