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百年中总·共商共赢】篇4:回首马中经贸渊源,展望未来共商共赢

企划内容 Sponsored by  
2021年是马中建交47周年,马来西亚是东盟国家中,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两国关系随着1974年5月3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与大马首相敦拉萨签署马中联合公报,掀开历史新篇章,更开启了中国与东盟国家关系的新纪元。中总领导马中建交47年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各领导在不同时代积极搭桥开路,为马中经贸及两国友好关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据历史记载,1974年5月31日,首相敦阿都拉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中国签署联合公报,大马正式与中国建立邦交。但马中关系可追溯到1956年,中总领袖率领马新工商考察团首次民间访华,获得周恩来总理接见,以“橡胶外交”开启两国友好之门。

1974年5月31日,首相敦阿都拉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中国签署联合公报,大马正式与中国建立邦交。(图片来源:中国驻马大使馆面子书专页)

时任首相敦阿都拉萨访华正式建立邦交的过程中,中总领袖扮演关键性角色。当时马中虽然建交,但大马基于马共问题依然严峻,因此并未全面开放人民访华的限制,导致大马进口商与中国做生意时面对诸多问题。在历任中总总会长的相继领导下,中总前总执行秘书黄锦生带领秘书处协助处理和解决许多大马中国商品贸易商所面对的重大问题,经常向政府提出交涉或争取。其中一位与他合作最长时间的正是中总第9任总会长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

历任总会长以理服人,悉心竭力解决蕉柑风波

已故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是中总历史上最年轻上任及在位最久的历任总会长,历时20年。中总领导都一致形容他是“做大事的人”,毕生奉献予国家发展与建设,并让华商成功纳入大马经济发展的重要地位。

已故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左三)是中总历史上最年轻上任及在位最久的历任总会长,与敦马哈迪交情深厚。(图片来源:中总)

黄文彬的儿子拿督黄国辉受访时这么说:“1974年,我还很小。当时马中建交之后,中总和马来西亚的马来商会经贸代表团到北京去协商、草拟一项经贸协定,但是当时谈判过程非常艰巨。父亲以他的人脉和视野成功游说双方代表,最终消除阻力达成协议。”

1972年,政府规定中国货进口必须申请入口(AP)准证,以及国企征收0.5%佣金。中总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此措施容易造成偏差滥权,并加重经商成本。而国企也坚决不肯放弃其特殊的商业利益安排,入口准证最后引发蕉柑进口风波。

1985年1月,大马生果市场准备从中国进口大批蕉柑,供应来临的农历新年需求。不料突然传出众多蕉柑进口商未能取得贸工部发出的入口准证,导致数以万箱计的蕉柑滞留巴生港口及新山关口,干扰了市场供应,引起华社普遍不满。总会长黄文彬于2月14日会见首相敦马哈迪陈请。

黄锦生接受《访问》专访时娓娓道来那段往事,他将故事说得栩栩如生的口吻,仿佛这一切昨天才发生一样。

“一般情况下,只要通过国家企业公司(PERNAS)向贸工部申请中国货品入口准证(AP)都会获准,唯那年传统蕉柑进口商却未能取得准证,结果大批蕉柑滞留在关口。蕉柑是perishable goods(易腐物品),情况是十万火急的,所以后来大家就找黄文彬,而他就出面找敦马,我就跟着黄文彬去会见马哈迪。”

他在见马哈迪之前,告诉黄文彬说:“老马很厉害,我们也不懂待会儿见面他会怎么说。”但他早已跟中总内部委员会谈过,要求总会长坚持捍卫原有进口商家的权益,除非发现当中涉及违法问题,否则政府不应突然断了传统商家的衣食。

1985年1月,大马生果市场准备从中国进口大批蕉柑供应农历新年需求,不料众多蕉柑进口商未能取得贸工部发出的入口准证,而引发“蕉柑风波”。(图片来源:网络)

“当我们会见马哈迪时,他说不明白为什么华社闹那么大的情绪,华人新年的festive goods(季节性物品)必须由华商经营吗?他反问我们是否知道,更大的季节性物品市场如开斋节的椰枣和印度枣也同样由华商经营,如马来社会也闹情绪那将如何?我们也没有想到他使出这一招,可是黄文彬记得我们早前的叮咛。于是,他向马哈迪称道,如果生意这么大,为什么巫裔商人不经营呢?这当中肯定有原因。”

