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国家越糟糕越适合发展脱口秀?大马中文脱口秀崛起

你看过站在台上表演说笑话的人吗?无论是在商场或地铁站,时常能见到街头艺人抱着吉他唱歌,但你是否想过,讲笑话也可以是一种表演形式?随着中国的《脱口秀大会》和台湾的《博恩夜夜秀》的走红,“脱口秀”这个词渐渐走进深受两地文化熏陶的马来西亚华人的视野。然而,你知道本地也有一班人正在努力开拓着马来西亚中文脱口秀这片荒地吗?他们的耕耘,或许将为这片荒地带来些许绿意。

如果你没有听过脱口秀,那也许你曾听人提起过“栋笃笑”这个词,这是香港艺人黄子华为它取的译名,翻译自英文的“talk show”一词。

如要纠结于翻译,脱口秀(talk show)应为欧美国家的访谈节目,如《艾伦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和《每日秀》(The Daily Show);中国、台湾和马来西亚所指的脱口秀则更倾向于“stand-up comedy”,因此更适合被称作“站立喜剧”或“单口喜剧”。不过,下文将统一使用“脱口秀”作为stand-up comedy的译名,以免造成混淆。

好了,译名就此暂定,接下来可以聊聊脱口秀了。

脱口秀的要点是什么?如今正经营着YouTube频道BBK Network卢卡斯(原名李瀚杰)对脱口秀的定义简单明确:脱口秀必须要好笑。

但,如果脱口秀只是一个逗人发笑的表演,和相声又有什么不同?

《脱口秀大会》发起人李诞在《脱口秀工作手册》一书中提到,“脱口秀是现实主义(至少目前是)创作,相声很多时候(不知有多少无奈成分在)是魔幻现实主义创作。”

意思是,脱口秀需要源于生活,且需要反映生活。

卢卡斯认同这一说法,并且强调脱口秀的表演需要足够现实,演员必须去探索自己的内心,找到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包括对这个社会的不满,并把它呈现出来。

接触脱口秀的缘起

卢卡斯一开始对脱口秀的认知源于外国著名的脱口秀节目,尤其钟爱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和威廉·伯尔(Bill Burr),后来BBK Network整装出发,想要为频道旗下的《新闻随便看》栏目增加笑话一栏,卢卡斯才正式接触了脱口秀。

“那时候我才发现其实写笑话还蛮难的,我们前期的节目也很尴尬,后来我就开始去上课。”

有人可能会问:不就是写笑话吗?有什么难的?为什么还要去上课?

可其实上课在脱口秀圈中是一件极其普遍的事,因为表演脱口秀本就是一个技能,并不如大家所认知的“会讲笑话就可以了”。

喜剧其实是一门学问,它的背后有公式和逻辑。

“很多马来西亚人都对‘搞笑’有一些误解,他们会觉得搞笑就是扮丑、扮鬼扮马或者用奇怪的方式讲话。这些都是没有了解喜剧背后的逻辑所会犯下的问题。”

当一个人认真去学习喜剧,即使他西装革履、正常说话,说话内容带着资讯,都会令现场哄堂大笑。

喜剧的呈现方式不只是扮丑或搞怪,每一个让观众发笑的梗背后都有其逻辑的存在。(图片来源:受访者)

举例而言,BBK Network中的《新闻随便看》和《新闻爆爆看》栏目就是一种脱口秀的形式。主持人在两个栏目中皆身着西装,并以风趣方式把资讯传达给观众,这种方式除了能吸引年轻人,让他们期待新闻最后的梗(punchline)外,也能让他们了解时事。

喜剧中可运用的手法众多,扮鬼扮马绝不是唯一一种。

观众也是脱口秀表演的一部分

脱口秀是一场表演,既然是表演,当然要有观众。

“我发现马来西亚很多观众都很害羞,他们会不敢笑出来,然后还会憋笑。”提到这点,本地主持人李欣怡又好气又好笑。

曾有一位女观众在听了她说的段子后,想笑但又不太好意思,只能忍住笑意,那种欲笑不笑的样子让李欣怡无法理解:“干嘛要忍住?笑出来就好了啊!”

还有一些观众会担心自己“笑错点”然后被嘲笑,所以想笑的时候还要看身边的人有没有在笑。

“我觉得大家把这件事情看得太严肃了!”

这也许是因为大家还没有办法适应这种环境,在脱口秀的演出中,观众不需要感受到拘谨,更不需要理会别人,“如果你想笑,那就笑啊!”

