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又怎么了?为什么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反送中答问集
分享| June 13, 2019反送中 逃犯条例 香港 
分享:
2014年9月28日,我在泪水中写了〈香港怎么了:占中十七问〉,协助中国大陆和台湾读者理解占领运动。6月12日,香港人再次走上街头,受到警察的无情镇压。我在此再次强忍眼泪,尝试把事情的始末说清楚,让香港以外的朋友知道真相。

1. 香港又怎么了?

数以万计香港市民占领了香港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大楼附近的主要干道,要求特区政府撤回提交立法会的《逃犯条例》修订,却被警方施以不合理的武力驱赶。

2. 什么是《逃犯条例》修订?为什么会出现这条修订?

《逃犯条例》修订,是指《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通过后的其中一个后果,是特区政府可以按中国政府的要求,将中国政府视为疑犯的人士送交中国大陆,也就是所谓的“送中”。

提出修订的源起是2018年初的潘晓颖命案。潘晓颖为香港女生,与香港男友陈同佳前往台湾旅游,期间在旅馆被杀,而陈同佳则独自回港。台湾警方调查后通缉陈同佳,唯香港与台湾之间并无司法互助安排,虽然香港方面已按其他相关罪行将陈同佳判刑,却无法将他引渡至台湾。

图片来源:梁启智脸书

按照现行的《逃犯条例》,香港政府在得到立法会的同意后,可与世界各地签订长期的移交安排,现时已有20个国家签订协议。而没有签订的地方,理论上可以经立法会同意后以个案形式移交。不过,现行法例规定”中央人民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由于香港政府的官方立场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因此无法将疑犯引渡到台湾。

现时政府提出一系列的修订,当中包括要把“中国除外”的条文废除,为与台湾方面商讨移交排除法律上的限制。

3. 为什么香港人会反对这个修订?

四个原因。

首先,把”中央人民政府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除外”的条文废除后,不单止可以移交疑犯去台湾,也可以移交去中国大陆,这样将会大幅度破坏香港的独特地位。毕竟,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并不独立,常常受政治影响而未能做到公平公正。例如当年为毒奶粉受害家属发声的赵连海,就因被判寻衅滋事罪而入狱。如果《逃犯条例》修订获得通过,意味著中国大陆可以借用香港的司法系统,把香港人送到中国大陆受审。舆论认为这样会使很多人感到害怕,香港人将不能再享有《基本法》保障的自由。

图片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第二方面,香港是一个国际商业城市,各地商人都以香港为区域总部方便在中国大陆做生意。他们选择在香港设立地区总部而不是直接在中国大陆,是因为香港司法独立带来的保障。没有了这层保障,他们就要面对各种法律上的麻烦。例如中国大陆官场和商界有各种潜规则,在中国大陆做生意往往会触及一些法律上的灰色地带。如果《逃犯条例》修订获得通过,这些商人就要担忧会否因而被送到中国大陆受审。即使是做事谨慎从不犯法的商人,也会担心因为得罪中国大陆的一些竞争对手,在条例下被诬告而官司缠身。对此,多国在港的商会已经发表声明反对这次修订,也有企业因为担心经济前景而取消了过百亿的商业投资。舆论更担心外资会纷纷把区域总部搬到其他地方,外国政府更可能撤销对香港(对于中国大陆)的特殊优惠政策。这些发展将会严重打击香港经济,影响民生。

第三方面,按现有条文,无论是长期协议或是个案移交,都要经由立法会审议。按建议的修订,行政长官将不再需要立法会的同意,便可以启动个案移交。对此,舆论认为是大幅移除了对行政长官的监督,也因而大幅减低了对疑犯的保障。由于香港的行政长官并非由香港人一人一票产生,如果滥用相关权力,市民将难以问责。

第四方面,这次修订引发大量社会争议,理应给予市民充足时间理解、讨论和反映意见。不过,今次政府只设20天的公众咨询。而在大律师公会、律师会,以至一些平时立场相对保守的宗教团体和教育团体都出来反对后,政府仍然坚持提出修订,并且要求立法会尽快通过,引发舆论强烈反弹。

图片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4. 为什么政府要这样赶著通过修订?

官方的理由,是陈同佳预计最快将于10月中旬获释,之后可能便会离开香港潜逃。因此,官方声称要赶及在之前通过修订。不过,台湾方面已经多次强调,认为现时的修订建议不能接受,即使通过了也不会按此提出移交要求。特区政府以陈同佳案为由推动修订,已被多方指责是利用死者和悲剧达到其政治目的。

5. 香港不能移交疑犯到中国大陆,那么香港不就会变成罪犯天堂了吗?

特区成立已有近22年,如果“罪犯天堂”的说法成立的话,似乎未能说明为何过去22年来香港治安没有受到严重影响。就算影响存在,也明显不是一个即时危险,需要在未经社会充分讨论之前便要强行极速立法通过。

6. 但是有些西方民主国家也会和中国政府签订移交协议啊?

是,但香港的情况有三点不同。

第一,其他国家和中国政府签订移交协议时,一般会规定不会移交本国国民。但在香港的条例下,无论是土生土长的香港居民,还是只不过在香港机场转机的旅客,一律可被拘留移交。

第二,民主国家有选举监督,政府误用移交程序的话会被选民惩罚;香港的行政长官由中央政府任命,就算误用移交程序也难以开责。

第三,正正因为香港的行政长官由中央政府任命,所以香港的移交安排不能与其他地方类比。其他国家的领袖可以独立评估应否移交疑犯到中国大陆,香港的行政长官按《基本法》要向中央政府负责,不能独立作出决定。在这制度框架下,所有由行政长官负责的行政审查等于是一纸虚言。

图片来源:梁启智脸书

7. 既然是捉“逃犯”,不做坏事就不该担心吧?

