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戏无益”到“勤有功”——未来是电竞天下?

在电子游戏刚刚窜起的年代,任谁也想不到,有一天它竟会成为价值数以十亿令吉计的电竞产业,甚至被公认为体育的一种,列入国际运动会的竞赛项目。究竟电子游戏是何时悄悄变成了电子竞技(Electronic Sports)?《访问》访问三位活跃于电竞业界的人物,近距离了解电子游戏过去10年来如何飞上枝头变凤凰,变成了今天被列为正规运动项目的电子竞技。

根据全球游戏、电竞研究分析公司Newzoo,马来西亚电竞产业在2017年的总收入为5.86亿美元(约24.3亿令吉),玩电游/电竞的人口高达1400万。以电竞产业在近几年快速成长的情况,消息人士也估计,全球电竞市场的收入将在2021年增至16.5亿美元(约68.2亿令吉)。

数据来源:Statista

那些年,电子游戏只被当作游戏

从2009年就投身游戏行业的Justin苏鸿利(33岁),原本是在一家在线游戏发行商担任营销人员,工作约4年后,却越发觉得这是一片值得开创的蓝海(指未知的市场空间),于是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和两名伙伴共同创立了活动策划公司——Genysis,以承办电竞比赛为主。

“其实2000年代就有电竞,但没有被公认为是一种体育(sport),政府没有关注,也没有现在那么多community(社区),只被当成是游戏。当时最多人关注的全球性电竞赛事是World Cyber Games(世界电玩大赛),以前比的也不是Dota或CS:GO,而是Street Fighter、Red Alert和StarCraft等等。”

Justin苏鸿利从2009年就投身游戏行业,因看好电竞的未来发展而开设了专门承办电竞比赛的活动策划公司Genysis。(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苏鸿利向《访问》指出,当时的电游潮流慢慢从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转变为电竞类,如First person shooting game(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及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让他意识到,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电竞比赛。

趁着大部分人还未意识到这股电竞趋势,苏鸿利就成立了一家专门承办电竞比赛的活动策划公司,让人不得不佩服苏鸿利一行人的大胆及远见。

“刚开始没有人懂电竞是什么,我们就从写策划书,写营销计划做起,慢慢的,这些游戏被公认为电竞,电竞比赛也越办越大。从在网吧里面办,到去校园办,之后在商场里办,然后跳跃一点,在体育馆办,越办越大型。以前的奖金只有马币1000令吉,现在可以是几百万令吉,甚至美金100万也有,整个趋势是在成长的。”

究竟电子游戏是如何在这几年间一跃成为“数以十亿的电竞产业”?苏鸿利告诉《访问》,想知道背后的答案一点也不难,只要从“商业”角度去想,就能略知一二。

“电竞为什么那么火红?当然,很多年轻人喜欢玩游戏没有错,但前提是,必需有人去举办比赛,才会有后面的一连串效应。谁会出这笔钱去举办比赛?都是IT界的龙头老大,比如Asus、MSI、Intel等,因为对他们来说,电竞其实是一种营销工具,能让更多人认识他们的品牌。”

与此同时,游戏开发商为了推广自家产品,必定也肯“砸钱”办电竞比赛,借此增加公司及游戏的曝光率。因此Genysis除了是一家活动策划公司,也可说是一家营销机构(Marketing Agency),专门替IT供应商和游戏开发商做品牌推广。

这个东西变成了一个三角(关系),一个是游戏开发商,一个是IT供应商,一个是活动策划公司,当三方连在一起时,就会变成一个游戏界里的eco system(生态系统)。当然,玩家消费能力高时,其实就促进了整个游戏界,因为IT供应商和游戏开发商就会砸更多钱来举办活动、推广自己的品牌,而消费者认识了这个品牌,就会去买这个品牌的产品,变成了一个循环。

苏鸿利表示,电竞所牵涉的领域其实很广,并非只有电竞选手及活动策划公司才受其影响。

“外行人看电竞,就是一群人在打游戏,当打到专业级别时,就可以领薪水、打比赛,然后活动策划公司可以赚大钱。但是,电竞牵扯的领域却不只这些。以游戏开发为例,牵涉其中的专业领域包括程序员、游戏设计专才、故事构想人员等,当游戏开发完后,还需要经过测试,需要反黑客专才,需要有人策划推广工作等。”

