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网民更积极关注医疗资讯? 医生、药剂师网红崛起!

相信你也会认同——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大众从未如此关注医疗资讯……直到新冠肺炎出现,大众突然懂得了许多从前不知道或未曾刻意关注的资讯,比如:口罩应该怎么戴?为什么用肥皂洗手才能对抗病毒?为什么打疫苗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国家的事?什么是群体免疫等……在这样的非常时刻,相关领域专家的发言或分享,更会受到高度重视,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医生、药剂师网红之所以崛起的原因。

Dr. Berries:行管令第一天就开专页

目前约有33000名粉丝的Dr. Berries接受《访问》专访时表示,她是在全国实施行管令的第一天,也就是2020年3月18日成立了自己的脸书专页。她开设专页的原因,除了是太担心当时的状况,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自己的工作负担将越来越重。

Dr. Berries说,开专页只是纯粹想跟大众分享正确的医疗资讯,因此就连专页的名称也取得“挺随便”,只因为当下的她正在喝蓝莓优格。(图片来源:Dr. Berries脸书)

“那时候我所在的部门是ICU(重症监护室),必须面对很多需要插管的病人,所以自己和家人的染疫风险都极高。因为那时候人民对病毒的意识较低,不了解严重性,所以出现了很多瞒骗病历的行为,导致急诊部门和我所在的ICU部门一度出现瘫痪危机。”

Dr. Berries表示,当时的她,可以说是亲眼看着同事一个个被隔离,直到3月18日那天,自己也“中招”了,被院方下令居家隔离。

“那时我心里就想着,一定要有一个知道内幕的人,把医院里的真实情况告诉大众,所以在隔离阶段无所事事的情况下,就发了第一篇文章。”

Dr. Berries表示,她成立专页的一大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更了解新冠肺炎的威力,宣导防疫的重要性。

由于身在最前线,也最了解新冠肺炎的威力,Dr. Berries除了会在脸书专页上传科普性质的贴文外,偶尔也会分享自己在前线抗疫的心得,或吐槽不遵守防疫规定的行为,逐渐受到网民关注。

“我很习惯把课题一层层剖开来解释,所以我的每一篇分享都很长,有时候会有人留言说‘很长,懒惰读’,但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做出改变。我的想法是,因为懒而选择不读是你的损失,还有很多人想清楚了解自己的身体。我也不爱做懒人包,我觉得知识总是要被明白,才会被记住。”

Dr. Berries坦言,自己刚开始成立专页时,较多的追踪者是巫裔,所以分享主要以国文为主,后来华裔粉丝逐渐增加,为了让更多人明白她想要传递的资讯,便开始以双语或三语做分享。甚至,她还做了不少新尝试,包括陆续开设了TikTok和YouTube账号,透过影片去解释一些文字难以解释的资讯。

“我觉得大众突然很关心医疗资讯,准确来说不是因为新冠肺炎,而是因为这场火终于烧到了自己的眉毛……这是我的拙见。但我也看到一个好的现象是,大家开始有更好的健康意识,会去追求药物的安全性,了解副作用等等。我希望这个态度不要只针对疫苗,在面对奇怪的减肥药、美白药、神仙水、仙家露、无牌微整等的资讯或广告时,也应该秉持这种存疑的态度。”

除了分享新冠肺炎的资讯外,Dr. Berries也会在专页上分享其它医疗资讯,比如这篇清血针的科普文,就获得了许多网民转载。

说起自己“半个网红”的身份,Dr. Berries强调,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名网红,纯粹是一名想要分享知识的医生,但让她感到无奈的是,假医疗资讯永远比真医疗资讯受欢迎,流传得更广。

“经营教育频道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事,尤其医疗资讯会随着时间而有所更动,有些网民在不了解的情况下,会声讨我们分享错误资讯,认定我们是要蹭流量等等……有时候我们还会因为打假文被恐吓、诅咒。”

她分享道,虽然从开设专页至今,也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但在短短的一年内,自己就累积了不少“黑粉”,不仅会对她做出恶意攻击,留言谩骂,最严重的一次还收到了死亡恐吓。

“我有一个马来朋友就是因为发打假文,被告上法庭,败诉后一夜之间背负23万令吉的债务,幸好有很多受她教育恩惠的支持者为她发起筹募活动,帮她度过难关。有了她的前车之鉴,我们在分享资讯时变得特别小心,因为万一中招,我没有信心会有人为我募款……但是我相信努力会有结果的,慢慢来,一点一点改变,总有一天马来西亚人都会精明到自己可以分辨真伪。”

快乐的药剂师.恩妮:不写爆款文案,更重视知识传递!

