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穷得只剩下一条项链

我很喜欢买东西也很会买东西。如果可以在简历上加上这一项,我买东西的能力绝对是专业等级。只不过,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其实也有过克制不住物欲而把自己搞得很狼狈的时候。

那时候在美国上大学,生活在淳朴的大学城里,每天除了上下课之外也没有别的事情好做,网购和看YouTube成了大部分留学生的休闲活动。有一次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档台湾的综艺节目,看到了一条名牌的幸运草项炼,一见钟情,喜欢得不得了。只不过那条项炼价值不菲,一条要一千多美金,而当时身为学生的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但又物欲薰心,于是我开始疯狂打工存钱,势必要买到那条项炼。

都说绝对不要小看女人的决心和虚荣心。当时为了买那条项链,我白天帮教授整理data,对著电脑好几个小时一行行记录结果;晚上则在奶茶店工作,领著最低工资,刷洗马桶等样样来。在一段时间的省吃俭用后,终于存到了足够的金额,在即将到来的感恩节假期里拉著男友飞到芝加哥买项链。

经过一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芝加哥O’ hare机场。机场距离市区有一段距离,买了机票和付了住宿费后,身上再也没有多余的钱,于是我和男友决定舍弃昂贵的计程车,选搭火车到市区。当时已接近秋天的尾声,芝加哥的风凛冽又刺骨,在月台上等了一阵后,我们扛著行李箱上了火车找位子坐。美国建国已久,许多基础建设早在工业革命后便已完成,所以放在现代的眼光来看,芝加哥的火车有些破旧,火车上挤满了人,他们看起来心情都不太好。我拉了拉衣服,找到了位子后赶紧坐下去。

火车的车厢看上去很古老,椅子是铁做的,跟前排的距离也很近甚至没有地方放脚,车厢里也没有放行李的地方,于是男友只好把行李放在走道上两只手紧紧拽著,以免行李箱不小心溜走。车厢里的眼睛一双双盯著我们这两个亚洲人,我有些害怕,便把头转过去向著窗户。
火车呼啸而过,伴随著强烈的风把本来就不怎么牢固的窗户吹得啪啪作响,我看著窗户的边边角角其实都已经碎了。窗外的景色也很凄凉,只有一些枯木了无生气。铁做的椅子让我全身发冷,我看著男友依然狼狈地拉著行李,而我冷得颤抖,想著我们其实可以很舒服地搭机场巴士或taxi,为什么我们好好的感恩节假期要把自己搞成现在的落魄模样?想到这里,我突然心里一酸,哭了。

我永远忘不了男友当时一边用力拉著行李,一边给我惊恐又爆笑的表情。

“What the hell,你哭什么?”

“呜呜呜呜呜,我觉得……很……委……屈……”

“委屈什么?”

“现在这样很委屈啊。”

“小姐不过就是搭个火车,而且是你自己要买项链的委屈个屁啊哈哈哈哈哈。”

“你不准笑我!呜呜呜呜呜呜我很委屈啊~~~我为什么要搭火车~~~~~”

“只要你放弃那条项链,我们就可以过土豪的生活了 ~”

“不要不要我要买项链!呜呜呜呜呜~~”

接下来几天,我“很委屈”地只能吃Chinatown炒米粉,“很委屈”地去哪里都必须走路,“很委屈”地不能买其他东西,就这样委屈一轮后我终于买了那条名牌项链。男友啼笑皆非,还故意在我买项炼时让店员多倒几杯果汁给我,他说我现在穷得只剩下那条项链了。

这件事情回想起来我也觉得很滑稽,但也让我学会了,生活应该是内外和谐的。如果我们拥有一条昂贵的项链,那就必须有与之匹配的收入和生活水准,而不是省吃俭用买了一条名牌项链后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从此以后,我的消费哲学升级了。If you can’t afford it twice, you can’t afford it. 只有学会拒绝被物欲绑架,我们才能活得自由和舒心。
噢当然了,这个在火车上暴风哭泣的故事依然传颂至今,现在不论去哪里,只要我提议搭MRT比较快,大伙儿就会不约而同看著我,“欸小姐?你不会觉得委屈吗?”

Oh well……(翻白眼)

编按:本文乃大将出版社授权刊登作品欲购买《想得美》,可浏览大将网络书店;《访问》读者在购买此书时,只要使用优惠券代码“Interviewdajiang”,即可获得10%折扣。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9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林韦佳

毕业于数学经济系,曾逆风闯荡金融业。后创办Ninth Gallery,立志推广文创意生活美学。也是亚洲手创展星马区董事、大将出版社品牌顾问。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