在李欣怡看来,脱口秀本来就是要惹人发笑,让人笑得爽。(图片来源:受访者IG)

况且,在脱口秀里,观众除了代表着票房,也是一场表演成功与否的关键,观众的笑声大或小决定了那场秀的氛围。

中国脱口秀演员黄西曾指出,脱口秀演出和相声演出一样,有“逗哏”和“捧哏”两种角色。逗哏负责说段子,引人发笑;捧哏负责给予反应,让气氛更为热烈。不同的是,在多数相声表演中,这两个角色都是演员,然而在脱口秀演出里,演员就是逗哏,观众则是捧哏。

“所以我真的希望观众可以用最放松的心情去看脱口秀,也不要担心别人怎么看他,大声的笑出来吧!笑是一种自由,如果连笑都被局限,那做人未免也太难了吧?”李欣怡笑说道。

坦言办脱口秀专场“是一场冒险”

脱口秀演员一般都会先到好几场的开放麦(Open Mic)去演绎自己的段子,测试观众的反应,在累积了一定的经验后再举办个人专场,但李欣怡却是一个例外。她跳过了开放麦,直接举办了大型的个人专场《全世界沙揦》

编按:开放麦是脱口秀的一种形式,与正式演出现场不同,脱口秀开放麦更偏向于提供一个练习、打磨段子的场所。

李欣怡如今回想起来,不禁笑称这的确是一场冒险,说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时候自己哪里来的勇气。”

话虽如此,她的脱口秀专场却十分成功,除了票务售罄,还加演了好几场,舞台出身的她还将歌唱和舞蹈元素融入到表演中,毕竟在她的认知里,“脱口秀就是一个秀”,“秀”听起来就会有比较多的元素。

不过,个人专场在外人眼里虽看似十分顺利,但筹备的过程中难道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提起这件事她就来了精神,“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到底要用华语还是粤语来表演?”

无论是写书、拍视频还是办脱口秀专场,这个问题一直都困扰着李欣怡。她本身更倾向使用粤语,但因为地域性的原因,不是每个人都听得懂粤语,她也无法为现场演出上字幕。“我觉得有一些神韵是只有用粤语表达才能呈现的,华语没办法做到。”

“如何选择表演用的语言”成了李欣怡当初在开办个人专场脱口秀时的最大难题。(图片来源:受访者IG)

几经挣扎后,她还是决定用粤语来表演,甚至在开演前就先和团队进行沟通,告诉他们,“我们要打一个比较冷的战争。”话虽如此,她在之后也做了好几场小型的、以华语为主的脱口秀,而2022年1月所办的《全世界有距离》则继续以粤语演出。

刘国伟:想让更多人知道马来西亚脱口秀

当初在云顶高原观看黄子华《娱乐圈血肉史2》专场的刘国伟大概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成为一名脱口秀演员,并且还是脱口秀Siao友会的发起人。

又或许,每个看秀的人都不会想到,自己在未来会成为讲秀的人。

行动管制令期间,众人均被止步于家中,看着在网络上掀起热潮的《脱口秀大会》,刘国伟不禁在想:马来西亚是不是可以做一个本土的中文脱口秀?在此之前,马来西亚有几位艺人都举办过个人专场,却似乎没有听过有人在办开放麦。

忆述这段过往,他笑言,“可能那个时候真的太有空了,只能一直待在家,所以会开始有很多的想法。”

恰巧他在之前就认识了身在台湾的马来西亚脱口秀演员洪晟(AG喜剧外来种),于是两人通过线上联系,刘国伟向洪晟提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就一致决定要举办一场开放麦。由于彼时马来西亚的防疫措施仍未放宽,因此第一场开放麦只能以线上的方式进行。

在办线上脱口秀时,刘国伟(下)会要求观众打开摄像头和麦克风,让演员可以看到、听到观众的反应和笑声,从而增加自信。(图片来源:受访者)

在那之后,他们发现原来在马来西亚有不少人都对脱口秀有兴趣,惟演员们仍无法真正的掌握脱口秀,说起话来依旧带有“演讲腔”和“辩论腔”。这让刘国伟意识到,如果真的要做脱口秀,大家就需要去学习。

因此他们开办了基础班,并请洪晟授课,令人欣喜的是,即使是付费的课程,报名人数依旧爆满,甚至有人要求开放多几个名额,这个现象鼓舞了他们。

“这证明马来西亚有脱口秀的市场,也有很多想要学习、接触和尝试脱口秀的人。”

也许参与培训班的同学未必会成为演员,可事实上刘国伟也从未将“参与者都要去表演”当做完成课程的指标,刘国伟告诉访问,“我觉得这个课程只要能让更多人认识到脱口秀就算成功了。”

脱口秀应以观点为主还是搞笑至上?