其实是“疑犯”,不是“逃犯”。香港实行无罪推定,一天未被判罪的人都只是“疑犯”,不可以假设他们都是坏人。而要成为“疑犯”,只要当权者觉得你有做坏事就可以了,而问题是中国政府眼中的“坏事”,和香港人的很不一样。在香港,为弱势发声会被视为好人好事,但在中国大陆却有很多案例是帮人反而变成被告。香港人害怕修订通过后,同样的问题会延伸到香港。

8. 不是说有限制只移交某些罪行吗?不是说政治犯不能移交吗?

条例是这样说的,但这世上有件事情叫诬告。为了让案件成立,控方可以诬告杀人或强奸。移交后,在正式开审之前,可以发生“躲猫猫死”、“洗脸死”等事件。这些可能性,中国大陆民众比香港人可能更清楚。

9. 条例不是说法庭会把关的吗?

法庭只可审视由当地控方提供的表面证供,不会考虑案件是否完全没有合理疑点。

10. 如果不修例,有没有其他方法处理“陈同佳案”?

立法会可以为了只处理“陈同佳案”而特别立法,民主派已表明接受这做法。长远来说,可以扩张香港法庭的管辖权,即使香港人在外地犯案也可由香港的法庭审理。澳门特区的法例就是这样写的。

图片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11. 为什么这场冲突会在今天(6月12日)爆发?

星期日的时候,已有过百万市民上街游行反对修订,成为特区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可惜政府在游行后随即表示不会撤回修订案,引发市民激愤。立法会原订今日会议审议条例修定,示威者希望能在审议前促成撤回。

12. 既然立法会将会审议,为什么不在立法会好好谈呢?

因为立法会已变成橡皮图章。由于香港的畸形选举制度,虽然民主派获得较多选民投票支持,却不能得到相对应的议会议席。如是者,虽然民意调查显示反对修订的市民远多于支持,但预料修订可于立法会有足够票数通过。此外,立法会主席更划下界线,不管议员提出的质疑或修订能否全数完成处理,都会安排在6月20日表决。当议会变成举手机器,人民只好走上街头以直接行动表达不满。

13. 外国商会反对修订?这场运动是外国势力指使的吗?

绝对不是。现场示威者数以万计,不可能是被收买搞事。现场支援物资全数由热心市民带来,香港各区都有义工收集物资送往现场。相对于2014年的占领运动,这次的示威者更没有核心组织,都是自发参与其中,若说受人煽动的话最大的煽动者恐怕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14. 这场运动是反对派刻意安排抹黑政府的吧?

即使曾服务特区政府的主要官员,也已联名要求政府撤回修订。有7位曾经效力特区政府的前副局长、前政治助理,声明自己都是热爱香港和国家的土生土长香港人,认为修订法案有极度争议,不少理性和务实的建议未及充份讨论和回应,又罕有地引起大量一般市民以游行表达深切关注,所以联署要求撤回修订。

15. 反对也不用阻塞主要干道,影响其他人的日常生活吧?

任何的抗议行动,本质上都是要打破正常生活的节奏,触发舆论关注。这儿的关键,是做法和事件本身是否合乎比例。这次修订引起的争议之深,在特区成立以来绝无仅有;而行动者到目前为止的冲击,都只限针对于当权者,并没有攻击任何平民百姓的目标。至于阻塞干道,行动者的目标是政府总部。自中环绕道于今年初通车后,阻塞政府总部附近的通道已不会中断港岛东西向的交通。

图片来源:梁启智脸书

16. 有人犯法,难道警察执法也不可以吗?

执法要合乎比例。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的武力是人民给予的。任何武力手段都应该是最后的手段。新闻片段见到,有人在没有任何冲击行为,离开警察防线甚远的位置,被警察开枪击中面部。此外,即使一些和平集会的市民也受到催泪弹的驱赶。对于这些和平集会的市民来说,就他们“犯法”,恐怕就得“乱过马路”这条,连算不算非法集会也可争议。警察的武力明显是不合比例,甚至是人道暴行。

17. 但警察总要执行职务啊?

在柏林围墙倒下之前,按命令东德的士兵要向逃向西方的人开枪。柏林围墙倒下后,士兵被送审,辩称只是执行职务。法官问道,你接收到的命令是开枪,但你可以射不中的。

声明  本文乃作者授权分享之原创内容,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1. 17和18點明顯是轉移焦點吧?首先引發暴力沖突的是示威者一方,先不管走在前頭搞事的是不是收錢,但既然他們代表示威者一方,那麼他們並不能推卻這個責任。當暴力沖突爆發,雙方都因為同伴受傷而無法冷靜。可能你說警察應該有做過專業評估,但他們始終是人,終會爆發的。正如部份警察有對示威者使用過度武力,但示威者亦有打傷警察,有警察甚至盲眼。那麼你怎麼要單方面指責警察呢?不要說示威者沒有錯,所謂的「學生沒有暴動」只不過是一個正當化自己的逃避責任方法而已。敢做就請承擔這個責任。連這個責任都不敢承接憑什麼博取其他人同情了?

    「法官问道,你接收到的命令是开枪,但你可以射不中的。」那麼你示威者亦可以盡公民責任,堅持不使用暴力,以其他方式表達訴求。那麼你們示威者有沒有做到,有沒有堅挑你們所謂主張的「良知凌駕法律?」呢?

