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海迷途】我们输的不是钱,而是自己的人生——赌徒的自白
| February 26, 2020投资 赌博 赌场 赌徒 雷曼风暴 
分享:
人类好赌之风由来已久,人们总说小赌怡情,可是人性中的贪婪与不服输,让人们一步步被诱惑,赌博金额也从区区几令吉,至千百万令吉。一旦坠入茫茫赌海,在赌博路上醉生梦死,终日沉沦在或许会一夜暴富的美梦中,每次嚷嚷说要戒赌,却仍踏上昨天的旧路。与其说十赌九输,实则是十赌十输,久赌无赢家,即使初时侥幸赢了,赌到最后,仍是陷入输局,陷入越想赢、越是输的死循环,负债累累。更甚的是,输的不只是钱,还摧毁了家庭、友情、名誉,在最终的赌局赔上了自己的人生,一辈子毁在赌博上。

挤上窄小的电梯,踏入位置隐秘的马来西亚信心戒赌会(GRC),这儿宛如一个秘密基地,聚集的是一众因赌博而人生尽毁的赌徒。

此刻是晚上8时,他们全都聚精会神,坐在课堂上进行戒赌课程。这批赌徒,有的早已伤透家人的心,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有的还在被大耳窿追债,隐姓埋名过日子;也有的数度复赌,在家人陪同下前来上课,寄托着家人的希望,盼能摆脱赌瘾重获新生。

马来西亚信心戒赌会定时举办戒赌课程,助赌徒戒掉赌瘾。(摄影:赖咏嘉)

“很多赌徒以为人生没有输光,只是风水没有轮到你”,戒赌导师向他们如是说道,今天上的课程是第三堂“是赢还是输”,赌徒大多抱着侥幸心态,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例外,能以赌抵赌,还清之前的负债累累、逆转命运,殊不知赌场无赢家,戒赌是唯一重获新生的方式。

《访问》找来两名前赌徒,讲述自己的重生之路。他们曾是嗜赌如命的病态赌徒,当初为了赌博,他们舍弃了一切,经戒赌后,才得以重拾自己的人生,让他们以亲身经历告诉各位,勿为一时快感,赌上一世人生……

林华和(51岁):曾欠债1000万    毁掉牙医大好前程

林华和如今已完全不沾赌,不令自己有机会复赌。(摄影:锺子麒)

年过半百的林华和是一名牙医,他曾在小镇开设牙科诊所,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牙医,亦是大众眼中的好好先生,原本前途一片辉煌,却因为染上赌瘾,举家背债出逃……

林华和染上赌瘾,与家庭背景脱不了关系,他的父辈亲戚皆好赌,“我在赌博的家庭长大,从小就喜欢上赌博,从小学就开始赌博。我们一般上都是新年期间拿了红包钱,就跟堂哥堂弟聚赌,长辈从来都没有阻止,都觉得是华人的传统文化。”

对年幼的他而言,可以在赌博中决一胜负,是刺激好玩的。到了中学,林华和学会赌球;到了大学,赌博不再只是农历新年的消遣,而是逐渐渗入他的生活,成为日常之一,他开始与“志同道合”的同学通宵打麻将、上云顶。 “大学时的输赢在几千令吉左右,甚至上万令吉。记得最糟糕的一次,是把零用钱赌光,还骗家人课程需要更多的钱,希望可以汇钱给我。”

为何对赌博如此着迷?他认为,或许是童年贫困,缺乏物资享受,造成对金钱的错误观念,想通过赌博发大财,“以前看到同龄朋友所拥有的,自己却不能有,难免觉得不公平,从小就觉得钱太重要了,就觉得长大一定要成为有钱人。”

大学毕业后,林华和顺利成为一名牙医,薪水不菲,也开设了诊所,如果按照这人生轨迹走下去,前途可谓一片光明。岂料,一切都被他对赌博的贪婪打乱了节奏。“工作后,一下子手头有钱,下注越来越大,玩得越来越凶。”

除了线上赌博,1994年,是股市最蓬勃的时期,刚就业的林华和抱着赌博心态,盲目投入炒股行列,当时他虽然没有事先做功课,却宛如被幸运之神眷顾,几乎百投百赢,“觉得‘哇,原来在股票里面是这么容易赚钱的’,所以更一头栽下去,变本加厉,甚至去银行借贷,趁着好时机把借来的钱一直注入。”