脱口秀只要搞笑就好了吗?有些人觉得脱口秀就是一种娱乐,笑过后把快乐带回家就好,也有人认为,一个好的脱口秀应该值得让人反复观看,并且去思考演员所要带出来的意涵。

这是一个没有对或错的问题,但三位演员都不约而同的认为,无论是前者或后者,都应该以让人发笑为前提。

“如果你听过现场的脱口秀,你会发现有些演员讲的内容游走于色情的边缘,这时有些观众可能会笑得很开心,可有些观众可能会感觉不舒服。”

刘国伟的观点是,演员不应该为了强加价值而丢失搞笑的梗。(摄影:魏雁颖)

每当这个时候,脱口秀Siao友会的发起人刘国伟就会告诉演员,“我们很难去取悦所有的观众。我觉得脱口秀没有所谓的‘底线’,最重要的就是让人家发笑,只要你能塑造属于自己的人设,就是一个好演员。”

如果为了强加观点、升华价值,导致段子失去笑点,对脱口秀演员而言是不可取的,因为脱口秀就是要“让人笑出来”。

卢卡斯同样认为搞笑是脱口秀的核心,并且搞笑理应摆在观点之前,但这并不代表观点是不重要的。

“我觉得可以在讲笑话的过程中加入自己的观点,是一项加分的行为,这也能让观众更加认识你。能做到搞笑与内容并存当然好,但目前我还在学习当中。”

如果能在讲笑话的时候探索内心、加入资讯,自然会是一个加分项。(图片来源:受访者)

李欣怡则觉得,即使是纯粹只有笑话的稿子,也是一种内容,她会尝试留下问题给观众思考,然而,并不是每个场合都适合这种方式。

“脱口秀必须是惹人发笑的,每一个表演者都有不同的风格,但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让人笑得爽,对我而言,这两者之间没有何者更为重要。”

马来西亚特别适合发展脱口秀?

那么,在马来西亚发展中文脱口秀是否有什么限制?对此,卢卡斯认为,越复杂的环境越适合做脱口秀,马来西亚显然符合这个条件。

“当一个国家有很多缺点,喜剧就越容易发展。马来西亚有特别多东西可以吐槽,我们连马路都可以吐糟。”

他以马来西亚和台湾相比,认为马来西亚有较多可供写作段子的素材,毕竟我国有更多元文化及种族。

他举例,“在美国,最好笑的梗往往是种族梗,脱口秀演员经常会拿黑人和白人对彼此的偏见来开玩笑。”

可种族课题在马来西亚一直都是敏感议题,我们是否真的能在这片土地上以此为段子呢?

“个人感觉在英文脱口秀里是什么都能说的,我曾经在英文脱口秀讲过一个种族梗,那时台下都坐着友族同胞,但是大家依然笑得很开心。”

也许这正是脱口秀的魅力,也是喜剧的精神。卢卡斯坦然道,身为脱口秀演员的他,不过是在以幽默的方式向观众“报告”这个社会的现况。

不是我讲的笑话糟糕,也不是我这个人很糟糕,而是这件事情本来就在现实中发生。应该这么说,我讲的东西多么糟糕都没有现实糟糕。

脱口秀是一个安全之地

同样认为脱口秀什么都可以说的,也包括李欣怡。

“我觉得脱口秀好玩的地方就是没有对错,只是看你觉得这个东西好不好笑。”

一直在关注香港和西方脱口秀的她认为,脱口秀演员在表演时可以放心地说出具有争议性的课题,观众也不会因此而觉得被冒犯,这些都让脱口秀更加的美好。

话及于此,李欣怡感慨道,如今的网络已不再是安全之地。

“现在你只能在网络上讲一些政治正确的事情,但我在脱口秀说的东西都是政治不正确的事情,观众依然会因此而大笑,我觉得这让脱口秀更美了。”

李欣怡笑言自己在脱口秀里说的都是政治不正确的事情,但观众都理解并接受。(图片来源:受访者IG)

据她观察,西方脱口秀的尺度是很大的,无论是强暴或是杀人犯的课题都会成为演员表演的素材,这些无法在网上发表的看法,都能在脱口秀中看到。因此,脱口秀的演员不应过于保守,反而需要勇敢地去“踩线”。

“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情都会有一个幽默的角度,但要视乎你能不能看到这个角度。通常人生中很多很惨的事情都是可以让人笑出来的,而且最好笑的往往都是那些最惨的事情。

想当脱口秀演员?多听、多看、多练习

如果你也想说脱口秀,应该要从哪里开始?

