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催眠竟能治病?怎么样才能成功被催眠?

或许是被影视作品所影响,对大众而言,催眠是件极玄乎神奇的事情,造成对催眠的误解,似乎只要响指一声,就能轻易催眠他人为所欲为。因此有者将催眠视为洪水猛兽,避之不及,有者对催眠充满好奇,盼进入这神奇的领域。实则,催眠还分为疗法与非疗法,催眠疗法可助人治病,解开心理上的恐惧或奇难杂症,且无需动刀吃药。催眠疗法真的如此神奇吗?一起通过临床催眠治疗师古健荣的讲解,正确认知何谓催眠治疗,以及背后的原理为何。

从业8年的临床催眠治疗师古健荣表示,催眠分为疗法与非疗法,其中催眠治疗是通过潜意识调整,来解决生理、心理、习惯层面的问题。­­­

“我们的情绪脑与理性脑虽然是互相配合,但很多时候情绪脑都会迅速于理性脑。”他举例,“当看恐怖片时,我们明知道是假的,但还是会被吓到,这是因为情绪脑比理性脑的反应快。”

又或是站上舞台后,因紧张而说不出话来,这也是因为不安时情绪脑活跃了,让人无法清楚思考。

而催眠就能让情绪脑冷静下来,当被催眠时,并非进入睡眠状态,而是在保有知觉的情况下,进入恍惚放松的状态。

他讲解,“当情绪脑冷静后,理性脑就会活跃,这时很容易听取建议和领悟一些事情。”而催眠治疗师的角色,便是藉此机会调整被催眠者的认知。

古健荣从2012年起担任催眠治疗师,尤其专长于临床心理催眠治疗与认知心理催眠治疗。(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在学习催眠的过程中,古健荣曾亲身体验各类催眠方式,也曾通过催眠解决自身问题。

入行前,青少年时期的他曾面临焦虑问题,因此惧怕多人的场合,以及过分在意形象,导致人际关系出现问题。他曾尝试就医,却检测不出问题,甚至被误以为是个性问题,后逐步追溯至原生家庭创伤所引起的自我保护模式,再通过催眠治疗解决。

因此他也得出结论,催眠可以治疗外表看不出的潜意识创伤,“有的人在通过催眠回溯时,可以看到一些事件,可能原先认为无伤大雅,但其实正是创伤,只要处理就没事了。”

情绪脑代表了潜意识,理性脑则代表了意识,催眠治疗其实是对潜意识进行再处理的步骤,通过解读潜意识,将潜意识中的事物变成意识,让理性脑消化。

催眠治疗其实是对潜意识进行再处理的步骤,通过解读潜意识,将潜意识中的事物变成意识,让理性脑消化。(图片来源:Pixabay)

相反地,若是解读不了潜意识,则会将恐惧继续锁在情绪脑。“情绪脑没有时间概念,也没有对错逻辑,只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因为情绪脑要保护你,不让你再靠近害怕的事物,所以当害怕的情绪还没消化时,就会觉得这件事很危险。”

若是通过催眠,从被害者变成观察者,如此一来,当事人所面临的心理障碍或创伤皆可被理性脑所理解,因此解决。

催眠疗法种类多    分门别类分工细

正如上文所提及,催眠可分为疗法与非疗法,而催眠疗法可分成五大类:一般催眠治疗(Hypnotherapy)、临床催眠治疗(Clinical Hypnotherapy)、医疗催眠治疗(Medical Hypnotherapy)、认知心理催眠治疗(Cognitive Behavioural Hypnotherapy)、灵性催眠治疗(Spiritual Hypnotherapy),皆可作为治疗用途。

古健荣讲解,一般催眠属于基本入门学,每名催眠治疗师都能大致掌握,包括克服恐惧、激励、提高自信,及改变坏习惯。

此外,临床催眠则涵盖临床案例,包括焦虑症、忧郁症、暴食症等,通过催眠调整个案的行为。“比如个案要瘦身,我会念催眠剧本(Hypnosis script)给个案听:‘接下来一天天过去,你的胃口会越变越小,现在只要吃三分之一,就会感觉到很饱’,这就是通过暗示来改变个案的行为。”