    這個法例的確有問題,但可以商討改善。因為這個漏洞始終需要修補,所以這個法例長遠來看是必需的。然而即使我不認同以暴力來解決問題的示威者,也不得不承認中國的司法未能給予我們一個信心。「顛覆國家罪」和「尋人滋事罪」這兩條定義非常模糊的罪行,的確使我們擔心中央會惡用這些法例。因此如果政府能去除這兩條罪行在條例之外,我個人是支持修例的。

    如果去除這兩條罪行還要反對的話,我只能說:「一生不再去內地便不會有任何事!」

    另外政府態度太於強硬亦是一個問題,要不是他們當初打算強行通過亦不會有如今的衝突,只能說還請高官反省自己吧!

  2. 香港就是被慣壞了的小孩,只想兩制不管一中,而一中是前提,只佔便宜靠爹吃飯又罵爹,前英國乾爹在時有普選過特首麼?有人上街時怎麼被皇家警察幹的?這樣的爛港就讓它自己衰落下去吧⋯⋯受害人潘小姐的在天之靈會欣慰政府為懲罰兇手做過的努力,請安息

  3. 必须承认,我开始是非常反对这次的香港游行。但是加深认识了此事后,我不得不承认,如果我是香港人,我也会去游行反对。但是同时我也希望罪犯快快受到惩罚。希望香港政府有巨大的智慧,赶快通过特殊立法,把此案中的嫌疑人送到台湾去。

  4. Bullshit
    当年英国殖民下
    香港可以自己选港督吗? 不是英国指派吗? 而且指派的还都是英国人

    当年英国殖民下
    香港可以拒绝把英国的逃犯引渡到英国吗?
    come on guys

  5. 那个集坑蒙拐骗杀掠夺无恶不作的郭文贵能拿到香港身份证,你作为一个普通香港人是什么感想?试问大陆的普通民众能随便拿到香港身份证吗?香港普通人的空间受到这些败类的挤压、剥削,你们作为香港人如何做才能解决问题呢?你们这种所谓的“抗议游行”就能改变现状?唯一能改变的就是把那些为富不仁作恶者全部灭掉,拿起武器,干丫的,干一个少一个,也包括那些搜刮你们财富的“本地人”。要让郭文贵之流远离香港,净化环境你才有未来,否则谁愿意去香港发展。你们这些学生太容易被忽悠,难成大事,到头来就是被抛弃,像64一样,那些所谓的“领袖、领导人”都纷纷跑路、吾尔开溜,留下“普通人和学生”去送死,悲哀,这么近的历史你们都看不到。

  6. 好好的管理香港!有一部份人逢中就反的心態!沒有好好的看長遠一点!對香港有好處嗎?

  7. 什么自发集会?学生军最易被蛊惑!什么罢课?大学生到6月份本基本没什么课上。香港,你作死吧!香港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8. 我在上水亲眼见香港几位大妈拿着“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的牌子并摆姿势让人拍照。这明显在作假。香港成也所谓民主,衰也所谓民主。不作不死!

  9. 根本原因不是这个所谓的条例,这个只是借口。香港的问题属于积怨已久,年轻人看不到未来,政商勾结富者恒富、穷者越穷,而随着大陆(香港人叫内地)的经济快速增长,这种反差越来越强烈。
    单就事论事,无论如何只要有点脑子的普通人都不会对这个针对逃犯的条例有什么异议,即便这个世界曾经最邪恶的国家也没有把全体普通人当成罪犯关进监牢的,核心是谁害怕这个条例。
    只要分析一下香港的人口结构和劳工结构就不言自明,回归的这么多年,大陆的官宦子弟和政商勾结的不法商人是真正有香港话语权的,这就不难理解香港现在和未来会成为什么社会了、也就不难理解谁最害怕这个条例。

  10. mMp,说的中国大陆好像还是原始人,野蛮人一样的!中国大陆法治和经济建设成就不知道超越香港多少了,都走出来看看!香港佬就这样固步自封和以前清朝闭关锁国有多少差异。中国大陆这是在救香港,香港最近三十年沦落成啥没点逼数么,还活在以前的优越感中么?不破不立!香港还不醒悟,再继续沉沦错过发展机遇,以后当个小渔村都不够格!现在港人都感觉到极度的经济压力了,难道在这样过二十年更活不下去的时候还觉得脸上有光?先能吃饱肚子先吧!

    1. 你长点脑子吧,大陆这点破经济都是房地产泡沫带来的,没有核心技术,永远算不上有硬实力。不知道你们这些人在骄傲什么劲。自大、自满。

  11.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不想看到手足相残,虽然我在遥远的东北,但是我也关心香港同胞,从小看着香港电影长大的,香港一直是一个我向往的地方,对于今天的事,我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任何事都有它的两面性,我理解港人的担心,同样我也想告诉港人,不要忘了,这也会给某些希望我们国家内讧的势力一个可乘之机,我们不要再做亡国奴了,近代史整个中国就是被欺压,被剥削,被奴役的,如今我们要站起来,必须要牺牲一些,当然我也觉得民意不可为,任何事应该循序渐进,任何事都可以坐下来谈。

