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电影制片人詹贤恩 畅聊《Air Force》诞生之路

作为马来西亚首部空军题材的电影,《Air Force The Movie:Selagi Bernyawa》(下文简称《Air Force》)仅上映四天就突破了800万令吉票房,并在上映后第四个星期收获了3000万令吉票房。能取得如此亮眼的成绩并非偶然,一部电影的面世也需要集结各方面的因素,Yes Boss找到了《Air Force》的制片人之一詹贤恩,请他回溯这部电影的诞生之路。

制片人决定电影成败关键

聊起电影,话题总是绕不开剧情、演技和导演的功力,纵然在片尾上列出的演职员名单再多再长,能被观众记住的名字却寥寥无几。每一部影视作品俱为无数人心力的结晶,你又是否知道,从概念发想到成品面世,陪着影视作品从无走到有的主创,除了导演和编剧,还有隐匿在镁光灯之后的制片人?

一些不太熟悉电影行业的观众也许曾听过“制片人”这一词,却未必了解制片人的工作内容,因此难免会抱有“制片人究竟在做什么?”的疑惑。

对于这个问题,詹贤恩给出的答案是:“做决定。”他补充,“做很多critical decision(主要的决定)。”

在外界看来,导演是剧组中的灵魂人物,导演就像是组织中的领导,带领团队把剧本中一个个文字转换成具象的画面,并以此与观众对话,但鲜少人知道,制片人亦是决定一部电影成败的关键。

一部电影的诞生,是靠一群人的努力与付出催生而成。(图片来源:受访者)

制片人需要顾全的事物众多,电影里应该要有多少商业的成分、用多少时间来制作、在什么时候宣传、如何宣传等等,都需要制片人去策划。

詹贤恩直言:“很多时候,导演要不要拍、可不可以拍,都需要和制片人讨论。”

电影是艺术,也是生意。导演负责在艺术领域发挥创意,制片人则负责让这门生意得以延续,这两个角色各司其职,相辅而行。

通过电影呈现空军全貌

詹贤恩曾担任《李宗伟:败者为王》、贺岁电影《天天好天》、《甲洞II》等多部电影的制片人,当询及为何会接下《Air Force》这部电影,他仅表示:“机缘巧合。”

时间回到2018年末,詹贤恩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了《Air Force》这个案子,当时案子还在草创阶段,剧本尚未成型。对詹贤恩而言,这个案子极具挑战性,但亦十分新奇。

以军事为题材的电影在马来西亚十分难寻,何况这部电影还涉及了空军的领域。

“当时导演和我分享他对故事的想法,我觉得这个电影可以开启马来西亚电影新的里程碑,所以就接下(这个案子)了。”

导演原本的计划是拍摄空军中其中一支特种部队的故事,于是在找上詹贤恩担任制片人之前,他们已与空军接洽讨论合作事宜。空军非常支持他们的计划,惟空军总司令提出,希望这部电影能够呈现出空军的全部面貌。

空军不仅是开着战斗机的军人,他们有自己的陆战部队、有负责运输物品的分队,也有负责科技研发的团队。过往民众对空军的了解甚少,为了填补这一方面的空缺,他们与空军开了无数个会议,在不断调整剧本的过程中渐渐勾勒出马来西亚空军的轮廓。

制作组和空军就剧本问题展开了多次会议。(图片来源:受访者)

天气恶劣严重超支

除了在拍摄的过程中遇到新冠疫情和行动管制令,剧组在行管令前亦是荆棘载途。

“军方是政府资源,所以我们不能随意动用他们。”

如何在不影响空军日常训练的前提下善用军方资源,是剧组需要找到的平衡点,也是负责统筹的詹贤恩需要做的工作。举个例子,剧组曾花了逾20天的时间到沙巴取景拍摄,奈何天不作美,这20余日中竟只有一天完全放晴,阴雨连绵的天气大大影响了他们的拍摄计划和行程。

“那时候就需要和军方一起绞尽脑汁,寻找在延迟拍摄的情况下依旧能借用军方资源,但不影响他们的方法。”

天气这项不可控的因素也让剧组的经费打了水漂,因为取景地较为偏僻,每当剧组需要大量临时演员出现在某个场景时,他们都需把临演从各个城市载送到拍摄地点,然而当一切准备就绪,老天爷“大手一挥”,一场大雨从天而降。

“有时候我们请了一百多两百个临演,本来场面应该很大很壮观,全部人都化了妆、穿了戏服,然后就下雨了。”詹贤恩苦笑说:“但他们都来了,总不能不付钱吧?”