医疗催眠则是术前术后的准备,甚至通过催眠麻醉病患、或是帮助产妇生产,也可通过此催眠增加受孕机率。

另外,认知心理催眠是将心理学与催眠相结合,而形成的新催眠方式,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催眠治疗可用在各方面,且比起一般催眠治疗了解得更深入,譬如可探索个案的内心问题如何影响自信,并有效改变个案的想法。

古健荣擅长临床催眠治疗,通过催眠调整个案的行为。(摄影:赖咏嘉)

灵性催眠治疗则涉及玄学、灵学,包括了前世催眠,通常使用的是回溯法,让人回溯过去。

另一方面,非治疗性催眠包括了舞台催眠(Stage Hypnosis)与街头催眠(Street Hypnosis)。

两者存在的目的是为了娱乐大众,而非治疗。舞台催眠是在舞台上呈现,“像是我们在电视常见的,让人像青蛙一样跳。”街头催眠则是在街上进行,“比如突然拍某个人的肩膀,先吓那个人,让人进入恍惚状态。”

他举例,迷魂党略涉及这催眠技术,“不过他们不是催眠师,可能只是上网看了,学到几招就做。但是他们也不是纯催眠,还有使用迷幻药,真正的街头催眠是不用药物的。”

他强调,正确使用催眠技术极为重要,“催眠其实是很有力量的,只是要看用在什么地方,由谁使用,因此使用者很重要。”

催眠疗法不分高低    求诊者须找对治疗师

其实,所有催眠疗法并没有分高低,仅视乎求诊者需要哪项。

古健荣也讲解,市场上有很多不同的培训者,有的提供文凭课程,有的提供学士课程,也有的提供短期讲座课程。根据所学时长与专业领域的不同,所有治疗师都有各自专长的领域,古健荣则是专于临床心理催眠治疗与认知心理催眠治疗。

他说,如果民众不懂得区分便乱投医,便会出现货不不对板的情况。“譬如我的问题是失眠,可是我去看灵性催眠,那就变得很混乱。”

他强调,求诊者必须与治疗师进行良好沟通,确保符合期望。在此之前,更要找可信的催眠治疗师,民众可从治疗师是否具有专业学术资格,是否有专业职业责任保险,以及是否向本地催眠专业组织注册,包括马来西亚催眠治疗师协会(AHPM)或马来西亚临床催眠学会(MSCH),来进行判断。

在马来西亚,催眠治疗师并非医生,而是属于治疗师类别。而马来西亚催眠治疗师协会属于卫生部传统与辅助医药部门(FCNMAM)旗下,保障本地催眠治疗师的权益,获准加入的治疗师必须拥有国际认证的专业文凭。

他也说,成为催眠治疗师的门槛不高,但国内真正以催眠维生,且活跃在业界的不多,全马仅约20至30名。即使成功担任催眠治疗师,治疗师也须时刻进修,自我提升,并且请顾问老师进行监督。

谁需要催眠治疗?  是否有年龄限制?

古健荣也说,其实任何人都可以接受催眠治疗,因一般催眠治疗可以挑生活中的小毛病,包括坏习惯与情绪调理。

“比如睡不好是生活中的小毛病,但不是病,你未必会吃药,或是常常缺乏动力起床,又或是一压力就想暴食、沉迷玩手机、易怒、洁癖,这些都可以通过催眠学习如何更好地应对。这些都看似是小毛病,但其实对生活造成大影响。”

至于严重心理问题,包括焦虑症与忧郁症,则可通过催眠治疗与药物治疗互相配合处理,“像是如果我手上有比较严重的个案,会与精神科沟通配合,在个案吃药稳定些后,已经不是非常严重的疾病了,但还是精神状况不好(Poor Mental Health),便转交给催眠治疗师去处理,再把症状继续减缓。”

此外,接受催眠治疗并无年龄限制,就他曾接手的个案之中,年龄最小是7岁,最年长则是逾80岁。而普遍最常前来接受催眠者,以女性占多数,年龄则是介于20岁至40多岁,“可能是因为这年龄层还在工作,在工作上遇到的挑战会进而影响他们的生活。”

