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座谈会采访后记:509一周年之后,我的选票还算数吗?
分享| May 4, 2019509一周年 国阵 希盟政府 座谈会 政治 
分享:

必须说,座谈会这个标题一开始就切到了我心里。

换政府一周年以后,社会的气氛转为浮躁,众声喧嚣。我相信怀抱着同一种关切心情的马来西亚人,不在少数。于是我来到这里。

陈嘉庚基金会和巴生福建会馆,联手举办了一场大型座谈会,公开让民众免费入场。

他们找来了政治工作者刘镇东、颜炳寿、郑立慷、黄书琪、刘华才,学者黄进发、潘永强,以及媒体人蓝志锋。而主持人是陈亚才和何玉苓。

一开始收到消息,说魏家祥原本也应允出席,但最后却临时变卦。

但这阵容的号召力已经相当惊人。巴生福建会馆大礼堂并不小,现场600个座位,很快就坐满了人;还有人另外搬了椅子,窝在角落聆听。

巴生福建会馆大礼堂并不小,现场600个座位,很快就坐满了人。(摄影:陈奕君)

509最直接的价值

座谈会分成两个部分,上半场是为希盟执政周年做一番政绩评估;而下半场,谈的是马来西亚的未来该怎么走。

政治座谈会,在马来西亚非常普遍。公众向来也十足关心、热心参与。

但这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有执政党的成员(还是副部长和国会议员)和反对党成员、政治学者齐齐坐在一起,直接面对公众,畅谈政治工作的得失。

 

而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景象,或许就代表了509的价值。

有执政党的成员、有副部长和国会议员、有反对党成员、有政治学者齐齐坐在一起直接面对公众,畅谈政治工作的得失。这样的景象,或许就代表了509的价值。(摄影:陈奕君)

上半场:施政一周年的成绩单

座谈会有流程。一开始,4位主讲人先各自有10分钟的演讲时间,之后是他们4人之间对彼此言论的回应与讨论。最后,是现场公众对他们的提问。

上半场,要对希盟执政一周年,打一份成绩单。按着顺序,刘镇东、颜炳寿、郑立慷、黄进发一一上场。

现场辟开了许多议题的战场。而相关言论细节,已经有媒体做了文字报道。

8位主讲人除了针对大会设定的主题演讲,也对最近在民间沸腾的时事课题,做了一番隐约的回应。

希盟是否发现,民意开始对他们极为不满吗?有。

但他们有了应对的办法吗?还没有。

有公众在Q&A环节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劝请行动党,要尽快对民众的情绪,做出适当的安抚和回应——你们以前竞选时候很厉害的网宣呢?他这样说。

种族政党模式下的共业

刘镇东说的是,希盟政府始终走在体制改革的路上,包括内阁瘦身、国会改革等,这是执政成果。他对华人族群点出一个尖锐的问题:能不能跳出华人的角度来思考整个治国方略?

在这一点上,我是赞同他的。华人里多种族主义分子,而这些种族主义分子,还喜欢指责马来人都是种族主义分子。

但刘镇东也坦承,在如今的希盟政府里,确实也有许多只从自身族群的角度来思考政策的政治人物。

要我说的话,这就是过去60年来,种族政党模式下造就的共业啊。

颜炳寿到底会不会退出马华?

颜炳寿所使用的语言,比刘镇东和郑立慷都来得“接地气”——少学术用语、少理论脉络,特别擅长挑起草根对精英统治的嘲讽。

值得玩味的是,台上的主讲人和台下的公众,都共同关心一个问题:颜炳寿什么时候要退出马华?

针对这个问题,颜炳寿当天总共回答了3次。

刘镇东(右)与颜炳寿(左)是政坛与政治座谈会的老对手。(摄影:陈奕君)

人民期待太高,所以失望更深

郑立慷姿态诚恳,但说的可能是很多选民听了会不爽的话:希盟没有执政经验,需要更多的时间。希盟要抓紧时间,在执政首二年把“不受欢迎的政策”给落实。

民调下滑?他说这很正常,他们早有心理准备。

嗯,人民一开始抱着太高的希望,现在正在承受“事情没有马上变得很好”的心理冲击,当然会有怨气。

民政党该怎么办啊

拿督刘华才,是民政党主席。这事儿我们知道。

他当天的个人演讲部分,已经变成民政党的会员大会“信心喊话”风格,完全遗忘了“马来西亚未来走向”这个主题。

我听不到什么有洞见的想法。

8位主讲人除了针对大会设定的主题演讲,也对最近在民间沸腾的时事课题,做了一番隐约的回应。(摄影:陈奕君)

我猜她一定看到很多冲击的现象

黄书琪不是讲理论的政治人物。她跟你说故事。

华小白蚁问题,曾闹得沸沸扬扬。但其实,国小和淡米尔小学也有白蚁问题,甚至是比华小来得严重。但中文媒体没报道,华人群众也是不知道的。

因为黄书琪在现场谈起了教育,所以她最直接承受了一些公众提问的怨气,比如STPM课题。甚至还有人问起,能不能减少外劳人头税等问题。

我当时就在思考,是的,因为官民对话的机会太少了,因为民众缺乏反映意见的机会和管道,所以只要逮到这种所谓“面对大人物”的机会,不管对方是不是该课题的当局者、掌权人,老百姓都要喊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诉求和抱怨。

但他们不一定可以得到满意的答案。

新闻自由了,但记者自我设限了吗?

潘永强说,换了政府之后,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度,马上跃升为东南亚最好。

我自己作为媒体人,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现在根本没有人在管我们新闻写什么啊。

也必须说,现在很多中文媒体断章取义、乱取标题的毛病,真的越来越严重。我身为同行都看不下去了。

前朝政府治下,很多事情不能报道。现在一朝解放,媒体却不思进取。

因为黄书琪在现场谈起了教育,所以她最直接承受了一些公众提问的怨气。(摄影:陈奕君)

近乎100%好评率的座谈会

座谈会办在巴生,但却有许多民众不远千里,从新山、八打灵再也、怡保等其他地区前来。

我想这就是马来西亚人的爱国心。

上下半场的Q&A环节,民众反应踊跃,队伍排成一条长龙。

后来我随意和现场民众搭讪,抽样调查:你们觉得这个活动怎么样啊?

不夸张,是100%的好评。

有人提出意见,希望以后可以举办华人、马来人、印度人齐聚的政治座谈会。

有人对希盟政府改观——“我之前不知道做政府有那么难”。

我也发现,许多长辈的资讯来源确实很狭隘;报纸和电视新闻没报道的东西,他们就真的不知道了——“我希望以后可以常常有这种地方的座谈会,这对我们小贩来讲很重要,很多事情我们之前都不知道”。

每一个不同族群,对政府的期望都不一样

族群之间的鸿沟,没有那么深。我们以为的种族课题,其实是阶级的问题。阶级的问题,就是资源分配的问题、经济地位的问题。

当这些因素被粗暴地裹入敏感的种族、宗教范畴之后,事情就突然变得棘手起来。

509之前,大家有共同的敌人。

509之后,我们才赫然发现,原来昨日的战友,对未来的想象和我截然不同。

和我一起去采访的摄影师,是30多岁的马来男子。他来自北马,在雪兰莪工作之后,安家落户。

返程的路上,他问我:刚才街访的时候,那些人说了什么呀?为什么有人那么激动?

我一一翻译给他听。

说到统考该不该承认的课题,他说其实他不在乎,承认了对他也没影响;他并不明白为什么华人对这个课题那么在意。

我说,因为这是等了60年的平等执念。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