他感叹,赌博便是如此,让人先尝到甜头,再将人拉下深渊,“当你觉得可以时,野心就越来越大,希望很快能够致富。”

好景不长,于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亚洲,林华和把赢来的金额,都赔了进去。经此挫败,林华和开始投入研究,并向身边亲友借贷更多金额,盼能等股灾过去后翻身。“虽然做了很多功课,但是完全不是投资的心态,而是赌博的心态。”

往后10年,林华和依然以赌徒心态在股界里打滚,却在2008年碰上更严峻的雷曼风暴,让他输得一败涂地。“除了自己的本钱,银行、朋友、家人都借贷很多,真的是突然一场噩梦来临。”

负债累累无力偿还,反而使他想以旁门左道解决债务,林华和将主力转向线上赌博。对他而言,这是赚快钱的方式,“当时觉得那些更快,不用等股票起起落落,自己可以控制,24小时都可以赌。”

(图片来源:Pixabay)

赌瘾犹如癌细胞,逐渐吞噬他的理智,那段日子,他认识了一群赌友,成了逢赌就发狂的行尸走肉,越赌越大、越输越多,即使月收入高达5万令吉也不足够,“可以说是差不多到破产的边缘!”

这一切都是瞒着妻女,唯有等到大坑无法填补、谎言无法圆回时,他才迫不得已告诉妻子,两人曾因此多番激烈争吵,最终妻子仍选择陪他度过难关。 “我们这些赌徒都是会利用家人,扮可怜骗取他们的帮忙。”

这段日子,林华和的亲友也多次协助他还债,单是向哥哥就借了100万令吉,其哥哥也带他前往教会,鼓励他脱离赌海,惟林华和仍惦记着赌博,对哥哥的劝告亦敷衍了事。“哥哥说我的生命出现了一点问题,我也不明白,只是想着如果有了本钱,肯定可以来过的。”

他形容,那段日子的他犹如双面人,“在家是很好的老公、很好的爸爸,但是一到诊所,在没有人看到的时候,就对着电脑,拼命地赌博。”赌瘾在心里逐渐扎根,令他不能自拔。

“其实这20年里面,我有醒过吗?当然有醒过,知道赌博不好,尤其是每次亲人帮忙还了债,都有意念告诉自己是最后一次了,也会在神台前发誓,再赌真的不是人,但是停了1、2个月后,不知不觉又会来。”

直至2014年,输额越滚越大,当时他共欠下逾300万令吉的债务,林华和实在无法再以洞补洞还债,银行与亲友也拒绝再贷款给他。面对堆积如山的债务,他只得放弃长期打拼的事业,放弃诊所,立即带着家人漏夜离开小镇,希望能通过搬家,并前往戒赌中心,让人生重启。

“那是我人生中最低谷的时刻,整个事业毁了,整个家庭毁了,大女儿当时剩下4个月就要考SPM了,可以说把孩子们害得很凄惨。” 这段赌博岁月里,他前后共欠过1000万令吉的债务。

沦落至此,他苦笑, “我有想过,为什么我一个堂堂的专业人士,赚这么多钱,为什么需要做这些事?有一个爱我的太太,有这么好的女儿,她们都很会读书很乖巧,我为什么会做到这样?”这些疑问,就连他自己也找不到答案,只能说是赌瘾蒙蔽了他的理智。

直至进了戒赌中心,林华和通过信仰寻得生命的解答,他清醒了,摆脱了控制他一生的梦魇,人生也重新顺遂了起来。如今,他在吉隆坡重建事业,脚踏实地偿还债务,“现在已经是堂堂正正做人,一切都过去了。”

他相信,之前一塌糊涂的人生,其实都是为了迎接现在的美满人生,如今梦魇过去了,就好了。

梁顺储(38岁):曾经每日赴云顶赌博    输光赌本抵押轿车

梁顺储如今远离赌博,家庭美满,一家人和乐融融。(摄影:赖咏嘉)

2011年,梁顺储正值 29岁,已组家室,孩子刚满1岁。本该打拼事业的年纪,却接连因为经济压力,及碰上父亲患上肾病,令他成了病态赌徒,终日流连赌场。加上他从事销售行业,工作时间自由,成了放纵的理由。沉迷赌博期间,他每天驾车赴云顶,目的地只有一个:赌场。“看到其他人在赌场很容易赢钱,我就试看,谁知第一次就赢钱,就这样上钩了。”

