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赌未为输?输掉的恐怕是人生

你人生中第一次接触赌博是什么时候?除了实质赌博这把游戏,人生在做每个决定与抉择的时候,不也是一场赌注吗?我们投入所有的心思、精力,甚至是全副积蓄,用在创业、买房、环游世界……都只为了赌一个自己更向往的未来。

在不少友族同胞的印象里,赌博是华人的文化,这样的刻板印象不难理解,毕竟“农历新年必聚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甚至有人会认为,一年一次的“赌博活动”,可以炒热聚会气氛,对这样的“赌博文化”并不反感。在《人生直播》节目的投票环节中,就有33%的观众认为,赌博是华人文化,67%的观众则认为,赌博是个人习惯。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懂得赌博这一回事?是小时候看着家中长辈上麻将馆?农历新年在亲友家玩扑克牌?还是抱着搏一把的心态到博彩公司买万字票?所谓的“小赌怡情”背后,突显出我们根本不将赌博当成是陋习。殊不知,赌博是一个习惯,并不是华人文化。我们也常常忘记,所有的债台高筑都是从小赌开始的。

马来西亚信心戒赌会辅导员张成汉在《人生直播》中分享道,戒赌会有一个口号:“赌博既不是华人文化,也不是传统,而是可以改变的坏习惯。”

张成汉:小赌怡情不存在,只有越赌越大的贪婪之心

张成汉曾经深陷赌海逾20年,十年前因为家中妻小的当头棒喝,才下定戒赌的决心至今。他坦言,当初会染上赌瘾,家庭环境是重要因素。从小家庭经营非法赌庄,导致姐弟三人长大以后都成了病态赌徒。

“6岁时的农历新年,爸爸妈妈就让我们赌钱。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自己小小的举动,会影响孩子成为了病态赌徒。而且,在我们家如果不懂得赌博,亲戚或父母都会认为:怎么这个小孩那么呆?这是很可悲的事。”

张成汉指出,世上根本没有小赌怡情,只有想要把钱赢回来的心态,以致于越赌越大。(摄影:赖咏嘉)

他说,其实每一个病态赌徒都深知赌博不好,但是当它已成为一种习惯后,他们就没有知觉了,即使遇到经济困难向别人开口借钱,也成为了一个生活常态。

“赌钱本身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对于上瘾的病态赌徒,这些未知数是建立在‘如果我赢了’这一观点上,因为从来没有一个选择赌博的人愿意把钱输掉,一定是保持着想要赢的心态。是信念,也是执迷不悟。”

他解释道,从小赌到病态这一过程,并不是债务问题,而是生命问题。很多赌徒把重点放在债务方面,那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因为事实并不是解决了债务就可以重来;只有做到持续不赌,才是真正的重新出发,找到人生出口。而遇到问题,要找专业的地方(戒赌会)进行“治疗”,而非借钱给赌徒解决债务。那是害,不是爱。

“戒赌必须认清一个概念,很多人在戒赌的时候告诉自己不能再赌,这样变相压抑了自己的自由,所以会导致情绪抑郁、不快乐,通常复赌概率会更高。”

有观众留言说,打麻将和玩扑克牌游戏应该无伤大雅,若是涉及下注或是有物质价值的才算是赌博。究竟是否真的存在小赌怡情的说法呢?

张成汉对此坚决表示:“没有。”

“没有人对麻将小赌怡情,当你染上了赌瘾或者贪婪时,因为刺激会导致越赌越大,不可能用同一个赌注金额可以获得满足,所以没有人越赌越小,只会越赌越大。”

许友彬:办出版社不是赌一把,而是理想

红蜻蜓出版社创办人许友彬在45岁时创办了出版社,当被询及那是冒险还是赌博时,他这么回答:“两个都不是,那是理想。一种如果不做就觉得遗憾终身的理想。”

80年代,许友彬在十八丁任职教师,当地的小朋友因为父母都靠讨海维生,所以平常日子也会在外聚赌。当年有一批十八丁的小学老师每天晚上会让小朋友都回学校上课,带着小朋友一起进行课外活动或健康的文娱活动,因为如果不叫他们回学校,他们就会在街边赌博。