    1. 这是我看过的写得最中肯的文章,基本上把香港人担心的都写出来了,比那些为反对而反对,无事都要搅三分的民主派强多了。但你始终都没有正视过大陆的法律体系和现状,还停留在以前的一些认知。就你的一些观点,我有如下的一些个人见解。1.我们且不说政治犯,因为政治犯根本不引渡,而且对良心犯好像还看不到那个时候国家是做的很好的,远看斯诺登,近看阿桑奇。2.人们最担心的就是政治犯被套上刑事的外衣进行引渡。但现在法案里面的37条都是刑事重罪,且只能由最高人民检查院提出引渡,如果说连国家最高法律机关都会就这些重罪去作假去诬告,这也有点太小看中国了。3.如果真要搞你抓你,当你在大陆的时候就可以办了,为什么非要等你来了香港再去引渡这般麻烦?如果你说你根本就不会去大陆,那好了,既然没去过大陆怎么就会犯下37条刑事重罪呢?我估计以香港法官的专业素养这样的表面证据绝对就成立不了。4.如果说只是担心引渡回去的人受不到公平对待,保安局局长已经有了书面声明和保证。5.如果还担心特首跟中央政府是上下级,如果引渡错了无法追责,那么谁能保证跟香港已经有引渡条约的国家不会出现引渡错误,那到时又会怎样追责呢?
      我不是替林郑说话,我都觉得她在处理这个议题时太自信太激进,没有考虑多数人的看法。我也不认为有什么外部势力干涉能另到100万人走上街头。但扪心自问,香港人真的有理性地思考过这个法案吗?香港人真的没有被一些激进分子的语言和表达洗了脑?

  12. 首先香港是中国的,不是你们港人的,你们不爽可以去你们西方民主国家,现在的中国可能是没有民主国家自由,可是为了发展必须放弃一些,当年日本杀我们的人杀的还不够多么,在国家强大起来以后,该有都会慢慢有的

    1. 首先上海是中国的,不是你们上海人的,你们不爽可以去你们西方民主国家。
      首先廣東是中国的,不是你们廣東人的,你们不爽可以去你们西方民主国家。
      首先河北是中国的,不是你们河北人的,你们不爽可以去你们西方民主国家。
      無聊的歪理。

      1. 不不不,最起码上海广东河北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某港某台就不一样啊,但是我唯一搞不懂的是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那些吊毛为什么要赖在中国的土地上???????

    2. 首先香港是中国的,中国却不是共产党的。香港人爱国,却不爱执政党。正是你口中的“为了发展必须放弃一些”,让民主的香港憎恶。抱歉,民主就是不能放弃的。

  13. 50年不变,但是50年后就要变呀。我们也怕你们一下子难以接受,所以循序渐进,你们真是不识好人心啊!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为了下一代吗?把这样的突变巨变留给下一代一朝承受?

    1. 这个条例是香港政府搞的不是中国强迫香港政府搞的,而且内容相当合理没有问题。由于某些人士抹黑中国把中国政府当成妖魔鬼怪了。和恶魔有关的东西能是好的吗?只要是沾了关系的都是有可能要命的玩意!所以他们集体反对!

  14. 一国两制毕竟不是最终能维持的形态。在中央政府强势的情况下,该界限会一点一点被突破的,这次条例修改其实就是例子。在如今北京这么强力的情况下,香港很难守得住。我认为这个修订最终肯定会以某种形式通过,时间问题而已。中央政府对新闻和民众的管控的确是事实,这一点去百度搜索 逃犯条例 就可以感受到。其实说到底,无论民主也好集权也罢,还是拳头大的是哥哥。与其在此讨论政体优劣,法制公平的问题,倒不如想想今后香港人民要如何自处,以及如何与北京相处,与大陆相处。在我看来,在内部做好统一思想工作的前提下,现在的中南海,基本是外力无法撼动的,就这么屌。你说他牛逼也好,流氓也好,实力放在那,你没有办法,他当然也不会和你讲道理,或者说,他不会和你讲你想讲的道理,他只会讲他要去讲的道理,这次修订就是这样。不得不说,统一思想的确太厉害,简直就是民粹的克星,但我们也不能说上街游行就是民粹。大陆人民在政治上没有权利那也是事实,我们区的人大代表从来也没人让我选过,也没让我家里人选过。我觉得共产党在慢慢探索一条新的政治道路,它看上去没有那么鸡汤,但是现在却证明是有效的。你可以说那就是集权的压迫,也可以说那是强有力的领导。法律永远都不能保证绝对的公平和正义,咱们不要举孤证。这次修订让港民有反弹,实际上还是因为特区政府没有尊重民意,要在大多数反对情况下强行通过修订案。我认为是这种霸王硬上弓的做法(也是中共一贯的做法)引起了这次事件。其实引渡不引渡什么的,真的那么重要吗?既然现在可以通过个案立法解决这个命案的问题,那么将来也可以以此解决别的案子的问题嘛。

    1. 根据我国刑诉法,那就直接按属人管辖内地审判了,除非香港法院提出异议,认为自己审理条件更方便更有利于正义(好取证),我国也可以拒绝,参考张子强案。引渡最重要的是案发地与受害人不在本地,本地难以取证调查,为了方便调查取证(最终是为了实现对受害者的正义,对违法者的刑罚)对嫌犯进行引渡到受害人所在国或案发地,然后审判。

  15. 字里行间避重就轻,断章取义尤为明显。 “逃犯条例”什么时候变成只由特首通过就行? 条例里白纸黑字写了特首通过后交由香港法庭判决,双通过后才能启动。网上也po出大量民众手持管制物品及板砖袭击警察的照片,作者都选择性失明? 更别说那段围打警察的视频了。

  16. 当然通过后绝对有处理政治犯的方便,但是香港或许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很多程度上是针对方便遣返大陆逃到香港的官犯

  17. 请问美国某个州立法,究竟是国际事件还是美国内政?请问美国州立法遵不遵守联邦法?美国邦迪案法制不?一帮民主斗士嘴上喊着邦迪案是民意的胜利,却无视邦迪从93年开始一直违反州立法到15年这个事实,最后究结一帮民兵武装对峙,捍卫自己违法得来的利益,啊,多么的法制啊?(最后不还是乖乖交罚款)
    港灿天天号称自己法制,却只知道用有色眼镜看待大陆,揪着历史不放却看不到时代在进步。宁愿相信外媒打着中立的旗号搅浑水,也不愿意相信中央捍卫港人福祉香港地位的努力。这么爱谈历史怎么不回顾回顾97年索罗斯怎么做空香港的?中央怎么保香港的?
    最终你口中所谓的法制只是符合你的利益诉求那就是法制,不符合的就是腐败狗屎。
    怕送中你别犯事,你自己也说了,嫌犯才会被移送,请问嫌犯是大陆司法机构定的?嫌犯不是香港司法先定成的嫌犯吗?那么法制的香港基本法怎么会凭空污你清白???????
    成天口无遮拦毫无证据满口喷却觉得这叫言论自由你也好意思?

