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牺牲睡眠、努力不懈,就是为了将Ola Bola的故事说给你听
专题| February 25, 2019Ola Bola Ola Bola 音乐舞台剧 Tauke周国强 周美玲 大马足球 
分享:
音乐舞台剧这回事,听起来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再加上几句对白的舞台表演。然而这种看似简单的舞台演出,跟歌星在台上唱几首歌、舞蹈员在台上跳几支舞、戏剧演员在台上讲几句对白,有着不一样的难度和挑战。

音乐舞台剧,顾名思义就是将音乐、歌曲、舞蹈、戏剧,加上一些特技以及综艺的元素,结合在一起的表演。

这一类型的表演在国外并不罕见,但音乐舞台剧在马来西亚却是非常难得的表演。属于本地制作,以本地历史故事为题材的作品可说是寥寥无几。

2016年,有全民电影支称的《Ola Bola》上映后风靡全国。时隔两年,《Ola Bola》的故事更被一名著名的本地制作人Tiara Jacquelina搬上了大舞台,出品了第一季的《Ola Bola》音乐舞台剧。

(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Ola Bola》音乐舞台剧除了是本地制作,改编自马来西亚80年代足球辉煌时期的真实故事,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他们将足球这回事也全部搬上了大舞台。

今年,制作人Tiara又再一次地将《Ola Bola》第二季音乐舞台剧于国家文化宫呈现给国人。

从大银幕踢球踢到文化宫的超级替补球员——阿财

如果你有看《Ola Bola》,相信你一定对“阿财”这个名字不陌生。“阿财”林建文,除了出演电影版Ola Bola之外,也参演了第一季和第二季的Ola Bola舞台剧。

(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在这一部歌舞剧里面,我依然饰演着‘阿财’,这个角色是Harimau Malaya里面的超级候补球员。”

在电影版和舞台剧版担任同一角色的阿财,是最能够感受两个版本之间,角色发挥的不同和变化。对于他来说,电影版就是认真地演戏、努力地踢球;而舞台剧,则是需要将精神一分为四。

“在舞台剧里面最大的挑战就是要唱歌和跳舞,当中还要包括演戏的成分,所以,要将这三个元素加在一起对我来讲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林建文:为了让表演更完美,我参加了舞蹈课、开声班!

第二季的《Ola Bola》音乐舞台剧,从开始筹备到正式演出,前后共需要花3个月的时间。林建文说,他们需要花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来凑备、彩排,准备25个场次的演出,因此体力上的消耗是演员们面临的最大难题。

“我们已经在一、两个月前开始每一天都在彩排。昨天在总彩排中,我们的‘Tauke’也受了小小的伤,可是他还是很专业地完成我们的表演。所以我觉得在精神上,还有体力上的疲累是最大的挑战。我们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面连续地表演,有时候还是一天两场,所以这是我们必须要去克服的挑战。”

左一位剧中饰演阿财的演员,林建文。(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剧照)

他不会马来语,却担任着主角—— 全新的Tauke

“Tauke”,也就是故事里面的周国强,既Harimau Malaya的队长。在Ola Bola舞台剧中担任Tauke角色的,是著名艺人Brian Chan。

在有电影版的对照之下,Brian在拿捏和诠释全新的舞台剧版本Tauke的方面,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总是逃不脱被比较的宿命。

“这部作品的电影版先面世,而我是舞台剧版本里的演员,所以一定会被比较:‘这个Tauke这样这样,那个Tauke这样这样’、‘这个Tauke不一样’等等。所以,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是需要自己去定位我饰演的这个‘Tauke’。”

Brian还说,定位Tauke角色的另一个难点,在于Tauke本人是一个拥有很大梦想的人,因此这个角色可以跟每一个人都有关联。尤其在马来西亚这个地方,更容易遭到别人泼冷水,梦想不被支持,所以要演好这“贴近每个人”的角色是很具挑战性的。

Brian Chan谈Ola Bola音乐剧:从不会讲马来语,到顺利完成表演……

对于Brian 来说,出演舞台剧其实一点都不简单,尤其是长达一个月左右的表演,更是一大困难,毕竟需要每一天都重复一样的表演,在保持水准的方面来说,并不像是每天保持吃饭一样简单。

“每一个晚上的表演我们都必须付出百分之一百一十的努力,所以我们必须照顾好嗓子、必须确保我们的道具、服装等是对的、确保我们较为激烈的舞蹈部分时不会伤到自己,毕竟我们是一个月的演出,所以保持水准和照顾自己是我最大的挑战。”

稍微一个不小心受了伤,影响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整个表演的大团队。包括演员上的调整、演出的内容、表演上的位置安排等等。