有时临演已经到场准备,但天空却下起了雨。(图片来源:受访者)

花了钱,想要的场景却没拍到,这也是剧组的痛点之一。不过,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詹贤恩形容:“我们已经买了一条牛了,所以就不差牛的那条绳子了。”在面对超支的情况,詹贤恩只能不断与投资商协调,通过多方讨论商议后,成功解决资金上的问题。

藏在情节中的真实案例

《Air Force》在马来西亚获得了不错的评价,斐然的票房成绩也能看出观众对它的喜爱,詹贤恩聊起制作这部电影的初衷,是为了让马来西亚人了解这些“制服团体”。制作团队在事前调查时发现,许多人不了解军人的工作范畴,认为他们不过就是“领着政府的薪俸、浪费纳税人的钱”的群体。

“电影里那个记者的角色代表的是普通人,她在开场的时候对这些参与军事的人没有好感,只是想要写一篇报导发表自己的看法,然后去拿奖。”因此这部电影的出现,也是为了让民众窥探军人的日常,也让外界知道,这群“穿着制服的人”为这个国家所付出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

电影里的记者(左)代表对空军不甚了解的普罗大众。(图片来源:受访者)

纵然电影故事纯属虚构,但里面许多桥段均改编自真实故事。詹贤恩举例:“飞机被击落下来的情节灵感来源于MH17。”那场无人生还的悲剧仍不时被提起,不同的是在电影里飞机上的乘客并非手无寸铁的平民,而是具有反击能力的士兵。

这部电影获得了时任空军总司令(现任三军总司令,左一)的大力支持。(图片来源:受访者)

马来西亚皇家空军也与剧组分享了许多他们曾进行过的任务,剧组则通过戏剧手法将其融入电影之中,并尽可能还原真实的情况。无论是抢救黑箱,或是拯救受困人员,皆为真实事迹改编。

“我们在电影结尾放了其中三个(参考)事件,其实不止这些事件,我们也整合了很多其他事件的重点放到电影里。”

许是因为如此,军人在观看这部电影时也有颇深的感触。和平国度的军人并不一定可以安稳度日,在没有被闪光灯照耀到的地方,在每一个看似平凡的日子,他们都在竭尽全力守护这片土地的岁月静好。

做好细节  让观众相信

电影之所以触动人心,是因为情节能让人产生共鸣,也让观众相信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剧组人员也花了不少的心思。

“演员都有经过一个星期的集训,特别是陆战部队,培训的过程都很辛苦。”詹贤恩忆述,在和空军们一起集训时,演员们每天早上四五点就会被唤醒,唤醒方式也并不友善。

演员正式投身拍摄前都需进行集训。(图片来源:受访者)

“可能会是一桶冷水‘哗’的一声淋下来,然后一睁开眼就会被赶着去跑步操练。”

从行走到握枪姿势,演员们跟着士兵们一起接受专业的训练,让自己产生肌肉记忆,也让镜头前的他们看起来就像真正的士兵一样。

演员在经过培训后产生了肌肉记忆,拿枪的姿势也不会令人感到生硬。(图片来源:受访者)

不仅如此,为了让观众相信“纳布里”这个国家真的存在,导演也亲自为纳布里设计了语言体系和属于纳布里这个国度的文字。

“在电影里面甚至可以看到纳布里有自己的零食品牌、汽水、口香糖、香烟、车牌……美术组在这一方面花了很多的心思。”

就连飞机被击落的位置、纳布里和马来西亚的时差,都是制作组精心设计过的,如果没有仔细探究,也许观众不会留意到那么多的细节,但正是因为制作组用心关注每个细枝末节,才让观众在观看电影时有更多的真实感。

推广电影是一条漫长的路

《Air Force》导演曾说过,需要看观众的反应来决定是否会有下一部系列电影,如今观众反响极佳,那是否会把下一部电影提上日程?

詹贤恩坦言:“我们一直都有在考虑系列电影的事情,这次成绩也让我们更有信心去执行。”

《Air Force》是2022年马来西亚国庆电影,詹贤恩也希望国庆电影可以成为马来西亚电影业的趋势,但他强调,这并不表示每部国庆电影都需要同一个班底制作。

“马来西亚电影刚刚起步时,青元导演开拍了《大日子》,然后慢慢演变成马来西亚每一年都会有自己的贺岁电影。即使他没有拍(贺岁片),这个‘传统’也已经‘传承’下去了,大家每年都会期待属于大马的贺岁电影上映。”

因此,詹贤恩也期待《Air Force》可以成为引领这个趋势的先驱,以后也会有更多的导演拍出更加多元的国庆电影。

詹贤恩表示,《Air Force》可成为让马来西亚电影被世界看见的踏脚石。(图片来源:受访者)

《Air Force》的班底接下来计划在各个国家的电影市场推广这部电影,以期让更多人认识马来西亚电影,但詹贤恩也理智表示,让马来西亚电影走向世界并不是一项短期任务。

“电影不是用一两年就可以换来成绩的,你看韩国电影也是做了十多年才有起色,所以我们希望这部电影是一个开始,它让我们能去不同的国家推广,也希望十年以后,国外的观众也会对马来西亚的电影抱有期待。”

即使推广马来西亚电影这条路很不容易,但这些电影人们都相信:我们行则将至。

*原文刊于Yes Boss

版权声明 本文或视频乃原创内容,版权属《访问》网站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转载,否则将视为侵权;若转载或引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请注明出处来源及原作者;不遵守此声明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或视频者,本网站将保留依法追究权利
分享文章

您觉得这篇文如何?

评级 5 / 5. 评分人数: 1

觉得我们的文章不错的话

请订阅我们的频道

请告知我们可以改进的地方

# # # # # #

魏雁颖

《访问》实习生,愿望是世界和平。

我有话说
加入会员追踪您喜欢的作者,
或收藏文章稍后阅读