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生前好友极力完成庄群施遗愿 AI技术推出贺岁歌〈好运气〉

她离开了,但她没有离开。多亏人工智能科技,在庄群施猝逝两个月后,我们仍能听见她那把带有独特气息的甜美歌声,祝福歌迷拥有好运气、好心情。新歌〈好运气〉MV赶在年廿九释出,一遍遍循环播放,彷佛这次农历新年,谁也没有缺席。

还原庄群施歌声与影像的概念,最初是如何发想?AI技术又是如何将它化为可能?有人为此感动不已,有人却指责这是“消费死者”和“二度伤害家属”的作为。然而,有没有可能,对亲友来说,整个过程带来的其实是一次完满的疗愈与救赎……

2023年11月28日,童星出道的本地艺人庄群施在拍戏途中猝逝,得年37岁。噩耗来得极其突然,伴随歌迷30年的熟悉歌声与爽朗笑容从此凝结在记忆中。

无预警倒下以前,庄群施已在筹备发行2024甲辰龙年的贺岁歌,曲目是她亲自选的,专辑封面也拍好了,就连MV呈现概念,她也和导演商量过了。歌曲录制和MV拍摄的日期也定下来了,没来得及等到这天到来,她却撒手人寰。

《新闻报报看》主播庄文杰驱车北上出席丧礼,与庄群施经纪公司工作人员一同坐在灵前,聊起这个被迫搁置的新歌发行计划,庄文杰突发奇想:何不尝试用AI科技来完成群施的心愿?

抱着“帮群施完成心愿”的信念,团队一呼百应集结而成,大家逐步摸索、研究尚且陌生的AI技术,终于在一个半月后推出成品,让群施以另一种方式陪伴歌迷欢庆佳节。

AI生成如何可能?

AI生成技术,可分为两大部分:声音和影像。

〈好运气〉由刘伊幸负责词曲创作和AI人声生成,并由邓智彰、陈韦夕和许国文监制。邓智彰可说是群施的恩师,从小看着她录音到长大;许国文则在过去五年为群施录制新年歌。

作为此次企划的媒体联络人,庄文杰在接受访问采访时指出,这些老师是最了解群施声线特色与曲风喜好的人,由他们来把关和监督AI人声生成的相似度,再适合不过。

庄文杰粗浅讲解AI人声生成的制作过程:

“AI人声生成是透过一种技术——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来还原的。怎么学呢?我们从邓智彰和许国文老师手上取得群施过往的声音样本,放进系统里让它自行学习,再模仿群施的唱腔,包括她的鼻音和咬字的清晰度。”

最初生成的版本,相似度只有五六成。庄文杰也才了解,AI人声生成最难的部分,在于后制的不断微调(fine-tune)与修正细节,“包括尾音的部分、群施咬字轻重的习惯等等,来提高它的拟真度。”

最终的成果相似度高达80%,不仅获得邓智彰老师的认可,也让许国文老师泪洒录音室,犹如现场听到群施唱歌般让人感动。

AI版庄群施在MV中唱着群施生前来不及演绎的新歌。(图片来源:网络)

声音有了,影像还原也是依循相似的逻辑——导演将群施生前最后一张拍好的专辑封面照投入系统里,一样透过机器学习的程序生成,再经过后制微调嘴形,让AI版的庄群施看起来就像是在唱着她来不及演绎的新歌。

是一趟欢乐旅程,也是庄群施30年成绩单

在MV中,庄群施从小到大演唱贺岁歌的画面一幕接一幕播放,接着,我们看到她独自一人游荡在虚拟世界,自由自在地走遍高山与荒漠,闹市与幽径。没有束缚。

庄文杰透露,MV制作的概念,是群施在生前与导演讨论的结果。

“她和导演认为这首歌听起来很像一场欢乐的旅行,群施也要求说,她希望在影片前半段整理过去30年的花絮,后半段则用旅行的概念去呈现。导演循着群施的意念,整理了回顾画面,再使用群施未曾曝光的旅游照片,透过AI运算,让画面看起来有种多元宇宙空间的奇幻感,让群施在很多地方随意穿梭,感觉跟我们的距离就不会那么远。”

庄文杰记得第一次看到MV时,愣了好久好久,心情好复杂。在他看来,这支MV可说是特别为歌迷做的总整理,也是群施出道30年交出的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她就像是成绩考得很好的学生,作品都很完美,内容也很丰富,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她不曾参与的,好像没有什么地方是她没有去过的。不同阶段的群施都有不同的样子,不管你在哪个阶段认识她,我相信都能找到你的共鸣。”

庄群施受邀参与庄文杰的行旅节目《脚踏实地》,两人回到群施家乡玻璃市进行拍摄,因此结下好交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生于1986年的庄群施,来自玻璃市加央,8岁以首张卡带《金童玉女》出道,并在1995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卖馄饨》,再与王雪晶共同发行专辑《双星报喜》。2000年,庄群施连同王雪晶、阿妮和金燕子组成“四个女生”,后因金燕子退出而改名为“M-Girls”。