80年代,许友彬在十八丁任职教师,当地的小朋友因为父母都靠讨海维生,所以平常日子也会在外聚赌。(图片来源:Flickr)

“我认为真正的赌博视乎一个人能不能自律。我也买过万字,而且中了十多千令吉奖金,但那一次之后我就不再买了。因为有一名佛教徒告诉我,买万字中奖是福报,反问我是否要将人生福报用在买万字,所以我最后就不买了。”

他表示自己其实相信小赌怡情,因为在他的成长环境中,也就是父亲的传统咖啡店后方就是小麻将馆。来的人都是农夫,炎热的午后大家就会来打一两局麻将,若是有人下注金额太大,还会遭旁人骂。在当下的环境,形成了一种相互监督。

然而,来到科技发达的今日,小镇赌博风气自带的“相互监督”根本不可寻。网络赌博集团跨境设大本营,通过广告大肆招揽赌客的新闻时有听闻。只要一台智能手机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瞒下身边所有人进行网络赌博,赌注越滚越大也出奇。

“曾经看过一名斯斯文文的校长在赌场里的样子,脸青青、瞪大眼睛,我才意识到真正的赌是怎么一回事,它可以让一个人变得不像平时的自己。”

盈盈:用自己输得起的心态及成本去搏

盈盈表示,开青青是一场赌局,但自己是用输得起的心态去赌。(图片来源:DJ Yin 盈盈面子书专页)

相信有在社交媒体追踪盈盈动态的人都知道,她除了担任DJ、主持人,还有近年往内容创作者的身份迈进以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青青老板。据说,当初打算创业,开设青青的时候,她连要推出的食品餐单都未有定论,而且也不擅长烹饪。

“我自己有方向,只是还没有人帮我做。但我倒觉得自己是比较乐观的,当时觉得只要我开了就会有人来帮我,对的人会在对的时刻出现。”

话说回来,她坦言开设青青算是一场赌局,因为几乎用了全副积蓄去创业,但是以输得起的心态和成本去开创人生的另一个可能。

“我自己很清楚知道,投资不要用别人的钱,不要跟别人借钱,因为我也不想跟别人交代。如果赌输了,跟自己交代就好。若是找朋友投资,最后却不成功,不只要交代,甚至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盈盈表示,虽然人生看起来很像一个赌局但是不应该是赌局因为在赌桌上没有什么可以努力,没有办法可以改变什么一切只能听天由命你有改变自己人生的能力。

卢卡斯:找到自我定位,学习不对流量上瘾

“YouTuber 常常会有压抑的感觉,很大原因是因为创作者很多时候会对浏览量(views)上瘾,当你浏览量多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天才,可是有时候市场很难琢磨,当浏览量跌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没有安全感,会开始走偏,把缩图(thumbnail)标题写得越来越夸张,就只为了吸引点击率。”

卢卡斯表示,创作者很多时候会对点击率上瘾。(图片来源:卢卡斯 Lucas脸书专页)

卢卡斯指出,这是某种程度上创作者不再对创作本身专注,而是开始对点击率上瘾,他觉得这样的状况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是赌博的一种。

“所以要找到自己的定位,我最近其实有给自己一些规则,就是不可以做很哗众取宠的缩图吸引观众。如果你有看《爆爆看》的频道,会发现缩图是简单的,标题也干净利落,就是我给自己设下的规定:不要对点击率上瘾。”

他表示,人生不是一场赌局,因为在赌场上输了就一无所有,可是在人生中输掉的所有一切经历都是很宝贵的回忆。比如,开餐厅即便失败,但是开餐厅的梦想曾经被实践,这种经历在赌桌上不可能有,所以人生当中不会输到一无所有。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 / 5. 评分人数: 4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唐凌慧

《访问》实习生,世界有着不同的事物让我们去发现。我喜欢使用文字把看到的一切事情记录下来。希望可以通过文字让身边的人关注生活的点点滴滴,无论是小事还是大事。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