“从鉴赏开始吧!”卢卡斯如是说到。

观看脱口秀特辑、尝试去抓住讲脱口秀的感觉,或者看看脱口秀的书籍,好比说《手把手教你脱口秀》。

不过,除了“多听”、“多看”,练习还是最重要的,空有理论,缺乏实际表演经验,也不可能说好脱口秀。

那要怎么找到可供自己发挥的平台?

在社交媒体蓬勃发展的年代,平台从不是一个问题,李欣怡就建议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开设个人的YouTube频道,每天录制并上传自己讲脱口秀的视频,不需特意剪辑视频,以此看看大家对段子的回馈。

“当你累计到一定的经验和能力之后,就尝试去做直播,练习临场反应。如果直播反应不错,那你也可以拿着这些数据去和客户讨论投资,让你在现场讲脱口秀。”

也许线上脱口秀无法达到线下的效果,但它可以成为练习脱口秀、开始脱口秀的渠道。

马来西亚中文脱口秀的前景

或许有人会好奇,为什么马来西亚的中文脱口秀的发展比英文缓慢?间中理由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市场太小、受众太少,也有人说是因为西方风气较为开放,在发展上限制较少,就连中文脱口秀也是近几年才崛起的。

那要怎么让更多的人认识马来西亚的中文脱口秀呢?

李欣怡回答道,“我觉得需要有人不计前景、不计成本的去推广。或者有一群喜欢脱口秀的年轻人去搞活动和钻研脱口秀,才会有更多的人认识它。”

脱口秀Siao友会,或许正是这一群“年轻人”。

刘国伟认为,马来西亚缺的是一个让演员去呈现的平台和场地,以及一个真正在推动脱口秀的单位。相较于专场,开放麦才是培训新人的场合。

因此,如今正是马来西亚中文脱口秀发展的重要阶段,因为开始有不少团体开始在办开放麦,大家也会相互交流,同时许多商家也愿意让脱口秀演员到店里表演。

马来西亚以往的创作圈一直都是独自耕耘的模式,但现在大家也会互相交流、支持彼此的活动。BBK Network的团队会参与脱口秀Siao友会的开放麦,脱口秀Siao友会的笑友也会到BBK Network的专场。(图片来源:受访者)

“在和店家谈想要在他们的店里举办开放麦的时候,他们都表示欢迎,甚至会说‘我只需要准备一只麦,为什么不答应?’”刘国伟笑道。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正面的迹象。我们现在的目标是最少要有十家不同地点的餐厅作为我们办开放麦的场地,这样演员们也能到不同的地方去表演,既有流动性,也有能见度。”

脱口秀Siao友会正在逐步餐厅、酒吧、饮料店等的老板洽谈,希望能不同的地方举办开放麦,让不同爱好的人认识脱口秀。(图片来源:受访者)

举办开放麦,不仅是为了让脱口秀Siao友会的成员有机会表演,更是希望可以让素人认识脱口秀,并且有机会说脱口秀。

“如果在餐厅吃饭的人看到我们在表演并且觉得有兴趣,想要上台尝试的话,这也会成为他们的平台。我们办开放麦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可以站上台讲五分钟的脱口秀。”

今年和团队一起在马来西亚各地举办了好几场专场的卢卡斯也计划在未来开办脱口秀酒吧,让更多的人有机会说脱口秀。在此之前,他打算先举办脱口秀培训班,“当我真的成功培训出一百个可以说脱口秀的演员后,这间酒吧就可以开起来了,毕竟酒吧里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在表演。”

至于对本土中文脱口秀的未来,三位受访者都给出了相对一致的答案——普及化很难,但它有发展的空间,而且是相对乐观的。

用刘国伟的话来说就是,“我相信能够讲话的人,一定多过能够唱歌的人。”

你也可以看: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4.3 / 5. 评分人数: 6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魏雁颖

《访问》实习生,相信文字可以温柔却不失力量,即使前方路途漫漫,此刻也依旧坚信心怀热爱就能无惧岁月漫长。正在努力将生活中细碎的温暖一一收藏,以此让每个平凡的日子闪闪发光。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