他家庭每逢新年必赌博的传统,让他从小就对赌博有兴趣,“真正种下赌博的瘾,是在很小就有了的,每年都会很期待新年,因为有得赌博,用红包、零用钱来赌。”

彼时的梁顺储,被赌瘾熏心,根本不觉疲惫,赌博才是消除疲劳的最佳解药,“当时有工作,但是赌博为先。有时在云顶三天两夜,有时两天一夜,在赌场里面也没有睡的。”

这一切,全都瞒着妻子Wendy,每天载妻子去工作后,他便直接驱车去云顶赌博。她说,“他载我去工作后,就去云顶打卡,我放工时,他就打卡下来载我。”

(图片来源:Pixabay)

初时,他有赢有输,后来全盘皆输,他每天在赢钱时兴奋、输钱时懊恼的情绪间拉扯挣扎,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坏,让妻子十分难过,以为夫妻间感情出了问题。“赢钱就跟太太说做到生意,输钱就说生意不好。我以前的想法是,我赌钱是为了养家而已。如果我不赌,一块钱都没有得给家里,那是自私的想法。”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2年,当时他丝毫没有愧疚,也不觉赌博的坏,认为只要有钱就能再翻身。“我输的是钱而已,问题是没有钱,有钱就能解决我的问题。”

直到亲友拒绝再贷款,他的资金无法再周转,期间更是欠下大耳窿的债务,只能迫不得已将事情告诉妻子。Wendy说,她当时十分惊讶,也十分害怕。“当他让我知道时,有一辆车已经当在云顶了,我就驾车上去带他回来,隔天我把户口的钱拿出来,帮他解决掉这个问题。”

梁顺储这边厢向妻子承诺不再沾赌,实则仅是借口,“当时根本没有想过要戒赌,今天还了债,明天又继续上去赌,没有钱了又再抵押车子,根本没有停过。”

当时,Wendy正怀着二胎,有四个月身孕,两人因梁顺储复赌而再次发生争执,梁顺储在情绪激动下将妻子推落在地,伤透了她的心。

她说,“我搬回娘家了,可是孩子每天都问妈妈在哪里,那时真的很心酸。”原以为一个月后,梁顺储反省后不再赌了,岂料他不单是复赌,而且还欠下大耳窿。

患上肾病的父亲,也因为承受不了儿子赌博欠大耳窿,拒绝洗肾治疗,病情恶化去世。“父亲间接被我气死了。我觉得他是在间接放弃他的生命,不要去看医生,不要去医院,我赌博是他放弃的一个原因。”

当时梁顺储还沉迷于赌博,对父亲的逝世并没有太大的悲痛,反而还对白金虎视眈眈。母亲因为对儿子绝望,选择搬离家里,妻子也已经准备与他离婚。这短短两年里,他总共输了约60万令吉,也输了父母、妻子的爱。

2014年1月,妻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找到了戒赌中心,将梁顺储送了过去。过程中,梁顺储两度复赌,还欠下了大耳窿。直至进入戒赌中心的1年2个月后,梁顺储才真正意识到,赌博是一颗毒瘤,对赌博的瘾,会逐步侵蚀他的人生,也因此下定决心戒赌。

“那时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导致了我去赌博,从那边开始学习面对。我主要的问题是无法承担经济的压力,比如要供屋子、车,银行打来我就很紧张要赶快解决,所以就选择赌博,当然这是藉口。”

如今,梁顺储学会了戒赌中心的方法,坦然面对经济压力,给予自己时间去处理,“站在以前成为病态赌徒的时间,我会很紧张,哪怕只是80令吉的电费,我都要赶快上去赌博赢回来。”他逐渐得到家人的谅解与信任,也正偿还剩余的10万令吉债务。

回首沉迷赌博的日子,他后悔过吗?“其实我到现在,还是对赌有瘾,特别觉得是可以赚钱的方法。但是在戒赌中心这些年,我看到自己有选择不赌的权利。如果我选择继续赌,以前的状况会重来一遍,甚至更加严重,妻子也未必会再给机会。

人生漫漫,是否会重蹈覆辙,一切都难下定论,“我会不会复赌?其实我到还没死的那一天,我都不知道。

“但是我很肯定地说,我很担心以前的事情会再发生,被追债、被人看不起、被人说闲言闲语,那种感觉我很怕。每一次有那种想赌的感觉,我都会把那种很担心、很怕的恐惧搬回出来提醒自己,不能再去赌。”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2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