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封公开信】长期停摆导致艺术行业濒临崩溃

致:国家安全理事会总监拿督莫哈末拉宾巴希尔、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以及旅游、文化及艺术部部长拿督斯里南茜苏克利

315天,将近一年的时间,剧场无法迎来观众。 

2020年7月,剧场首次重开。我们的联合创办人暨艺术总监祖·哈山(Joe Hasham  OAM)在感谢每一位观众时说道:“没有你,我们的观众……我们什么都不是。” 

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期间,我们每个月都在努力筹募足够的资金。我们常说一切随遇而安,船到桥头自然直。当我们成功的时候,我们的总经理周奕延总会惊呼说:“我们把这个月的桥给造好了!” 

至今,这是疫情爆发后的第15个月。 

我们结清这个月的支票后,银行户口仅剩约5千令吉,我们经常向我们的员工汇报最新进展及下一步措施。当政府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3.0的时候,员工减薪幅度唯有提高到40%至60%。他们在近期内极可能被转换成合约制,这也是我们尽力履行不裁员的承诺。 

我们有一半的收入损失是来自场地租借,只要我们还在闭馆的状态,这些损失都是无法弥补的。2020年的场地租借收入较2019年相比,下降了百分之八十。尽管我们把四部演出搬到线上播映,其所获得的门票收入仅仅是一部现场演出门票收入的一半。 

我们至今仍然看不见疫情的尽头。 

(图片来源:KLPAC)

疫情或许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这是否意味着艺术需无期限停滞至2022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到那时,恐怕任何形式的复苏计划都为时已晚了。

现在是马来西亚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当我们从这场疫情走出来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希望艺术成为当中的一部分呢?我们的观众、艺术家、学生及艺术工作者给予我们肯定答案,是的!那现在就取决于马来西亚执政者的权利了。 

与其把艺术列入禁止清单中,让我们无限期关闭,甚至是最后开放的行业——我们更应该接受事实并做出改变。疫情尚未散去,艺术要如何在安全且最大限度地降低染疫的风险情况下重启呢?

(一)为所有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提供疫苗接种。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及槟城表演艺术中心可成为艺术领域的疫苗接种中心,就如吉隆坡国际机场为航空领域员工接种疫苗。目前,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有6成的员工已经接种第一剂疫苗,但仍然有4成员工正等待疫苗接种预约。我们相信艺术领域里还有许多人也在等待疫苗接种预约,他们也渴望能再次回到工作岗位上。 

(二)允许进行活动及演出录制。剧场尚未解禁前,我们不坐以待毙,线上演出播放是我们生存方式,活动及演出录制可让我们可持续生产作品及营运。我们的录影团队规模较小,演员及工作人员可少于10人。我们现在都快“溺毙”了,我们冀减少繁文缛节和简化官僚制度,我们无法等到国家复苏计划的第三阶段才重启。 

(三)艺术及现场活动与社交活动不应沦为一谈。以新加坡为例,社交聚会限2人,而演出则可以继续,为什么呢?因为观众都需严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看演出期间全程需佩戴口罩,目前剧场也没有形成感染群。而一般在社交群聚下, 您有可能摘下口罩,增加染疫风险。 

(四)疫情严峻,我们理解国家安全理事会目前异常忙碌,国安会可授权各个有关政府部门与其行业业者商讨如何以安全为前提下重新开放。我们可以从小规模的演出作测试,并分析及整理有关数据。而非在无数据的情况下强迫非形成感染群的行业关闭。若音乐家可在每天迎来8千人的疫苗接种中心里演出, 那为什么不能在50人的场地进行1小时的演出呢? 

(图片来源:KLPAC)

(五)我们和一些艺文团体虽获得补助金,但部分补助金只限用于演出制作。 在剧场尚未开放的时候,我们无法使用这一笔拨款。更讽刺的是,我们现在连员工薪资都无法支付了,要如何谈演出制作?请让我们暂且不谈绩效评核指标(KPI)和投资回报率(ROI),目前不是更应该协助艺文工作者生存下去吗?请不要低估大流行对艺术产业所造成的巨大冲击。 

(六)正视艺文界的需要,提供相对的援助及补助金。如果您希望我们在国家复苏计划第三阶段才重启,那您需要协助我们度过第一与第二阶段。

(七)拯救艺文生态系统。剧场如今更需要营运费用的资助,我们冀政府提供场地补贴,以协助艺术家及艺术团体减轻制作负担,好让他们可以再次踏上舞台演出或录制演出,让艺术重启。另外,尤其是在吉隆坡区域,我们希望政府可豁免娱乐执照的一万令吉抵押金,这时候有谁还能负担得起一万令吉的抵押金呢?

为惠及艺文领域,政府可提供购买演出门票者、租用剧场、赞助、捐赠物品的单位/个人获得税收减免的优惠。在这艰难的时刻,那些为我们雪中送炭的资助单位或个人捐款却无法得到任何的税收减免,这无疑对艺文领域来说是大打折扣的。政府已推出数项税务优惠以协助旅游业重启,也鼓励人民本地旅游,但为什么没有涵盖本地艺术呢?再以新加坡为例,资助艺文团体如同慈善捐献,皆可获得2.5倍的税收减免。 

我们并不言弃。 

尽管身心俱疲,我们依然为艺术奋战到底。 

我们仅要求政府公平对待,这也不超过我们应得的限度。至今,还有许多爆发感染群的行业仍然获准营业中。 

我们只求保障我们生计的机会。 

请为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留点尊严

在此,我们要感谢所有在这疫情中一直支持我们的人,他们许多仅仅是普通人、退休人士,还有愿意一点一滴付出的艺文朋友以及我们长期的赞助伙伴。 

我们共同为马来西亚剧场存活而努力。

拿督法丽达·美利坚博士  谨启  

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艺人馆、槟城表演艺术中心联合创办人兼监制

你也可以看:

透过《访问》发布业务配合文章或资讯,可电邮EDITOR@THEINTERVIEW.ASIA或电联011-26670914洽询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8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拿督法丽达·美利坚

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艺人馆、槟城表演艺术中心的联合创办人与监制。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