2020年3月,一篇介绍口罩种类的贴文在脸书受到广传,截至目前,已有超过4600人分享,而这则贴文的作者正是“快乐的药剂师.恩妮”

担任药剂师已有11年的林恩妮,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脸书专页,她告诉《访问》,自己是一个很爱分享的人,因此在丈夫的鼓励下,决定善用脸书这个公共平台,成立了自己的专页,让更多人能够从她的分享中受益。

她表示,去年她花了4个小时了解各国资料,再总结成贴文的“口罩种类科普文”,的确让她的追踪者人数一度暴增,但经营这个脸书专页纯属个人喜好,因此她从来不会纠结于追踪者人数的多少。

“自己的声音可以被听到,当然是开心的,但也有压力,一开始会不习惯一些负面评语,但如果我们提供的资讯是正确的,那就问心无愧,重点在于可不可以为社会带来价值。”

恩妮是Alpro Pharmacy的首席药剂师,进入药剂师一行约有11年。(图片来源:恩妮脸书)

她举例道,自己多年前撰写的贴文,即使到了今时今日,依然会被新读者看见或转载,这是让她始料未及的。

“我觉得主要原因是我通常会写得很仔细,因为我希望自己写的不是爆款文案,而是实实在在的知识传递。”

恩妮坦承,这一、两年,自己在脸书上已没有之前那么活跃,而是将重心放在栽培新一代药剂师,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专页原来陪伴了许多年轻的药剂师,也间接鼓励他们开设自己的脸书专页。

“这五年来我看到的是,有越来越多的药剂师善用自己的知识和才华,让内容越来越生动,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更多专业人士愿意出来分享,民众获取知识的方式就越便捷,不需要再自己盲目地搜索健康资讯。”

恩妮表示,这一、两年,自己在脸书上已没有之前那么活跃,而是将重心放在栽培新一代药剂师,疫情前也积极参加许多推广活动,比如:生活营、到学校与原住民村落做分享等。(图片来源:恩妮脸书)

当然,医生、药剂师网红的崛起,不仅仅是因为新冠肺炎爆发,一个单一因素这么简单,社交媒体与智能手机的普及化,都是背后的关键因素。

不约而同在2018年架设脸书专页的牙医Dr Kayla和小儿科医生Dr Teo,之所以在脸书开设专页的主因,就是为了将正确资讯传递给大众。

Dr. Kayla Teh:牙医诊所并非都是冷冰冰

目前在梳邦牙医专科诊所任职的郑可欣,是在2018年成立了脸书专页“Dr. Kayla Teh”,从成立专页至今,已累积约17000名的追踪者。

Kayla表示,为了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呈现牙科资讯,她特地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自学拍摄与剪辑。(图片来源:受访者)

“在开专页之前,我就已经有在关注国外的一些医生YouTuber,比如Doctor Mike,他们真的把YouTube经营得很好,会分享很多有用的资讯给观众等等,但马来西亚很少看到这样的内容,加上当时很多朋友、病人都会问我很多关于牙科的问题,我就在想:与其一个个回答,不如一次过回答他们的问题,所以就想成立一个平台,分享牙科的资讯。”

尽管对于开专页这件事,Kayla多少有些犹豫,担心被旁人用异样眼光看待(实际上,在专页成立后,Kayla的确受到了质疑,会被观众问“为什么不专心做牙医”等问题),Kayla最终还是成立了自己的脸书专页与YouTube频道,因为她相信,想用心做好内容的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是对社会有帮助的。

“我的内容以影片为主,而且会是以比较轻松、搞笑的方式去分享一些牙科资讯,因为我希望让大家看到,牙医也可以是很fun,很好玩,牙医诊所不是冷冰冰的。”

Kayla说,自己比较倾向于用搞笑、有趣的方式来分享牙科资讯,希望让大家看见牙医也可以很fun,牙医诊所不一定是冷冰冰的。(图片来源:受访者)

令人佩服的是,在专页的成立初期,撰稿、拍摄与剪辑都是由Kayla自己一手包办,为的就是要呈现出自己最满意的内容。

“我用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去学摄影、剪辑软件等等,因为这些其实也是我的兴趣,所以我就觉得,如果能用我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跟大家分享我的专业,是很棒的一件事。我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花了两个星期才剪好第一支影片!”