    1. 香港民眾為何會反對此法案 文中表示得很清楚 請把本文看完再做評論 中共並非一個公正的法治國家 若法案通過 此法有朔及既往性 有被中共因政治因素而濫用之可能

      1. 请基于现有法律谈论立法合法性,请基于基本法,法律之外的权利现在不在讨论范围。跳出现有法律范畴谈合理性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2. 神奇的滑坡论证逻辑,有可能A,有可能B,有可能C?怎么不反过来举例子,有可能大陆游客在泰国被杀,犯人逃回到香港,香港警方没法调查,也不引渡,那死者的正义呢?因为无法调查,无权管辖警局里堆的悬案还少?你们从政治因素反对,那真正的刑事犯罪受害人的正义由谁来保证?大陆台湾跑到香港的经济刑事犯罪者还少吗?会做数学题吗?就算“送中”是真犯人和“异议人士”的比率会是多少?被真犯人伤害的人的正义与“可能,可能,可能会被伤害的异议人士的正义”谁更重要?你现行香港法律给了那些远方案发地犯罪案件中的受害人以正义了吗?你都没有给你本土人正义好吧。张子强这种人你们当年不还是要维护,受害者的尸骨从来无人看,受害者的眼泪从来不值钱,只有违法者的人权最重要?说到底都以为自己会是“违法者”而不是“受害者”,而“违法者”反而有受迫害妄想症,以为国家才是大恶,却没想过个人才是给与他人伤害最多的,最恶的人。国家不会强奸你,不会捅伤你,不会分尸你,不会炸弹袭击你。
        没有司法互助的情况还成了不应该被破坏的好事?一事一案特别立法?有点法学常识吗?每次都特别立法,法律还有何稳定性?那特别立法去“惩治”“异议人士”更方便了。
        中共不是一个国家,中共只是执政党,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是国家。中国法治不公正,南非印度印尼菲律宾的法治都比中国公正了?南非白人与印度贱民阶层,印菲阿拉胡阿克巴分子同意你的说法了吗?

      3. 想太多,你以为你是谁?说实在你们香港人在我们眼里说好听点叫一视同仁,说难听点一样也是庶民,大陆的公共资源没有空闲到随便浪费在一个可有可无的屁民身上。部分港民自作清高,任性妄为,高喊保护杀人犯之“人权”却痛殴警察,双标的做法实在让人作呕。还法制国家?那你说说逮捕孟晚州的西方国家有无程序正义?随便击毙黑人的美国警察能称的上公正?美国饱受诟病的保释金制度你都视而不见?世界上就没有不受政治因素干扰的法制,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多大年纪了幼稚不幼稚?

    2. 由於中國大陸方面過於抹滅事實,在昨日 本人透過中方的軟體 查看了幾篇中方新聞 包括新華社在內 不實報導佔絕大多數,而後 我觀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對此事的發言 我深表失望以及憤怒 對於陸方民眾的不了解.誤解等 我表示遺憾

    3. 試問 大陸網友的法治定義是什麼樣的 對法治的認知水平在什麼位置。 此留言可以表現出發言人是在並未看完整篇文章就發表個人言論 請閱讀完本文第七.八點再做評論

      1. 啧啧,中国法学界这么多年学着欧美努力搞出一套rule of law的体系,抵抗着毛左,新左,民族主义的侵袭,结果被人认为连法治的含义都不知道,中国法学者和律师都是被默认不上网的喽。

        7. 既然是捉“逃犯”,不做坏事就不该担心吧?
        其实是“疑犯”,不是“逃犯”。香港实行无罪推定,一天未被判罪的人都只是“疑犯”,不可以假设他们都是坏人。而要成为“疑犯”,只要当权者觉得你有做坏事就可以了,而问题是中国政府眼中的“坏事”,和香港人的很不一样。在香港,为弱势发声会被视为好人好事,但在中国大陆却有很多案例是帮人反而变成被告。香港人害怕修订通过后,同样的问题会延伸到香港。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也是规定只要没有被法院判决有罪,被告就永远只是犯罪嫌疑人,不是犯人,不是罪人。不可以假定他们是“犯人”。至于是不是“坏人”那是道德审判,买着双十一特价品的中国网民一样有权利说马云是提倡996的资本家,是“坏人”。要成为疑犯不是要做坏事(刮花了别人的车),是要做了违法的事,有没有做违法的事,刑法全文在网上挂着呢。区别是中国刑法规定的罪与非罪公民自己能看,香港法律中的罪与非罪要靠律师一张嘴或者律师团一群嘴以及法官心情。在地球上为“真弱势群体”发声都会被认为是正义的,“帮人”不等于“为弱势群体发声”,“帮人”成被告?你认为这是法律原因导致的还是个人道德导致的?人心不古,道德低下的事情问问你们监狱里的人干过多少?一个逃犯条例,引渡法案怎么会让你们道德开始低下了?站在道德高地上说话,不冷吗?你这说话的逻辑都在哪里哟,谈什么法治,先谈谈基本逻辑学吧。