出道多年,她曾发行11张专辑、33张新年专辑,以及6首开斋节单曲。在歌唱事业以外,庄群施也曾主持娱乐节目,参与电视剧和电影拍摄,包括即将在2024年贺岁档上映的《明星真人秀》。

团队以义务性质参与 踩稳道德底线

庄文杰与庄群施的相识,始于2023年4月。群施受邀参与文杰的行旅节目《脚踏食地》,两人回到群施家乡玻璃市进行拍摄。拍摄结束后,两人并没有断了联系。若要形容他所认识的群施,庄文杰会说:她是一个很有江湖侠气的豪女。

“每次处理涉及玻璃市的新闻,需要找人受访或得到现场画面,我只要打一通电话给群施,她就会拜托住在玻璃市的家人帮忙,不到三五分钟就能得到回复。”

也许就是因为这股豪气,让群施收获好人缘。〈好运气〉企划一发起,立即召来圈内各路人马义务参与,只因大家都想帮她完成最后的心愿。

正是如此,庄文杰没能轻易略过部分网民的留言和揣测。

截自相关报导《星洲日报》脸书网民留言。(图片来源:网络)

“我看到有些网民会觉得,我们在‘消费死者’,有人甚至用了一个很harsh的字眼,说我们在‘发死人财’。其实整个制作团队都是义务参与,因为群施生前对我们很好,所以大家一呼百应全都来了,觉得一定要帮她完成这件事情。这份心意是无价的。”

他清楚,AI技术的使用,目前仍在法律上存有许多灰色地带,包括著作权与肖像权的问题,通通有待更多案例去冲撞出一套适用的新规条。

庄文杰强调,〈好运气〉的制作企划从最初就已获得经纪公司与群施家人的允许,整个团队也在过程中将道德底线踩稳,“第一,我们还原群施的声音和影像,不是为了商业用途;第二,我们也没有打算将它大量复制生产,这很可能是群施最后一首新年歌。”

同时身为一个媒体人,他认为,界定有心消费与否,端看起心动念为何。

“我们的起心动念,是因为我们知道她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如果可以帮她完成,那会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原来姐姐是那么开心的”

另有部分网民表示,还原庄群施的影像与歌声,只会对亲属造成二度伤害,往家人的伤口上撒盐。

截自相关报导《星洲日报》脸书网民留言。(图片来源:网络)

对此,庄文杰指出,群施妹妹答应参演〈好运气〉的MV拍摄,就是最好的澄清。后来他也得知,这次的拍摄经历也让群施妹妹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么多年来,妹妹从来没有去过任何拍摄的现场,这次在MV里出演一个回忆姐姐的角色,她告诉我,她本来以为自己会情绪崩溃,却没想到原来拍摄现场是很开心的,她形容导演和制作团队都很友善,她也仿佛体会到了姐姐在工作时,原来是这么快乐的。

“我觉得,群施逝世的伤痛会随着时间慢慢疗愈,妹妹的参与,一定程度来说,这也是一个疗愈,甚至是救赎的过程。我觉得是换了一个角度吧,换个角度重新去看姐姐的离开,不再只有伤心和眼泪,而是更多的欢乐,也更切身地体会群施留下来的,这种能够聚集众人帮她完成心愿的精神。”

制作团队还原群施声音和影像的举动,是否会对家人造成二度伤害,庄文杰相信,妹妹的反应已经给了大家一个清晰的答案。

你是支持还是反对?

AI科技与音乐的结合,已有越来越多人正在实验各种可能。

早前网络上出现“AI版孙燕姿”演绎多首歌曲,换来孙燕姿本尊回应“做自己已然足够”;台湾歌手陈珊妮则主动“出击”,与台湾人工智能实验室合作,生成AI版陈珊妮来演绎自己的新歌,借此重新思考歌手在人工智能时代的自我价值;本地歌手黄明志今年推出的新年歌〈龙的传人〉,也用AI生成近似习近平的声音与他进行合唱,掀起热议。

截自YouTube〈好运气〉影片处网民留言。(图片来源:网络)

这次庄群施〈好运气〉的案例——用AI还原一个已经离世的歌手,在本地音乐圈应属第一次的尝试。或许因为涉及生死课题,于是让人多了一层思考和辩论的空间。有人质疑,有人反对,但在网络上,也有更多人感恩制作团队的用心,表示自己被抚慰。

可以确定的是,在近未来,关于AI科技使用的伦理道德界限,相关争议的声音只会越来越激烈。就像我们也可以确定的是,群施虽然离开了,但她仍会持续用她唱过的歌陪伴歌迷,就像过去30年一样。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12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李淑仪

《访问》编辑兼记者。拉曼大学中文系毕业。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