Kayla坦言,随着工作越来越忙碌,时间越来越少,如今的她已无法一手包办所有工作,因此影片的拍摄与剪辑,都已交由他人来处理。即便如此,她也从未想过要放弃这个已经营了将近三年的平台。

“对我来说,做content并不是一份工作,我也不是为了做而做,这是我的兴趣和爱好,所以放弃的话会很可惜。”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出席一场牙医大会,有一个牙医特地走过来跟我说谢谢,因为他有一个病人就是看了我的影片,决定拆掉假牙贴片,避免继续伤害牙龈……这些都是让我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Kayla说道,其实经营这个专页以来,她一直觉得很神奇的地方是,虽然她跟大部分观众也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碰面,但她却能透过发布影片、分享资讯的方式,或多或少改善了他们的生活。

我觉得如果有人因为你的影片,做了一些举动让自己变得更好,这是一件蛮有意义的事。

Dr Teo张家炜医生:网络上太多错误的医疗资讯

在英国专修小儿科的张家炜,于2018年成立了脸书专页“Dr Teo张家炜医生”,热衷于为爸爸、妈妈们提供正确的小儿科知识,偶尔也会分享自己在英国的从医心得与生活,在短短的三年内,就累积了超过7万3000名追踪者。

张家炜表示,他之所以选择专修小儿科,除了因为小儿科是一门很广的学科外,每每看见孩子们坚韧的生命力时,都会让他十分动容。(图片来源:受访者)

张家炜告诉《访问》,他之所以成立脸书专页,主要是因为在网络上看到太多偏方和假的医疗资讯,于是希望自己能尽一份绵薄之力,传递正确资讯。

“很多偏方和假的医疗资讯,其实是从上一辈传下来的,像我自己在生活里听过的偏方就有:孩子有黄疸病就给他们喝葡萄水或用啤酒冲凉、晕倒的话就按人中、孩子癫痫发作就要给他们咬汤匙、有人中风就要用针插手指来放血等等,我觉得这些错误的医疗资讯,有时候非常危险,所以就想透过一个平台,告诉大家正确的医疗资讯。”

他表示,由于自己开设专页的目的,纯粹只是分享正确的医疗资讯,所以从不觉得经营专页是一件难事,而自己的专页之所以会受到网民关注,或许是因为他分享的育儿知识与健康资讯较容易引起大众共鸣,继而受到广传。

“因为我在英国生活了蛮多年,发现到——当英国的人民想要寻找正确的医疗资讯时,有很多管道,例如他们可以浏览英国卫生部、世界卫生组织,甚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网站,但在华人社区,比较缺少这一块,所以我的专页为什么完全用华文,就是因为我想要回馈给华人社群,用很简单的华语,解释医疗资讯给大家听。”

身在英国的张家炜坦言,其实他的生活非常忙碌,除了要当班,平时还得教学、写研究报告等,因此并不会定期发布内容,而是会视情况而定。

张家炜坦承,自己在英国的生活非常忙碌,因为他不只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研究人员,还经常会到处去做教学。(图片来源:受访者)

“虽然很忙碌,但我还是会尽量抽时间做直播或分享,我觉得成立这个专页最满足的地方是,我分享出去的资讯,是有用,可以帮助到人的。像之前我曾经做过一个关于自闭症的直播,有观众就告诉我,因为我的分享,他终于了解自己的孩子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帮助,这就是我的专页存在的目的。”

人人都能做网红,但……你想做什么样的网红?

近年来,只要提起“网红”这个名词,许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各式各样的的负面新闻;然而,网红或内容创作者其实分很多种,在马来西亚,就有这么一群期许自己能为社会带来正面影响、创造有价值内容的知识型/专业型网红。

他们未必能时时刻刻挂在网络上,与粉丝互动、定期更新,但他们对待自己所发布的内容、散播出去的资讯,态度却十分严谨、认真,值得你我借鉴。

内容创作者无疑是一份新兴职业,想当网红也不应是一件被嘲讽、看低的事,毕竟我们身处的就是一个人人都能做网红的年代;不过,在人人都能做网红的年代,或许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你做网红的目的是什么?你想做一个怎样的网红?与其他网红相比,你有什么不同?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9 / 5. 评分人数: 20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关家汶

《访问》编辑兼记者,不喜欢想太久远的事,短期目标是——写对得起自己的文章。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