虽然自己本身就从事演艺的工作,但这一次的舞台剧却也让Brian收获不少。

Brian本身并不太会说马来语,然而Ola Bola的表演大部分的对白都建立在马来语的基础上,Tauke在剧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之一,在努力协调又唱又跳的情况下,Brian也努力地把马来语学好。

(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左为饰演Tauke的Brian Chan,右为饰演Tauke妹妹周美玲的翁昕莹。(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我从来没有试过让自己在同一时间内做这么多事情,比如唱歌、跳舞和演戏,在我们的舞台剧里面还有踢足球和说唱。另外,我不会说马来语,所以我需要学习说马来语,那像等于是在同一时间做6件事。”

Brian说,在经过了“同一时间做6件事”的磨练后,他现在重新认识了自己:作为一名演员,只要自己肯努力,便可以接受,并克服任何困难。

没有她,就没有辉煌的Harimau Malaya——美玲

在剧中饰演Tauke妹妹的美玲,是由小太阳以及大马女团Precious出身的Melissa 翁昕莹担任。

舞台剧经验丰富的她,又唱又跳又演戏对她而言几乎完全没有难度,但是在Ola Bola舞台剧中担任“故事关键人物“的美玲,对翁昕莹来说是一项全新的挑战。

(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如果没有美玲这样的角色,可能当时候的Harimau Malaya这个足球队,就没有办法去比赛,也就不会有这个故事了。所以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最重的一个角色,要把一个故事的关键人物演好无疑是一个大挑战。”

更重要的是,“美玲”的性格与翁昕莹相比,她觉得这两个人完全就是一个反义词。

“我是一个开心的人;她是一个难过的人,在她眼睛里面有很多故事,有很多的伤感,有很多的伤痛,是旁人没有办法去理解的。”

翁昕瑩谈Ola Bola音乐剧:出演关键人物是一个大挑战!

但是出演一个与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人,并没有将翁昕莹难倒。对于她而言,美玲不仅没有让她产生了更多的生活压力,反倒令她学会了什么叫“自我疗愈”。

“我是比较常把自己的感觉都很快地释放掉,而美玲这个角色,可以让我自我疗愈。很多时候发生了一些小状况,或是发生什么事情让我过意不去的时候,在我演完美玲后会整个人都开放了,整个人想的东西也会很不一样。”

翁昕莹跟《访问》分享,其实整个舞台剧最累人的地方,就是他们都一直处于睡眠不足的状态。

如阿财所说的,他们在演出前的两个月就开始日日夜夜地彩排,为的就是准备接下来的一个月演出,而他们每一个人都还有自己的正职要做,能够分出来的时间大部分都占据了自己的睡眠时间。

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她解释说,舞台剧与拍摄电影、电视剧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整个表演的呈现必须由所有人来完成,而不是各自完成自己的部分,再将所有的部分拼凑在一起。

“那么久以来,我们真的缺少了很多很多睡眠。比如我们当中有一位演员,他除了要演戏,他早上还有工作,所以他是从早上7点工作到4点,然后直接彩排到11点,或者有时候12点,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缺少睡眠的活动。”

然而再睡眠不足,翁昕莹在彩排或是表演结束后,并不会回家倒头大睡,反而还要花时间看一部电影。

“对于我来说,就算我不够睡眠,我一定要看一部戏,或者进入别人的角色,去看一下别人怎么演,让我自己的心定下来,我就好了。”

(图片来源:《Ola Bola》音乐舞台剧官方网站)

不管是林建文、翁昕莹,还是Brian Chan,他们都不是专业的舞台剧演员,但却参与着技术含量非常高的舞台剧表演。

从对舞蹈、歌唱零基础,到报名各种训练班;从完全不说马来语,到以马来语来说唱、讲对白;从不太会深刻体验悲伤,到感受悲伤、发挥伤痛,这一系列的付出,只为了博得一场热烈的掌声,唤起大马人团结的灵魂。

或者说,Harimau Malaya的辉煌历史我们已经知晓,我们唯不晓得这些说着本土故事、创作本土文化作品的大马人,到底做了什么努力?又得到了社会什么样的回响?

若马来西亚的故事有朝一日能冲出海外,Ola Bola的故事哪一天可以因为他们而在国外的舞台上有一席之地,那才是这场舞台剧背后,值得大马人一起推动的目标。

版权声明  本文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所有;若转载或引述,请注明出处与链接。
温馨提醒 疫情肆虐与行动管制期间,如果没事,就乖乖听话,留在家中看看戏、听听歌、读读书,多多浏览《访问》吧!如果被逼出门,也千万要做好防护措施:勤洗手、出门戴好口罩,减少出入公共场合。大家做好防范措施,受感染的机会就会更少。大家一起抗疫,一起加油!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 5. 评分人数: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记得订阅我们的频道和赞我们的面子书
评论区

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您的电邮址绝对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