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艺人加入战围,他们斗得过网红吗?
专题| November 13, 2018Youtuber 培永 常勇 彤彤 林BIG咏 
分享:
每当提到“网红”两个字,很多人的脑海里都会自动闪过三个字——黄明志。对很多人来说,黄明志就是大马网红的代表,但事实上,马来西亚却有很多个“黄明志”,而且这些“黄明志”的网络声量并不逊于黄明志。

三个月前,大马的Youtuber上演了一场所谓的“世纪大争吵”,在社交媒体界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就连一向只关注中美贸易战、金融风暴、股市崩盘等时事消息的新闻主播颜江翰也一头雾水,忍不住开腔在Facebook上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你还对“网红界”觉得陌生,认为“网红=屁孩”,或觉得认识网红、了解网红课题是在浪费时间或生命的话,那与网络世界脱节只是迟早的事,因为网红这股浪潮,已经势不可挡。

网红自制影片上传,累积粉丝令人咋舌

比如12岁就在Youtube创立频道的林BIG咏,从2009年开始上传自己制作、拍摄的影片。直到2013年,他以亲身经历为蓝本,拍摄了一部述说中学生心声的微电影《中学生谈恋爱》,进而引起了广大回响,逐渐打开知名度。

如今的林BIG咏,虽然只有21岁,在Youtube却拥有超过110万的订阅人数,在“最多人订阅的大马Youtube频道”中排名第11(截至2018年11月),影响力不容小觑。不得不提的是,排在林BIG咏前后的Youtube频道,有专门制作影视内容的大公司,也有知名新闻平台,凸显了网红不仅已逐渐具备和大公司抗衡的能力,也不再像从前的明星一般需要靠主流媒体发声,因为他们的声音甚至比主流媒体来得大。

数据来源:Socialblade,2018/11/7资料

若单单挑出以华语为媒介语的大马Youtuber整理成前十榜单,我们可以发现,即使是排名第十的youtuber林尚进,目前也已经拥有超过53万名订阅者,让一般人望尘莫及。

制图:访问 The Interview

至于越来越受年轻人欢迎的社交媒体Instagram,则明显可看出“网红当道”的趋势。无论是本地艺人、资深主持人或电台DJ,在追随者人数或影响力方面,都无法与网红们相提并论。

以专门调查Instagrammer实际影响力的统计网站HypeAuditor为例,该网站不仅会透过Instagram用户的粉丝人数来排名,还会通过人工智能分辨“真假粉丝账号”,计算粉丝的参与度等,从而制成指标性排名。在最受大马人欢迎的两百名Instagram用户中(竞争对手还包括了外国用户!),六名中文网红都成功挤进榜单内,而活跃于本地中文娱乐圈的艺人明星们,则只有Alvin钟瑾桦入榜,排在第193位。

制图:访问 The Interview

马哈迪、赛沙迪亦属网红之列,艺人受落程度不及网红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政治人物都在该榜单中“名列前茅”,例如现任首相马哈迪就排在第16位,“最年轻部长”赛沙迪排在第41位,前青体部长凯里则排在第66位,成了“另类网红”。

反观在主流媒体有出色表现的本地艺人及主持人,一到了年轻人为主的平台——Instagram,“吸粉”能力都明显下降。更甚的是,对部分新生代来说,这些所谓“电视明星”或“名主持人”的名字是从未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的。例如在2015年创立Youtube频道的常勇,如今在Instagram已有65万1000名粉丝,红遍两岸三地的歌手梁静茹,在Instagram的粉丝人数却只有14万9000人。

制图:访问 The Interview

除了在各个社交媒体排名都可看见网红的踪影外,近年来网红也不再局限于网络世界,逐渐攻入传统媒体,亮相于电台及电视台。网红出身的Lizz Chloe彤彤就是最好的例子。彤彤是在2015年参加了电台主持人征选并成功当选,而身兼网红及电台主持人的身份,也让她的知名度变得越来越高。与此同时,该电台也因彤彤的加入,或多或少开辟了新的听众群。

肯林:网红成为商品新兴的代言人或推手

另外一个可轻易看出网红影响力已逐渐扩散的迹象是——向来会找明星代言或推销产品的商家,近几年已逐渐改变营销方式,开始找网红代为推广商品或更倾向于邀请网红出席产品的推广活动。

广告公司Attitude Ideology创意总监肯林就表示,随着数位时代来临以及网红的崛起,网红在商家的眼里,早已变成了其中一个营销渠道。

“除非传统电视明星或主持人在网络上也有很多追随者,否则对部分商家来说,找传统艺人代言,然后办一场发布会、邀请80家媒体,那么只有通过这80家媒体的渠道才能让其他人看到这个消息。如果今天是请网红代言,那名网红自己可能就有100万名追随者,基本上他/她只要在网络上发文或发一个视频,就能让100万个人看到,而且网络触及率和普及率是大大超越传统媒体的。”

AI创意总监肯林表示,越来越多商家将预算投放至网红行销。(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肯林指出,近几年来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到,网红在市场的占有率越来越高,而且他相信,这个比例未来还会持续增加。“像欧美、日本、台湾、中国都比我们跑得更快,网红的市占率越来越高已经是一个趋势了。”

虽然如此,肯林也认为,传统媒体以及活跃于传统媒体的艺人、主持人并不会完全被网红取代,因为传统媒体还是有一定数量的受众群及其效应。但就好比网红走入传统媒体般,艺人明星们其实也可以试着走进网络,当两者结合为一,将创造百花齐放的局面。

管启源:艺人没有传统艺人与网红之分

另一方面,本地资深音乐人,同时是艺人经纪的管启源则认为,传统媒体艺人其实就像“活水”,并不会被局限于哪一种媒体,只要有新的平台出现,他们的作品都会在那平台出现。

“我的观念是这样,艺人就是艺人,像活水,而且对我来说,没有传统艺人或网红之分,只是标签上大家比较容易去分辨,分辨什么呢?就是‘如何出道’,是经过经纪公司培训(音乐或其他表演艺术)而出道?或是‘自助式’地从网路平台出道。”

管启源指出,娱乐圈的操作本来就与时并进,活得很。(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不管网红或是所谓传统艺人,只要知名度够,他们都会在各种平台上出现的。但知名度与作品素质有没有关系又是另一回事了。”

管启源也推断,未来的网络世界,网红无论是在数量或质量上,都会出现越来越平民化的趋势。

“网红其实跟一个校园的知名人物差不多的,就算在以前没有网路的时代,我们都会‘听说’哪一班上的哪一个人特别帅或美,又或功课特别好,又或特别蠢,又或是个恶棍……然后我们就注意他们,也赋予了他们一种特别的位置,他可以只是帅,只是恶,只是功课好,只是有两个女朋友……我们其实也不明白为何这些同学会广为人知。”

他指出,类似的情况伴随着网络的出现,变得更容易发生,而人只要倾向活在别人的生活里,网红就会有越来越平民化的趋势。至于网红在未来的质与量会发生哪些改变?管启源这么回答,“平民,就是质与量了”。

姐妹篇:网红是如何炼成的? 网红是如何赚钱的?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本文,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7 / 5. 评分人数: 3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