他强调,电竞业其实需要各种各样的专才,当大马电竞业成功发展起来后,除了能制造许多就业机会,也能吸引人才回流 。

苏鸿利指出,电竞还牵涉到媒体领域的专才,例如直播比赛现况时,不仅需要导播、摄影师、灯光师、动画设计师,还需要对电竞了如指掌的主播或主持人。(图片:pixabay)

“其实马来西亚有很多人才,但很多都往外跑,我有好几个朋友都是在美国或新加坡的游戏公司里面做游戏,所以我认同赛沙迪(青年及体育部长)讲的话,你开始发展了,人才才会回来,你不发展,人才就往外跑。按照现在的趋势,电竞极有可能发展成为像英超一样的职业性比赛,如果大马的电竞业能够做得起来,相信会成功带动我国的旅游业、贸易业及科技产业。”

电竞选手在大马能生存吗?

相比起欧美国家,我国的电竞业仍在起步,政府也尚未针对电竞业立法,无论是电竞选手应该拥有哪些权利,赛事的转播权又或版权问题等,都处于模糊地带。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马的电竞选手能够生存下去吗?

20岁的莫哈末法汉(Jangs)就是我国少数的职业电竞选手之一,和另外3名队友皆是隶属Geek Fam旗下的PUBG(绝地求生)职业选手。

Jangs与队友去年代表Geek Fam赢得了PUBG MY/SG Championship 2018,随后更代表马来西亚到泰国曼谷参加PUBG SEA,获得第七名的佳绩,创下大马PUBG战队在海外的最佳记录。(摄影:颜祖威)

Jangs从17岁就开始接触电竞游戏,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将打游戏当作自己的兴趣,后来却在友人的鼓励下,成了一名职业选手。

“升上中学后,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英文老师,所以之后到学院念书时,还特地拿了人力资源的课程。然而,当我念到第二个学期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再继续深造,而是全心全意当一名职业选手。”

Jangs向《访问》表示,他尝试过边打电竞、边念书的生活,但很多时候,大型比赛都会不巧地落在考试期间,让他在不得已之下放弃了许多参赛机会。因此,第二学期结束后,Jangs便告诉自己,是时候做出取舍,决定自己究竟要往哪一条路走。

“当时很多同学都觉得电竞是没有未来的,只有少数人跟我说,如果你真的很喜欢这个兴趣,觉得自己可以的话,那就去吧!那个时候,我也发现我对电竞的热忱已经超越了其他,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停学,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放弃深造,选择当一名电竞选手,对Jangs及许多年轻人来说,或许是一个只要努力就有机会成功的目标,但对完全不了解电竞的人来说,却是一个疯狂且不成熟的决定,包括了Jangs的父母。

一开始,我的父母都不支持我,毕竟世上有哪个父母会乐意看见自己的孩子只把心思花在游戏上?尤其是亚洲父母,几乎都会教孩子做个‘正常人’,希望孩子能像‘正常人’一样乖乖念书,毕业后当医生或工程师。

尽管Jangs尝试向父母解释他这么做的原因,也承诺若无法在2年内成为知名的职业电竞选手,就会放弃这个梦想,听从他们的安排,Jangs的父母,尤其是母亲,依然会时不时就“开导”Jangs,劝他走回正轨,也不愿意给Jangs祝福。

“去年参加PUBG tournament的时候,我有邀请我的妈妈来观赛,结果那天她真的出现了,当下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后来我真的表现得很不错,所以现场的观众一直在喊我的名字,也因为如此,我的妈妈很为我感到骄傲。比赛结束后,她就给了我她的祝福。”

Jangs表示,很多职业电竞选手在踏入这个领域前,其实都会面对类似的问题,例如家人的反对、外人的不理解、酸民的攻击、政府在早期无意发展电竞等,因此能够越过重重阻碍,成为一名职业选手是非常不容易的。

“其实我也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变成一名职业选手,有今天这样的成就,我觉得很幸运,我可以成为现在的我。”