“黄文彬也以自己举例说服马哈迪,他说自己是东马人,对于木桐业在行,但若叫他转做蕉柑生意他也不会,因此应该让从事相关行业数十年下来的华商继续经营。马哈迪听完也笑笑地说:ok啦。一看他没有再多说什么,我们就知道这起风波一定能够解决。”

黄锦生续说,后来他们从马哈迪属下口中得知,他(首相)隔天早上一到办事处,就拨电给贸工部长,让后者发出入口准证,尔后再联系关税局告知该局蕉柑不宜放太久,让他们赶紧让这批物品进口。最终,蕉柑风波圆满解决。

“除了黄文彬和马哈迪的交情之外,也要讲道理,只要你说服他,那事情就得以解决。”

马中民间大使——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

1985年10月,在首相敦马哈迪特别授意下,中总与马来西亚马来人总商会联合组织高层经济代表团访华,成员包括贸工部和国企高层代表,团长为马来人总商会总会长纳华威博士,副团长为中总总会长丹斯里黄文彬。此行最大的成果,是与贸促会签成“马中经济合作协议”。

身为团秘书的黄锦生在口述这段历史时访华日期也清晰记得:“我们在1985年10月2日至9日期间跟中方协商。当时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对外贸易还是以国营企业为主,所以贸处会成员都是国营企业。后来,要签署马中经济合作协议时,因为马来西亚国企(PERNAS)在马中贸易事务的特殊地位,坚持保留获取入口准证为唯一管道,导致双方僵持不下。”

“中方对此很敏感,他们指出为什么你们跟全世界做生意,别的国家进口商品到大马不需要入口准证,而规定中国货却要获取入口准证,他们认为这是不公平的贸易,因此不同意。”

他表示,眼见双方各有各坚持,皆不愿意妥协的情况,以为这一趟行程必须空手而回。岂料就在离开中国的前一晚,中方秘书约他到咖啡馆谈谈。

“他跟我说:‘你们这次代表团来了,结果为了争论一小段的关键问题而签不成协定,很可惜。我知道你们是带着使命前来造访的,既然国企不肯退让,那么团长和副团长应该做最后的决定。’我问他有什么挽救的方法,他笑说在我们明天离开之前都有机会可以签,我马上就找黄文彬谈。”

他续说,黄文彬当时表示担心团长纳华威只听贸工处官员和国企代表的意见。就在此刻,他提醒黄文彬马来总商会副会长丹斯里阿兹曼哈欣是个很开明的人,纳华威非常尊敬他,或许可请他帮忙解决问题。最终,双方凌晨在机场签署“马中经济合作协议”。

11月,敦马哈迪率领203人代表团访问中国,为建交11年来发展缓慢的马中关系寻求突破,黄文彬居中协调,让代表团得以顺利成行。1988年3月,马中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了“马中直接贸易协定”,解除了重大的贸易壁垒。

首相敦马哈迪(右)访华,第5任首相敦阿都拉巴达威(右3)和黄文彬随团。(图片来源:中总)

1989年,黄文彬率领下中总经贸考察团31人,造访了北京、重庆、成都、上海、杭州、福州、厦门、广州等城市。这是中总有史以来首次组团访问中国,与贸促会、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各省市领导人及经贸单位进行直接交流,反映大马中国商品经销商所面对的问题,及商讨如何进 一步扩展马中经贸交流与合作。马来西亚政府则在1990年开始全面撤销人民访华的限制。

尔后,他在1992年领导中总主办第2届大马华人经济大会,收集华商意见。中总在他的领导下也取得多项成就,包括推动华巫真诚联营、促进马中经贸发展及友好关系、创办马中友好协会、协助中国银行(马来西亚)分行复办、创办商联控股等。

因为积极推动马中友好关系与两国经贸往来,黄文彬被誉为“马中民间大使”。

左图为1996年,朱镕基副总理访马,丹斯里黄文彬欢迎朱镕基莅临;右图为1990年,李鹏总理访马,中总与马来西亚全国总商会设宴欢迎。(图片来源:中总)

中国驻马大使欧阳玉靖:马中两国在各自的发展需求上高度契合

大马是东盟首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至今12年。马来西亚中国友好协会(马中友好协会)成立于1992年12月,旨在促进马中两国人民在社会、文化、经济、教育等领域的交流和了解,并协助政府提升双边友好关系。马中友好关系维持47年,双方经济发展战略契合。