        8. 不是说有限制只移交某些罪行吗?不是说政治犯不能移交吗?
        条例是这样说的,但这世上有件事情叫诬告。为了让案件成立,控方可以诬告杀人或强奸。移交后,在正式开审之前,可以发生“躲猫猫死”、“洗脸死”等事件。这些可能性,中国大陆民众比香港人可能更清楚。

        不是说解放黑奴吗?不是说人人平等吗?为什么还要黑人运动,为什么有钱人轻松脱罪,没钱人牢底坐穿?条例是这么说的,但这世上有件事情叫种族主义刻板印象,有样东西叫资本万能,生命有价。为了让偏见成立,他们可以媒体造谣,片面报道,选择性统计。在法官自由心证和律师舌灿莲花面前,他们可以让杀死无辜者的犯人无罪,可以让强盗成为荣誉市民,让匪徒逍遥法外,这些事情资本主义国家民众比大陆民众可能更清楚。
        自由,秩序,正义,法学原理的三大价值位阶,我们学到的是,自由>秩序>正义。但是现实却不是如此的,现实是每个人有他自己心中的排序。想要安稳度过一生的人,他重视秩序。怒发冲冠的人,可能就算是死也要一份自己的正义。他会说,社会契约,但我从未允许你们为了自己的自由剥夺我的正义。在社会中处于优势地位而又能用资本买到正义的人,最重要的就成了自由。把问题假装成人与国家的矛盾,其实问题永远是人与人的矛盾。为了一份正义毁灭一百份自由值不值得,为了一份自由毁灭一百份正义值不值得? 把比例换成一千,一万,百万呢?就算,就算,就算今天上街的是一百万人,那剩下六百万人不上街不也是一种态度了吗,不care的态度,不玩社交媒体的态度。要问媒体的民主假象?我们整个“中国当代政治”课上的老师与学生当年都以为希拉里稳赢呢。美国的红脖子农民不同意呢。另外六百多万香港人统一你们了吗?问你们的学生同学?美国媒体的民调就是进的这个坑呢。那六百万人就不是你的学生同学,亲朋好友,就不是你那媒体采访里拿着别国绿卡,能随时移民的精英友人。而是你们罢工游行那天还在给香港GDP与社会服务做贡献的普通人。
        以上是大陆网友之一的法治认知水平。

    4. 你到底有咩有看完全文的啊?不是已經有寫到,只要中國人為某人是疑犯,就可以要求送中了,而不是看香港司法的那關,中華膠

  18. 感谢po主文章,让我更加了解这次参与抗议的港民的想法。为了践行不自由毋宁死,香港真是群情激昂啊。但你们忽略了一点啊,特别挑选这个大陆内忧外患的时刻办游行,发起暴动,这是雪上加霜啊。我不是民族战士,也不是空想家,所以我认为,有钱了在国际上说话才好使,还有唇亡齿寒。现在估计特朗普正在白宫里扶额大笑呢。这个时间节点发生这件事,明显是港民被挑拨,被利用啊

    1. 請再看一遍第二點,近日香港也因要修例導致土地流標,對寸土尺金的香港來説是近十年難得一見,要是真的修例了,大商家將會撤資到新加波,香港經濟就會被破壞,還會有什麼錢嗎。
      挑起事情的明顯是林鄭,只能説她就為了急着立功,卻不知道輸了贏了也嚴重影響香港

    2. 现状已有暴民使用自制武器袭击港警,一堆记者拿着相机等警察反击(可惜他们等不到),现状活动已经变质,不再符合原旨……媒体一开始就坐歪了屁股,还想有什么好的收场?

  19. 看到大陸同胞的回答就知道中共為什麼花大力氣建立防火牆花大力氣搞宣傳。正常國家的人在忙著追求、實現自己的理想,享受、感恩人生。我們呢?被極少數的幾個人所為政府玩盡一生,神經兮兮。古中國人發明創造了這麼美的文字,請大家尊重,不要用它來謾罵。中共什麼時候把自己有爭議的歷史交代清楚,才好有基礎和別人建立起信任為基礎的關係。為同胞禱告祈福!

    1. 放你妈的屁。。。在国内我都以为香港人和台湾人和大陆人是好朋友。我一直反共觉得国外香港民主自由,出国十年看的这些各种抹黑中国人中国政府。我的爱国都是你们这群狗汉奸逼出来的。

      1. 中共政府活摘器官 竊取他國機密.技術 黑客攻擊 以及其他惡行 中共在國際上就是惡名昭彰 不討喜 此乃事實

        1. 哈哈哈哈哈哈,讲出活摘器官这种话我就大概知道你是什么水平了,就跟我们学校门前天天宣传法轮功的老头子一样,可悲可叹!你怎么不说美国私自截留华为邮件,四处散布蠕虫病毒,西方世界白头盔肆意造谣,西方国家和中国比起来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有谁真的喜欢了?又有什么资格颐指气使?我就问你知不知道法国对抗黄背心出动了外籍雇佣军镇压?中国都还没动用驻港部队你们就高潮了?
          我斗胆武断一下,您大概从来没来过大陆吧?如果您真没来过大陆,你还不是只是听信部分媒体的一家之言,你又比我们高级多少?还不是片面得很?最可悲的是你们都不信我们是真心希望香港能够越过越好,你们却视而不见,令人齿冷。

        2. 笑死我了。本来我以为你还是有点水平的,没想到也就这样,放到大陆就是小学没毕业的主。“活摘器官”???我估计只有你身上的器官可以摘下来不需要配型立马放到别人身上用了吧。全世界只有你一人的器官可以做得到,期待你去大陆证明一下大陆的暴政。黑客攻击??——棱镜门、ShadowBrokers了解一下。