Jangs:走对的路,就能成功

如今,Jangs不仅拥有自己的战队,也加入了我国的电竞俱乐部Geek Fam,拥有固定的收入及上班时间。

(编按:Geek Fam是于2016年11月所成立的电竞俱乐部,是马来西亚最大的电竞组织之一,目前共拥有3支战队,包括Geek Fam Dota 2、Geek Fam PUBG以及Geek Fam Mobile Legends。)

Jangs曾承诺父母,若自己无法在2年内成为知名的电竞选手,就会放弃这个梦想。(摄影:颜祖威)

“我们有固定的薪水,也会参加一些本地的比赛赚取奖金,像是之前我们在PUBG MY/SG Championship 2018得了冠军,当时的总奖金是4万令吉左右,冠军的奖金则是1万6千令吉。有时我也会做直播,或是当其他人的教练。”

跟上班族一样,Jangs的工作时间是周一至周五,而最大的不同,则是Jangs和队友都被安排住在Geek Fam所提供的训练屋(Gaming house),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还有战队经理及其他电竞选手。

“除了周末是私人时间,我差不多每天早上10点起床,中午12点到4点就会开始玩PUBG、做直播,但不是认真的玩;下午4点到7点,我则会跟比较专业的玩家一起玩,训练我的沟通技巧;直到晚上8点到11点,才会和队友一起接受正规的训练。”

固定的作息时间,拥有最好的设备,还有一个帮忙打理事务的战队经理,这些都是加入Geek Fam后,Jangs的战队才开始的新生活。因为就如Jangs所说,成为职业电竞选手这条路并不容易,在获得赏识之前,很多东西都必需靠自己掏腰包解决,好比到国外参赛时,就必须承担自己的开销。

“很幸运的是,我和队友能够加入Geek Fam,否则我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会是怎样。Geek Fam教会我如何做一个职业选手,虽然住在训练屋里,不代表我们每分每秒都是坐在电脑前,因为他们也会要求我们注意健康,要定时吃饭,也要定时做运动。”

电竞选手没有“退休年龄”

进入电竞界已有2年的黄国永(Geek Fam战队经理,25岁)就认为,倘若没有电竞俱乐部,大马的电竞选手其实很难生存。

黄国永认为,电竞选手并没有固定的“退休年龄”。(摄影:颜祖威)

“如果只靠比赛奖金过活,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奖金太少,设备太贵。加盟俱乐部,选手们才能接受正规的训练、培养默契,也不用担心起居饮食。现在一些占据电竞比赛前几名位置的战队,基本上都是来自不同的电竞俱乐部。”

至于电竞选手是否有年龄限制,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退休”?黄国永指出,这就得看选手能否“与时并进”了。

“我认为是没有年龄限制的,只要选手能在电竞游戏每做一次改良时,跟着进步,就不会有所谓的‘退休年龄’。像是Mushi,从他进入这一行到现在,Dota已经变了无数次,但他一直还在。所以只要你有领导能力,愿意学,是不会被淘汰的。”

势不可挡的电竞趋势

尽管“电竞”(eSports)这一词还很新,有关电竞是否属于体育的争议也还在上演中,对Jangs来说,电竞其实和体育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去年11月在吉隆坡举办的KL Major(Dota 2赛事),奖金高达1百万美元。(图片来源:Stadium Astro)

“虽然电竞没有太多体能上的消耗,但是和部分体育一样,必需靠策略才能赢得比赛,所以我觉得电竞应该被列为体育的一种。2019东运会将电竞列为其中一个竞赛项目的决定,就是很重要的第一步。”

2018年11月,2019东运会(SEA games)主办国菲律宾宣布把电竞列为其中一项运动赛事,该项目一共会有6面金牌,等待东南亚各国的电竞好手来争夺。这项消息对本地电竞界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舞。而东运会也是继亚洲运动会后,第二个宣布将电竞列为竞赛项目的大型国际运动会。

无论你是否认同,电竞显然已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趋势。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颜祖威

《访问》制作人,拍片的人,用汗水和劳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艺术天份,来换取生计的人。

我有话说
1 条评论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