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国王与日本天皇
分享| May 5, 2019令和时代 唐南发 日本天皇 泰国国王 
分享:

过去一个星期,两个亚洲的重要国家见证了各自的元首登基。

5月1日,日本德仁太子接替提早退位的父亲,正式出任天皇,开启了令和年代。

5月4日,泰国的瓦吉拉隆功在父王蒲眉蓬驾崩将近三年后正式登基为却克力王朝第十任国王,仪式隆重而冗长。

很多人不知道日本和泰国在过去的的150年间有许多极度相似的经历:1867年,明治出任天皇;1868年,朱拉隆功出任暹罗国王。无独有偶,两者在任内皆意识到西方列强崛起,亚洲腐朽的政治结构面临崩溃危机,于是励精图治,明治维新为今天先进而现代的日本奠下基础;朱拉隆功对暹罗实施一系列现代化改革,为当代泰国打下基础,最重要的是免于遭西方殖民的命运,日本甚至走上帝国主义道路,导致亚洲生灵涂炭。

明治和朱拉隆功彼此掌权的时期长达将近半个世纪 (两人分别殁于1912和1910年),期间大量学习西方的制度和典章,也极力将国力现代化。因此曼谷和东京类似,有不少当年模仿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的建筑被保留下来;两国也在同一个时期开始大量翻译西方名著和创作,这个传统还延续到今天。

故此,日本人和泰国人讲英文未必如新马和菲律宾人那样流利,他们对欧美发达国家的认识却一点不会少,尤其对流行音乐、服饰、艺术和文化等,更是亦步亦趋,领先亚洲潮流,这些都是过去150年累积下来的成果。

当然,日本在明治之后进入政治动荡不安,朱拉隆功之后的暹罗也是如此。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以后,泰国甚至还成为其太平洋战争的盟国,直到日本战败前才急速转軚,尽显这个东南亚国家识时务的本色。

二战后,裕仁天皇蒲眉蓬国王又都成为美国冷战策略的关键棋子:日本俨然美国在亚洲的经济旗手,负责拨款,贷款和投资,以防东南亚国家赤化;泰国在朝鲜战争/韩战和越战方面发生的作用则更大,简直就是美国军队的大后方,也因此让蒲眉蓬建立了在泰国人心目中的威信,国家也因为美援等等因素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

可以这么说:裕仁和蒲眉蓬的长寿确保美国在东亚和东南亚的影响力得以充分发挥,战略彻底落实;少了日本和泰国两个坚贞的盟友,美国对大部分亚洲冷战策略的效果极可能减半。

但日本和泰国的战后政治结构本质上毕竟有区别。1945年8月以后,裕仁几乎一夜之间成了平民,好几年活在麦克阿瑟将军阴影之下,日本成了君主立宪制国家,天皇无权干涉政治。尽管战后首相如走马灯般更迭,裕仁也确实不再过问政治,直到三年前明仁天皇忽然宣布要退位,才引起坊间猜测他是否以此将安倍首相一军,阻挠后者修改战后的和平宪法。

相反的,泰国在1970年代以后的政局纷扰甚至大规模流血政变,背后都有蒲眉蓬的身影,他和不时干政的军方早已产生高度的共生关系,绝非媒体所塑造的那样政治超然。

而且蒲眉蓬享有近乎半人半佛的殊荣,和裕仁或明仁不可同日而语。凡有王室成员在场,泰国民众必须匍匐跪拜,极显卑微,也不能目光直视泰王,这和日本王室举家与民众面对面的情景很不一样。

我不是死硬共和派,不会坚持要废除王室,一切以民意为首,也胥视君主立宪的模式是否有效发挥正面效用。但日本和泰国王室的历史在过去150年间虽多有相同,如今彼此的差异极大。德仁是个没有争议的人物,接任天皇并未引起任何不安,而且日本已经确立了独立而稳健的政治体系,不可能再回到君主独裁的时代。

反观瓦吉拉隆功,几十年来在泰国人心目中形象不佳,完全没有父王崇高的形象(尽管也都是国家宣传的结果),能否得到民众认可,顺利带领泰国前进,抑或往后与军方和政治精英在拉扯之间发生冲突导致政局不稳,一切都有待观察。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访问》立场;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