        3. 你从哪知道这么多啊!人最可怕的就是自欺欺人,真正的事实都不了解就在那里瞎猜,无论哪个国家,都不可能没有不犯罪的人,香港没有坏人吗?你能说出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国家没有罪犯的么?国家只能不停的去制裁这些人,却也永远无法赶尽杀绝!中共政府摘了你什么器官啊?让你这么了解,说的跟你经历过似的。

    2. 只有当你迈出你的脚来大陆看一看,你才有基础和我们交流,你都不了解我们现在过的是什么生活谈什么沟通?我能不能说你自以为是?你知不知道中国为了民族团结官方宣传港澳台是多么多么好,结果却是捧高你们的自尊心,踩低了大陆人的人格,结果你们至今没有从偏见中走出来。

  20. 少数港人被煽动被愚民出来反对一件文明进步的事情,让大部分没走上街头拥护此法的人怎么办?最终让喜欢走上街头的暴徒们得逞,那些默默无闻的人的权利怎么办?

    1. 少數?怎看出是少數了 民意調查也有7成人是反修例的,香港人口才700萬有100萬人口也上街,更多沒上街的是覺得在惡政下上街也跟本沒希望,請問你的大部分是指?

  21. 挺可怜他们的。一天到晚说着香港制度怎么怎么好,忘记了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剥削,所以才穷,所以才有分配不均,所以才有民粹。而这些可怜人所谓之战斗的,竟然是拼命维护这个吃人的制度,哪怕一点点改变都不行。他们可曾见哪个有钱人上街抗议的?哪个有钱人没有律师护驾的?

    1. 看了你的發言 覺得可笑 當年中國大陸發生的六四天安門事件 不是在社會主義下的產物嗎? 而當年那些可憐人所謂之戰鬥的 是民主 那怕一點點改變 中共都不願意 當年死了多少人 如今不得而知 中共也只是用掩蓋來抹滅傷痛 消除記憶

      1. 按着这逻辑,一战二战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吗?纳粹上台不是民主的选举吗?有没有改变你有何根据说呢?大陆法律修改了多少次了,新的法律出台了多少部,废除了多少不合理的制度与法律了,你知道吗?一句“一点点改变都不愿意”就轻飘飘否定了?没有改变,美国愿意屁颠屁颠地把它拉进WTO?当年死了多少?官方承认的是几百,美国喜欢报道的是几千,哪里不得而知了?八九年出的十年学潮纪实还在各大高校图书馆里躺着。消除记忆?事情发生在北京,不是香港,每年地铁站关闭的是北京地铁一号线木樨地站。当年为之战斗的理由是社会利益是正义,是反对官倒,反对贪腐。怀着朴素情感参与的是我们的大学老师,是我们同学的父母,丢工作受处分也都过来了。大家怀念的是自己的同学师友,不是那几个跑到国外的。
        94年卢旺达大屠杀持续时间那么久,死了至少五十万,报道那么充分,民主国们怎么没有阻止?海湾战争死了多少万平民?伊拉克战争死了多少万平民?利比亚战争死了多少万平民?叙利亚内战死了多少万平民?战争凶手们与上台的野心家们关心过吗?不掩盖伤痛还要在伤口上撒盐吗?让痛苦永远新鲜是吗?每天不从民主的媒体上咀嚼一份其他国家人们的痛苦怎么能睡好觉呢?你们大陆人怎么能笑呢,怎么能忘记伤痛呢?我们当然没有忘记伤痛,只不过我们记得更多的是一百多年七十多年前的伤痛,伤到能传给下一代的痛。你们怎么就漠视一百多年前的伤痛,还把它当快感了呢。如果一百多年时间太久,那三十年时间就不够久了吗?我是九零后哎。零零后都成大学生了哎。你凭什么让他们去记忆自己乃至父母与祖辈(祖辈就没机会进京,上大学)从未经历过得事情呢?何谈消除呢?但是你们的祖辈与建设者可不是没有痛恨英夷的记忆。这记忆怎么就消除了呢?

      2. 如果6.4不是国家稳定了社会哪有现在大陆老百姓的幸福日子过?早就变成现在的乌克兰和利比亚那些地方啦。。。。幸好国家及时出手才没被一帮被西方洗脑的人搞乱国家

      3. 希望这些港独把香港搞的越乱越好,搞的经济越差越好,加油,你们会越来越沦落的,加油,傻逼们

  22. 如果中国有权利在香港抓捕加拿大、美国人,加拿大、美国就不敢随便抓捕中国人,这批香港人心眼太小,只关心自己在香港犯罪而不被大陆追究的私利!

    1. 中共隨意給外籍人士定罪並且進行非法拘禁的案例並非一起 至今是否存活.以及釋放與否 不得而知
      此法案背後的政治因素複雜 香港人反抗屬於保障自身人權

      1. 要说就全部说出来,举例子,资料来源报刊亭上的洗脑书籍就算了,上面还有法轮功的呢。
        你自己都说是反抗,也没把自己放在民主意义的“反对”的立场来议论。
        文主也全面都是推定论点,没有给出详细事实证据。

  23. 你文章也谈到“诬告”的问题。很多人对内地的法制没有信心,担心内地可能会罗织罪名,要求把港人移交到内地,这种担忧可以理解。但你们忽略了内地法制的进步,而且,移交逃犯是有香港政府及法院的双重把关,大家应该对香港政府有信心,行政长官必定会全面审视每一个移交个桉,确定是否应该啓动程序。
    即使在中国国内,如果你没有严重触犯条例,政府才懒得理你,更加不会费时费力“诬告”你。批评政府的人很多,包括很多教授,都没有事,除非你怀有其他目的。