中总与中行在2015年首次联办马中“一带一路”经济大会及企业对接会,汇聚双方的资源和优势,为马中企业界的经贸投资合作,搭建更多务实有效的平台, 共同开拓商机。接着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在吉隆坡携手联办“马中企业合作对接会”,深化企业界的互利共赢合作,融入“一带一路”优势和机遇。

2015年,李克强总理(右1)访马时,在大马首相对华特使兼马中商务理事会主席丹斯里黄家定安排下,与大马10位各族商界翘楚闭门座谈。中总总会长丹斯里戴良业(左3)受邀出席代表发言,提议推动“一带一路一联通”概念。(图片来源:中总)

中国驻马大使欧阳玉靖受访时表示,马来西亚可说是聚集最多华人的海外国家之一,不仅仅为马来西亚经济繁荣发展、促进社会进步与种族和谐作出重大贡献,也对推动中马两国经贸作出重大贡献,从中马两国每年的经贸数字便可清楚看见这一点。

欧阳玉靖受访时表示中马两国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他有信心两国未来合作将达到新的高度。(图片来源:中国驻马大使馆官网)

“我们经常称大马为‘好邻居’、‘好伙伴’、‘好兄弟’,两国长期以来在政治上相互信任,在经济上相互合作,人民之间相知相惜。‘一带一路’在马来西亚这一块也结下了丰硕的成果。面对近年来的世界局势变化,中马两国也相互理解与支持,突显两国关系的韧性。”

2020年1约,中国对武汉实行“封城”防止新冠疫情蔓延。中总积极发挥守望相助精神,捐赠350万只总值40万6千令吉的医用手套给疫区医院,以应付疫区医院对于医疗物资的迫切需求。

他说,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与大马外长希沙慕丁于2021年4月初举行会谈,签署谅解备忘录,开始加强两国在各领域的合作,特别是后疫情时代。双方所达成的五项共识分别是:

一,启动中马合作高级别委员会,规划推进后疫情时期两国合作;

二,继续深化疫苗合作。随着中方疫苗半成品陆续运抵吉隆坡,马来西亚将成为本地区继印尼之后第二个同中方开启灌装合作的国家,标志着双方疫苗合作进入新阶段,迈上新水平;

三,持续推动区域合作。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中马将同东盟各国共同办好30周年纪念活动,打造更高水平战略伙伴关系;

四,共同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作为南海重要沿岸国,中马双方一致认为要加强海上对话合作,妥善管控分歧;

五,支持多边主义,反对单边主义;支持主权平等,反对干涉内政,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

“5月21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大马首相慕尤丁举行了视频会议,并在会议中就两国疫苗研发、电子商务、数字经济、高科技、现代农业、食品安全等领域的合作也达成了共识。从这些看来,为两国在后疫情时代的经贸发展指明了方向。”

“我认为,中马两国在各自的发展需求可说是高度契合,从这程度上来看,中马两国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两国未来合作将达到新的高度。对此,我充满信心。”

大马投资发展局主席拿督马吉德:掌握大马产品优势,提高国际竞争力

曾任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的他,对于马中关系自有一番见解。(摄影:罗咏琦)

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主席拿督马吉德,也是前马中友好协会会长。曾任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的他,对于马中关系自有一番见解。

“我觉得大马人对于中国的情感是很复杂的,我们当中有的人似乎很了解中国,而有的人完全不了解,因为早期中国被描绘成一个神秘的国家,我们必须通过其他管道得知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无法直接获得资讯。直到后来,中国愿意敞开国门进行改革,才开始面向世界。”

他指出,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在80年代看见中国已经准备好开拓业务发展,因此亲自访华,也鼓励大马人把握中国开放市场的机会,看准商机。

“今天,你所见的很多贸易投资项目,正是当时国家领导人的远见而造就的硕果。那是因为当时我们选择相信,看到中国的变化,而且是每一天都在进步。”

另外,他对于中总在商界所扮演的角色表示认可,但也提醒商团组织,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全球格局产生极大变化。唯有提高竞争力与创新,才能够独树一帜。

“基本上,每个人都试图从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分一块蛋糕,我们不是唯一的参与者。我认为大马产品定位与价格具有竞争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向中国展示实力。”

上一篇:总会长肩上的重担(下)

下一篇:凝聚中总17基本会员 朝9大工作目标砥砺奋进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8 / 5. 评分人数: 5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 # # #

罗咏琦

《访问》编辑兼记者,因为善忘,所以想要好好记录眼前的故事,当时代的见证者。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