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之我思我想
分享| May 24, 2019中美贸易战 华为 谷歌 
分享:

2009年,是我去中国工作的第一年,到南京不到一个月的某一个早上,当我发现Facebook和Youtube已经被封锁,我清楚记得当下沮丧的心情,当时只能安慰自己或许这就是选择来中国工作的代价吧!

2010年,我转到长沙工作, 同一年谷歌被迫退出中国,惯用的搜查引擎和Gmail都无法使用,我不太记得当下是什么感觉了,只是觉得要继续在那个地方工作,那就得习惯这一切吧!在同一年我亲眼目睹中国的官员如何胁迫我当时任职的外企交出运营计画和Know How。身为在地的负责人,为了公司利益想办法周旋,我永远记得某位官员用傲慢的嘴脸和我说:“你们想和共产党斗,这辈子都绝对斗不过的,下辈子也别想。”我只默默回答:“没有人要斗,我们只是想好好按照协议合同做生意而已。”那个尴尬场面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2014年,在我已转到在上海工作的第三年的某一天⋯⋯LINE被彻底封锁,即便是用VPN也连不上了。当下的心情是极。为。崩。溃。的,因为家人朋友有很多都只用LINE做日常沟通联络,除了感觉自己被世界遗弃,我当时想:“中共如此横行霸道,这一切除了造成许多人生活不便利,也违反WTO公平贸易原则,难道真的都没有人会站出来制衡?这个世界真的没人治得了中共吗?”那是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也开始逐渐越来越讨厌中国共产党⋯⋯

2016年,我受够了,离开中国。

2019年,华为被谷歌抵制,美国开始全面围堵中国科技产业,直接利用软硬体优势掐住了中共的科技命脉。

2009至2019年,十年的时间,美国对中国宽容了十年忍无可忍后终于出手了。对于我们曾经住在高墙内的人感觉大快人心并且期待一举让中国乖乖的走进国际贸易的规矩中来,甚至期待中共愿意做出结构性的改革。其实我和很多人一样,讨厌的是共产党,对中国是有感情的,希望中国的朋友有日也有机会享有自由民主。

但是从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最令我傻眼的是部分长期活在“墙外”自由世界的人,居然可以对中国长期的鸭霸视而不见,反而在关键时刻批评美国蛮横强势。我要特别提到的是马来西亚的观察,在这里在从民众、媒体人到意见领袖,在这个课题的错误解读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价值选择之错乱令人叹为观止,从任正非的谈话被报导及被引用的次数可观察到那种发自内心的信服与崇拜,彷彿他们也是被关在墙内长期被洗脑的人一样,此刻与真实的世界脱节甚至为敌。

任正非若如他所说华为是如此优秀的公司,为何不和其他公司一样认真做研发以及付钱买专利?正如中共如果对自己的政权与领导有自信,为何不开放网路世界让言论自由碰撞,让媒体监督政府?其实这些逻辑与价值选择都不是太难,但为何大马有这么多华人自插双眼选择挺华为挺中共?

难道只是如一些网友缓颊说是因为大马人单纯容易被洗脑?还是因为长期觉得大马社会不公怀念祖国民族主义作祟?更或者只是因为利益驱使选择站在那可能提供商机给自己的极权政权? 无论为了什么原因,这个选择是一个荒谬的选择,是一个双重标准的的选择,一个与落后腐败抱团的选择,更是一个让你日后沦为笑话的选择。

请恕我我无法苟同这样的选择,更别说能“尊重”这种选择。在那高墙内目睹许多不公不义之后,我想说的是,我们的选择决定了我们是一个怎样的人,更决定了我们的下一代会继续生活在自由民主开放的社会还是极权无法自由呼吸的世界。

版权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舆论是控制人尽的利器.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真正的”民主”.他们被墙了还知道自己被墙.相反没有墙的人总以为自己生活在墙外.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