    1. 作为一个共产党的国家,国家的政策与运行不在人民手中,且与政府持相反看法的便会被视为反政府, 言论自由更不用说,在中国人民是没有言论自由,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下“台湾岛”,然后再看下维基百科作比较。对中国大陆政府暗箱操作的手法包持着某程度的不信任,完全通情达理。
      香港从英国统治以来便深受民主制度的影响与熏陶,就算97香港回归中国到今时今日,过了去也莫过22年,要由根拔起这民主的想法,谈何容易?就一句爱国必须爱党,必须爱政府?
      不如中国正式退下一党独大的共产制度,迎来民主与言论的自由,届时我们可以再看看台湾和香港会不会如此不信任?

    2. 你这些话说了等于没说 内地司法黑暗不是进步一厘米可以改变而当hk政府提出这一议案时 就本身有点耐人寻味 而你最后所说费时费力的诬陷 呵呵 你太高看内地政府了 例子还少吗

  24. 我的反驳:
    1)香港人在大陆地区犯法,就像在国外犯法那样,送回去受审有什么问题?香港与内地是一国,有什么理由在法律上允许个别人在内地犯了重罪之后,可以在香港逍遥法外?
    而且,难道可以送去(那些有引渡协议的)其他国家,反而不能送回自己的国家?不是很搞笑吗?
    关于基本法,基本法有权力维护在香港地区*以外*犯(当地)法的香港人吗?
    2) 关于商界的忧虑。我觉得可以从现在开始计,而过往的不再追究。这样应该会消除很多顾虑(包括商界以外的各界人士)。
    3)有人说这很仓促,但是政府早在2月底就向立法会提交了修订草桉,只是有些议员无理拖延,不让草桉进入立法程序,法桉委员会开了好几次会,连一个委员会主席都选不出来,到现在已经4个月了,立法会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再也拖不起了。

    你要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吗?再说,看西方国家媒体这么高调支持,肯定是不怀好意,西方势力早已经介入,想趁机搞颜色革命。你要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1. 1.此法建立點在於中華民國的刑事案件上 此法有侵害中華民國主權之疑,對於第一點問題 請看本文第六點。2.此法涉及既往 3.此法案會對香港及其人民造成極大影響,對於議員無理拖延,如果草案正常進行,在進入立法程序時,香港人民依舊會對此反抗。 反駁駁回

    2. 此事件引發全世界的關注,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媒體紛紛跟進報導。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福克斯新聞(FOX)、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Post)、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美國之音(VOA)等美國媒體;英國廣播公司(BBC)、路透社(Reuters)、歐洲新聞台(Euronews)、德國之聲(DW)等歐洲媒體;澳洲人(The Australian)、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環球新聞(Global News)等澳、加媒體;日本產經新聞、朝日新聞、韓國中央日報、朝鮮日報網等日、韓媒體;雅加達郵報、印度新德里電視台等東南亞媒體,均以頭條報導了上述事件。

    3. 我同意!那么就任由这些”香港人”犯了罪继续逍遥法外对吧?当然是要送回中国大陆受审啊!我觉得香港人太无聊了!他们根本不喜欢大陆管制!好像台湾人一样!

      1. 香港實行的是一國兩制 並且有獨立的司法機制 在香港犯罪 會由香港的司法部門處理 台灣屬於中華民國 是獨立的政權 並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區域 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將台灣地區納入領土 但實際上對台灣並沒有任何實質權利

    4. 逃犯天堂,你有看到香港這幾十年有這麼多事案發生嗎?這次殺人犯逃回香港,香港仍可以另立法移交止人,台灣也提出了申請,但三度被回絕,還被扯上了政治修例,本來只有祖國是靠山的我們卻被祖國玩弄了,我們還能怎做?
      另外中國的法治跟香港的比差太多,灰色地帶多,還有一堆莫須有罪名,而且條例的刑罰也不相同,香港人甚至移居的人仕還能安心上去被審嗎?

  25. 生活在大陆也基本上是醉生梦死,啥权利都没有,黑幕太多了。很多消息都不让播,我们更本不知道。各种冤案都被领导部门压下去了,所以还是支持香港吧。

  26. 看了上面的具体解释后,作为一个大陆人,我表示能够理解香港人的忧虑,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些担心就让一些罪犯逍遥法外,其实,可以重新修改条例,增添一些明文规定,投票通过,打消港人的忧虑。

    1. 无论什么人,都必须充分尊重香港人民的选择。也许你被洗脑,洗到无脑,但应该相信香港人民是有脑的,他们有决定自己前途命运的权力!

      1. 他们有个狗屁脑子。。这个世界就是强权的争夺,中国不够强所以香港还是会被美国英国势力控制。什么狗屁民主,香港人真民主会住狗窝。。。李嘉诚都动不了天天反共,资本主义本质就是剥削人,和民主本来就是对立的。而法治和自由又是对立的。说到底,香港人当洋奴久了,觉得白人的屎都是香的而已。

    2. 問題是50年不變如今都變了,修改的條例即便說不會有什麼政治宗教等等問題,可能信嗎?其實吧一個夠透明的司法制度,不需要所謂的上訪機制,何況這機制還黑暗重重,讓港人怎麼相信呢?

  27. 最根本的理解错误在于,香港的一国两制是历史遗留问题而不是香港人的基本权利,这就跟父母的遗产是长者的馈赠而不是你理所应当的一样,如果在这样一个基本认知上都产生误差的话,接下来讨论的问题都毫无意义。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