催眠治疗不分年龄,不分性别,只要有需要,都要体验催眠。(图片来源:Pixabay)

而50岁至60岁者,则通常面临睡眠问题,或是心理造成的身体不舒服幻象,“比如说个案面临心跳加速问题,便觉得自己有心脏病,到处检测却查不出病,便通过催眠治疗找出心跳加速因素与创伤来源。在催眠过程中只要他想象触发心跳加速的因素,心跳就会快起来,所以是想象力导致他心跳变快。”

另外,他也进一步解说,所有年龄层的孩童皆可接受催眠,但孩子的理解力与认知能力将左右催眠成效,年纪越小则越困难,比起成人需用上较长时间。“催眠治疗师需要事先建立很多的信任,小孩也不会那么服从指示,因此需要配合其他技术,像我会配合表达性艺术治疗的技术。”

因此,他通常建议家长对孩子使用正面暗示法,但这不属于催眠行列,“打个比方,在孩子睡着后,在耳边说些暗示语,那孩子的行为就能有些变化。”

怎么样才能成功被催眠?

若要成功被催眠,最重要元素包括了服从与意愿,“自愿服从与放下戒心很重要,如果戒心很重,或者是被人逼过来,对治疗师缺乏信任,通常效果都不会太好。”

因此,治疗师一开始会与个案沟通,了解个案的需求,并为个案建立情绪调理的方式与资源。“比如,个案一旦开始胡思乱想就无法停止,因为个案找不到停下的方式,甚至可能因为急躁而造成暴食情况,成为了行为问题,所以就以催眠方式教导个案如何学会真正放松大脑。”

接下来,治疗师才能通过催眠调整个案的行为,进而改变其观念,也会录下催眠过程,让个案回家反复听,巩固新观念。

在他的职业生涯,不曾遇到无法被催眠的个案,因为在正确方式下,所有人都可进入催眠状态。

想象力丰富者较易被催眠。(图片来源:网络)

他也补充,精神混乱者较容易被催眠,因为此类人本身已处于恍惚状态,而曾经历创伤者,想象力丰富者,或是高智商者同样也容易进入催眠状况。

大众对催眠误解多    催眠可以控制他人行为?

至今,大众仍对催眠有很多误解,因此治疗师也得担起教育民众的责任,“教育个案什么是催眠,让个案有正确的期望,而不是太浮夸的预期效果。”

甚至曾有个案误以为,可通过催眠轻易消除不愉快记忆,“曾经有个案找我,因为分手了,想要忘记另一半,他认为催眠可以做到。因此,不能马上开始进行催眠,要先为他设下正确的期望,再进入‘被催眠者’的角色。”

此外,影视作品偶尔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剧中角色受到催眠而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谋杀人或犯法,但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

古健荣解说,人类本身拥有防御力,催眠治疗师并不能操纵他人行为,若指示不符合被催眠者的目标,是绝不会服从的。 “若是在催眠过程中,要求你提供银行卡,或许你会提供,但你绝对不会给我密码,因为有防卫心。”而且,催眠过程并非睡着或陷入昏迷,头脑依然保有意识可自控。

即使被催眠了,头脑依然保有意识。(图片来源:Pixabay)

而遭迷魂党控制去提款机取钱者,则是另当别论。他说,受害者通常是遭到惊吓后,无法控制情绪,失去理性,而盲目跟随迷魂党的指示行动。

他也补充,催眠基本上并不存在危险性,除非遇上不专业的催眠治疗师,无法对症下药为个案催眠治疗。除此,催眠也不会有负面后遗症,“很多人催眠之后或许会做很多梦,但其实这不是后遗症,催眠是在激活大脑的自愈能力,梦的功能则是消化情绪,重新处理记忆。”

他说,反而被催眠者会发现睡眠质量变好,抗压力亦加强了。

就他观察,其实本地民众近年来对催眠的接受度已提高不少,甚至比起精神科,民众更愿意接受无须服药的催眠治疗。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6 / 5. 评分人数: 1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赖咏嘉

《访问》编辑兼记者,从纸本杂志、电视台漂流到网络媒体,爱看好文章,盼写好文章。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